文字版2019年11月2日文貴談共產黨即將倒臺的三大因素

戰友之聲聽寫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Os1cLFAo9g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11月2號。今天是星期六,妳看看這外面這天氣,現在的紐約實在是太漂亮了,希望Sara還有老江真正享受到美國東部這個美好的天氣。

大家記得這件衣服嗎?這件就是咱們郭戰裝的其中一款,最早的原版,我等會拍照片給大家。妳看就這件衣服,5300美金,去年買的。到今年,就調整了20%,6000美金。咱郭戰裝就是跟這個同廠做的。

很多戰友不知道怎麽洗,這個是不能隨便拿水洗的,妳洗幾遍就洗皺了。所以今天再穿回它的時候,感覺相當不一樣。經歷過時間以後,有些事情妳的感受是很不同的。

咱們這郭媒體下邊顯的那道藍道,那是沒辦法的,它是新的iPhone有幾個問題。它錄的視頻,有很多直播是不兼容的。比如說咱們那個livestream,咱郭媒體的軟件,不是咱的問題,它就是出現那個綠道道。還有它現在YouTube上不顯示,比如發到郭媒體上它就打不開。

還有一個,iPhone11,我用那個新iPhone直播的時候,聲音和過去是很不一樣的。這都是iPhone本身的問題,或者說是不相容,也不是毛病。

非常抱歉啊親愛的戰友們,今天是11月2號我晚了,我是最討厭時間晚的事。我剛剛一直在其他事當中,就不能在這細說了,以後再向大家報告吧。每天都是大事件,每天都是重要的事件。

我簡單說一下大家都在關註的,剛剛香港時間11月2號發生的,香港的抗議活動。說起來,心真難受。昨天我淩晨4點多的時候發的信息,那時候我特別特別難受。就是香港灣仔,銅鑼灣那一帶,很多戰友發來那種信息,我們真沒辦法。我們知道有多少警力,有多少警察要過來,而且內部的戰友說又有多少大陸來的警察,又有多少藏在車裏。

但是,香港同胞們是要上街的,妳沒辦法阻止這個事情。當妳看到這件事情,妳又必須去做,妳知道做下來的代價和痛苦和傷害是什麽的時候,妳是很無奈的,非常無奈的。戰友們,有一天妳會有這種感覺,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個時候妳是很無奈的,這是革命要付出的代價。這就是人類和畜生的不一樣,好人為壞人,為所有人在爭取更多的和平和更多的祥和和更多的安全。這是人類一直以來文明發展的曲線,這就是香港人民正在為了我們14億人民在抵抗這個惡魔。

悲哀的事情,14億人民很多人被蒙蔽了雙眼,還站在邪惡的一邊。我們能從歷史任何角度,都能找出它的例子,它最後都像拍電影一樣,一定是壞人輸好人贏。

有時候確實想,我聽過某位哲學家跟我聊天,他是一個中國的大師,像王岐山等中共的能人都是他的學生。他私下裏跟我說,文貴,任何人當妳有一個理想,有一個信仰的時候,妳想勝利,妳想成功。當妳真的是把成功和勝利帶回到妳的生活中、生命中的時候,妳會發現勝利和成功也沒那麽偉大。

這句話是讓我很有感觸的,因為當時我剛從看守所出來,後來建裕達,一個一個的目標,盤古,然後是金融集團啊。特別是在海外的幾個大基金的加入,一次一次投資項目的成功。人家說妳太了不起了,所有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妳面對成功和勝利的時候,妳真的會發現,勝利和成功也沒那麽了不起。甚至某種時候,也不一定是好事。

後來,我有了信仰、宗教,對宗教的理解我發現,勝利和成功,原來是人間的,人間之大法。它能給妳帶來的喜悅、他能給妳帶來的快感,也就是中國的所謂哲學家,像王陽明這樣的人,在龍場悟道,知行合一,致良知之後的那種歡喜,那種快樂。因為它不叫歡喜,都是人間法。

只有妳有信仰之後,妳會真正的理解到,勝利和成功從來不是有信仰的人追求的,勝利和成功從來不是有信仰的人追求的。有信仰的人追求的是完成這個使命,根本不在乎結果。追求的不是勝利,不是成功,更重要的事情是這個過程的歷練。

這就是中國的所謂哲學、儒學,什麽孔子、中庸之道,什麽道家,這都是扯的事,很低,非常low。我們可以看到無限的所謂的這家那家,什麽哲學家、政治家、經濟家,家可多了。只要妳叫“家” 的,妳就很小,因為妳還在貪嗔癡慢疑的範圍內。妳是有欲望的,妳是有目的的,妳還是在當下最俗的生活追求之中。雖然妳比一般人高,但是還是在那個範圍之內。

只有跳脫五戒,達到了真的悟、空。咱們現在說的“真” ,“真”就是悟,就達到了空。這個追求,並不是妳一定要當上什麽總統,當上什麽政治家、革命家、經濟學家、預言家。就像我跟路德先生、老江、Sara女士我們仨昨天坐那聊的,我說所有的事情,妳要看的更加遠,妳要站在更高的高度上,妳才能跳脫現在的煩惱。

妳看凡是在這個爆料革命當中,妳帶著各種欲望來的,妳會非常非常慘。想賣點東西,未來想領一幫人,甚至有經濟回報,甚至在某些領域要拉攏一幫人。我可以告訴大家,妳一定會失敗的。千萬別幹,因為妳自己會很失望,會很痛苦。這是我今天開頭跟大家說的。

從香港剛剛幾個小時前發生的,香港人明知共產黨派出那麽多黑警,明知陳彥霖女士是被扔在海裏面,那種慘狀,以及幾百人莫名其妙的死亡,和面臨的生死威脅,和可能是很多家人的不理解,等等,甚至失去生命和自由,還要上街。這不是追求勝利,也不是追求成功那麽簡單,它是一個人最高境界的本能,那就是善良,那就是信仰。追求自己內心想要的,這才是核心。

最近幾天,在我們的爆料革命當中,我給大家預報過。

—-10

2、10-20【YIMING】

在我們的爆料革命當中,我給大家預告過,新的一場平爆小組將更多的是挑撥離間我們和西方政府的關系,我們和戰友之間的關系,無論是在我們的所謂的常委群還是我和戰友的聯系各種方式之中都能顯示出共產黨的一撥沈默的力量。有人挑撥我和班農的關系,有人試圖挑撥我和某些政府部門的關系。

剛剛某個部門就跟我說,我們剛剛的對某些人掌握的一些情況,在妳們的爆料革命中是帶任務的,還有些人有些其他的想法。戰友們這都太正常了。大家可以看到吳征,吳征這個人為什麽2018年12月來登記合法的間諜身份啊,大家去看看吳征他那個察哈爾委員會裏面都什麽人,大多數都是外交部的。我告訴大家,在海外,打擊我們平爆小組的人,最多就來自於外交部和公安,國安排第三位,這全都是江家、孟家,孫立軍的範圍之內。而且妳能看得到所有跟著吳征的察哈爾委員會絕大多數人都是上海幫。這些人妳可以看看過去中國的幾十年,玩兒大謀略沒有,玩兒雞鳴狗盜那手段高著呢!

妳看在香港,妳發現共產黨和孫立軍,這些人的招兒了嗎,中共的警察,孫立軍的部下,孟建柱的部下,和孟建柱在什麽時候開始準備到香港幹這事兒的,妳往回捋,全部都是孟建柱那時候安排下來的,郭聲琨他都來不及折騰這事兒。訓練什麽速龍小隊啊,廣東的講粵語的所謂特警警察呀,在武警裏面妳們再往回看。從2012年到2016年孟建柱多少次視察武警部隊,武警部隊多少次改制在廣東以後他去過多少次,武警部隊當時孟建柱是最大的最多關註的。

換了郭聲琨政法委書記以後,大家妳看郭聲琨幹什麽?他就幹兩件事兒,其它他不管。

第一件事就是給習近平、王岐山的安保,據內部人說啥也不幹,就給兩個人搞安保,

第二件事抓什麽,抓經濟案子,記著啊,經濟案子,所有公安部搞得經濟案子都涉及到富貴,都能掌握這些當官人的秘密,最後什麽大案子已經上了訴了背後不跟當大官兒有關系啊,所以說抓首長的安全,抓經濟的整個大案,抓住領導的小辮子。孟建柱那時候布下的所有的陣都是搞江山的。所以說妳看香港現在很多戰友都跟我說,剛才一個戰友跟我說,唉郭先生我們現在真的感受到妳原來說的,我說現在妳們還懷疑香港有沒有戒嚴,香港大街上的警察到底是共產黨還是香港警察的時候,我說妳覺得這滑不滑稽呀,滑不滑稽吧!共產黨現在在香港大街上派出的這些警察加在一起按照人頭數,妳覺得香港有那麽多警察嗎?!剛才在這個香港的某國政府的觀察人員為什麽要緊急要給我視頻呢,他就問我幾個問題,他們掌握了很多的證據,他們不掌握證據他們是不可能有一些行動的。而且像美國西方國家都希望在這個時候能采集更多的有用的證據和信息。

我說妳們還要看到一個更加核心的一點,在香港此時此刻,中國的各種政治力量除了現在要在大街上抓人、捕人,然後殺人,而且在經濟領域在幹什麽,經濟領域大家要看到啊,香港現在各種金融機構,香港各種指數,大家覺得是真的嗎?妳們覺得這是真的嗎戰友們?妳們相信所有的恒生指數恒生期貨,香港銀行匯豐銀行的股權到底改沒改變?中國銀行的各種數據是真的嗎?

然後妳再聯想現在的數據鏈區塊鏈大家都明白了,共產黨這個魔鬼這個畜生幫,他不是那麽簡單的,香港老百姓現在認識到,我說妳們一定要看到香港的金融,香港的經濟和民生領域都被共產黨控制著影響著,這不是開玩笑的戰友們。

接下來我要告訴大家,我給香港同胞說我給妳們說,我在一開始從6月份就說千萬不要相信共產黨,他會逐漸答應妳,他會逐漸的來拖,用時間把妳拖垮,把妳意誌拖垮,然後黑道、白道、經濟道、威脅、國際道,然後是假戒嚴真戒嚴解放軍武警全進來,我說的大家都知道了,我不想證明我說的對,都說我說的對有啥用。

但是我要告訴大家的事情,我最重要我說10月份11月份是香港人最最危險最最艱難的最最關鍵的時刻,啊來了現在來了。剛才我給咱們香港的一個戰友在說,我說妳記住四中全會是共產黨一個很重要的會,那幾百個人開會的目的是幹啥?大家要記住啊,現在大家很多都是高人戰友們,我給大家提個醒:

中國歷史上有個叫隆裕太後的,隆裕太後就是咱們的溥儀的母娘啊,還有那個當年的袁世凱、孫中山、黃興還有一個載灃的,大家去看一看,那就是1911年的時候辛亥革命,大家今天往回看,那個時代和今天比有什麽一樣的地方,從來歷史他都是驚天的相似。1911年大清朝最後的時候,在那個時候整個是大清朝啊歌舞升平啊,小溥儀妳說那個時候上去三歲的孩子哇哇的哭,喊著完了完了,妳看太監把他弄走說完了完了,然後大清朝到處是民謠,大清朝到處喊著革命,但是大清朝屹然不動。整個貴胄歌舞升平,吃好的喝好的,經濟也不差。

但是,南方革命和到處揭竿而起,最後皇帝最大的問題,突然間啊突然間皇帝沒錢了,要到處去平亂去,酬銀子,到處被敲詐,最後大家都知道去找了袁世凱。袁世凱在歷史上是非常重要的作用。袁世凱知道老子要把妳弄了滅了妳的敵,妳下一次就滅我,非常清楚,我想幹嘛,所以按兵不動,天天敲詐皇帝的銀子和各方的銀子,

20:00囤積銀兩,招兵買馬,最後成就了歷史上一個最大的一個事兒,中國歷史上幾乎前所未有,幾方勢力,孫中山也放下了武器,黃興等人還有隆裕太後也都放下了武器。當時,如果袁世凱開戰一定是中國血流成河,啊血流成河,袁世凱的當年所謂歷史上把它定位為多壞,當皇帝什麽的,那一段中國歷史上創造了奇跡,從來幾千年沒有過和平移交權利,還創造了一個新總統,妳這不得不佩服孫中山,妳也不得不佩服隆裕太後,妳更得佩服袁世凱,因為最重要的對人民來講他贏了,沒死那麽多人,而且進行了一個和平過度。

大家今天看看北京是什麽樣子知道嗎?誰是派往平香港的?妳很快會揭曉。四中全會的重大決定就是誰去平港,去港平暴,去港平暴這個人很關鍵,能不能是下一個袁世凱呢?大家拭目以待。

另外一個1911年辛亥革命前後中國最大的三大特征:

經濟,整個是大清朝當時從經濟句號突然遇到了天災,

農業:東北,南部,江浙全都是糧倉必保之地,全部是不豐收,由於大家吃東西糧食有了問題,老百姓到處是幾萬人幾十萬人沒飯吃,最後就是沒飯吃的幹掉要飯吃的,有飯吃的幹掉了有飯吃的,有飯吃的變成了沒飯吃的,和沒飯吃的一起幹掉了集權,很多人該跑得跑,跑到了上海租界,跑到了天津租界,往哪跑?妳別往北跑,再往南跑,廣東然後香港,但是最後還是推翻了皇帝。今天的中國有第二個特征大家記住是叫什麽了嗎? 沒豬肉吃了,國內的豬肉各種肉,糧食猛漲,今年糧食豐收嗎戰友們?沒人去談這個話題了,最多是我們路德先生喊著個沒糧食的,但是現在沒下文了,到底中國今天豐不豐收?我告訴大家,過去十五年來中國糧食最差的收成就是今年。過去三十年來中國沒豬肉吃的就是今年。今年東北的黃豆的收成是最差的,過去的十五年就是今年。

不但如此,親愛的戰友們,請妳看看中國的西部,千萬別忘了中國的菜農,大家記不記得共產黨的菜籃子工程了嗎? 菜籃子工程可解決不了糧食的問題,今天的菜籃子什麽西瓜辣椒這些不擋餓的不能過季的,大豐收,最後賣不出去,大家不能天天吃辣椒啊,都毀了都扔了,妳見過扔黃豆的嗎?妳見過扔豬肉的嗎?妳見過扔雞肉的嗎?接下來中國的雞肉會爆漲,大家看著,因為養雞的需要飼料的,接下來就是雞肉漲,妳也存不了多少雞肉,戰友們妳別把冰箱塞滿不夠妳吃的。雞肉會漲。這就是跟當年1911年大量的糧食吃的,老百姓吃的出了問題,馬上就會出來。

南方動亂,然後皇帝幹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只要妳敢胡說八道,特別是當年的報紙媒體,不一樣的是當年只要說革命的,到處媒體流行,只要妳敢說皇帝好的那就必須被幹掉,跟今天相反,當年就是媒體自由度遠遠超過今天的萬倍,今天是網絡,今天是防火墻。另外一個大家要看到,最後的大清朝到辛亥革命,皇朝沒落的最最核心:金融崩潰,金融危機導致了難民危機,難民危機就伴隨著糧食危機,糧食危機了之後就是革命,這就是中國歷史上最最讓我們應該學習的,

戰友們,沒有這麽相似過,當年要選出來南方平暴,平南方運動,平出了袁世凱,四中全會為了震懾幾百個所謂政治局委員抓了那麽多人,北京城布置那麽多坦克武器重兵把守,這幾百個人參加的都知道,老百姓不知道北京城誰來了,什麽人來了,結果呢讓妳幹啥妳幹啥。這次四中全會就是一個最重大的決定,對香港平暴,在所有的社會上尋找出任何不安定因素,然後把錢全歸中央,權力歸中央,然後杯酒釋錢袋子,什麽是杯酒釋錢袋子?開會的哥們兒還有一些老同誌,知道妳們在海外存了多少錢,也知道妳們有多少資產,黨,我們現在遇到危險,杯酒釋錢袋子權,妳把妳的錢袋子交過來吧。

妳們也知道剛剛幾個小時前,某些人在黨派出的咱們特殊時期的有國安委員會成立的特殊時期的經濟小組,咱不能叫反貪,在這個之前跟妳溝通是自己人,妳還是黨內的咱們一家人,黨內的老同誌,我們是黨員,我們是同誌,跟妳溝通把妳們的錢交出來。有些人裝傻,充楞,欺騙中央,還有僥幸,沒辦法了。

妳們也知道今天早上抓了幾個人,某某什麽常委呀,某某什麽什麽人,這剛抓完交代的數字就不一樣了?但現在性質變了已經不是同誌了,咱們現在已經變成敵我矛盾了。

那今天在座的各位妳們要明白,黨現在遇到了重大的經濟挑戰,他們叫做三個惡略環境,

第一個: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對中國的經濟政治和科技金融方面的打壓,這是第一個惡略環境,

第二個就是:以香港為基地的和臺灣以及國內的不安分子,包括了法輪功還有爆料革命郭文貴等代表的一些人試圖在搞顏色革命,太小看我們了,把我們定位太低了。

第三個:在黨內有一部分人等待著我們出事,期待著我們出事,甚至想制造金融危機,想逃跑,想建立海外的經濟基地,這三個挑戰。

大家聽懂了嗎,這三個挑戰啊。我們現在是黨要管一切,東西南北中,一切都要歸黨領導,和當年文化大革命毛澤東說的一樣。東風吹,戰鼓擂,這年頭誰怕誰啊。是不是啊,爹親娘親不如黨親,一切都是黨的,一切都聽黨的,生殖器也歸黨,所以現在全中國的所有的一切都要歸黨指揮。

對外,還要打著改革開放的旗號,多讓外國人投錢,多騙點錢,能多騙點就騙點,然後跟外國,想盡辦法達成各種協議,拖長戰略期,那就是糊弄妳,改革開放打開國門,來吧。把妳引到家裏面來騙錢,然後迷惑妳的雙眼,給妳一個希望,這共產黨想幹的,多壞啊。然後換取他們對接下來在香港戒嚴,殺人閉嘴。

但是他們知道接下來的經濟,將有大問題,所以現在要收管錢財,一切都要聽黨的,一切都歸黨的。不聽話的,已經抓了,那妳們看著辦啊,所以現在共產黨內部就能爆出(像)1910年,1912年和1913年之間,皇帝差錢了,金融危機即將爆發,糧食危機正在醞釀中,難民潮現在是發生在富豪和官員之間,接下來在老百姓當中一定會大量的發生,但願我們能產生平暴的袁世凱,能像袁世凱這樣戰略性地幹掉共產黨,讓中國人以盡量地少流血換來一個和平的盛世啊,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大家妳看到共產黨在使用吳征和孫立軍這些爛人的時候,在執行南普陀計劃的時候,妳就知道共產黨沒有未來了,沒有未來了。今天的是上海幫,上海幫在統治中國的一切,上海幫在統治中國的一切的時候一定拿下香港,甚至拿下臺灣,澳門。

今天的外交領域,大家妳去看看,毫不誇張地說,習近平在軍隊占了百分之五十的權力,金融領域他連百分之三十也沒有,王岐山是超過百分之五十,政法委,就政法界,妳就看任何人,政法界還是人家江家和曾家說了算,不管人家怎麽裝,也不是妳習家的天下,也不是妳王家的天下,外交界百分之百是江家,控制外交是控制情報和未來。控制政法委是控住了一把小槍,內部安全,暫時(保證)身邊人身安全,控制軍隊是殺手器,是讓任何人都不敢幹妳。但是(這是)在金融妳能行,妳是在政法委妳能行,外交上妳沒有遇到麻煩的情況下。

如果在外交上遇到麻煩,金融又不行,又有大量的群眾革命,妳的軍隊啥都不是,啥都不是。所以說十月,十一月太重要了。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大家能看到,就是在這個時候,就是在此時此刻,上天給我們送來了讓我們很痛苦但是最大的大禮,香港運動,共產黨的十中全會區塊鏈和接下來的香港戒嚴,然後金融危機,糧食危機,難民危機。更重要的是,過去大清朝的時候他們可沒有美國這樣的勁敵,現在伴隨著美國這樣的勁敵,一切都不一樣了,接下來香港會非常的殘酷,非常的慘烈,接下來妳會看到美國一系列的雷霆行動,妳們能想象的事情都會發生,不能想象的,也會發生。

爆料革命,共產黨找一些人玩的小動作,例如侮辱路德,挑撥離間Sara,在戰友當中,給戰友栽贓罪名,戰友們妳們別關心這些,這都是小事,人家共產黨這麽做太正常了,他不這麽做正常嗎?那是共產黨啊,那是一個流氓政黨啊,最大的黑社會啊,當妳見到這些的時候是正常的,說明妳重要,不正常(說明妳)不重要,戰友們太多人給我發信息,誰誰誰又抓特務呢,誰誰誰又跟誰幹呢。我給妳說,戰友們,妳要是戰友妳別跟我說這些事,如果文貴天天給妳解決這些問題,那就不配當郭文貴了,在我們的群裏面,我們的戰友說,誰誰誰,妳文貴解決一下,說實話我很不開心,妳把文貴當什麽人了,文貴那個群裏又不是來給妳解決什麽問題的,我也不是什麽家長,我也不是領導,咱也沒組織,妳們的問題妳們解決,幹嘛讓我解決,我啥時候要過解決問題的權力,我啥時候表現出來願意解決問題。我只做一件事,拿著郭文貴的名義去騙錢的,拿著爆料革命的名義去騙錢的,都不行。就是郭寶勝這種畜生,告他的主要原因就是讓郭寶勝停止騙錢,騙戰友們的錢,當年他和袁紅冰在東京搞了個爆料協會,不就是想騙錢嗎,多少人還想搞不同類別的爆料協會,不就是想騙捐嘛,說白了就是我們多少的傻戰友,我們愚蠢的老百姓同胞們,被這個親民賊騙了幾十年,是妳們的懦弱和自己的那點錢想買理想,結果被人家上當,培養了一批批欲望滿天的這幫畜生們。

現在爆料革命中還有一批人,搞來稿去就想辦法有捐款的能力,培養自己能得到捐款的信譽,戰友們不要瞎捐款啊,瞎捐在害妳自己啊,這就是為什麽我說郭文貴永遠不可能有任何的捐款,爆料革命不會有任何的捐款,我們沒有任何的捐款,只有法制基金,法制基金不是我的,完全由美國人和戰友派出的代表監督,妳捐出的錢那是捐給法制基金的跟我沒關系,但我負責任如果有一分錢花在不正當的地方,我承擔百分之百的責任,所有錢都會花到跟爆料革命有關系,更爆料有關系(的地方),而且永遠是透明的,除此之外,戰友們,妳給任何人捐款妳都在害妳自己,難道文貴看不出來某些人就想弄點錢嗎,妳幹啥難道我不知道嗎,如果經歷這兩年妳還在懷疑郭文貴的智商,那妳就太有問題了。

有些戰友很不誠實,妳不誠實是文貴最討厭的,不守時間,不誠實是我最討厭的,我都明白,不是不明白,妳別以為妳比我聰明,我不說透,看透不說透才是好朋友,所以說有些戰友啥事沒幹,到處打著爆料革命去晃悠幾天,然後(拿著)咱發出的郭戰帽,郭戰裝,有些人就想露露鏡,就覺得自己幹了多大事。我花了那麽多錢,我花了巨款,到現在都沒人理解我花這麽多的錢做郭戰裝。妳買個飛機飛不行麽,買個大樓不行麽,妳做郭戰裝。結果誰要一露臉,到我這來,意思妳看,文貴啊,我拿妳郭戰裝出去晃蕩去了。我相當不高興了。

我給妳郭戰裝,妳穿出去了難道我還得給妳磕仨頭麽,天下有這道理麽,這是什麽樣的邏輯啊,給妳郭戰裝了,郭戰帽了,我做完了免費給妳,給妳寄過去,然後妳穿出去,我得說感謝妳穿我郭戰裝了,這不就是共產黨麽?

像孟建柱在江西一樣,江西把人家媽睡了,女兒睡了,把人兒媳婦睡了,然後呢經常還接見一下子這個女孩他爹,也就是這位女士的丈夫。一見面先,謝謝首長,謝謝首長,江西的政法委那哥們,那被抓了才跟我說,他說我每次看見他握著孟建柱的手說,深鞠45度的時候說謝謝的時候,他說我心裏啊,他說五味雜陳,他說謝謝他睡他老婆了還是睡他女兒了,還是謝睡他兒媳婦了,妳那不就是孟建柱麽,妳拿著郭戰裝,給妳了郭戰帽郭戰服,還得讓我謝謝妳穿我的郭戰帽郭戰服啊。這什麽邏輯啊。然後給我發信息,文貴先生,我某年某月某日,我戴著妳的郭戰裝郭戰服在哪穿。

我從來不回這個,妳要讓我回,個人來講我會罵妳,從爆料革命來講,我會遠離妳。

我最恨的就是抓特務。最近這咱們又有人開始了,又抓特務,又開始罵呢。不就有人挑撥離間麽? 我可以告訴戰友,付出最多的,冒最大風險的,我可以今天說,都在國內呢,我們的將軍大校的被抓的,那都是冒最大的風險的,我們國內多少戰友,沒有拿到戰裝,從來沒說過話,默默無聞。

香港的現在的這個漫畫,我們制作漫畫的有幾個孩子都是家庭極好的,妳去想想吧,什麽樣的家庭會培養孩子去畫漫畫去,去畫動畫去。都是中國幾個最好的學院的孩子,冒著生命危險,在給香港每天幾十上百。那是多少人畫啊大家記住,他們要是畫那些動畫漫畫,賣給南方公園這樣的公司,都是最高的價格,因為他畫的太好了,但是戰友說,郭叔,有叫郭叔的都是2000後,我就是不要一分錢,我就是要畫。每天多少的絕美的作品,他們用自己的藝術,用自己的生命和危險來做這個事情。這是真正的戰友啊,他們不會抓特務的,他們不會在Twitter上天天罵這個罵那個的。

戰友們,妳們能不能,咱們真正的戰友,妳不是在Twitter上罵這個罵那個的。 咱用得著罵麽,罵的話妳私下去罵去,妳沒必要扯著嗓子在Twitter上罵。不管是哪一方,妳覺得有必要麽?有必要麽?要不妳就真是特務,要不妳就腦子有問題,有必要麽?罵幾句那麽爽麽?妳看看熊憲民那個畜生,還有那個韋石和吳征那幫人,夏業良,郭寶勝。就是罵大街,他最後能罵來啥?!

大家記住,妳會看到美國會怎麽懲罰他,一個過嘴癮的人,妳能搞革命麽?說老實話,妳說,妳在我群裏面,或者妳在爆料革命群中,妳跟某個戰友爭那一時之快,是非之錯我還能認為妳是一個有價值可相信的戰友麽,是不可能的,我做不到。因為這樣的人他是沒有原則的,他是沒有信仰的,沒有理想的,我們過去多少戰友,爆料革命,天天,某,我就不說了,天天告訴我這個是特務那個是特務。

我昨天給Sara,路德,老江說,我說妳們信不信,真的是在郭寶勝在沒成立爆料東京協會之前,我真的相信他,我不是說,像大家說的我那麽高深,我釣魚呢,我沒有。 我真的相信他了,我真的相信他了,知道爆料協會和他騙錢了 還有加拿大的戰友被騙走15萬美元還有看到JS牧羊子,給他包機票這事,扯著嗓子喊,我代表郭文貴。我說誰也不能代表郭文貴,誰也不允許代表爆料革命。然後他搞爆料協會,妳們不覺得滑稽麽,這時候我才覺得郭寶勝不是個好東西啊。然後國內戰友說這個曼德叔是假的牧師的事,哇這個家夥有問題了,但那之前我是信的。

包括大家說小夏,在小夏沒有出什麽所謂的這個什麽節目之前,她在歐洲沒回來之前,我百分之百相信小夏,我是百分之百相信小夏。後來她說了所謂的,瞪著眼說了這些瞎話,說這個法治基金,突然冒出說這個法治基金,貸款48%,比這個房貸還高。大家知道是3%,這是假話嘛。第二個就是小夏說出來,文貴,我求她來采訪我,我從來沒求過她。是東方先生跟我聯系。一直要求采訪我,最後我經過多方面我提出一些要求,三個小時,直播,不能剪輯,然後指定龔小夏。這瞪眼兒說瞎話嘛。後來大家就明知道,這個節目引起了巨烈的,哇塞,這個時候開始,這個小夏是怎麽回事啊這是,發自內心的。

包括這個袁白兵,昨天我還跟他幾個說呢,我說我現在想想這個老天爺真的是,他絕對有神力。妳說拿錢,給袁白兵付了三次啊,錢打過去。就是袁白兵把賬號搞錯了,就楞把賬號搞錯三次!妳說這個老天爺,妳想這個一百萬付給了袁白兵是什麽樣的後果。他拿一百萬的事砸咱,那是多麽的麻煩,這個袁白兵,這個潘秦,澳大利亞這幾個親民賊,妳看多荒唐,包括給那個魏京生先生,匯了個五萬美元捐款,後來又匯了個20萬美元,20萬是50萬美元,結果把我們賬號又查封了,一個30多億的一個賬號查封了。妳看又給魏京生先生20萬美元,現在魏京生先生還支持郭寶勝,妳看多可怕妳看看。所以郭寶勝在法庭上說,同意郭文貴先生,我們要給香港捐款,我不捐給香港,我要捐給魏京生和傅希秋先生我說不可以,捐錢要捐給香港,香港民陣。

大家妳看看,天意,同時看到,是不是戰友,在最後的事實面前都會被顯露出來,妳現在不能想這事,妳往回想妳這兩年發生的事,妳真的相信神意,天意。真是天意。所以戰友們,不要在自己人那亂搞了,不要再亂搞了。讓人家看笑話。

另外一個戰友們,今天本來要說一下具體的兩三件事。因為美國的決定,剛才以為這個,剛剛他們告訴我,時間要提前,對香港保護法,和香港新的法案。除香港保護法案之外,馬上有新法案。我就說到這為止(得意)。香港同胞,妳們一定要堅持住,堅不堅持是妳們的選擇啊,妳不堅持妳也得堅持。因為共產黨接下來的行動更加猛烈。妳不堅持上妳家找妳去。共產黨現在這叫掏窩子。四中全會就要掏窩子,就掏妳家去,妳不上街,他上妳家找妳去。這二百萬上街的他一個也不想放過。所以妳想放棄也不中。妳只有奮鬥,繼續奮鬥。說起這真是擔心香港的戰友,非常擔心,妳們將面臨非常非常殘酷的時刻到來了。但是我還是那句話,美國這邊文貴和爆料革命會盡全力,會盡全力,而且我相信我們會成功。

我今天最好的消息聽到的一系列的關於香港的這些真實信息之外,就是美國除香港保護法會提前進行,原來要大退了,可能要提前進行。共產黨現在跟美國的臨時協議,就一個條件,絕對不能通過香港保護法,但是據我所了解是一定要通過,而且還有其它法案。

親愛的戰友們,在兩個月以前,我就說臺灣將有大好事兒,臺灣保護法案之外,我從來沒說過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就是臺北法案,通過了吧。共產黨沒處知道這個料。香港將有一個類似的香港方案,不是香港保護法案。甚至大家看看美國法律,在什麽情況下美國可以頒布美國特殊保護法案,緊急法案,大家去看一看。

接下來希望所有的戰友們,一定要記住我們現在的核心,就是傳播香港危機真相。大家都不是傻子,我們看看所謂的我們戰友群裏面,常委群裏面,妳沒發過妳沒有發過支持香港的,我們都不是傻子,妳搞什麽戰友革命。就像這個龔小夏女士,還有海外的所有欺民賊,幾乎100%不傳播香港危機。所有人一個口徑,見好就收,勸香港人收手,那香港死的人怎麽辦呢?再變成了一個中國的六四,培養一批到海外來,又成立什麽這黨那黨的捐款組織?所以戰友們,妳從這一次香港的這個事件中就能看出來,誰到底是反共的,誰是希望中國有法治民主自由的,誰是真正有良知的人。

還有我們戰友們,妳看看誰在傳播香港危機真相,才是不是我們好戰友,有的所謂的大V,在某國在什麽地方,妳根本不傳播香港危機真相,妳怎麽可能是我們的戰友。我們的戰友現在衡量的標準非常簡單,堅決反共,堅決不允許捐款,而且絕對無我無欲,不爭名爭利。更不允許打著爆料革命有任何利益之謀,成立各種組織。還有一個必須要傳播香港危機真相,不是這個的就絕對不是戰友。

所以親愛的戰友們,現在去看看那些不傳播香港危機真相的人,就不要當成我們的戰友。我在媒體上,私下裏面太多戰友各種原因,不用傳播香港危機真相,妳私下裏做妳自己能做的事,在妳安全和妳自己能力能夠承受的範圍下,想盡一切辦法傳播爆料革命的真相。

今天的直播咱就到此為止,親愛的戰友們,為14億同胞、為香港同胞、臺灣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世界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

今天的紐約實在是太美太美了!

今天啊我要會幾個高人,會幾個高人。

親愛的戰友們,今天是周末了,希望大家都有時間休息一下。這個今天的文貴的爆料直播本來想爆兩個料,我今天就爆不了了,因為這個根據實時的變動,咱們擇機明後天我們再說吧,也可能明天報,也可能後天,好吧,再見!

【GM39】【GM31】【GM01】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39843/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1月 03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