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8:1984進行時

1984

七十多年前,喬治•奧威爾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個完全處於極權政府監視、控制和奴役下的絕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經行走在絕望深淵的邊緣,如果沒有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人類文明早已被邪惡碾碎,就像這部小說《1984進行時》中描述的那樣。

本書獻給文貴先生、班農先生、爆料革命和我們的聖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國聯邦站在一起的正義力量。

13.《1984》

學期就要結束,溫斯頓收到學校的一封電子郵件,讓他解釋為什麼有一門課一直缺席。溫斯頓沒有被嚇住,他倒是很冷靜,絕對是學校的網路系統出了問題,他可以百分之百確定。學校的網經常莫名其妙登錄不上,輸入十次都顯示學號或密碼不對。說不定是學校裏另一個溫斯頓經常蹺課,郵件誤發到他這裏了。

B國的網路很弱智。不僅學校的,市政府的、銀行的、郵局的、網購的、航空公司和鐵路公司網站的都會突然出問題。溫斯頓剛來時,簡直要被氣瘋了,他在網上買過幾次東西,第一次被重複扣了兩次錢,商家竟然還按照付款連續發了兩次貨給他。溫斯頓花了一個週末和網站溝通,才要回了自己的錢,然後還跑到郵局把多寄給他的東西退回去。

第二次購物時他的賬號直接被封掉了。那個月的電話費增加了一倍,因為他給網站打了無數次電話。每次網站工作人員把他的賬號恢復,但他只要一登錄就又被封了。最終,溫斯頓發誓不再這家網站買東西。

溫斯頓不明白B國人怎麼受得了。顯然B國人受得了,快兩年了,完全沒有任何改進。

溫斯頓也由氣憤變成無奈。漸漸習慣就好了,就像茱莉婭說的。這個國家沒有著急的事,人人都慢吞吞,文縐縐,不急不慌,優哉遊哉。也對啊,有什麼可著急的呢。日子一天天過就行了。別人不催你,你也不要催別人,大家互相理解,都保持好心情。不是很好嗎?溫斯頓其實挺羡慕的。

問題是,麻煩事輪到自己頭上就很難保持好心情了。溫斯頓一早去學校行政樓,從一層跑到三層都沒找到接受他解釋的人。見到開著門的辦公室,他就進入問。第一個人說不是他負責,第二個人說他不知道這件事誰管,第三個人說是另外一個部門,第四個人說是他的同事負責的,但他不在。

溫斯頓下午又跑去一趟,找到了應該負責的S先生,但他說他要向授課老師核實,讓溫斯頓回去等消息。溫斯頓等了一周,其他同學的成績都出來了,他沒有收到任何郵件。溫斯頓只好又跑去。

這次直接找到了S先生。S說他已經確認是個誤會,但他不明白為什麼系統還沒有改正過來。溫斯頓點點頭,但不肯走,他想要更明確的答復。S讓他等一下,解釋說自己不熟悉系統,他去問問同事。“問同事”也是B國工作人員常有的答復。難道沒有上崗培訓之類的嗎?感覺每個人都暈暈乎乎的,和新手一樣。但其實S年紀一大把,頭頂都禿了,還在“問同事”。

說實話,溫斯頓並不是特別煩。一來,確實是習慣了B國的拖沓。二來,行政樓的工作人員都很有禮貌,有人還對他表示同情,讓他不好意思流露出不高興。一來二去,倒好像,他是去給他們添麻煩的。第三趟去再見到工作人員,對方主動和他打招呼,好像他們已經是熟人了。

可是問題還沒得到解決啊。學校下周要放假了,總不能拖到下個學期吧,那會讓他整個假期都不踏實。他想起B國的一個笑話,總統把核彈頭的鑰匙搞丟了。以前覺得純粹是笑話,現在他還真擔心。

茱莉婭聽到他的擔心,笑得不行。“怎麼會呢?你太小瞧我們了!”

“我是想高看你們啊……”溫斯頓也笑了,覺得自己確實太過分了。

回A國的機票早就預定了。溫斯頓決定不管問題是否解決都飛回去。幸好兩天後他收到S的郵件,說問題解決了。他也沒有解釋什麼原因,只是代表校方用特別客氣的語氣對這個錯誤給他帶來的困惑表示遺憾。

好吧,在這種環境裏待久了,誰都會變得慢吞吞無所謂了。

茱莉婭在假期要實習,不能和溫斯頓一起去A國。她已經說了好幾次要去A國。溫斯頓發愁,覺得帶她回去真是個麻煩。茱莉婭張口就是A國歷史悠久,有燦爛的古文明。A國可不是桃花源,茱莉婭的腔調完全是鸚鵡學舌。溫斯頓不知道該讓她繼續把自己想像成一個遠古來的仙人,還是打破她的幻境。

上次見到安妮之後,溫斯頓一直隱隱不安。自己是不是應該改個名字?溫斯頓上大學的B國語老師給他這個名字顯然是有用意的,只是他當時沒明白。這位老師是個牛人,年輕時在B國上學又回到A國。但是A國一直懷疑他是B國間諜,曾經把他送到勞改營。他回到學校教溫斯頓時已經頭髮花白了。雖然沒有任何罪證,但他被關押了二十多年,也沒有說是被冤枉的。不知怎麼回事,老師跑到B國出了一本書,回憶他二十多年的委屈。溫斯頓親眼看到學校的保安用大斧頭把老師的家門劈開,把他的東西都扔了出來。因為這是學校的房子,不能給一個叛徒住。

有一個B國作家寫了一本書。很多人在A國傳看。溫斯頓自然也看了。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名字和書裏的主人公一致。他想起老師,老師那時很喜歡他,不僅幫助他的學業,還常和他多聊幾句。老師鼓勵他好好學B國語,將來到B國學習。這本書叫《1984》,寫的是一個叫大洋國的地方,人的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被控制,天天對他們進行仇恨教育,讓他們完全忘記以前正常的國家、正常的生活是什麼樣。國家控制每個人的思想,一旦發現“思想罪”就會受到懲罰。溫斯頓想,老師就是犯了思想罪。

這本書雖然是以B國為背景,設想B國的未來,但在B國幾乎沒有人知道。茱莉婭家沒有人聽過這本書。當然了,他們也不會對這種事有興趣。他們怎麼會知道,這些設想在A國早就是現實,只是在面紗之下。

14.K城

A國要發生饑荒似乎只是傳聞,除了物價漲得很快,大部分人好像過的挺好,依然熱衷於五花八門的廚藝。既然不必幫媽媽囤糧食,溫斯頓便要給每一個他能想到的親友買了禮物。每次回家,他總是在一個多月前就開始準備,首先要列出長長的購物清單。他想讓每個見到他的人都高興。溫斯頓喜歡分析自己。自己這樣做是出於取悅人的習慣,還是他天生就對所有人懷有善意?

在A國,很普通的一些生活需求都有相當難度,需要準確地找到適當的人,一個掌管這件事的人。和這個人搞好關係就能把問題解決。搞好關係是生存所需。溫斯頓從小諸事很順,從上幼稚園到小學、中學,他一直以為是自己能力強,又運氣好。後來媽媽告訴他,所有事都是她去艱難運作的結果。

有一次,她甚至說很後悔生下溫斯頓,實在太麻煩了,他耗光了她所有的生命力,讓她從一個有激情有野心的人,變成沒有生氣只有厭倦的人。媽媽可能都忘了她這樣說過,但溫斯頓一直記著。這倒沒有讓他感到內疚。他知道媽媽不是在抱怨他。媽媽也很清楚,即便沒有溫斯頓,她的生活也不會有什麼變化,她沒有機會成為她自己。

憑什麼B國人活得這麼輕鬆,生下來什麼都被安排的妥妥的?像奧布蘭這樣的人把天賦人權掛在嘴邊,意思是B國人理所應當享受的,都是老天爺給的。所謂老天爺,溫斯頓想,其實是B國歷史上的先賢,他們為子孫建立了這個巨大的溫室,把危險都擋在外面,讓他們覺得全世界就是一個花房,人生就是賞花品蜜。

他是不是嫉妒呢?不是,溫斯頓覺得世界就應當是這樣。天堂不就是人人過的好,天天開心嗎?茱莉婭每天都挺開心的,沒啥煩心事,溫斯頓希望她永遠這樣。茱莉婭清澈、善良、天真、優雅,她只能生活在花房。A國隨便什麼事都能把她壓垮。

所以溫斯頓沒有告訴茱莉婭。他連續三個週末都是一早出門。他本想拎著旅行箱去超市,但覺得太誇張,出門前放棄了,最後只背了個大書包。因為早上超市裏人少,他不想讓人看到一個A國人在每個貨架前挑三揀四。

他不能買太貴的,但也不能買太便宜的,因為他不能花媽媽太多錢,但也不能讓親友覺得自己太寒酸。他不能買包裝太大、分量太重的,也不能買簡易包裝、分量太輕的,因為行李是有限制的,而A國的習慣是特別看重禮物的外表。和上次一樣,溫斯頓很快厭煩了,最終胡亂挑了些東西了事。 

完全是巧合,溫斯頓訂的航班在B國國慶日起飛。全國都放假,茱莉婭前一天便和家人度假去了。溫斯頓決定提前出門,因為晚上有嘉年華之類的慶祝活動,也許會堵車。

出乎意外,機場空蕩蕩的,不像平時那麼熱鬧。溫斯頓辦好登機牌,看看表,還要等將近四個小時。他找了個舒服的長椅坐下來。對面是工作人員休息室,一群機組人員正從一扇磨砂玻璃大門中走出來。溫斯頓的心一陣狂跳。他們穿的K城航空公司的制服。

K城在A國和B國之間,是重要的金融中心。它原來屬於B國,通過協議變成了A國的一部分,但協議規定要執行B國原來的法律。在B國,抓捕一個人要經過法律程式。在A國不用。

 一個女機組人員隨意向溫斯頓這邊撇了一眼。也許只有四分之一秒,他們都看到了對方。溫斯頓知道她認出了自己是A國人,也知道溫斯頓認出她來自K。溫斯頓一股熱血湧到臉上,他多想上去擁抱她。

K當局突然計畫實施A國的法律。K城一多半居民都上街參加了反對遊行,他們只拿著一把雨傘和平抗議。A國軍隊化裝成K城的警察,向他們噴射化學毒氣,用器械兇猛地殴打他們。很多年輕的抗議者消失了。他們的屍體被發現漂在河中,那些女孩子甚至赤身裸體。但K城人發誓絕不放棄。那些年輕人在參加遊行前都寫了遺書。

親愛的,我的遺書在口袋裏了,

如果心被射穿,如果毆到牙落,

請別救我!

去讀這片土地上的血汗

我和山川融為一體……

親愛的,我的遺書在口袋裏了,

無路可退的人

沒辦法保證是否還有明天。

但能驕傲地說,一路上即使被捕也要面對血盆大口!

親愛的,我的城,願榮光歸於你……

在遙遠的地球那一邊,和他一樣的年輕人挺身獻出自己,為了自由為了他們的家他們的城不被蹂躪,溫斯頓偶然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轉發他們的遺書,頓時淚流滿面。在溫斯頓的生活中從沒有這樣一腔熱血的時刻,從沒有任何一種東西讓他覺得值得用生命去換。因為他從來不知道自由是什麼,也沒有想過自己能站出來保護他的家他的親人。

A國控制所有的媒體,只允許宣傳說K城的遊行者都是暴徒。大部分A國人對他們說的任何話都深信不疑。那些敢於說出真相的人立即就會消失。所以溫斯頓不敢告訴任何人,他多敬佩K城。想到他們的遺書,他的熱血就在奔湧。幾十年前A國曾用坦克鎮壓遊行的人,今天也隨時可以。

然而四目相視之後,溫斯頓還坐在原地,那群機組人員已經走遠。

A國還派了很多特殊人員混在K城。溫斯頓無法確定這些機組人員中有沒有專門監視彙報的。即便他不顧一切跑過去告訴他們,他支持K城,他們也未必相信他,因為他是A國人。這是A國的成就,讓人互相猜疑,更大的成就則是讓人恐懼。溫斯頓知道如果他是K城人,他一定會加入遊行隊伍,為了自己和家人不被隨意逮捕淩虐,只能殊死一搏。但他會非常恐懼,會做恐怖的噩夢。恐懼是A國散在他們血液裏的毒藥,日夜不停地毒化每個人的生活。

(未完待续……)

作者: 文 石

编辑:期待光明  审核:Gisell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