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7:1984進行時

1984

七十多年前,喬治·奧威爾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個完全處於極權政府監視、控制和奴役下的絕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經行走在絕望深淵的邊緣,如果沒有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人類文明早已被邪惡碾碎,就像這部小說《1984進行時》中描述的那樣。

本書獻給文貴先生、班農先生、爆料革命和我們的聖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國聯邦站在一起的正義力量。

11. 命案

溫斯頓擔心表情會洩露他的想法。他的不屑可不能顯露到臉上。要甩掉奧布蘭,溫斯頓只能說自己要去衛生間。茱莉婭的姨媽開了間酒吧,每次家庭聚會都是在這裏。今天姨媽歇業一天,專門接待他們。為了不引起奧布蘭懷疑,溫斯頓向酒吧院子後面的衛生間走去。

茱莉婭的媽媽和姨媽正站在院子說著什麼。她們似乎是有意壓低聲音。溫斯頓覺得奇怪。兩位夫人都是很豁達的那類人,平時快言快語的。他不想讓她們尷尬,打算從她們背後繞過去,卻聽到了不該聽的。

“維舍爾帶著兩個不認識的警察和A國人一起來,把監視器的硬碟拿走了。他們送回來後,我發現三個月的錄影記錄被刪掉了。”

“天啊!”茱莉婭的媽媽幾乎驚叫出來。

溫斯頓也在心裏驚叫了一聲。和A國有關的事總是很詭異,但通常只是在A國。

“維舍爾之後又來過,跟我說,任何人問起這件事都不能說,一個字也不能說。你知道維舍爾是我們的常客,他在消防局工作了二十年,從來沒對我這樣說話。這簡直是威脅。我知道他也威脅了對面的餐館,是不是威脅了所有人我不知道……”

“你說A國來的人?”

“維舍爾說是A國國防部還是秘密警察之類的,我沒記住。”

溫斯頓覺得一股血呼一下湧到腦袋裏。他必須溜走,絕不能讓她們看到他。

溫斯頓快速轉回酒吧,躲到吧臺後的角落裏。他心跳很快,如果有人看到他會以為他生病了。他必須讓自己儘快冷靜下來。他想不出會是什麼事讓A國警察出現在酒吧。不會和他有關,他想,他太無足輕重,不值得動用這麼大的力量。B國警察會心甘情願幫助A國毀掉記錄?溫斯頓覺得完全不可能。B國的法律和A國完全不同。A國警察可以做他們想做的任何事,隨時讓任何人消失,拿走他的錢,逮捕他的家人。但B國是不可以的,除非被買通。溫斯頓越想越覺得不可能。

溫斯頓站起來,躲著被人看到反而會生疑。他去找茱莉婭,看到她正和她的表兄帕森斯聊天。帕森斯是姨媽的大兒子,在一家很大的新聞機構任職。溫斯頓看著他們,不知為什麼心裏不太舒服。兩個人顯得太親了,如果是其他男人,溫斯頓不會在意,但是帕森斯讓他不放心。帕森斯身上有種公子哥兒的輕浮氣,他喜歡用眼角瞟著女性,而且毫不掩飾他是有意圖的。

溫斯頓走過去,聽他們居然在說一個女人。

“溫斯頓,帕森斯交了一個A國女友。”茱莉婭一向心直口快。

“真的?你原來那個女友呢?”溫斯頓也不知怎麼竟然冒出這麼一句,他並不想顯出不友好。

幸好帕森斯不在意。他立即發出邀請,下個週末一起聚聚,他帶上新女友。“她是學生?還是已經工作了?”溫斯頓其實並不關心。他和本地其他A國人聯繫不多,除了比較熟識的幾個朋友。

“她在A國聯誼會,他們經常辦活動,你沒去參加過?”

“以前去過一次。”溫斯頓含混地說。他沒說自己曾經想去那裏業餘授課教語言。但是去了一次就沒有再去。今天和A國有關係的事怎麼這麼多?溫斯頓又想起剛才的事,心裏有點煩。

他很快就把這些事忘了。但是有一天夜裏他突然醒了。就在睜開眼的一瞬間,他想起看到的一條新聞,一個A國富豪在牆上拍照時摔死了,地點好像就在姨媽家的酒吧附近。溫斯頓心裏一驚,再也睡不著了。他爬起來拿出手機搜了一下。

他知道這富豪不是一般人,有傳聞說他幫助A國領導人的家族轉移資產。報導很短,只說富豪來旅遊,看到景色漂亮,就要登上牆頭去拍照片,不幸墜落。溫斯頓前些天看到新聞沒有留意旁邊有張圖片。圖上是離姨媽家不遠的一個教堂。溫斯頓心裏又是一驚,他去過那裏,這段牆並不高,摔下去,幾乎不可能立刻致死。

更讓他吃驚的是,就在他要退出網頁時,他看到報導下麵的署名,竟然是帕森斯。

12. 聯誼會

A國聯誼會在週六下午舉辦活動,帕森斯給茱莉婭他們報了名,說好在那裏見面。不知是為讓溫斯頓高興,還是她真有興趣,茱莉婭說一直很想多瞭解A國文化。她抱怨溫斯頓對她的好奇心漠不關心,從不主動向她介紹。

溫斯頓對茱莉婭的批評不置可否。他覺得茱莉婭和她哥哥奧布蘭是兩個極端。奧布蘭認為A國就像蠻夷之地,不值得去瞭解,他認定B國遠甚於A國。茱莉婭從出生落地就被精美的B國文化環顧,難免審美疲勞。她對遠方異域的好奇只不過是給平淡的生活添加佐料,或者為餐桌上添一道小菜。A國是溫斯頓的月之暗面,是無法啟齒的痛處,是無法與人在餐桌上分享的。

茱莉婭收到A國聯誼會的邀請便開始做準備。穿什麼合適?給帕森斯的A國女友帶一瓶香水還是一束花作禮物?溫斯頓一律回答:都可以。但他自己卻找出最好的一件上衣。他剛到B國,曾去聯誼會應聘兼職教授A國語。試講前他拿到課本,發現根本沒法教,上面只是把一些A國的洗脑文章翻譯成了B國語。顯然,聯誼會並不在乎B國人是否真的能在那裏學好語言。溫斯頓覺得這是在耽誤學生時間,人家很真誠地來學習,卻發現學不到東西,這簡直有欺騙的嫌疑。這種事在A國很常見。溫斯頓真不願意B國也成為這樣。他再沒去過聯誼會。

溫斯頓找不到理由推脫,只好答應和茱莉婭一起去。他平常穿著隨意,只要和B國普通人穿的差不多就行。但他現在卻找出最好的衣服。很可笑的,他想,他的潛意識是要讓同鄉看到他在B國過的不錯,好像能為B國人增添顏面。

他知道很多A國人暗自嘲笑B國人,覺得他們特別傻。A國人稍微研究一下B國的規章制度,就會發現有很多漏洞,因為他們相信人是誠實的,不會故意欺騙人。所以B國人特別容易上當。A國人覺得自己是世上最聰明的民族,很容易利用B國人的這個弱點,無論是自己做生意還是國家間的貿易,A國能占不少便宜。

溫斯頓卻暗自以此為恥。B國人的善良和真誠在他看來是最寶貴的。歷史上,B國的教會曾幫助A國建立醫院、孤兒院和學校。但後來都被A國趕出來。還有B國教士被虐殺。A國此後也不允許年輕一代知道這些事。他們告訴年輕人,B國歷史上一直欺負A國,搶奪他們的資源。所以A國人除了瞧不起B國人,還恨他們。小時候,溫斯頓的媽媽偷偷告訴他這些都不是真的。長大後,他偷偷找到一些書看,證明媽媽是對的。但他不敢告訴其他A國人,害怕他們說他是賣國賊。

聯誼會設在一幢很大的古典建築裏,門口釘有小牌子,上面說這是歷史遺跡,曾是當地巨賈的宅院。院子裏還保留了一口井,井上有雕花的護欄和一尊雕像。雖然都是複製品,但很漂亮。幾棵高大的椴樹在微風中婆娑。進入主樓大門就是一個寬闊的大理石臺階,鋪著地毯。溫斯頓上一次是在旁邊的小樓授課,沒有到主樓來,想不到這麼氣派。

臺階下是這次活動的接待處,給每位來賓分發禮物。茱莉婭發現禮物是B國產的鋼筆,和她上次送給奧布蘭的生日禮物一樣。溫斯頓和茱莉婭一起去買的,他知道價格,鋼筆雖然算不上名貴,但也不便宜。溫斯頓有點臉熱。B國人之間通常不會送貴重禮物,贈送稍微值錢一點的東西就很奇怪,甚至會被看作是行賄。

“嗨,還好嗎?”傑裏米出現了,“介紹一下,這是安妮。”

帕森斯的新女友安妮相當漂亮。溫斯頓猜她一定受過禮儀訓練,可不是A國街頭可以見到的普通女人,而是生存在香車寶馬、大理石建築、高檔地毯、手工傢俱之間的。安妮著裝精緻,容顏嬌嫩,但溫斯頓覺得她比帕森斯年齡大,頗有閱歷的樣子。她看上帕森斯哪點呢?這樣的鮮花級女人要配水晶容器。帕森斯卻不過是個民窯的粗瓷大碗。

事實證明,溫斯頓小看了帕森斯。活動結束後,帕森斯請茱莉婭他們一起吃晚餐,居然是在一家價格不菲的餐廳。通常溫斯頓從餐館門口路過都不會看一眼,因為太貴了,跟自己的生活完全沒關係。不過這家餐廳的氣派很適合安妮。溫斯頓想像了一下,安妮和自己一起去吃街頭的土耳其烤肉,賣肉的大叔都會不好意思吧。

安妮看上去像是穿了件隱形的塑身衣,身子總是直挺挺的,一顰一笑都控制著臉上的肌肉處於不變形的範圍內,很有職業感。溫斯頓和她說話時,覺得自己也不自覺地提著嗓子,聽上去假惺惺的。

“你為什麼叫溫斯頓?”安妮沒話找話,還是真有所指?溫斯頓本來就不自然,這下更詞不達意了,“隨意吧,上學時老師隨意給我找的名字。”溫斯頓一陣緊張,怕她問自己在哪個學校上學。安妮沒有再問。即便她問了,其實也並不關心答案。她正忙著回應帕森斯的殷勤。

溫斯頓其實有點怕她。他覺得安妮和聯誼會都很奇怪。聯誼會花費大把的錢,那個大宅院、發放那些禮物,都需要A國的錢。

聯誼會為什麼要對B國人這麼好?溫斯頓問茱莉婭。

“宣傳A國文化啊,促進兩國瞭解。” 茱莉婭回答。

A國的一些住在山區的農民非常貧困。一個女人把自己的四個孩子殺死了,自己也自殺了,因為他們太窮,沒有錢活下去。溫斯頓想,傻姑娘,你怎麼可能瞭解A國啊。

(未完待续……)

编辑:期待光明 

审核:Giselle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