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連載003:《 1984進行時》

1984
圖片來源:澳喜農場

【引子】七十多年前,喬治·奧威爾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個完全處於極權政府監視、控制和奴役下的絕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經行走在絕望深淵的邊緣,如果沒有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人類文明早已被邪惡碾碎,就像這部小說《1984進行時》中描述的那樣。

本書獻給文貴先生、班農先生、爆料革命和我們的聖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國聯邦站在一起的正義力量。

5.戀物癖

茱莉婭喜歡和溫斯頓到附近的小公園散步。說是公園,其實不過是幾片大草坪、幾排樹和一些花叢。陽光從樹葉間撒下來。有些人聚在樹蔭下玩扔滾球,有些人圍在草坪上野餐。還有人坐在花叢旁的長椅上曬太陽。他們倆隨時可以停下腳步親吻,不會有人注意或責備。但溫斯頓告訴茱莉婭,他不習慣當眾親昵。所以兩個人通常只是挽著手慢慢走。

風拂過茱莉婭的頭髮,把幾縷吹到她臉上。溫斯頓看著她用手指撥弄著頭髮。簡單的動作突然觸動了他。普通人悠然自得地享受安靜的生活,在他看來就像一個遙遠的烏托邦。

樹叢邊有個小吃攤。溫斯頓聞到食物的香味,感到餓了。切開麵包,加上乳酪、火腿片和洋蔥,在烤箱上微熱一下,是他在B國常吃的。溫斯頓兩三口就吞了下去。

茱莉婭笑起來:“你看上去心滿意足啊。”

“對,確實心滿意足。”溫斯頓把掉在盤子裏的面包渣捏起來送進嘴裏。

“我爸爸也總是這樣不浪費東西,他很虔誠,感謝神賜予我們食物。”茱莉婭語氣中帶著驕傲,一句話就表揚了她所愛的兩個男人。

“嗯。”溫斯頓含糊地應了一聲。

他連麵包渣都吃掉,是他到達B國後才養成的習慣。因為他覺得它們昂貴。B國曾因為饑荒引發動亂,進而陷入戰爭。戰後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投入大量補貼,保障普通人都能買得起食品。因此B國的日常生活費用不高。媽媽給溫斯頓的錢足夠他上學時吃穿無憂。一個大面包用一枚硬幣就可以買到。

“昂貴”來自於情感。B國的麵包聞起來有糧食的香味,這裏所有的食物聞起來都有香味。去年假期溫斯頓回家,飛機上的套餐包括一個小圓麵包。他知道這是在B國做的,湊到鼻子上聞了聞。雖然他沒有種過地,但他知道這是麥子的香味。臨座是個和他年紀相仿的A國人。溫斯頓看到他一直沒有吃麵包,估計是要扔掉。溫斯頓指指麵包問他:“你不吃嗎?”那人搖了一下頭。溫斯頓說,“給我吧。”

連同他自己的麵包一起,溫斯頓用餐巾紙把它們包起來。當著那個人的面打開背包塞了進去。他看到那人的餘光瞥著他的書包。書包裏是他上飛機前去超市買的麵包,好幾大袋。那人一定很驚訝。A國近幾十年食品極大豐富,但奢侈品因為稅收高價格也高,所以A國人上飛機時都是大包小包的帶著名貴物件回去,誰會塞麵包這麼普通的東西?

麵包都是給媽媽的。A國的麵包聞著也很香,但不是麥子的味道,是輔助材料的氣味,它們可以製造幻覺,讓人覺得麵包就是這樣。但媽媽說,她年輕時用麵粉做烙餅,烤過的麵粉就像B國的麵包一樣香。胡蘿蔔也是,B國的胡蘿蔔才是她原來吃到的、胡蘿蔔本來的味道。

溫斯頓一直不知道媽媽說的是什麼意思。他出生時麵包是什麼樣,他當然就認為世界上的麵包都是這樣的。到B國後第一次吃麵包,他立即明白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東西。他明白自己受騙了。有人用假的東西換掉了他本該從出生就能夠享受到的。A國製造的食物,改變了他們這一代人的味覺、嗅覺,讓他們只知道假的,習慣於假的,還覺得假的很香。 

溫斯頓痛恨這種被愚弄的感覺。在他心裏,B國的麵包代表著一個真實的世界。麥子是大地所賜,麵包就有麥香,所有自然的香味都可以讓人感覺到生活的美好。茱莉婭覺得溫斯頓的嗅覺有問題,嘲笑他的諸多怪癖。比如吃完柳丁,不舍得把柳丁皮扔掉,拿在手裏搓捏好一會兒,擠出皮上的汁水放在鼻子下麵聞。他打開餅乾的包裝,還要把紙盒留著,說是可以把香味散發在家裏,扔了就浪費了。溫斯頓只得自嘲說,自己有戀物癖、戀味癖。

但他心裏其實很酸澀,茱莉婭不會明白:美好是多麼昂貴,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的。

6.雕像

公園裏有一個大理石雕像。兩千多年來,B國的傳統是以女性雕像象徵人類的各種美德。她們通常是半裸的,但絕不會讓人聯想到真實的女性,更談不上欲望。雕像的身體被按照理想化的比例改變了,有著人類世界所不具備的莊重和純潔。 

她們隨處可見。因為習以為常,幾乎可以忽略不見。但是今天很多人圍在那裏。溫斯頓和茱莉婭聽到吵鬧聲也走了過去。

一個人用錘子使勁敲打雕像的身體,已經把她的一部分鑿壞了。圍著的人終於忍不住撿起地上的石塊向那個人扔過去。那個人躲避石塊,卻沒有停下。“叫警察!”有人喊起來。

“已經打電話了,警察正在路上。”人群中有人回答。

溫斯頓看到那個人的臉,猜到是怎麼回事。那個人來自C國。那裏,女人不僅包裹著全身,連頭髮都不可以讓陌生男人看到。這個女性雕像裸露著上身。這顯然是她遭殃的原因。

溫斯頓有點憤怒,圍著這麼多人,其中有一半是男性,居然沒有人上去把他拉下來。有個男人靠近雕像,似乎要採取行動。但他只是叫喊得更大聲,沒有動手的意思。雖然很想沖上去,溫斯頓卻站著沒動。他來自A國,他不能攪進任何事情中。在B國他通常都是裝乖,覺得躲在人群中不被注意才安全。

但是B國的男子,是應當站出來的。這些雕像很美,B國人善於創造美、享受美。美是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從古至今。現在他們就這麼看著一尊漂亮的雕像被粗暴地毀壞。溫斯頓不禁覺得鄙夷。如果他是B國人,可能就忍不住出手了,他可是空手道黑帶呢。練過功夫的人一眼就可以衡量出,对方是不是自己的對手。他喜歡經常在公園裏看到這些雕像。公園就像為他家专门配置的風景。如果他欣賞她們,當然就要去保護她們。

警察來了,先是站在下面仰起頭讓那個人下來。那人不理。一個警察,很無奈地爬上雕像,抱住那人,把他弄了下來。那人沒有反抗,員警看上去也不費勁。溫斯頓看著他們,說不出什麼感覺。

在A國,肢體衝突是很經常的。兩輛車在道路中間剮蹭,司機跑下來互相罵,難免會動手。很多人便站下來看,道路就被堵死了。媽媽很討厭到這種事,總是拖著溫斯頓急急忙忙走開。她不知道在溫斯頓的學校裏廝打很常見,有的老師還會狠狠地揪住學生打。有的家長發現孩子臉上有傷,就去學校質問。校長完全清楚原委,但根本不管。

溫斯頓小時候很乖,從不惹事,遇到麻煩第一反應是躲開,把自己撇清。但有一次因為看熱鬧,他被老師抓住,其他同學都跑了,老師便拿他撒氣。後來他堅決要練空手道,媽媽很不情願,因為接送他去練習太麻煩。一個男孩子突然要習武,多半是有自身原因的,可惜大人不明白。那次之後,溫斯頓有一天下課後跑到屋頂上,他向下看看了,想到自己如果掉下去會怎麼樣。正好被他的同學看到,同學立即報告了老師。老師氣壞了,說自殺是可恥的行為。他會給學校造成惡劣的影響。

“同學跟你學,都去自殺怎麼辦?其他學校知道咱們學校有自殺的,以為老師害你去自殺的,我們的臉往哪里放?”他記得他被拎到校長辦公室遭到一通狠批,一直到天黑,校長要他寫了保證書,再也不爬到樓頂,才讓他回家。他當時嚇傻了,覺得自己確實犯了大錯。現在想起來很可笑,他最擔心的是校長讓他的老師給他留更多作業。老師對學生的懲罰經常是抄幾十遍課文,不抄完不讓回家。

後來,學校教室的窗戶都安裝了鐵柵欄。課間原本可以到二層平臺上去玩,現在哪里都不讓去,必須呆在教室裏。同學都罵溫斯頓,說是他害的。溫斯頓像個過街老鼠,在學校一直抬不起頭。他發自內心覺得自己對不起同學,對不起學校。他甚至真想過爬到屋頂跳下去算了。可惜通向屋頂的樓梯也被封上了鐵護欄,安上了監控。

溫斯頓極少見到B國人有衝突,連彼此高聲對峙都沒有,不要說肢體衝撞了。大多數B國人總是很有禮貌,對女性既殷勤又尊重。即便是站在街頭向人討錢的流浪漢,都會先向路人問好。遭到拒絕,他也不會口出惡語,反而還會習慣性地說一聲:“祝您一天好心情”。那種翩翩風度,是A國大學教授都沒有的。

溫斯頓想起A國街頭的一個雕像。有一次媽媽本要帶他去商場。忽然她停下來,揪了一下他的衣角,讓他看對面的雕像。他看了看,雕的是個普通的女孩子。媽媽低聲說:“就是這個,我跟你說過,上面有槍眼。”溫斯頓知道媽媽說的是在他出生之前,曾經有過的一次抗議。A國軍隊突然對遊行的學生開槍。留在雕像上的槍眼證明,他們當時是對著人的胸部開槍,就是要置敵方於死地。而所謂的“敵方”,其實就是十幾歲、二十歲的學生。他們就像他現在一樣,沒有任何防備,沒想過要傷害任何人,只是希望自己的國家變得越來越好。

那一次之後,B國沒有站出來支持無辜被害的人,卻和A國做了很多生意,讓A國走向他們所說的富裕和繁榮。溫斯頓知道自己就是“繁榮”的孩子。他今天能和茱莉婭在公園裏散步,就是因為B國和A國成為了朋友,至少新聞裏是這樣說的。

(未完待续……)

作者: 文 石

编辑:期待光明

审核:Giselle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