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中共國的“跡象和警告”

新聞來源:《紐約時報》

作者:Bill Gertz

發佈時間:07/29/2020

翻譯/簡評:文明明

校對:Julia Win

審核:InAHurry

Page:刀削麵面

簡評:

近日來,中共當局的一系列行動給美國軍事界和情報界敲響了警鐘。種種跡象表明中共已經在作開戰的準備。例如,北京和上海出現張貼的公告,指示人們在聽到軍事攻擊警報時如何前往地下掩體。台灣業餘電台的工作人員收集到的訊息也表明中共國可能準備對台灣外島採取某種行動。再有,根據中共內部情報,一些軍事設備調動異常,一些工廠加班加點,不再生產民用產品……

中共緊張地忙於佈局備戰,說明了他們知道已經無法掩蓋新冠病毒源頭的真相,決心頑抗到底,決一死戰。無論在哪裡開戰,中共國的老百姓都將遭殃。然而,老百姓的死活絕不會在中共的考慮之中!

來自中共國的“跡象和警告”

北京當局目前採取的行動在美國的軍事界和情報界內部敲響了警鐘。

情報機構稱之為“跡象和警告” ——指針對美國的,潛在的敵對軍事行動或其它行動的跡象—— 已經可以從中國內部被探測到了。分析人士認為,這些動向表明,北京可能正在為某種軍事行動或秘密行動做準備。

其中一個跡像是推特(Twitter)視頻顯示當局張貼告示,告訴市民如何藏身於防空洞。

用戶@TruthAbtChina 7月25日在推特上發布了來自北京和上海的視頻,視頻中的公告指示人們,如果聽到軍事攻擊的警報信號,如何前往地下掩體。

一張公告上這樣寫道:“聽到警報後,如何快速進入戰時民用防空設施。”

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北京一直擔心受到蘇聯的襲擊,因此民防工程一直是中共領導人的主要關注點。

此外,中共國的“地下長城” (連接地下核導彈、彈頭和生產工廠的3000英里長的隧道)也突顯了中共對地下設施的重視。

另一個來自亞洲的消息報導,台灣業餘無線電台的工作人員收集到的訊息表明,中共國可能正準備對台灣外島採取某種行動,這些外島相比台灣主島更靠近大陸,而台灣主島位於南部海岸約100英里的地方。

第三個跡象來自一個在中共國有內線的商人,他說,據當地人報告,有軍事設備調動異常,一些工廠也從生產民用產品轉向,不再生產民用產品。

也有傳聞稱,北京正在經歷一場重大的政治權力鬥爭,中共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前中共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前領導人江澤民的盟友,屬於上海政治派系的一部分)背後的政治勢力發生了衝突。

這位商人在介紹背景情況時說:“內部文件的傳達突然變得非常敵對,內部的鎮壓行動明顯加劇。目前尚不清楚他們的焦點集中在外部還是內部的事物上,但是以中共國為中心的言論已經發生了轉變,軍事備戰突然增強。”

上次出現類似的情況是在2012年左右,當時中共高層領導人薄熙來在中共國南方把自己捧為新型的民粹主義領導人,而後卻被習近平趕下台。

埃斯帕(ESPER)被排除中共國演講之外

最近幾週,川普政府的四名高級官員發表了重要的有關外交政策的講話,概述了來自共產主義中國的威脅以及川普政府的應對措施。

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並不是上述四位提出批評和建議的官員中的一位。相反的,他最近宣布他準備前往中共國與那裡的軍事領導人會晤。

和解的方式顯然是過去的交往政策的一部分,該政策高度重視與北京的軍事往來,但是與人民解放軍“建立信任”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並未能加強緊密關係或合作。

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在自己對中共國問題的講話中猛烈抨擊了這種交往政策,並質疑與中共國交往的50年是否對美國有任何好處。他說:“與中共國盲目交往的舊模式已經失敗了。”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Robert O’Brien)上個月為這一系列演講打了前站,認為美國與中共國的往來是自上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外交政策的最大失敗。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隨後概述了中共國在情報和技術盜竊方面的危險,他稱這是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最大的長期威脅。

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則抨擊了中國共產黨利用美國的開放政策。他說:“中共利用其政府和社會上的眾多觸角,發起了一場精心策劃的運動,利用我們機構的開放性來摧毀我們。”

相比之下,埃斯珀(Esper)先生在7月21日的演講中,在闡述他對中共國的看法時,聽起來更像是奧巴馬政府的國防部長。

埃斯珀(Esper)先生沒有將焦點集中在北京令人震驚的常規武器與核力量的集結和為未來與美國發生衝突做準備,而是對美國軍方加強地區戰備和增強聯盟關係的計劃給出了一個相對乾巴巴的概述。

部長確實強調了他所謂的中共國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系統性地破壞規則、威脅和其它惡意活動”,以及在香港實施了嚴厲的新安全法。

但是埃斯珀(Esper)先生還稱讚了他與中共國軍方領導人的“多次”對話,並宣布他計劃在今年晚些時候前往中共國訪問,“以加強在共同關心的領域的合作,建立危機溝通所需的系統,並加強我們在我們共同所屬的國際體系中公開競爭的意願。”

然而,問題在於,中共國沒有表現出加強相互合作或建立軍事通信系統的意願。

一位政府高級官員說,五角大樓領導人被排除在四次戰略講話之外,是因為助理國防部長蘭德爾·施萊弗(Randall Schriver)在12月離任後,國防部在關鍵政策職位上缺乏可靠的中共國專家。相反,五角大樓以傾向對中共實行懷柔政策著稱的政策官僚們仍在關鍵崗位上。

一位國務院高級官員說,埃斯珀(Esper)先生對中共國的溫和立場不是問題,看起來更像是一種“好警察—壞警察”的策略。

埃斯珀(Esper)先生的首席發言人喬納森·霍夫曼(Jonathan Hoffman)否認埃斯珀(Esper)先生對中共國態度軟弱,並堅稱五角大樓多年來一直關注中共國的威脅,並實施了長期競爭計劃。

他說:“部長在公開和私人講話中著重這個話題已有一年多了。特別是,他在2019年東盟國防部長會議上對我們的伙伴國、他的中共國同行發表的講話,以及上週在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向全球聽眾再次發表的講話。”

預計未來幾週會有更多類似的消息傳出。

霍夫曼( Hoffman)先生說:“但與此同時,如果我們正在尋找一個外交(而不是軍事手段)解決中共國災難性和惡意影響的辦法,那麼美國政府的其它部門也應該進行溝通。我們在過去一年中,越來越多的從政府的各個角落看到這一點。”

他補充說,在軍事上,“如果需要,美軍將在與中共國的實力對抗上繼續展現行動力和能力”。他指出在南中國海的航行自由度已有所提高。

該地區最引人注目的軍事力量展示是最近在南中國海的雙航母行動,這是對中共國擴張主權主張的直接挑戰。五角大樓發言人還說,五角大樓還加強了先進的設施能力,並採用了戰略和計劃來保護美國人民,促進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共同利益。

霍夫曼( Hoffman)說:“正如部長所說,’雖然我們希望中共改變他們的行為,但我們必須為其它選擇做好準備。’”

外交關係委員會(CFR)的哈斯挑戰彭佩奧

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席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最近對國務卿邁克·彭佩奧(Mike Pompeo)的演講提出了挑戰,該演講稱美國與中共國50年的交往是失敗的。

理查德·哈斯(Richard Nathan Haass),1951年7月28日出生於紐約布魯克林區,猶太人。現任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會長。

哈斯(Haass)在《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上寫道,彭佩奧(Pompeo)上週在加利福尼亞的“偏激”的講話是不符合外交策略和不准確的。

哈斯先生稱讚了尼克松總統和時任美國國務亨利·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所提出的交往政策,稱其將中共國作為蘇聯的“掣肘之重”,旨在塑造北京的外交政策,而不是要改變其共產主義體制。

哈斯(Haass)的文章呼應了許多中共國目前的話題,並爭辯說北京是和平的,在30多年內沒有打過仗,也沒有侵略過台灣。

哈斯先生寫道:“西奧多·羅斯福建議美國用柔和的聲音說話,同時舉起大棒。而目前這位總統和他的首席外交官在危險地倒退。”

哈斯(Haass)先生的觀點與中共宣傳者的觀點如此契合的證據已經再現在推特上。外交部首席發言人華春瑩(Hua Chunying)轉發了哈斯(Haass)先生宣傳自己的一條推文。

川普政府的一位高級官員告訴《內幕》(Inside the Ring),哈斯(Haass)先生的觀點陷在了上世紀70年代的“中國幻想”政策中,該政策試圖淡化或忽視北京構成的威脅。

這位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錯誤地把尼克松(Nixon)和基辛格(Kissinger)的權宜之計當作永久性戰略,混淆了手段與目標”。

“事實上,尼克松(Nixon)和基辛格(Kissinger)前往中共國的主要動力是尋求中共國的幫助,使美國脫離越南戰爭,推動尼克松(Nixon) 1972年的連任。”

這位官員指出,是中共(而不是美國人)想要聯合抗衡蘇聯的地緣政治。

這位官員說:“中國人比美國人更加熟練地打美國牌。在上世紀70年代水門事件發生後,還在吹捧尼克松和基辛格的戰略光輝,只能反映出對此認識的淺薄。 ”

當被問及對這位官員的評論作何感受時,哈斯(Haass)先生說他的專欄“不言自明”。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