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間諜案激增,美國將下令大幅減少中國外交官人數

編撰:Cash2019、文佑(荊棘不鳥)、文珺追隨MG、Lori文噠

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說,特朗普政府正準備下令中國大幅減少派駐美國的外交官人數,使其達到與美國駐中國外交官人數相當的水平。

這位高級官員說,這一行動部分是為了減輕聯邦調查局反情報機構的負擔,最近幾個月,聯邦調查局投入了2000名特工抓捕中國間諜及其代理人。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裏斯托弗-雷(Christopher A. Wray)最近表示,該局平均每10個小時就會開出一起新的涉華案件。

一位美國高級官員說:”到8月,我們希望美國駐外外交官的級別和權限對等”,這是在預計本周正式公告出來前的背景下宣布的。

這位官員說,在美國關閉中國駐休斯敦領事館和北京報復性關閉美國駐西部城市成都領事館之後,美國和中國官員上周正在談判平等的外交級別。

克裏斯托弗-雷先生在7月7日的演講中指出,”在目前全美正在進行的近5000起FBI反間諜案件中,幾乎有一半與中國有關”。他說,首要目標是從事COVID-19研究的美國醫療機構、制藥公司和學術機構。

無法得知中國駐美外交官的人數。國務院最新的名單顯示,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有245名外交官。

另有數二十名中國外交官派駐紐約、舊金山、洛杉磯、芝加哥的領事館和周五前的休斯頓領事館。

據信,在中國的美國外交官人數超過200人,派駐在北京的美國大使館和廣州、上海、沈陽、武漢的領事館,以及本周前的成都領事館。

武漢領事館是最小的。自COVID-19疫情起源於該市以來,該領事館一直由一個小型外交團隊負責。官員們說,在下令關閉中國駐休斯敦領事館之前,國務院準備關閉武漢領事館。

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是美國在海外最大的外交機構之一。它包括國務院、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和商務部的官員。

美國官員說,削減中國外交代表機構的原因還在於中國本月拒絕允許在冠狀病毒疫情最嚴重時離開的數十名美國外交官重新入境。那場外交糾紛與中國的檢測隔離要求有關。

追求平等的外交級別是特朗普政府更廣泛的互惠方針的一部分,該方針尋求與北京在各個領域建立公平和平等的關系。

“國務院在世界各地的各個層面都與中國同行進行了接觸,僅僅是為了要求公平和互惠,”國務卿邁克-蓬佩奧上周在加州的演講中說。

與官員們所說的對美國外交官的虐待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駐美外交官一直被允許相對不受限制地接觸美國官員和新聞媒體。

為了應對這種不公平的待遇,國務院10月要求中國外交官與當地官員的所有會面都要提供通知—但這並不限制他們與這些官員的接觸。

中國官方媒體尖銳地譴責關閉休斯敦領事館,並稱特朗普政府官員未能在公開場合為間諜指控提供任何證據。中國新華社發表的一篇”實況調查”說,”美方決定的真正目的是轉移人們對美國政府處理COVID-19的拙劣行為的註意力”。

當被問及美國是否對中國外交官有任何裁減打算的情況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拒絕發表評論。

緊張的對峙

裁減中國外交人員的計劃是在上周中國駐休斯敦領事館發生緊張對峙之後進行的。

7月21日,領事館雇員開始在一個院子裏焚燒文件後,消防員被叫到場。銷毀文件是該設施被下令關閉的第一個跡象。

中國政府作出報復,下令關閉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成都是中國南部第三大城市。這位高級官員說,派駐美國駐成都領事館的19名外交官已經全部離開。中國媒體顯示,大批當地居民在觀看移交。

據這些高級官員說,北京最初拒絕遵守美國要求在周五前騰出休斯敦領事館的要求,並試圖與美國談判交易繼續進駐在該地。

聯邦調查局 “已經準備好了”,如果中國政府不能按時搬離,就強行將所有中國人員趕出。

中國官員在周五的最後期限後有幾個小時的時間離開該設施,FBI不需要使用武力。然而,特工們在驅逐後進入了大樓。

追蹤間諜

前國家反間諜副主管、高級反間諜官員肯尼斯-德格雷芬雷德說,削減中國外交官的數量是合理的,以打擊北京在美國的間諜行動。

“至少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反間諜專業人員和其他國家安全專家就已經意識到,在外交掩護下在美國活動的大量中國情報人員,根本壓倒了我們相對適度的反間諜能力,”德格雷芬雷德先生說。

他補充說,削減中國駐美外交人員的數量 “早該如此”。

“但即便是這一舉動在一定程度上’公平了行動領域’,仍有數萬名中國學生在美國,其中一些人被”中國情報部門”用來從事間諜活動。”

前國務院官員約翰-特卡奇克說,中國駐美領事使團”主要由有能力的情報人員和共產黨宣傳官員組成,他們利用自己不受限制的機會接觸美國社會各階層”。

“中國領事官員的數量及其狂熱的行動節奏已經讓聯邦調查局外地辦事處不堪重負,這些辦事處對美國國內的反間諜活動擁有唯一的管轄權,但卻擁有很少的語言合格的特別探員,而且監控/監視資源有限,”特卡奇克先生說。

特卡奇克先生是一位中國問題專家,他說,美國在中國的領事館由外交官、外交官的美國家屬和當地的文職人員組成,他們通常由國家安全部(MSS)這一國民間諜機構培訓。

2012年,中共高級官員王立軍試圖叛逃並在領事館避難,成都領事館曾發生緊張的內部對峙。

在他的叛逃被公開後,中國區域黨魁、王先生的上司薄熙來派遣人民武警裝甲部隊包圍了領事館。事件的反響導致薄先生下臺。

曾任國務卿的希拉裏-克林頓為將王先生交還北京當局的決定進行了辯護。她當時對一位中國電視臺的采訪人員說,”他不符合美國給他提供庇護的任何類別”。王先生曾被指控腐敗和侵犯人權。

希拉裏說,為了避免讓北京當局難堪,這名叛逃者被謹慎遣返。

對放棄王先生的決定提出批評的人說,許多重要的叛逃者都有不光彩的背景,美國失去了一個關於中共內部運作的寶貴情報來源。

特卡奇克先生說,對叛逃事件的處理不當是領事館工作人員的 “宇宙性的錯誤”,很可能是內部工作的國安局特工泄露的。

“在中國,美國領事使團官員在任何地方都無法直接接觸到當地政府、學術界、教會、社會或勞工組織、新聞或宣傳機關,”他說。

與中國企業的會面也要受到省外事辦的否決。

“我們除了1991年6月見過一次中共福州書記習近平外,從來沒有,獲準與共產黨見面。我收集到至今仍然如此。”上世紀90年代曾被派駐廣州的特卡奇克先生說。

他說,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駐美國的領事使團一直受到美國反情報監控的保護,他們的外交官可以不受限制地接觸社會的方方面面,也許軍事基地除外。

特卡奇克先生估計,較大的領事館可以接待30名美國外交官。

10月,國務院一位高級官員告訴記者,中國駐美外交官”能夠充分利用我們開放的社會,與美國各界人士會面”。

公平競爭的環境

美國國務院多年來一直在抱怨對其外交官的限制,但中國政府沒有采取任何措施提供更多的機會。

“不幸的是,在中國,美國外交官並不能不受限制地接觸一系列對我們在那裏開展工作很重要的人,”該官員說。”這包括地方和省級官員、學術機構、研究機構等。”

這位官員說,美國即將采取的行動將”在一定程度上走向公平競爭的環境”,但”我們希望我們在中國的外交官有更大的機會。”

“我們的目標是讓中國當局允許我們在中國的外交官與省級和地方領導人、中國大學以及其他教育和研究機構自由接觸,就像中國外交官在這裏能夠做的那樣,”這位官員說。

提交給國會的一份報告說,中國嚴格限制美國外交官和記者進入西藏,這個地區在上世紀50年代被中國軍隊占領。

中國駐舊金山領事館曾短暫地庇護過一名中國軍事研究人員唐娟,她因沒有披露自己與人民解放軍的關系而被FBI通緝。這名加州大學的學生周四在領事館外的一個地點被捕。

一名情報官員上周告訴記者,中國在領事館的活動”特別有野心,特別成功”。

中國一直在利用其外交前哨進行非法行動,這些行動雇傭了被FBI稱為的”獵狐”小組–由中國特工組成的小組,他們騷擾和恐嚇中國異議人士和被該政權認為是威脅的其他人。

編者觀點

文中提到涉中的間諜案激增 ,如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裏斯托弗-雷(Christopher A. Wray)表示,該局平均每10個小時就會開出一起新的涉華案件。我想這與中美對抗加劇的大背景是分不開的,兩軍對壘,情報先行,情報人員比以往更活躍地獲取情報,同時,美國在這種劇烈對抗中必定會做更細致的防範。

另外,中美兩國不同的體制決定了兩國的情報戰的形式不同,且是不對稱的。中國的限制接觸政策和美國相對開放的環境是不對稱之一,中共經濟軍事政治情報的手段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是人海戰術,藍金黃等手段的誅心戰術,其實這是超限戰的一種表現,美國是需要在一定的法律框架內行事,這是不對稱之二。當然美國也有其網絡信息技術的不對稱優勢。

從以上不對稱的大致分析,可以看出中共的無底線和邪惡。無獨有偶,近幾天媒體報道涉嫌隱瞞軍人身份而被控簽證欺詐的中國籍科研人員唐娟於7月23日被捕。很明顯這是被中共用完即棄的新增加的間諜數字,更為陰毒的是,中共將其年幼的女兒送回了中國,當作要挾她的人質。而且還不給她請律師。

還在替中共賣命的間諜大外宣們,歷史關頭之下該懸崖勒馬為自己的前程想想了,不要被中共挾裹進入煉獄了。此時若還不清醒,前有金無怠,現有唐娟就是你們的下場。

原文鏈接: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0/jul/28/us-china-standoff-trump-administration-order-reduc/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7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