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躍進"式搶灘CCP病毒疫苗研製

新聞來源:《福克斯新聞》

作者:Caitlin McFall

發佈時間:2020年7月28日

翻譯/簡評:文明明

校對:Julia Win

審核:InAHurry

Page:拱卒

簡評:

在疫情肆虐的當下,全球都在投入大量的資金和人力研發疫苗,據悉,目前大約有二十多種疫苗正處於不同的研發階段。由於中共把研發疫苗當作是打垮美國和西方世界、實現它在政治和經濟上擴張的戰略抓手,它在疫苗開發上與美英以及歐洲國家展開了激烈的競爭。中共不僅派出黑客偷竊相關技術和信息,有些疫苗開發企業還不惜違背醫學倫理,在沒有人體實驗許可的情況下,給全體員工注射了還在實驗階段的疫苗,簡直是草芥人命,喪心病狂!

週日,中共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對外宣稱,他本人也注射了一種處在實驗階段的疫苗。並將他自己的行為標榜為一個科學家的勇氣。而在筆者看來,高福的言行卻十分令人費解。首先,高福是中共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在疫情中身負指導組織抗疫、提供專家建議、制定政策措施、調配資源等重任。他的安全對於抗疫而言是十分重要的。更何況參與人體實驗者都要符合一定的條件。輕率地把自己當小白鼠,既沒有必要,也是一種瀆職。其次,作為科學家,高福很清楚,疫苗是用於健康的人,它的多階段實驗每一步都要經過嚴謹的、科學的論證。如果疫苗過關,安全可靠有效,根本不需要他這種“政治動員”,大家也都會自願接受注射。因此,他的這種行為其實更像是一種政治宣傳。政治熱情必須代替科學,這正是中共體制下科學家的悲哀。

中共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負責人說,他正在服用新冠病毒的實驗性藥物

中共國衛生官員在尋找新冠病毒疫苗的競賽中實現飛躍

中共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說,他已經接受注射了一種實驗性新冠病毒疫苗,以鼓勵公眾在疫苗被批准後效仿。

據報導,高福在周日的網絡研討會上說:“我要透露一個秘密:我被注射了一種疫苗。”

“我希望它能有效果”。他補充說。

據報導,這家私營企業——中共國醫藥集團(SinoPharm),在本月初給所有的員工注射了疫苗,儘管該疫苗尚未得到政府投入測試的批准—— 健康專家對此舉提出了醫學倫理上的質疑。

高福沒有透露他所注射的疫苗是否屬於政府批准的人體試驗的一部分。

美國和英國一直在研發各種疫苗,以努力擊敗中共國,找到治療新冠病毒的方法,這一舉措將意味著科學和政治上的勝利。因為美英這兩個西方國家最近表現出了團結一致反對中共政府的跡象。

據報導,全球正在研發中的疫苗大約有二十多種,中共國擁有八種,是所有國家中最多的。

高福沒有具體說明他使用的是哪種疫苗,但是他說他這麼做是為了粉碎最近科學界出現的陰謀論。

高福說:“每個人都對這種新冠病毒疫苗心存懷疑,作為科學家,你必須勇敢。 ……如果連我們都不這樣做,我們又如何說服全世界- 所有的人,公眾,接種疫苗呢?”

高福因其在新冠病毒爆發初期的抗疫行動而受到來自國內外的嚴厲指責,曾從公眾眼前消失了一段時間,一直到4月下旬接受國營媒體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的採訪。

在過去的幾個月中,美中關係變得越來越緊張,主要源於中共國在病毒爆發初期的處理方式。美國一再譴責中共國缺乏透明度,呼籲中共採取行動,並將新冠病毒大瘟疫造成的全球死亡人數歸咎於中共國。

全球範圍內已有近1,660萬例新冠病毒病人,超過65萬人死於該病毒。美國是受影響最嚴重的國家,有430多萬病例,死亡人數近14.9萬。

美國已正式退出了WHO。美國表示,該組織“以中共國為中心”的傾向令人擔憂,而且,美國還指責其總幹事譚德賽·阿達農·蓋布里亞蘇斯(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被中共國“收買” 。

而譚德賽卻一再呼籲在大瘟疫期間放下政治異見,以利於全世界一起努力找出解決危機的辦法。

2020年1月26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在新聞發布會上。 Roman BalandinTASS via Getty Images。

週日,高福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高福說:“我們不想讓中美在科學上分開,我們必須一起努力。”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