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健康碼,全球追蹤!

作者:香草菲菲

7月初,一則關于北京女子確診新冠肺炎在購物中心大哭的視頻在網上瘋狂流傳,該女子曾去過新發地市場,官方通告中的北京疫情發源地。在核酸檢測兩次爲陰性後,她被告知第三次檢測爲陽性,此時她正在購物中心用餐。她的情緒爆發驚動了商城保安,隨後被迅速帶走隔離,商城隨即清空工作人員和顧客,並安排了消毒。據悉,和該女子當天有過接觸的204名人員也被安排隔離。

她爲什麽大哭?

誠然,在廣大國人的心中,以往是“談癌色變”,現在是“談新冠色變”。不管官方渠道如何宣傳武漢當時死亡人數不過萬,但民衆對于新冠,仍然是抱著極度恐懼的態度的。這和春節期間武漢陰郁的封城和全國醫療大軍聲勢浩蕩的馳援武漢分不開,也和各地排斥武漢人分不開,更和掌控人們出行的二維碼分不開。盡管這名女子在隨後的電視道歉中說明自己是由于剛剛流産,情緒低落。但是當出行被限制,強迫自費隔離,並要承擔以後找不到工作的風險時,這份壓力,對于一個普通的中産,可想而知。

健康碼是什麽?

根據官方信息,健康碼是一枚二維碼,但含有豐富的數據信息,包含個人基本信息,和相關聯的部門權威數據,這些數據經後台比對和綜合判斷後形成“風險提示”。民衆在輸入實名認證的相關信息後,便能得到一枚官方發放的在微信或支付寶平台上使用的健康碼,該碼分爲紅色(患者或高風險),黃色(中風險),以及綠色(健康或低風險)。盡管健康碼要求民衆填報個人健康信息,但是個人申報的信息在大數據計算過程中權重不高,街道社區,醫院和個人所在單位等提供的信息都可以作爲參考依據。健康碼不綠,就會對公衆的基本生活造成嚴重的影響。此外,新冠患者哪怕治愈後,健康碼仍保持爲黃色。此前有市民說自己和新冠患者同坐一輛公交車,或者同在一個小區,健康碼由綠轉黃,官方給出的解釋是:有在疫區關注地區停留或接觸高風險人員等情況,健康碼就會變紅;紅黃碼都需要進行不低于14天的隔離。

大數據下的疫情追蹤

我們究竟需要用健康碼來防控疫情嗎?誠然,健康碼的理論基礎是通過對傳染病接觸人員行爲活動的追蹤,來達到有效隔離控制傳染源的效果。對于接觸追蹤(contact tracing),WHO給出了一個指導意見:“當系統性的應用時,接觸追蹤可以打斷傳染鏈,因此是控制傳染性疾病的一個有效的公共衛生工具”。WHO于6月2日發稿的官方文件中提出了相關電子産品的開發指南,包含三個方向:(https://www.who.int/publications/i/item/WHO-2019-nCoV-Contact_Tracing-Tools_Annex-2020.1)

1) 爆發點跟蹤産品(Outbreak response tools): 其使用人群爲衛生監管部門,方便他們收集傳染源信息,並對疫情擴散進行有效防控;該類産品需要在所有智能手機及平板上使用,並且平台數據須開源。

2) 密切跟蹤産品 (Proximity tracing/tracking tools): 特點爲采用GPS定位系統或者可穿戴設備的藍牙信號來跟蹤接觸者,還能對社交距離進行控制(Proximity tracing tools could potentially have other uses, such as monitoring public health measures (for example physical distancing) )。對涉及到隱私的信息采取一定程度的保護。

3) 症狀跟蹤産品(Symptom tracking tools):這類産品和健康碼有點類似,需要上報個人健康信息來進行跟蹤,並且還需與相關健康機構的數據結合比對,以得出更 “權威” 的症狀評估結果。

誠然,打著健康的糖衣炮彈和科技的旗號,來做人口跟蹤監測,確實會讓很多人主動或者被動接受這些産品。但是如果接受了這些産品,我們會承擔哪些風險呢,會不會也像文中那位北京女子一樣,坐地嚎啕大哭,爲自己下半生找不到工作,還不起房貸,結不了婚而感到人生進入絕望之境呢?

美國有一系列嚴格的法規來保護個人健康信息,首當其衝便是1996年頒布的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 該聯邦法律就健康信息賦予患者相關權利,患者有權決定何時可以共享這些信息。該法律還規定患者的醫生、藥劑師和其他醫療服務提供方,以及患者的保險方向患者解釋所享有的權利和使用或共享健康信息的方式(中文鏈接:https://www.hhs.gov/sites/default/files/ocr/privacy/hipaa/understanding/consumers/ocr_understanding_notice_simple_chinese.pdf)。在美國,所有涉及醫療保健的機構中,包括醫院、健康計劃部門、保健服務商、相關票據交換所、醫療信息系統提供商、醫科大學、甚至只有一個內科醫生的辦公室等,對任何形式的個人健康保健信息的存儲、維護和傳輸都必須遵循HIPAA的安全條例規定。對于違反HIPAA安全條例的行爲,可以處以最高爲25萬美元的罰款和最長爲10年的監禁。可以說,這類健康跟蹤在HIPAA法規的盾牌下,確實發揮的作用有限,但是我們仍需注意,還在WHO群裏的國家,如果推行該類産品,會不會倒逼美國也漸漸接受呢?

摘抄一段新華網的原文(http://xh.xhby.net/mp3/pc/c/202003/06/c750238.html ):“從新“危”中找到先“機”,我們不妨嘗試第二種選擇:對健康碼進行全面升級,充分挖掘其數據價值,不斷拓展生態應用場景,完善數據保護措施,使健康碼和它所承載的數據更好地服務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 升級之後,相對可行的eID管理應用模式應該是:由公安部門負責“制碼、發碼、管碼”,爲通過實人認證的用戶生成與其本人所持實體證件相對應的eID,並統一管理。這張eID將繼承原有實體證件和健康碼中的全部個人數據信息。大數據管理局或相應職能部門,以公安部門可信身份認證爲基礎,引導供需兩端結合,開展智慧城市相關應用開發和場景設計,如公共出行、酒店住宿、金融業務、社會治理等,並將各類應用産生的數據沈澱至城市大數據中心,以應用的“強擊打”來促進eID不斷叠代更新,逐步積累形成數字孿生公民的雛形。在多場景應用開發同時,積極探索區塊鏈、AI識別等關鍵技術的融合,以實現如下目標:1.高安全性,徹底解決eID冒用、制假等問題;2.一次認證,多場景複用,消除數據流動性障礙;3.零知識證明,在不泄漏任何信息的前提下向他人證明“我是我”,解決隱私保護問題;4.無感驗證,保證流暢的用戶體驗;5.消除城市物理邊界,無論身在何處,都可以申請成爲未來數字孿生城市的數字孿生公民,參與智慧城市建設,共享數字經濟紅利。”.

正是因爲有這種健康碼的存在,海外華人想回國,必須隔離14天,地方上繼續隔離14天,此規定造成多少華人無法見親人最後一面,我們不得而知,造成的人倫悲劇,心理創傷,我們更無從追尋.

美國的兩難選擇:管控和自由

美國的自由女神,是這個國家的精神象征。本土疫情爆發後,關于是否戴口罩全國人民都討論了幾個來回,爭論點就在于這違反了自由的權利。但是在經濟下行的壓力之下,複工複産已經成爲必選項,畢竟不能發放失業補助金到國庫虧空。尤其是6月的運動對小企業主的傷害更讓政策制訂部門增進了重啓經濟的決心。在當前的形勢下,是選擇一步步的獲取隱私的二維碼,還是和lysol酒精一樣防治病毒的羟氯喹,已經是吵(炒)得火熱。羟氯喹的有效性被嚴重打壓,如果它真的無效,那麽可想而知它也不會被推到風口浪尖,安排幾個200~400mg的臨床實驗即可。可惜羟氯喹這一廉價藥品,命運比窦娥還冤。如果給美國民衆一個選擇,是選擇二維碼,還是口罩,還是羟氯喹呢?

相信時間會給出答案,但是正義的力量也要Action, action, action!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ettergu
9 月 前

邪魔惡黨

0
lettergu
9 月 前
Reply to  lettergu

消滅共產黨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7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