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的研究中心為中共搖旗吶喊

新聞來源:《The National Pulse》

作者:Natalie Winters

發佈時間:2020年7月23日

翻譯/簡評:Cathy R

校對:Julia Win

審核:海闊天空

Page:椰子哦耶

簡評:

哈佛大學的阿什中心是一個被中共藍金黃滲透非常嚴重的地方,在有金錢才有主義的資本社會裡,大肆宣傳中共在中共國的超高人氣,為邪惡的中共的宣傳機制搖旗吶喊,真是一副既得利益者的醜陋嘴臉。

獨家:哈佛中心在從中共國政府和與中共相關的公司那裡獲得數百萬美元的同時,大肆宣傳中國共產黨的聲望

哈佛大學阿什中心(Harvard’s Ash Center)最近發表了一份報告稱,中共國共產黨獲得了創紀錄的高支持率,該中心與中共國政府關係深厚,包括來自中共國國有企業的百萬美元捐款、與中共國有經濟關係的領導人,以及與中共國大學合作培訓中共官員。

2020年7月的報告《了解中共的應變能力:跨越時間調查中共國的民意》認為中共(CCP)“一如既往地強大”,“沒有任何迫在眉睫的民變的威脅。”

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阿什民主治理與創新中心(Harvard Kennedy School 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的論文繼續寫道:“中共國公民對政府的滿意度幾乎是全面提升的。”

但這份長達18頁的報告沒有提及與這種說法相悖的事件:香港持續的抗議活動、在新疆鎮壓維吾爾人、甚至該黨對冠狀病毒的處理不當。

哈佛大學的報告被中共國大使館、中共國外交部、甚至中共國全球電視網絡(CGTN)等國有媒體廣泛傳播,這些媒體利用這項研究來支持其關於中共享有廣泛支持的說法。

跟著錢走

阿什中心的捐贈方包括中共國南方電網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Power Grid Corp.,簡稱:南方電網),該公司由中共國政府全資擁有和運營,其管理層“由中共國中央政府直接任命”。

更多的捐款來自“新世界中共國企業項目”,這是一家中共國公司,其董事會幾乎全部由中共黨員組成。例如,該公司董事長兼執行董事鄭家純(Cheng Kar-Shun)曾擔任中共政治協商會議常設委員會成員(政協常委)。

這些經濟紐帶使中共對阿什中心發布的報告內容,施加影響力,最壞的情況則是脅迫。而這所常春藤聯盟大學已經因為沒有披露來自中共國的數百萬外國捐贈而成為司法部的關注對象。

該研究的前言稱,由於中共的限制,“中共國大陸進行長期的、公開的和具有全國代表性的調查是如此罕見”,但對於它如何規避這些限製或中共國政府參與的程度(如果有的話)卻沒有提供細節。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腳註:“這份簡報中提到的調查是由哈佛大學阿什民主創新中心設計的,由一家著名的中共國國內民調公司實施。”

“著名的公司”從未被註明,也沒有為這項聲明提供任何證據。

中共合作者

阿什中心主任安東尼·賽奇(Anthony Saich)是這項研究的首席研究員,他曾在2012年聲稱,中共國“並不是對美國的真正威脅”。

根據他的哈佛傳記,賽奇似乎在中共國有商業利益,作為“廣泛的政府、私人和非營利組織在中共國工作的顧問”:

1976年,賽奇作為學生首次訪問中共國,並繼續每年訪問。目前,他是清華大學公共政策與管理學院的客座教授。他還為眾多政府、私人和非營利組織在中共國和亞洲其它地區的工作提供建議。

其中一個例子就是賽奇作為AMC娛樂公司的獨立董事和受託人的身份,AMC娛樂公司是美國的一家連鎖電影院,眾所周知,這家美國影院連鎖公司被中共國大連萬達集團(Dalian Wanda Group Corp.)所兼併。

賽奇也是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CUSCR)的理事成員,該委員會是一個親中共國的遊說團體,其主席經常出現在(中共)國有媒體上,例如,攻擊那些批評中共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WTO)的人,“從根本上是錯誤的。”因為他們(那些批評家)認為中共國使美國失去了數百萬就業機會,

他還認為,對“中共國對外直接投資”(FDI)的擔憂是一種“過度反應”,其被看作是中共控制美國企業和參與知識產權盜竊的主要收入渠道。

他甚至獲得了中共的獎項

2014年,他獲得上海市人民政府頒發的“白玉蘭銀獎”,以“表彰為上海發展做出的貢獻”並於2006年至2009年被教育部授予最高學術獎——清華大學長江獎學金。

該研究的另一位撰稿人愛德華·坎寧安(Edward Cunningham)認為自己是“能源、環境和金融服務領域私營和上市公司的顧問”。

根據他的簡歷,坎寧安從中共控制和資助的中共國南方電網公司獲得了230萬美元,還從天府集團獲得了390萬美元。天府集團是一家總部設在中共國的、價值10億美元的管理公司,“由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SAIC)批准成立”,該公司將幾家國有企業列為“合作夥伴”,中共黨黨員擔任董事會成員。

這種財務關係讓人對阿什中心產生了疑問,它能否客觀地報告同一政府把關的,而該中心的主要研究人員似乎參與其中的許多商業交易。

中共去常春藤

從2001年開始,阿什中心主辦了十多年的“中共國領導人▲發展計劃”。

該項目自稱“被中共國政府廣泛認可的最好的政府官員海外培訓項目之一”。

這份摘要繼續寫道:“這一為期數週的培訓計劃,在中共國清華大學和哈佛肯尼迪學院同時授課,旨在幫助中共國地方和中央政府高級官員做好準備,以便更有效地應對中共國國家改革的持續挑戰。”

除了與一所曾試圖黑客攻擊美國政府的大學合作外,該項目還為來自殘酷的中共的高級領導人帶來了哈佛教授的權威性的建議,這些領導人是由中共自己的中央組織部精心挑選的。幾年來,被《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認定為“鎮壓維吾爾族人的工具”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成員也加入了這個代表團。

2011中共/哈佛會議

更重要的是,該計劃將中共黨員與美國國務院、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甚至美國國會的會議聯繫起來,正如該計劃的描述所指出的那樣,“官員們訪問美國的地方、州和聯邦政府組織。”

其中也包括科恩集團(Cohen Group),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總統時期的前國防部長威廉·科恩(William Cohen)創辦的一家諮詢公司,並吹噓詹姆斯·馬蒂斯將軍( General James Mattis)是該公司的首席顧問。代表團還訪問了《華盛頓郵報》。

該項目於2014年停止,現在與劍橋大學合作,但阿什中心保留了兩個明確旨在幫助中共官員的項目。

上海行政管理課程“旨在為上海市政府機構的高級官員提供戰略、領導力、服務提供管理、城市規劃和發展、危機管理和社會政策的觀點。”

中共國金融領袖項目是“面向中共國銀行業高管的”,中共國銀行業主要是國有企業。

作為社會正義的堡壘,哈佛大學與一個壓迫性的種族主義和新殖民主義政權的金融和商業聯繫,說明了它的極度偽善。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