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美滅共,全球合作滅共勢不可當


據《外交事務》報導:美國當下對待中共的外交政策所做出的應變遠遠超出了當年面對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華盛頓的新“自由議程” 是針對全球性的,是促進世界範圍內的民主,並會在必要時通過武力實現這一目標。從七國集團到北約再到聯合國安理會,美國將恐怖主義作為國際組織的主要關注點。在911那一年後,美國政府進行經理了重組,911後的一年,國會在新國土安全部的領導下下重組了大約20個政府機構和辦公室;2004年911委員會的安全報告發布後,美國國會成立了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來監督該國的17個情報機構。美國總統喬治•W•布什同年指出,911恐怖襲擊事件是啟動新的對外援助計劃的原因之一。

目前的CCP病毒流行病則在華盛頓引發了政策上很大的變化。記者歐文•克里斯托(Irving Kristol)曾說過: 新保守主義是被現實所困擾的自由主義者。 CCP病毒現在正威脅著所有的人。病毒本身對人類社會造成的經濟衰退幾乎影響了每個人。這一次,自由派的國際主義者必須迅速採取行動起來建立一個新的秩序,尤其是因為獨裁力量也在準備建立一個新秩序。因中共對病毒來源的掩蓋和虛假謊言,在報導關於美國被CCP病毒侵害的消息時,中共自稱是應對危機的全球領導者。

自由國際主義的政策制定者和一些學者們長期以來一直認為,美國當下所面臨的最大威脅是CCP病毒。這個威脅本質上是跨國界的,需要用外交和多邊外交政策手段解決。而一些人認為,華盛頓未能認真聽取這些建議,現在的國際形勢表明美國領導人採取了迅速行動,現在是消滅邪惡勢力的好時機,中共的邪惡正試圖把美國和世界各國推向更加危險的方向。除了煽動者和獨裁者,國際自由主義者還要與善意的懷疑論者進行抗衡。美國和世界各地的一些人認為,應對CCP病毒的正確答案不是進一步增強全球機構的權力,而是削弱他們的權利。在美國,也有些人認為美國應將重點放在國內的複蘇上,而不該致力於雄心勃勃地重塑世界形象。但人們忽略了,如果美國忽視國界之外的問題,國內的複蘇是不可能持續下去的,尤其當CCP毫無底線的對西方文明社會進行深入的滲透。當美國人努力修復自己國家的同時,還必須將外交政策朝著全新的方向發展,在2021年總統競選後製定一項新的美國外交政策,這是非常必要的。

機會之窗

華盛頓必須迅速將其外交政策調整到足以應對來自中共最嚴重的威脅,對來自CCP病毒、民主和人權受到侵蝕的問題上,應投入必要的資源和關注。 CCP病毒在紐約一天之內引起的死亡大大超出了911恐怖襲擊奪走的美國人的生命。事實上,在CCP病毒侵略美國的頭幾個月所造成的美國死亡人數也超過了朝鮮戰爭美國發生的所有軍事衝突的總和。在這樣的背景下,美國面臨的首要問題是如何防止下一次大流行病毒所造成的如此大的傷害。當前的危機是一個警鐘,讓人們開始著手準備應對更廣泛的跨國威脅。

CCP病毒疫情使政治正確的觀念得到緩和,拓寬了政治可能性的窗口。在3月美國經濟陷入停滯之後,就連國會中頑固的財政保守派也支持數万億美元的政府刺激支出。政治最終可能會回歸兩極分化的常態,但仍有機會採取大膽的行動。甚至對外援的增加也比看起來更容易實現。歐盟剛同意了一項大規模的救助計劃,以幫助成員國重新站起來,但是在疫情期間,英國脫歐,匈牙利和波蘭民主倒退的情況下,歐盟的未來仍然不確定。與此同時,聯合國各個機構面臨著減少貧困,支持人權以及幫助CCP病毒感染人數記錄的艱鉅任務。聯合國機構內部存在著實質性的問題,他們面臨著相同的核心挑戰:當國際機構不能正常運營時,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都不能通過投入高級官員的時間和資源來發揮其作用,或者要求有效的改革。例如,世界衛生組織因其在疫情期間親共,曖昧的領導力而導致全球數以萬計的人遭到CCP病毒的感染,但正如美國國際開發署前高級官員傑里米•科寧戴克(Jeremy Konyndyk)所說的:世界衛生組織最終不得不聽從其成員國的意見,這些成員國負擔起了“全球的任務“,年度預算22億美元投入支持世衛組織,比美國許多大型醫院的預算還小。美國會帶頭加強這些機構的運營,還將成立於2000年的國際機構民主共同體轉變為一個強有力的民主政府之間的協調機構。另外,還包括網絡安全和互聯網的治理,這些都需要全新的國際規則。

最後,中共對CCP病毒的刻意隱瞞,以及關於CCP病毒所製造的信息戰加劇了中美之間的關係惡化,也使人們意識到保持大國之間合作空間的重要性。非典和CCP病毒都首先出現在中共國,追溯病毒的來源,才能阻止下一次病毒的大流行。當年,美國和蘇聯共同努力製定了《核不擴散條約》。在過去的十年中,美國,俄羅斯和中共國在核問題和氣候變化方面進行了不同程度的合作。可以肯定的是,華盛頓必須對中共施加更大的壓力,以應對中共政權在新疆集中營,在香港的鎮壓行為,對中共國周邊國家的侵略擴張等等。正如美國總統尋找具有政治影響力的領導人來填補內閣職位一樣,也應任命有才能和有影響力的人在國際組織中代表該國。一些人認為,華盛頓退出國際機構或停止為國際機構供資不可行,尤其是在中共準備填補空缺的情況下。

未來的戰鬥

在被CCP疫情肆虐的世界裡,自由主義對每個人都有積極的作用。對那些傾向於更為克制的外交政策的人來說,自由主義提供了多邊主而減少了軍國主義。對於那些處於美國領導地位的人來說,自由主義也提供了再次恰當利用其外交的力量。對於那些將中共和俄羅斯等威權政權視為日益嚴峻的全球威脅的人們來說,它提供了一種利用聯盟和國際規則作為工具來製止和反擊獨裁入侵的手段。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幾乎沒有人認為西歐會走向自由統一繁榮。冷戰結束後,人們認為和平過渡是無法保證的。在這些時刻,美國發揮了積極的領導作用,堅信合作會有回報,在當下這個時代,美國所保有的一貫信念是確保全球安全與繁榮的唯一標杆。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Hakunamatata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7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