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賬權 DT特戰旅金融課堂第二課

點擊加入 DT特戰旅金融講堂

作者:長工satoshi/文章整理:西川stanly

上周說了反洗錢法, 簡單概括來說, 金融機構擁有了至高無上的權限。我反對洗錢,反對恐怖主義金融活動, 但是我認為不應該建立在犧牲公民自由權利的基礎之上。盜國賊歐美洗錢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只知道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受了影響。

個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 這包含了交易自由;即如果妳不能證明我的資金有問題或者我的交易對象有問題, 或者交易本身有問題, 妳就沒有權利阻止我交易.七哥的GTV是洗錢還是詐騙? 至少法院沒有這麽說,甚至都沒有立案,妳作為壹個銀行有什麽權利直接貼上”詐騙的標簽”。

所以今天,我們就來講述這種給他人貼上標簽的超級權利,記賬權。

記賬在日常生活裏雖然是小事,但是我們內心其實認為這是神聖無比的壹件事。擡頭三尺有神靈;做壞事要三思;歐美人說的Karma;和佛學裏的因果。菩薩畏因,眾生畏果。大家潛意識裏都有壹個神靈在給每個人的每件事 “記賬”, 並且相信 這位神靈不會記假賬,更不會遺漏。更不會發生如下圖所示的這類事。

廣義記賬權,個人最基礎的底層信息。

我們一生下來, 就帶著賬本。妳是誰, 妳幾點出生, 男女, 父母是誰,都有賬本。公民ID身份是最基礎的賬本! 這個記賬權在 “政府”。民主社會, 政府會把很多記賬權分出去, 比如婚姻登記, 壹些地方太平紳士就可以直接處理。歐美國家, 我沒有記錯, 很多神父也可以處理這件事。集權國家, 那這個就只有政府了。從妳生下來, 經歷不同的教育階段, 到結婚, 到工作, 都是賬本。

妳的學歷是妳年輕時候的重要賬本, 妳小時候最關心的是成績單這個賬本。我們都天然相信這是公平公正的。因為學校不會作假。但是, 萬壹他們作假了呢? 而且, 不需要承擔後果怎麽辦?前段時間, 沸沸揚揚那個高考被冒名頂替的,被冒名頂替最後還要道歉。這說明了什麽?賬本的公正安全 其實是整個社會最最底層的壹個建設。

基於公民ID 這個基礎底層的賬本, 在這個上面, 出來的學歷教育, 財產登記, 銀行賬本, 我們可以理解成“二層賬本”。二層賬本裏面我們十分關心的, 或者相當關心的, 那可能就是妳在金融機構裏的“賬本”。

妳存進多少錢, 出多少錢, 銀行給妳記賬。從妳選擇某個銀行開戶的那壹時刻開始, 銀行就是妳心裏那個神!他對妳而言擁有了神聖的權利。妳相信他的賬本, 幾乎等同於相信上帝壹樣。也因為銀行賬本的”可信”, 所以衍生出很多東西: 比如妳拿著這個銀行的賬單流水, 去另壹個銀行借貸。妳不會自己制作壹份流水單拿去借貸,因為沒有用。可以這麽說:銀行幾乎所有的特權來自於這個記賬權!

那麽妳會問: 好了, 我也老老實實記賬, 我會有這個超級權利麽? 我就老老實實記賬,不幹別的!另壹方面,記賬權應該怎麽來,政府賦予還是,某種競爭機制競爭產生???

不得不說: This is a million dollar question,這是壹個值壹百萬的問題。

在生活裏, 很少人會問這些問題,既得利益者, 更不會向妳說出秘密。我追根刨底, 追到記賬權,這是不是最基礎,我也不知道。但我肯定的是, 記賬權, 肯定是超級權利。因為, 潛意識裏, 這已經是神的權利!

分布式賬本

好的, 這壹段, 先到這裏。我們來看區塊鏈, 分布式賬本是什麽?記賬的核心問題: 誰給誰記了什麽!哈耶克先生在探討計劃經濟, 就圍繞“誰給誰計劃了什麽“,我致敬壹下這位大師。弄清楚金融問題, 上面那些花花套路, 我們不需要被迷惑。弄清楚金融, 先研究經濟學本身。經濟學本身, 不是關於鋼筋水泥, 而是關人, 人的意圖和行為。再次致敬壹下米塞斯。

我們先說分布式賬本。說之前我先說結論,區塊鏈都是分布式賬本, 分布式賬本不壹定是區塊鏈。我們簡單形容壹下分布式賬本: 我們每個人都有壹本魔法書, 上面寫了我欠DT 100萬。然後我給DT打了30萬,這個時候人手壹本賬本的大家都看到了, 長工給DT打了30萬, 還差70. DT不能說我沒打錢, 我也 不能說自己根本沒打, 然後騙大家說打了。我如果偷偷把還千DT70萬改成7000, 我壹改, 大家也都看到了,我無法作假。

分布式賬本可以這麽粗淺的來理解,這個形式的賬本, 比中心化的是不是科學很多對吧。我想, 大家的回答, 肯定是的。這個比中心化的賬本科學多了,至少互相監督。

現在我再問: 現在是誰在記賬?我可以不可以記賬?是所有人都在記賬,還是所有人都有記賬權?比如說, 我們三家銀行, 跨境匯款,跳過SWIFT, 我們三家弄壹個分布式賬本, 就可以了嗎?

今天妳去維基百科,妳去谷歌,沒有清晰定義區塊鏈。今天我定義壹下區塊鏈和分布式賬本的核心區別, 真正的秘密在於“礦工”!誰可以做礦工,誰有記賬權。”寫”賬本的權力, 是被賦予, 被授權, 還是競爭而來,這是最核心的問題。這裏面的差別就在於妳記賬權的產生。授權的本質是Proof of Stake,競爭的本質是 Proof of Work。這裏談到了共識層面的問題,PoS在今天的資本主義世界裏面是主流,比如股份制公司。但是PoS又壹個大Bug,這個大Bug是今天很多問題的源頭。

那麽,做礦工的前提條件又是什麽呢?問題越挖越深了,這個問題有點太廣泛。我舉例來說, 挖礦這件事. 比如妳挖ETH, 表面上妳不需要經過ETH ,比如Vitalik 來批準, 但是其實妳做的那壹刻, 妳同意了ETH的協議, 按照他們的規則參與挖礦。

妳要證明妳記得帳是合法的,那妳需要不斷證明。妳可以否認別人的帳本,別人也可以否認妳的。對於比特幣的孤塊競爭,我可以講很久。孤塊競爭,本質上就是記帳權的競爭。從分布式帳本,到區塊鏈, 我很高興,我們又回到誰給誰記什麽帳的問題。永遠抓住核心本質,記賬權。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DT

7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