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之惡,是苦難中國的根本原因

作者:華文

近來,中華大地上災禍頻發,百姓流離失所,從已知的豬瘟、鼠疫、地震、蝗災、金融爆雷、水災、病毒到即將爆發的糧荒、二次文革,甚至是熱戰… 中國14億百姓的苦難可謂連續不斷,不知何時才能熬出頭,苦難不再有…

深思每一場災難的起因,不難發現,其實都可以被有效控制甚至避免。只是同樣的問題,為什麽在其他國家鮮有發生,在中國卻是無時無刻;苦難與災禍在其他國家可以得到有效控制與反思,在中國卻被政府稱贊歌頌為“多難興邦”,政府在贊歌中蕩漾,百姓在苦難中呻吟…  

細細思量 ,原來這些年在中華大地上發生的所有苦難,都是共產黨極權暴政下的必然。在這樣的體制下,不僅泯滅了人性良善的本心,更是扭曲了所有人思考與行為的模式。極權體制塑造的畸形文化正是中國社會走向極端與信仰缺失的根源所在。

極權體制壓制人民思想與基本需求

馬斯洛的人類5大基本需求理論,在他1954年的著作《動機與人格》(Motivation and Personality)當中完整闡述了“生理(physiological)、安全(physiological)、歸屬與愛(Love and belonging)、自尊(esteem)、自我實現(need for self-actualization)”的需求。在他晚年時,又增加了“自我超越(need for self-actualization) ” 需求形成的6大人類需求理論…

CCP為維持其統治地位,重用商鞅“馭民五術”,禁錮人民思想,弱民、疲民、辱民、貧民,將百姓治理奴隸化。從馬斯洛需求金字塔解釋,就是把人民的生活控制在基本需求邊緣,讓絕大多數人富不了也窮不死,用宣傳禁錮人民思想,讓你沈浸於低俗娛樂之中,忘卻極權統治下正在遭受的種種苦難…以各式手段,讓民眾一生一代庸庸碌碌奔波於謀生之途,卻不知人生其實還有心理與自我滿足更高精神層次的需求…

當社會大眾都只能在基本線上下掙紮生活的時候,就沒有能力去挑戰當權者的權威,人民只能像一個個小木偶般的任人擺布,任人宰割…服從領導的差遣,讓你上山下鄉,你就得上山下鄉,要你勒緊褲帶吃土過活,你就得吃土為生,失去思考能力的百姓甚至不會問對與不對,合不合理…至於基本生存以外的需求,那是統治階級的專利,不屬於一般百姓…

這樣的個人組成的機關單位,能不官僚主義嗎? 組織僵化下的行政能力與決策水平,能有優良表現的可能嗎?在中華大地上有多少災難,就是因為組織僵化、反應遲鈍、本位主義、人謀不臧 ,公務人員消極應對、推諉卸責,領導幹部違法徇私、沽名釣譽所產生的…,這就是極權體制奴役人民思想的結果。以西方宗教的角度來看,這根本就是褻瀆造物主的劣行,因為生而為人的基本權力幾乎被剝奪殆盡…

人治取代法制,扭曲行為準則與道德底線

在極權專制下的國家有一個共同特征,那就是以人治取代法制。盡管憲法高懸,各種立法或是相關執法機構一樣不差,但是由於“領導說了算”的實際運作方式,極權體制裏的人只能扮演3種角色:就是對上作奴才、對下當領導、對旁行鬥爭….

在這樣的體制下,為了兌現一己之私心和慾念,個個都想作領導,只是想作領導前必須先當奴才… 做奴才的時候 ,只想著揣摩上意,逢迎拍馬虛與委蛇以求上位,等那天媳婦熬成婆了,就可以滿足自己更大的私心和欲望… 然後好不容易才爬上領導的位置,在做領導的時候,只想著滿足自己更多的欲望,並藉由權位謀取私利… 對於身旁的夥伴,隨時擔心別人可能危及自己上位之路,得想盡辦法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徹底進行門爭… 由於良善只能屈於人下,當永遠的奴才,想要出頭,只能無所不用其極不擇手段的造假,欺騙,偷盜…

這樣的體制把人類的獸性發揮的淋漓盡致,想要為所欲為,就得當領導,想當領導就得先當奴才,奴才必須不辯是非,不講專業,不論長遠,也不需思考,只要無底線的服從和諂媚,等待領導的”臨幸“即可;所以無論在單位裏,在人際上,處處都是無限的欲望擴充和無底線的逢迎諂媚,這樣的個人還能做實事嗎?這樣的組織還能辦好國計民生嗎?

平行單位或職能間的搶功與爭鬥,造成組織裏劣幣驅除良幣,外行領導內行,決策不以百姓福祉為前提,只以滿足個人私欲為依歸;因為 ”官大學問大“、”領導說了算“,法條與規定只作參考用,對自己有利才拿出來唬人;對於施政,無需理由,也無需負責。這樣的施政決策,只能是官樣文章,天馬行空,粉飾太平,應付了事,沒有深思熟慮,沒有長遠規劃,也不會有政策的延續性,只有權鬥,腐敗和沽名釣譽,能不頭三差五的出簍子嗎?出了問題,就苦了百姓呀,民眾永遠得為不肖的官員和腐敗的體制買單….

就像這回的水患,長江沿岸各施政轄區每年都預算數十億的經費,卻沒見到相關單位加強防洪建設,疏通河道與排水涵管,因為這些是領導看不到的工程,地方政府寧可花大錢蓋大樓,做樣板建設,面子工程,對自己的升官發財才有直接的效益… 短視近利的結果,就是浪費公帑,把民脂民膏作為個人平步青雲的工具,而可憐的中國百姓,就在這苦難的輪回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流轉…

極權體制造成階級對立與嫌貧仇富

極權體制不主張社會流動,堅持階級固化。

只是,沒有公正平等的社會流動制度,百姓對未來就不會有希望,民怨湧動的社會,就像一個火藥桶,一點就炸。

就像大清王朝,唯有八旗子弟可以享有高官厚祿,分疆封侯。雖然後來發明科舉之法,有助於階級的流動,但是風毛麟角,也起不了大作用,反而讓許多讀書人在十年寒窗之後,變本加厲的斂財作惡,以平復扭曲的人生欲望

現在也相同,唯擁有紅色血統才能是中國貴族與特權階級,平民百姓無論資質才能優劣,除非做特權階級的奴才,否則難有階級轉換之機會。也就是說,若能為“黨”為“領導”做“貢獻”,或許有機會翻身,只是“貢獻”的定義由領導說了算,要你給啥,你就得給啥,不管是財富還是軀體,都得服從“領導”的指示。所以才會讓想往上爬的老百姓沒有底線奉獻,讓地方官員沒有余地的榨取,扭曲社會價值觀的結果,形成笑貧不笑娼的社會氛圍…

此外“有關系就沒關系,沒關系就有關系”的社會運行模式,也讓基層的百姓只能備受欺淩而惶惶度日。沒有行為準則,沒有道德規範,沒有信仰制約,沒有是非善惡,就算權力受到侵害,也沒有維權的自由。在這種階級對立狀況下,怎麽可能發揮人性的良善,進而推動社會精神文明的進步呢?

只準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階級差異對立加深,貧富鴻溝持續擴大,社會暗流湧動,人心思變,這就是中國歷朝各代末期腐敗終至滅亡之主因。

極權體制只是既得利益特權階級的保護傘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

CCP號召百姓打天下的時候,為了籠絡群眾,什麽口號都喊的出來,什麽樣的宣傳樣板都做得出來,一旦借機上位成為統治階級,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什麽無產階級專政,什麽殺地主分田地,只要要求他們兌現諾言,馬上換上一副 “誰記得誰痛苦” 的嘴臉,要不然就換個口號,再搞個運動來愚弄人民。

縱觀CCP發展的歷史,就會發現,集權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這夥人有權利就要爭奪,有錢有女人就要占為己有,出了問題就要擁護黨中央領導;借由宣傳洗腦與欺騙,讓老百姓奉獻青春為“黨”服務;更有甚者,以運動之名,行搶奪虐殺之實,直到今天,仍有大財團老板被退休被讓位,辛苦數十年的基業,”無條件“捐給“黨”。其實所謂的“黨”不過就是這麽一小撮人而已,為了鞏固自己的利益與權力能夠萬年長青,世襲子孫,無所不用其極的欺騙,造假,鬥爭。

事實上,由權力的角度來看,今天中國實行的制度,不管CCP 假借任何名稱,在本質上不過就是披了各種外衣的獨裁極權體制而已,這個制度只為保護特權階級的既得利益而存在,既不能解決社會裏的各項沖突與矛盾,也沒辦法隱惡揚善導正人心。

而失去公平正義的社會準繩,社會人心的發展,就會朝自利的方向極端傾斜,沒有道德,沒有信仰,也不會有未來。

結語

人之所以為人,都是有良善的一面,也有醜惡的一面,社會裏的每一個善念和每一個惡行都反應這個時代人性的品質。而體制本應該為對抗組成分子品質不足的部分而存在,來制約人性的弱點,弘揚人性良善的美德。

一個好的社會運作機制也就應該如此,能誘發與獎勵人類良善的本心,抑制或是懲戒人性醜惡的罪行,這樣的制度才能推動人類的歷史向光明的方向前進。

只是目前在中國推行的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極權體制,非但不能推動我中華文明向前邁進,反而抑制良善的民族文化,進而激發人性裏的邪惡與醜陋… 為中華民族帶來的不是光輝與昌盛,而是永無休止的苦難與悲情…   違背人性的東西都不可能長久 ,這樣的體制,早該葬送在歷史的灰燼裏…

在二次戰後的大西洋憲章裏,明確的闡述生而為人四大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 這些天賦的自由,在CCP專制集權的體制裏,早已被剝削的不復存在… 我們該清醒了,中華兒女們,讓我們拋掉CCP的魔咒,推翻暴政,結束這萬惡的體制,為自己與子孫後代生而為人的權利與自由而奮鬥,也為我中華民族開啟新的篇章…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7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