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滅共檄文, 蓬佩奧演講是美國對中共政策轉折的里程碑

圖片來源:CNBC.com

根據《華盛頓時報》比爾・格茨的最新報導,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本週四表明:“過去的美中關係政策讓中共更強大,世界現在必須施壓北京並且解放中國人民。” “在過去美中50年交往中,美國人民必須搞清楚什麼?老舊且盲目的關係模式已經失敗。我們絕不應該再繼續下去。我們絕不該再回到從前。”蓬佩奧在尼克松圖書館就重要國政發表了演講。整個過程分成三個部分:

  • 開場白由州長威爾遜先生髮言並向眾人介紹國務卿蓬佩奧
  • 緊接著是國務卿蓬佩奧發表重要演講
  • 最後部分是國務卿蓬佩奧演講完後答記者問

開場白由州長威爾遜先生髮言並向眾人介紹國務卿蓬佩奧

我非常榮幸歡迎大家來到尼克鬆的出生地和圖書館, 同時我在這不同尋常的時刻還非常榮幸地向你們介紹一位非凡的美國人。我很高興的來介紹我們的嘉賓,我不僅歡迎他到尼克松圖書館,還歡迎他回到奧蘭治縣。是的, 邁克·蓬佩奧先生出生於奧蘭治縣。

他曾就讀於Fountain Valley的Los Amigos高中,在那所中學裡他是一名傑出的學生和運動員。實際上,我有充分的權威,作為Lobo籃球隊那些輝煌歲月中粉絲中的一員,每當提到“蓬佩奧”這個名字時,人群眾就會傳來肅然起敬的呼聲。

在西點軍校,國務卿先生在他們班上是第一名。他獲得了最傑出的學員獎。然後,他又獲得了工程管理的最高成就獎。他在西德服完現役,正如他所說,在柏林牆倒塌之前他在鐵幕邊上巡邏。

1988年他以上校軍銜退役。然後他去了哈佛法學院,在那裡他是《the Law Review》的編輯。1988年,他回到母親的家鄉堪薩斯州,開始了驚人的成功的商業生涯。他於2011年當選為堪薩斯州眾議院議員,並且迅速贏得了人們的敬重,被譽為國防部最勤奮最聰明的成員之一—對不起,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

2017年,特朗普總統提名他為中央情報局局長。在2018年,他被指任我們的第70任國務卿。

大家不得不承認:那是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簡歷。可是,令人遺憾的是,因為一件事他沒完成,導致這個履歷不是100%完美:那就是如果邁克曾經是海軍陸戰隊一員的話。不過別擔心,他已經夠完美了。

邁克·蓬佩奧先生深愛著家庭的人。他是一個有信仰,有著最大愛國主義和最高境界原則的人。他在美國國務院最重要的舉措之一是成立了天賦(不可剝奪)權利委員會,該委員會的成立是由於一些院士,哲學家和倫理學家根據美國的建國憲法和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的原則就人權問題成立的。

他今天在這裡是出於非常特殊的原因。尼克松總統墓碑上的墓誌銘是他第一次就職演說中的一句話:“歷史所能頒賜的最大榮譽就是和平締造者這個頭銜。”理查德·尼克松獲得了這一頭銜。他之所以獲得這一榮譽,不僅是因為他的批評家承認他是一位出色的外交政策戰略家,而且更多的是因為他獲得了這一榮譽。他曾以國會議員、參議員、總統的身份實踐學習,及自那以後經常以普通公民大使的身份了解到,簽署文件和宣告工作完成並不能實現和平。相反,他知道和平永遠是不斷進步。他知道和平都是每代人爭取而贏得的。

正是尼克松總統的遠見,決心和勇氣使中國向美國和西方世界敞開了大門。在他任總統及他餘生中,尼克松擔任總統一生致力於以尊重美國國家利益為基石,以尊重雙方共同利益和義務基礎上,與中國建立關係。

今天,我們在美國有義務評價尼克松總統的努力以及他對建立這種關係的希望是否已經實現,或者是否正在受到破壞。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貴賓蓬佩奧國務卿選擇尼克松圖書館發表有關中國政策的主旨演講有如此偉大意義的原因。這個演講將有重大意義,我向你保證,這是憑藉力量和信仰所傳達出來的完全清晰的聲明,因為它至關重要。

女士們,先生們,現在我無比榮幸地歡迎這個講台上的聽眾,我們的貴賓,美利堅合眾國國務卿,尊敬而且非常出色的邁克·蓬佩奧先生。

以下是國務卿蓬佩奧的演講內容

蓬佩奧強調說,川普總統已經採取了新的策略,強調保護美國經濟,對抗掠奪性且不公平的中國政策。“裡根總統在處理與蘇聯關係時,基於信任和確認的原則,但當我們談到’中共’,已無信任,只剩確認。”

蓬佩奧今天的演講是緊跟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布萊恩(Robert O’Brien),FBI局長克里斯朵夫・雷(Christopher Wray)和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針對美國民眾和國際聽眾,就川普政府如何看待來自中共不斷增長的安全威脅,經濟威脅和情報威脅而發表一系列演講中的第四篇。

蓬佩奧停止喊話中共邪惡政權,轉而呼籲全球的民主國家應當站起來對抗中共並且解放被奴役的中國人民。“我們當今的使命就是確保我們的自由不被中共侵害,美國因我們的建國根基而決定了必須擔負的領袖職責。” 他強調川普政府從2017年以來,一直致力於改變世界對中共本性和目標的認識。“我們無法將這樣模式下的中共國看作一個正常的國家。” 在1970年,尼克松歷史性地對中國開放,是基於一個希望通過民主和商業繁榮的紐帶,讓中國參與其中,從而可能產生一個溫和的,無威脅的政權。在致力於合作與友好的希望下,由共和黨和民主黨組建的政府都接納了溫和的中國不斷靠近美國。可是今天,蓬佩奧說,“我們坐在這裡卻戴著口罩,眼睜睜看著新冠病毒感染人數的增長,這全是因為中共背棄了對世界的承諾……看看頭版頭條有關香港和新疆的新聞…看看中國貿易掠奪美國人的工作和打擊我們的公司……再看看中國的軍隊越來越強大和恐嚇……”

北京在十幾年前承諾了一項特別經濟協議,但美國卻對中共一直以來的人權踐踏視而不見,在人權問題上保持沉默成為西方公司進人中國的入門券。“中國的體制非但沒有讓其成為有特色的民主國家,反而變成一個不斷增強的獨裁主義國家。” 中共對國外的自由越來越具有攻擊性和充滿敵意。蓬佩奧強調美國希望與北京對話,但是這次對話必須是與眾不同的。

關於中共和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共常常撒謊,而最大的謊言就是中共綁架了那些被監控壓制和懼怕中的14億人民並代替他們說話。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目的是維護中共政權的絕對統治,維護中共精英人士和一個中國皇帝,絕非為保護人民。

蓬佩奧在他的演講裡,呼籲美國要與中國人民有一個全新的開始,“我們必須吸引並且授權中國人民…多樣化,熱愛自由的人民必須完全與中共分開,”他說

我所到之處見過很多富有才華的中國女人和中國男人。中共對本國人民和他們的真誠見解的懼怕遠勝過對外國威脅的懼怕,他們也最懼怕的事情就是喪失權力。”

“我們絕不能再忽略中國人民,” 蓬佩奧先生說,中國人民很清楚我們永遠不可能再回到與中共以前的關係。”

蓬佩奧最後警告說,除非世界改變中共,否則中共將會把它的體系強加給全世界。

蓬佩奧國務卿在尼克松圖書館的演講,是美國外交史上對華政策轉折點的里程碑。它向全世界清楚宣告,美國決心聯合世界民主國家,共同徹底擊敗消滅中共政權並且將來要與可以真正代表中國人民的民主政權合作,開啟全新篇章。

最後是國務卿蓬佩奧演講完後答記者問內容

HEWITT 先生:謝謝您,國務卿先生。請坐。我是圖書館總裁休·休伊特(Hugh Hewitt),我剛才聽到蓬佩奧國務卿熱情地邀請提問。國務卿先生,感謝您今天在尼克松圖書館所作的演講。

我的第一個問題與1972年總統訪問的背景有關。你演講中提到前蘇聯是孤立的,但也是很危險的。1972年,尼克松總統前往中華人民共和國,試圖與他們結成利益聯盟來抵制前蘇聯,這取得了成功。俄羅斯現在是否給美國提供了一個機會,可以讓他們堅定不移地參加對中國共產黨的戰鬥?

蓬佩奧:我確實認為有機會。機會源於俄羅斯與中國之間的自然關係,我們當然也可以做些事情,在某些地方我們需要與俄羅斯合作。今天或者明天,我們的團隊將與俄羅斯一起進行戰略對話,期望像裡根一樣制定下一代軍備控制協議。這符合我們的利益,也符合俄羅斯的利益。我們已經邀請中國參加,迄今為止他們拒絕參與,我們希望他們能改變主意。

類似這樣的事情–這些軍備擴張問題,這些重大戰略挑戰問題–如果我們與俄羅斯一道努力,我深信我們可以使世界更安全。因此,我認為我們可以與俄羅斯合作,更有可能為美國而且為世界贏得和平的結果。

HEWITT先生:尼克松總統還努力與許多個人建立了很多年的私交關係。這種關係可能也會導致錯誤,布什總統曾經因誤判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而聞名於世,布什後來承認犯了錯誤。你曾經多次見過習主席,在你看來,根據你與他個人交往的經驗,中共總書記是不是一個我們可以在公開透明和誠信基礎上打交道的人?

蓬佩奧:我曾經多次與他見面,也陪同總統參加與他的會談,這些會談很好,雙方坦率地對話。他是自毛澤東以來中國最強大的領導人。他還以多種方式改變中國共產黨的組織機構,更加集權,從而賦予他更多職能和更大權力。

但是,我認為應該考慮的就是我今天演講所說的:要看行動。因此,如何評估坐在桌子對面的對手–考慮如何才能找到共識並取得進展是很重要,但是最終,不在於某人說了什麼或者他們簽了什麼協議,重要的是他們準備履行而且真正去做他們所承諾的事情?他們準備履行承諾嗎?

我們已經看到這個中國背棄了他們對全世界所作的關於香港的承諾,我們看到了他們的習總書記2015年在玫瑰園向奧巴馬總統承諾他不會將南中國海軍事化。你谷歌一下南中國海和軍事化;你會看到又一個承諾被破壞。

因此,歸根到底,從我的角度來看,觀察領導人的實際行動和領導方式比你有機會通過電話與他們交談或親自見面時所得到的印像要重要得多。

HEWITT先生:國務卿先生,你今天說的不是對中共的遏制措施。我聽得很清楚,我已經閱讀了奧布賴恩(O’Brien)大使,雷(Wray)局長,巴爾部長(Barr)的前三場演講稿,剛剛又非常仔細地聽了你的講話。這絕對不是圍堵遏制,而是一個相當全面,徹底,無比客觀,又非常坦誠的。在一個不習慣直截了當地談論敏感話題的世界中,這麼坦誠是不是很危險?

蓬佩奧:我的個人經驗,以及我所了解的川普總統在其經商生涯中的經驗,最好的政策永遠是真正開誠佈公,明確哪些是你的紅線,明確哪些是你的真正利益所在,明確哪些東西你絲毫不感興趣,而哪些東西可以彼此互相妥協。

我認為真正的危險來自誤解和溝通障礙,或者對你所在意的事情沒有說實話,因為其他人就會誤解,導致利益衝突。我認為,如果一個國家的領導人準備對重要的事情堅守誠信,並準備談論其國家為確保其利益而準備採取的行動,那麼世界就更加安全了。只要你是坦誠的,就可以通過對話協商來降低衝突風險。

所以我並不认为坦诚很危险,我认为恰恰相反。

HEWITT先生:我確信您今天的演講將被稱為“不信任但要核實”演講-當您不信任但要核實時,前提條件是仍然可能進行核實。達成協議並進行核實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對不對?

蓬佩奧:是的,你仍然可以實現。每個國家都必須為與之相關的一定程度的介入核查做好準備。共產主義政權的本質是不允許其國家內部透明的。過去曾經實現過,我們曾經與蘇聯達成了軍備控制協議,並且實現了足以確保我們保護美國利益的核查。我相信我們還可以再次實現。我希望我們可以在某種基礎上實現-我的意思是,中國共產黨有數百枚核彈頭,這是一個地球上不可忽視的力量。在一定程度上,我們可以找到共同的立場和一套共同的認識,一旦世界上有非常糟糕的一天時,可以降低風險,我們應該這樣做,這需要達成協議並進行核查。

HEWITT先生:現任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的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大使最近表示-可能是昨天,或者是今天早上說的;是今天早上我準備這場演講時看到的–:“蓬佩奧國務卿不是在談論中國,而是在談論中國共產黨,好像共黨和中國是分開的。這意味著敵對交惡,不再可能綏靖外交。美國首席外交官採取這樣一種立場,豈不是注定了他的目標是確保綏靖外交失敗嗎”。那是你的目標嗎?

蓬佩奧:啊,天哪。讓我很難開始。我還是從這開始吧:說中國人民不是自由思考的人,不是天生理性的人,是對他們極大的侮辱,他們也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對吧。他們也具有世界上任何人所具有的全部能力。因此在我看來,無論以什麼方式認為我們應該忽視中國人民的聲音都是極其錯誤的做法。中國共產黨的確是一黨專制統治,因此,我們與中國共產黨打交道時只能把它視為中國國家的代表,我們需要與之進行對話。但是在我看來,如果我們忽視中國人民,我們將羞辱自己,也會羞辱中國人民。

HEWITT先生:您剛才提到了奧布賴恩大使的講話,他非常強調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意識形態,再次聽到他那個言談簡直就是返古,馬列主義已經從我們的詞彙中消失了。美國人民,特別是美國媒體,是否需要重新認識馬克思列寧主義者的信仰,因為中共真正相信馬列主義?

蓬佩奧:我在媒體上發表評論時總會惹出麻煩。因此,我就只說這麼多:對於我們這些經歷過、見過和觀察過的人來說,今天還有其他馬克思列寧主義國家-可以看到他們也相信馬列主義,他們對馬列主義的理解,一個關鍵的理解,就是人與人之間應該如何打交道,以及整個社會應該如何互動。今天的中國領導人當然有這樣的馬列主義信仰。

我們應該承認這一點,並且應該確保我們時時刻刻都不要以為他們不相信馬列信仰。這就是奧布賴恩大使的演講所要表達的意思。他講的是事實–承認他們相信馬列信仰,並認識到我們必須作出恰當的回應,來體現出我們對他們看待世界方式的理解。

HEWITT先生:我們還是不要談論美國的媒體。現在我想談一談中國的媒體。至少可以說,他們在積極發展,眼下他們也正在積極地保護抖音(TikTok)。問一個大問題中的一個小問題:抖音能夠被武器化嗎?這是現在所發生的事情中的一個例子嗎?總的來說,自從我在這個圖書館第一次見識到中國媒體,中國媒體現在已經比過去30年來任何時候都更具有侵略性。您是否也注意到這個現象?

蓬佩奧:是的,他們極具侵略性。有兩個方面,你提到了一個方面。這個方面就是我將其描述為他們的技術媒介。在不具體指名的情況下,我們對這些媒介公司的看法是我們既不支持也不反對;我們需要確保一點,那就是我們要保護屬於你個人的信息-你的健康記錄,你的面部特徵(如果涉及面部識別軟件),你的地址。所有這些你在乎的個人信息,你都必須確保中國共產黨接觸不到,我們有責任確保你使用的系統不讓他們得到這些信息。因此,無論是我們對限制華為還是對其他軟件公司所做的努力,美國的任務都是為了保護美國人民及其個人信息。

第二個方面就是我稱之為中共國政府經營的媒體以及它們的虛假信息。你應該知道-這也是我為美國媒體擔憂的原因-這些都是國營的媒體組織,它們每天都會從中共那裡得到新聞消息。當美國媒體機構撿起這些新聞故事並將其轉發傳播時,它們實際上成了中共傳媒的傳聲筒,我們所有人都應該對此保持警惕。

昨天,《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文章,作者的觀點與美國人的生活方式截然相反。儘管這篇文章刊登在“觀點欄目”中,但《紐約時報》不加任何評論地直接登載轉發這篇文章,實際上就是在充當中共國傳媒的傳聲筒。當美國媒體不允許阿肯色州的參議員在同一家媒體上談論美國和美國自由時,這顯然沒有任何說服力。

HEWITT先生:您提到許多美國公司-特別提到好萊塢-與中國經濟緊密相連。所以我不想談論軟實力;我想談談獻媚綏靖。我最喜歡的體育人物之一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在涉及中共國時就陷入沉默。在最新的《壯志凌雲》(Top Gun)電影中,台灣和日本的補丁飾片都從獨行俠的夾克上被去除掉了,他們不會出現在《壯志凌雲2》中;而他們曾經出現在《壯志凌雲1》中。你對這些人是沒什麼好說的,但是你會對每一個用美國視角以認真負責的態度來坦率地對待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說些什麼呢?

蓬佩奧:這正是我們要問的:我們要問的問題是,如果您聲稱自己關心人權或社會正義或類似這些事情,如果你將這些事情作為企業經營理念的一部分,那麼你應該言行一致。如果你在中國經營業務而不談論或不承認中國共產黨在國內某些地區的所作所為-鎮壓老百姓的行為,你就不可能做到言行一致。每個企業的主管都必須自己做出決定。他們必須為自己做出的決定承擔一輩子道義責任。你剛才提到了一些事情。

我只問這樣一個問題:如果你經營一家實體企業,而美國政府告訴你,你不能做哪些事,或要你在電影中添加一個特定符號,或在清單上添加一個特定名稱,如果我們對你提出這些要求,你會說不行,那是不合適的,這當然是不合適的。在我看來,如果你允許中共以這種方式限制你,那晚上你就很難回家了。

HEWITT先生:國務卿先生,還有兩個問題。因為天氣炎熱,這裡的每個人都已經被太陽曬了很長時間了。您是西點軍校畢業生,而且正如威爾遜州長所指出的那樣,排名第一,所以這個問題對你來說可能很難。我們像昔日的雅典(Athens)一樣是一個海軍大國,美國是海軍強國。而中國就像斯巴達(Sparta)一樣是陸地大國。我們現在計劃國防經費開支時總是更多地強調海軍資源而不是陸軍資源,這種資源配置方式是否應該改變?

蓬佩奧:噢,這個問題對於一個陸軍傢伙來說的確很難。

HEWITT先生:我知道。

蓬佩奧:你這是要殺了我。這樣吧,我將把具體細節留給埃斯珀(Esper)部長,但在這我就說我能夠說的吧。當川普總統在執政初期制定我們的《國家安全戰略》時,我們用一種與過去幾十年來根本不同的方式第一次將中共國定位-對此沒有黨派分歧。

這很重要,因為這是我們所有人的信號,無論是國務院還是國防部,我們都需要重新調整我們的資產佈局。所以是的,你已經看到國防部開始行動了。這些都是調整方向的大事情,這些預算是多年期的,需要一段時間。

但是,如果你看看埃斯珀部長和川普總統如何定位我們的軍事能力(不僅是戰術、作戰和戰略能力,還包括我們的網絡戰能力,太空戰能力),如果你看看我們如何考慮這一點和在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和第五年的軍費開支,我想你會發現我們的側重點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

這並不是說我們保護美國免遭恐怖主義襲擊的努力就此結束了。我們在這方面還有工作要做。但是我認為,我們面臨的這種巨大的大國挑戰是我們已經認識到的,並且我們開始確保我們將你的資金(我們擁有的納稅人資源)分配給能實現美國安全的恰當用途。

HEWITT先生:我的最後一個問題與也是來自陸軍的前國務卿喬治·馬歇爾(George Marshall)有關。他於1947年在你的母校哈佛大學發表演講,他在講話中呼籲世界上所有國家認識到世界正處於危機之中,必須選邊站。他在那個著名的演講中作出承諾,如果歐洲國家選擇站在美國一邊,那麼你可以依靠美國。

因此,當你今天發出呼籲時,不僅僅呼籲歐洲,歐洲相對比較容易直言不諱,除了挪威是不太直言不諱的之外,也呼籲台灣、日本和越南以及澳大利亞,和該地區的所有國家,他們是否可以像當年反對蘇聯的人民可以依靠1947年喬治·馬歇爾(George Marshall)的承諾那樣依靠美國?

蓬佩奧:毫無疑問,毫無疑問。我唯一要說的是:“選邊站”這種語言對我來說確實有意義,但是我認為“選邊站”的含義不同於選擇美國或選擇中國。我認為雙方之間的區別-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用襯衫和膚色來代表-是在自由和專制之間的選擇,我認為這個選擇才是我們要求這些國家要做出的決定。

我有一個好消息。好消息是,美國領導人經常能夠經受這種情況的考驗。對於你的問題,他們需要知道美國會為他們信守承諾。我看到潮流轉向了,僅僅在我們政府執政的三年半中,我就看到其他國家的膽怯程度降低了,變得更加準備挺身捍衛他們的自由和人民的自由。我們不要求他們為美國這樣做,我們要求他們為自己的國家和自己的民族這樣做-為了自由和獨立,並保護人民的權利。

當我們這樣做時,我們告訴他們美國將會保護他們。最後我充滿信心,只要付出艱辛的努力,這個世界將變成一個基於法制的有規則有秩序的世界。美國人民的自由將得到保障。

HEWITT先生:國務卿先生,謝謝您今天的演講和問答。

蓬佩奧:謝謝你。

原文鏈接

以下是全世界關於蓬佩奧演講的報導:

美國《華爾街日報》:國務部長蓬佩奧敦促中國人換掉共產黨
美國《華盛頓時報》:不信任且核查:彭培奧將對付中共的方式等同於蘇聯
美國《國會山》:蓬佩奧敦促各國向中國共產黨施加壓力,要求其改變
美國《彭博社日語》:美國國務部長指責中共暴政,加劇緊張關係
美國《彭博社》:隨著緊張昇級,蓬佩奧指責威權中共國
美國《福克斯》:蓬佩奧宣告結束對不值得信任只能驗證的中共國的盲目接觸
美國《紐約時報》:官方把美國與中共關係推向不歸之路
美國《美國之音英文網》:蓬佩奧說與中共國的長期接觸策略不再湊效
美國《美國國務部官網》:中共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
美國《雅虎日語》:美國蓬佩奧號召中國人換掉中共
丹麥《貝林時報》:前丹麥首相和北約秘書長:“我們應該建立全球民主政體聯盟”
加拿大法語《45eNord》:蓬佩奧呼籲“戰勝“中國的“新暴政”
加拿大法語《La Presse (魁北克省法語報紙)》:蓬佩奧指責世衛組織負責人譚德賽被中國收買
加拿大法語《Le Soleil (魁北克市法語報紙)》:COVID-19:蓬佩奧直指這個中國實驗室
加拿大法語《蒙特利爾日報》:中美關係:前所未有的危機
加拿大法語《魁北克日報》:蓬佩奧呼籲“自由世界””戰勝“中國的“新暴政”。
加拿大《CBC》:蓬佩奧呼籲組建反中共的新民主聯盟
奧地利《ORF德語》:中共國關閉美國成都領事館
奧地利《Salzburger Nachrichten德語》:中共國關閉美國成都領事館
奧地利《Wiener Zeitung》:蓬佩奧指責中國暴政
希臘《iefimerida希臘語》:中共是時代的最大威脅
希臘《news beast希臘語》:蓬佩奧說中共是我們時代的最大威脅
希臘《Sputnik Greece希臘語》:中共國將關閉美國成都領事館
德國《Handelsblatt德語》:美國國務部長蓬佩奧呼籲擊垮中共
德國《ZEIT德語》:美中衝突:美國指責中共國暴政
德國《德國之聲德語》:蓬佩奧又指責中共
德國《德國之聲》:蓬佩奧再次粗魯對待中國
意大利《Il Fatto意大利語》:蓬佩奧號召自由世界戰勝中共國暴政
意大利《Il Secolo XIX意大利語》:美國蓬佩奧請中國人改變中共的指導
日本《東京新聞》:美國務卿批評往屆政府對華政策強調促進民主“遏制政策”根本轉變
日本《產經新聞》:【黑瀨悅成的專欄】美國政府期共產中國體制變革
日本《日本經濟新聞》:美劍指中共施壓修正強權路線
日本《日本經濟新聞》:美國務卿痛批中國稱“構築對抗新型同盟”
日本《朝日新聞》:蓬佩奧:美國歷代對華政策都是“失敗的”
法國《BFM法語》:華盛頓正在重燃與中國的冷戰,稱其為“新暴政”。
法國《France24》:蓬佩奧呼籲所有國家促成怪物中共國的變化
法國《Le Monde (世界報,晚間法國日報類)》:蓬佩奧說,中國駐休斯敦領事館是“間諜活動的樞紐”
法國《法廣中文網》:美國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民中南海急於解套
法語網《News 24》:在尼克松圖書館,蓬佩奧宣稱西方與中國的接觸是失敗的… …
泰國《曼谷郵報》:蓬佩奧號召自由世界戰勝中共國暴政
澳大利亞《新聞網》:美國國務部長號召自由世界聯合起來反對中共國
瑞士法語《瑞士日報》:最佳的兩極世界
瑞士《Le Temps (瑞士日報)》:華盛頓批評中國的“新暴政”,為了報復,北京關閉了美國領事館
留尼汪島《Chine-magazine.com》:華盛頓譴責中國的“新暴政”
英國《衛報》:麥克蓬佩奧說要么自由世界改變中共國,要么中共改變自由世界
英國《天空新聞》:在訪問倫敦時彭佩奧譴責中共無恥
英國《金融時報》:蓬佩奧呼籲結束對中共國的盲目接觸
西班牙《Efe》:彭培奧呼籲世界敦促中國共產黨進行改變
西班牙《El país》:美國發動對抗中國:自由世界必須戰勝這一新的暴政
西班牙《Notimerica》:彭培奧稱:中國是新暴政國家,必須進行改變
阿根廷《Laarena》:變化
非洲法語《VOA非洲》:邁克-蓬佩奧主張對中國“不信任和核查”

翻譯報導:阿麗塔Alita
校對整理:人間四月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7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