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冷戰"能熱到什麼程度?

新聞來源:《Yahoo news》

作者:Shaun TANDON

發佈時:07/17/2020

翻譯: Cathy r;

簡評:Cathy r InAHurry

校對:Linda Black

審核: InAHurry

Page:刀削麵面

簡評:

美中關係的日益惡化引出了“美中進入新冷戰時期”的討論。本文收集了幾個美國學者對新冷戰論的看法。非常可惜的是,這些“學者”的說法頗有為中共洗地之嫌:哈佛大學國際事務教授史蒂芬·沃爾特表示,美中之戰,與當年的美蘇冷戰有相似之處,但遠不如美蘇冷戰那麼危險,因為美中之間還有很緊密的經濟聯繫;喬治敦大學助理教授、美國企業研究所常駐學者奧里亞納·斯凱拉爾·馬斯特羅更是全盤否定了新冷戰之說,並且她認為提“冷戰”這個詞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中共國對於美國來說不是一個意識形態威脅。同時她指出,美中對抗可能最終會走向熱戰,因為中共錯誤地把美國看作是一個正在走下坡路的,想找正在崛起的中共國的麻煩昔日世界第一強國。因此,只要中共國表現出一定程度的讓步,美中衝突便可以避免;最為可笑的觀點來自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事務的高級官員戴維·斯蒂威爾(David Stilwell),他表示,自己在10年前到中共國以後就有了頓悟,即中共是值得美國與其合作的。

僅從Yahoo新聞的隻字片語中,我們很難判斷為什麼上述學者/官員在這個時候還為中共充當devil's advocate,以及北京到底是如何讓斯蒂威爾“頓悟”的。但是作為中共國問題的學者,他們對美中關係的判斷是錯誤而且可悲的。很顯然他們完全不了解爆料革命–這場深刻影響和塑造美中關係如何發展的運動。美中之戰的確與美蘇冷戰不同,因為美國不僅應該把中國看作是意識形態的威脅,更應該充分認識到中共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美國不僅應該在經濟上要與中共全面脫鉤,更要在必要時啟動熱戰,將中共從地球上抹去。

中美"冷戰"能熱到什麼程度?

當中美摩擦越來越大時,中共國軍隊在天安門廣場接受閱兵

美中關係的日益緊張導致了新冷戰的論調出現。雖然專家們認識到了重要的歷史差異的存在,但相信兩國正在進入危險的領域。

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的政府正在全球範圍內變得愈加反對中共國,推動其他國家拒絕接受來自中共的,帶有附帶條件的援助和電信巨頭華為,而且還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問題上,毫無保留地支持中共國的對手。

如今川普即將進入11月的大選備戰狀態,他早已把中共國作為一個主要的競選議題。但即便川普輸給了喬·拜登– 這位指責總統對中共國不夠強硬的候選人,中美關係似乎不太可能有實質上的改變。

哈佛大學國際事務教授史蒂芬·沃爾特表示,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大國正就“不相容的戰略願景”(包括中共國企圖統治亞洲的計劃)展開長期競爭。

他說,中共國認為川普是一個“軟弱且容易出錯的領導人”,而且中共很可能認為美國對冠狀病毒大流行的“災難性”反應使其有機會來強調中共的體制優勢。

沃爾特說:“在某些方面,這與美國和蘇聯的冷戰類似,但它沒有以前的敵對關係那麼危險。”

“一個關鍵的區別是,這兩個國家在經濟上仍然緊密相連,儘管這種關係現在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美國國務卿邁克·彭佩奧在最近一次的電台採訪中,對北京提出了全球性嚴厲警告,而且他沒有拒絕將中美關係和冷戰的作比較。

他還指出,美國與蘇聯在經濟上從未如此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因此,西方需要與中共國分離,特別是在科技領域,因為華盛頓擔心這些技術將被用於間諜活動。

喬治敦大學助理教授、美國企業研究所常駐學者奧里亞納·斯凱拉爾·馬斯特羅表示,討論與中共國進行冷戰是危險的。

她說:“與中共國的情況和冷戰完全不同。”

“積極的一面是,中美之間有廣泛的相互參與。而消極的一面是,雙方之間確實極有可能發生一場激烈的熱戰,這種程度的可能性從未在美蘇間存在過。”

她說,使用冷戰視角看待中美問題會導致採取無效反應行動,這包括華盛頓錯誤地將北京視為意識形態威脅。

馬斯特羅說,中共國有很多選擇來緩解美國的擔憂,比如撤回南海的武器系統。

“但北京不會這樣做,因為它從根本上誤解了美國政策的驅動因素。它認為美國是在應對自身實力的下降——因此無論北京採取何種行動,美國都會痛擊。” 她說。

“因此,中共沒有動力試圖緩和其野心以及改變其實現這些野心的方式。這是個錯誤。而中共國在這方面的失誤以及未能向美國保證(使消除疑慮),可能導致我們陷入一場戰爭。”

– Sharp hardening –

-尖銳的硬化-

和幾年前不一樣的是,因為猖獗的知識產權盜竊而震驚的美國企業,很少要求“衝突降溫”

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事務的高級官員戴維·斯蒂威爾(David Stilwell)表示,作為美國駐北京的防務官員,他了解到,中共國就美國“明顯而切實的行動”的要求做出了回應。

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戴維·史迪威2019年7月17日在韓國首爾

他在最近的一次智庫活動中說:“就我個人而言,我是屬於認為可以和中共的那些人合作的那一派,但我的頓悟是在10年前,我去北京時出現的。”

美國還就中共國在香港的鎮壓和對維吾爾穆斯林的大規模監禁對中共施壓,每次都引來北京的報復措施。

川普表示了仍然希望維持與中共國的貿易協議。根據這個在冠狀病毒流行之前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共國承諾了增加對美國商品的購買。

北京人民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時殷弘說,雙方都知道中共國將無法全面執行協議。

時說他預計兩國關係將繼續惡化。

時說:“舊冷戰是兩個大國在意識形態和戰略的推動下進行的非常激烈的對抗和競爭。”

他說,就美國和中共國而言,兩國正在有選擇地,但迅速地互相“脫鉤”。

“使用這個定義,可以說中共國和美國已經開始進入新的冷戰”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