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香港國安法》你需要知道的十個重點

新聞來源:《大赦國際》;發佈時間: 2020年7月17日

翻譯/簡評:cathy r;校對:leftgun;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香港的國安法自頒布之日起就引起了全世界的反對,文章列舉了清晰的10條違反常規的做法和產生的後果,讓不了解國安法詳細內容的讀者有了更清醒地認識。

關於《香港國安法》你需要知道的十個重點

6月30日,中共國最高立法機關一致通過了一項新的《香港國家安全法》,該法於當天午夜前在香港生效。此法律的模糊和廣泛性是很危險的:根據其條款,幾乎任何東西都可以被視為對“國家安全”的威脅,而且它可以適用於地球上的任何人。

中共國當局在沒有任何負責任和透明度的情況下強行通過了這項法律:它是在第一次宣布幾週後,繞過了香港當地的立法機構下通過的,而且該文本一直對公眾甚至是香港政府保密。

下面有10個理由讓大家擔心這個新法:

1.“危害國家安全”幾乎可以意味著任何事情

根據這項新法律,“分裂”、“顛覆”、“恐怖主義”和“與外國勢力勾結”最高可判處無期徒刑。但這些罪行的定義是非常寬泛的,涵蓋了包羅萬象的罪行,這很容易被出於政治動機的起訴而使用,並可能引起嚴厲的懲罰。

聯合國人權辦事處和專家機構已經多次對國家安全法表示關切,指出措辭寬泛的立法可能導致“歧視性或隨意的解釋和執行,可能損害對人權的保護”。

中央和香港政府長期以來一直指責個人和民間社會組織在其活動中受到“外國勢力”的指揮,如組織和參加和平抗議、接受捐贈和批評政府。任何參與這些活動的人現在都有可能因“與外國勢力勾結”和其他新的“罪行”而受到指控。

在中共國大陸,大赦國際記錄了中共國政府經常使用“顛覆”指控來監禁記者、律師、學者和活躍人士。在2017年,中共國一家法院判處持不同政見的吳甘(音譯)8年監禁,理由是他在互聯網上對政府的批評是“顛覆”國家權力的證明。

2.國安法從第一天起就被濫用了

國安法通過後,當局立即開始利用它來打擊合法及和平的言論。

人們因持有帶有政治口號的旗幟、貼紙和橫幅而被捕。警方和官員還聲稱,口號、T恤衫、歌曲和幾張白紙都可能危及國家安全,並導致刑事起訴。

在該法通過兩天后,香港政府宣布“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去年抗議活動中經常出現的一個政治口號,“意味著’香港獨立’,或將香港與中共國分離,因此被禁止使用。

這些例子表明,該法及其使用如何違反國際人權法和標準。國際人權法的條款規定,和平表達對政治制度的意見不構成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在香港的一個購物中心,示威者在午餐時間舉行抗議時舉著空白的標誌。 (圖片:蓋蒂圖片由楊保羅/布隆伯格)

3.國安法加強了對教育、記者和社交媒體的控制

該法以國家安全的名義,賦予中共國中央和香港政府新的廣泛權力,以監督和管理香港的學校、社會組織、媒體和互聯網。

傳媒業對該法對香港新聞自由的潛在影響表示關注。例如,《紐約時報》已經決定將一些香港工作人員遷往韓國。

許多人擔心,類似中共國大陸的措施將被推出以控制外國記者。目前,記者必須獲得中共國政府的認可,才能在中共國大陸合法工作。

香港政府也試圖極度限制學生在校園內享有言論自由的權利。當地教育部長說,學生不應唱歌曲、喊口號或進行含有政治信息的活動。甚至在課堂上討論政治問題現在也可能帶來風險。

國安法還賦予執法機構在沒有司法許可的情況下刪除在線內容或獲取用戶數據的權力。針對這些新的和不受約束的行政權力,主要的在線平台,如WhatsApp、Twitter、LinkedIn、Facebook和谷歌,已經暫停處理香港政府對用戶數據的請求。

4.人們可能會被帶到中共國大陸進行不公正的審判

根據國家安全法,嫌疑人可以被轉移到中共國大陸,在大陸刑事司法系統內處理,並根據大陸法律進行審判。這也是從2019年年中開始促發一系列大規模抗議的預期前景。

在大陸被控犯有國家安全罪可能導致任意的甚至秘密的拘留。被指控的人可能無法與其家人聯繫,如果他們被置於“指定地點的住宅監視”之下,則可能無法與自己選擇的律師聯繫——這一措施使調查人員能夠將個人關押在正式拘留制度之外長達六個月。與通常情況一樣,以這種方式關押的被拘留者極有可能遭受酷刑和其他虐待。人權律師李和平在2015年律師鎮壓期間被秘密拘留時遭到毆打、下藥和電擊。

5.國安法適用於地球上的每一個人

香港國家安全法的措辭規定,對非香港居民、甚至從未涉足香港的人具有管轄權。這意味著地球上的任何人,無論國籍或地點,在技術上都可以被認為違反了這項法律。如果他們在中共國管轄範圍內,即使是過境,也會面臨逮捕和起訴。即使在任何審判或判決之前,不在香港永久居住的外國被告也可以被驅逐出境。

例如,可以要求社交媒體公司刪除中共國政府認為不可接受的內容,即使這些內容是在香港以外的地方發布的,或者這些公司的辦公室和服務器位於其他國家。

6.調查當局擁有新的廣泛權力

根據新法律,調查當局可以搜查財產、限製或禁止旅行、凍結或沒收資產、審查在線內容和進行秘密監視,包括在沒有法院命令的情況下攔截通信。

當局也可以要求組織和個人提供信息,即使有關信息可能是自證其罪。任何不遵守規定的人都可以被罰款或監禁。在國家安全案件中,這基本上剝奪了一個人的沉默權,沉默權是無罪推定的重要組成部分。

國際人權法和國際標準普遍承認在訊問中保持沉默和不被強迫作不利於自己的證詞的權利,並且是公平審判概念的核心。這些原則是廣泛的,適用於警察訊問和審判期間以及任何罪行,不論其嚴重程度如何,並禁止任何形式的直接或間接、身體或心理脅迫。

維護香港國家安全辦公室於2020年7月8日正式啟用。 (圖片:蓋蒂圖片由陳龍喜/布隆伯格)

7.中共國政府現在在香港有一個國家安全部門

中共國中央政府正在香港中心地區設立國家安全保衛辦公室。辦事處及其職員不屬香港管轄。這意味著任何行動,包括其在城市的運作,都不能由地方法院審查或受當地法律的約束。辦事處人員不受香港地方執法人員的檢查、搜查或拘留。該辦事處及其工作人員實際上享有完全的豁免權,無論他們被指控犯有哪些罪行或侵犯人權行為,可能侵犯了受害者的伸張正義的權利,享有查明真相和獲得充分賠償的權利。

中共國大陸的國家安全官員經常侵犯面臨國家安全指控的個人的權利而不受懲罰。這些機構系統地監測、騷擾、恐嚇和拘留人權維護者和持不同政見者,有實施酷刑和其他虐待的很多證據。

8.香港政府也有一個不受監督的新機構

香港政府成立了另一個新的機構,即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由中共國中央政府的一名代表“提供建議”。

該委員會有權在執法和起訴中親自挑選人員處理國家安全案件。預算和任命與維護國家安全有關的人員也將繞過立法審查。行政長官可以任命法官處理國家安全案件,其方式看來有損司法獨立。

根據新法,委員會不必披露其工作。委員會作出的決定不受法院審查。

此外,香港警察部隊成立了一個新的國家安全部門,可以在沒有司法控制的情況下進行秘密監視。

這可以說意味著公眾不能利用法律程序來阻止濫用權力和違反香港的法律義務,包括國際法和國內法規定的人權義務。

在2020年7月1日的示威中,防暴警察在舉國家安全法警告旗時拘留了一名男子。

9.人權保護有被推翻的危險

雖然國家安全法包括尊重人權的一般保障,包括《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等核心人權條約,但法律中的其他規定可能凌駕於這些保護之上。

該法給予國家安全機構及其人員豁免權和廣泛豁免,事實上明確規定,在發生衝突時,該法勝過任何香港法律。這意味著,從表面上看,國家安全法可以被視為否定領土上現有的任何人權保護。

中共國的國家安全法對尊重人權也有類似的規定,但這對目標人群提供的保護很少或根本沒有:有些律師、學者、記者、牧師和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都被判犯有國家安全罪,只是因為他們行使言論自由和捍衛人權。

香港行政長官一再以國家安全的名義為限制人權辯解,包括以違反國際標準的方式。

10.國安法已經產生了直接的寒蟬效應

這個嚴酷的法律如此模糊,它讓任何人無法知道他們如何和何時可能違反它,並因此產生了一個跨越領土的瞬間的寒蟬效應。

許多定期在網上分享有關2019年6月以來抗議活動的新聞的香港人已經關閉了他們的社交媒體賬戶,因為他們擔心會違反法律。以前為支持抗議運動張貼標語和貼紙的商店和餐館甚至在法律生效之前就把它們移走了。幾天之內,公共圖書館開始整理關於“敏感”問題和由批評政府的活躍人士撰寫的書籍。

香港一家餐館外的牆上貼著支持民主運動的標語被剝掉

法律通過一個小時後,著名活躍人士黃之鋒退出了他領導的民主組織眾志(Demosisto)。隨後,眾志宣布解散,另一位重要成員羅冠聰宣布他已經離開香港。羅擔心繼續在香港進行國際宣傳工作可能會對他的人身安全構成迫在眉睫的威脅。

在該法頒布後一周內,至少有七個政治活躍團體宣布解散。

香港國家安全法未能在保障人權的同時真正保護國家安全。後果是嚴重的——法律關鍵方面的不明確性質在香港人民中造成了恐懼,因為沒有人知道什麼可能構成“危害國家安全”罪行,從而使他們面臨刑事起訴、被移送到大陸或被驅逐出境的風險。

眾所周知每個政府都有權利和義務保護其公民,有些國家有具體的安全關切。但這些權利絕不能被用作剝奪人們表達不同政治觀點的權利或行使受國際法律標准保護的其他人權的藉口。很明顯,香港國家安全法是政府利用“國家安全”概念鎮壓政治反對派的另一個例子,對人權維護者、重要的媒體報導和整個民間社會構成重大風險。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Feihuazy
9 月 前

谢谢喜马拉雅战鹰团文章!非常棒!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