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份中共國外匯流出達90億美元

新聞來源:《零對沖》;作者:Tyler Durden;發佈時間:07/17/2020

翻譯/簡評:萬人往;校對:leftgun;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在中共“嚴防死守”的外匯管制下,6月外匯淨流出90億美元,其中包括50億美元的人冥幣跨境支付。

中共號稱有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排名世界第一,著實增加了不少粉紅的民族自豪感。中共外債餘額超過2萬億美元,還有超過1萬億美元的海外投資者的本金和利潤,3萬億外儲包含了“一貸一擄”大撒幣的應收賬款(實際上根本收不回來)濫竽充數,中共的外匯已經資不抵債。再加上美國持有市值超過1萬億美元的湖廣鐵路債券(清朝1911年發行),中共的外匯徹底破產。

人冥幣的發行以外彙和債券為錨,在外匯破產,債券違約之下,人冥幣崩盤必然會發生。

6月份中共國外匯流出達90億美元

正當美元現在正式被武器化,有越來越多的猜測川普政府正在考慮打破港幣和美元掛鉤。隨著美國和中共國之間的冷戰正式展開,這是作為破壞中共國金融體系穩定的一種手段。注意力要(或應該)再次轉向中共國資本的外流(尤其是中共國銀行突然遭受前所未有的擠兌激增)。

對這問題的解讀,高盛連夜寫道,根據銀行估計的外匯流動, 季節性投資收益支出導致6月流出約90億美元(相應5月190億美元流入),這是自3月份危機以來最大的流出。與此同時,外國對中共國股票和債券的淨購買量保持強勁。不過,正如下圖清楚顯示的那樣,與2015年末和2016年人民幣意外貶值後出現的大規模資本外逃相比,6月份的資本外流規模很小。

圖1:我們青睞的指標顯示6月份淨流出90億美元來源:中共國外匯管理局,高盛全球投資研究

外匯淨流出總額包括120億美元的直接現貨交易淨流出,80億美元的遠期交易淨流入,以及50億美元的從境內支付到境外的人民幣跨境支付淨流出。

基於對中共國外匯管理局“在岸外匯結算”數據的計算,高盛公佈了最新資金淨流出的更多細節,非銀行機構6月份外匯淨流出約40億美元(5月份為180億美元流入) 。其中包括120億美元的直接現貨交易淨流出,80億美元的新進入和取消的遠期交易淨流入。外管局另一份有關“跨境人民幣流動”的數據顯示,按淨值計算,國內銀行從境內向境外支付的人民幣淨額為50億美元。總而言之,高盛青睞的外匯流動指標顯示,6月份外匯流出總額為90億美元,而5月份的流入為190億美元。

投資收益支出是6月份資金流出的原因之一。 6月,“經常賬戶——收入和轉移”的跨境淨支付增至210億美元,而5月份為14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可能以人民幣計價),“經常賬戶——收入和轉移”的淨外匯銷售從5月份的30億美元增至80億美元。投資收益支出往往具有季節性,6月份是支出的高峰期——在過去3年裡,投資收益支出通常會導致6月份流出的資金比5月份多140億美元。商品貿易順差的減少以及通過商品貿易渠道的淨外匯流入的減少,也是6月份整體淨流出的原因之一。

外國對中共國債券和股票的購買持續強勁——6月債券的外資流入為110億美元,5月為160億美元,6月通過“滬港通”北向資金淨購買額約為40億美元, 5月為10億美元。

外管局的跨境貿易收入數據表明貨物貿易回流比(商品貿易渠道下的淨外匯收入佔商品貿易順差的比例)在第二季度達到37%,高於第一季度的30%,這可能是由於本季度末期對人民幣的信心有所改善——6月人民幣對美元升值了約1%。

6月份官方外匯儲備(於本月早期公佈)為31120億美元,比5月份高出110億美元。根據我們的估計,外匯估值的影響是外匯儲備增長的主要原因。調整外匯估值效應後,6月份外匯儲備增加了10億美元。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