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287 全球聯合•全面反共

翻譯總結:VOG翻譯組 椰子哦耶、starwar 編輯:VOG翻譯組 flasher

班農稱,現在自由世界正在全面聯合,反對共產黨。這期節目郭先生從全球戰略角度分析滅共形勢。現在中共國正面臨千年不遇的洪災,這會嚴重影響美國企業的供應鏈。

郭先生談到,在中國5000年歷史中,老百姓經常遭遇洪災。因為中國地處亞洲大陸最東部,西部的喜馬拉雅雪山每年為亞洲的人們提供了可飲用水的80%。黃河和長江是中國最重要的兩條河流,歷史上每次長江洪災都是大災難,大量人口死亡。居住著3.5億人口的長江下游地帶供應了全中國農業的50%,淡水漁業的65%,占了全國GDP的一半,受過高等教育人口的40%來自這裡。長江下游地區對中國至關重要,但中共愚昧無知的“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 不顧自然規律建造了三峽大壩。他們認為槍桿子裡出政權,有了軍隊和武器,卻沒有對神與自然的敬畏。中國歷史中,北方一直是遊牧民族,農業並不發達;長江和黃河流域才是中華文明的發源地。自從流氓共匪奪取政權後,他們每年都琢磨建大型國家項目,給人們打雞血,卻從不進行科學分析,總是沒有邏輯的建工程,把這叫做GDP,三峽大壩工程就是其中一項。這樣荒誕的行為來自于共產主義的思維模式。在文革期間,共匪破四舊,殺死中國人民的信仰,切斷我們和家庭的紐帶、破壞教育體系讓我們忘掉自己的歷史,消滅道德。在挑戰完人民後,中共更加瘋狂的開始挑戰天地。天安門劊子手李鵬,為了給自己創造政績,決定建造大型水利工程三峽大壩。這都是瘋狂的政治決定,對當地人民安全和生態環境造成巨大威脅和破壞。假設正常情況下長江的水量是每秒1立方米,如果三峽大壩決堤,每秒水量會立馬飆升360萬倍!長江下游地區瞬間會被洪水淹沒。

節目播放了幾段城市裡的洪災視頻。郭先生說每個世紀中國這片土地上都會有大災,沒人能控制降雨。這次暴雨導致的洪水沖進了下游幾個城市中心,城市變汪洋,死亡人數超過50萬。

Jack Maxey表示,之前我們以為新冠病毒擾亂了全球醫療物資的供應鏈,但現在我們意識到全球80%的醫藥物資生產地都在三峽大壩的下游。這對全球都有巨大的嚴重的影響。中共國從去年的非洲豬瘟到今年的洪災讓糧價飆升,每年的食品通脹率高達11%。現在三峽大壩,南北都有暴雨,大壩情況十分危急。中共曾稱其為“千年大壩”,現在改口稱“百年大壩”。決堤在即,全世界都應該警醒。

班農稱,《China RX》的作者Rosemary Gibson,在書中提到,西方大的製藥公司把活性藥物成分的加工轉移到了中共的國有企業。全球防護設備和活性藥物成分的80%都在三峽大壩下游生產,而現在這一區域是潛在的洪災區。所以這不單單是美國企業遷回的成本問題,每個國家都應該有生產仿製藥,活性藥物和防護設備的能力。

班農問郭先生,中共政府和人民解放軍採取了什麼樣的行動來救援洪災中的老百姓?

郭先生稱,他在中國出生,生活了40多年,在洪災中捐過很多款來幫助災區人民重建家園。他從來沒有見過一次,當地政府,中央政府,人民解放軍到災區幫助過災民。他曾和中共國前任總理溫家寶一同出行到洪水重災區。溫家寶在鏡頭前說帶著一百萬人民解放軍來救助災民,但其實身後站的只是他的300個保鏢。錄影第三次的效果他才滿意——要表現出他流淚,水中偽裝的解放軍救助災民。這完全是政治作秀,錄完視頻就怕屁股走人了。郭先生當時問溫家寶,為什麼不派人民解放軍過來救災?他說沒人能控制降水,中共政府從來沒有想過用解放軍救洪災,因為這完全無法控制。

班農問到一個關鍵問題,中共的領導層如習近平王岐山控制著強大的資源,他們能和伊朗簽訂4000億美金25年的合同,甚至會向中東駐軍;在國內用防火牆、員警、軍隊控制著一切,因為疫情可以完全切斷交通。在長江這麼重要的地區,中共為什麼不去利用這些資源保護那裡的人民,減少洪水的損失?

郭文貴說,我不同意你之前說的中共佔有強大的資源。中共沒有科技能力,是偷美國的,而且美國的科技巨頭也變得貪婪,希望中共擁有科技能力;第二,中共沒有真正的經濟,他們騙美國、騙西方,騙了你們的錢,這是西方的錢。他們和伊朗4000億美元的石油合同,還有1.3萬億一帶一路的投資到非洲中東和東歐。這些都不是中共的錢,是中國老百姓的血汗錢,只是被中共強行拿去了。中共有9千萬黨員,他們不代表14億人民。中共一直撒謊,過去70年西方媒體不願意報導,中共內部10-20%的家族控制了中國和中國市場,然後利用市場控制西方。你看總檢察長巴爾的講話,還有FBI雷的講話,還有納瓦羅的講話,這些都是真相。中共沒有能力賺1.3萬億,2001年加入WTO之前中國只有1.3萬億GDP,到了現在是14萬億GDP。

班農複述了郭先生的觀點,是西方的錢造成了今天的局面。郭文貴說是的,剛才說的洪水問題,中共宣傳共產主義,說你的父母對於你而言不能和習主席比,你的家庭沒有黨重要。中國人民從小就被中共洗腦,被中共剝奪教育,中共讓人民貧窮,讓人民失去基本能力。中共告訴中國人民:即使人民死了,也是他們自己的錯,這是上天的懲罰——足以見得中共不管人民死活。你記得毛主席和尼克森說的話麼?“中國有6億人,即使因原子彈死了3億人,過幾年我們又能生出3億人。”70年來中共沒有改變,他們還是這樣控制中國人。他們覺得你死了沒什麼,他們講“多難興邦”。四川大地震死了30萬人,溫家寶去那裡講“多難興邦”。中共從來不講:人民死了,我們是官員,我們負責。

班農說,你說他們完全冷漠,死了1千萬2千萬都無所謂。郭文貴說,中共根本不在乎。今年庚子年,每60年到庚子年他們知道要政權更迭,革命,他們知道今年有麻煩。他們覺得死人也許是好事,中國人太多了,有大量人民人死了,他們不用養這麼多人,還要從美國買食物。中央政治局的人會看看電視,說給災民些水,給100塊、1000塊錢,他們從來不覺得老百姓死了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班農說,你死了是你的問題,和我無關。郭文貴說,是的。我們在戰斗室這樣講,中共會覺得我們腦子有病,他們會說這是自然災害。老百姓的房子沒有保險,昨天你還問,他們怎麼拿到保險?只有0.03%的人有保險——中共一手控制金融,一手控制保險,他們不想給老百姓錢。他們的意識形態是:我中共是高尚正確的,人民是愚昧的,為什麼要擔心老百姓死?這是自然災害。

班農說,中共會說,這是巨大的自然災害,是不可能戰勝的。郭文貴說,中共高層去了北戴河度假。過去8年你有見過習近平和王岐山去過中國的災害發生地嗎?他們一次也沒去。他們在北戴河有女孩陪著曬太陽。班農說,你是說他們只是讓媒體擺拍一下,讓人覺得他們在關注災害,而心裡根本不在乎。

郭文貴說,你看我過去兩年的直播就會知道,習這些高層每天有媒體跟著拍,都是造出來的新聞。中共就是紙老虎,龐氏騙局。要知道,所有中國的災難都會來到美國。昨天美國疫情死了951個人,接近1千。然後美國的股市——總統和人民都怕下跌,也是中共在控制。一月份的時候,大部分的PPE(口罩等個人防護用品)被中共買走,而其實武漢地區每年生產了全世界90%的口罩——中共在給美國造成更大的麻煩。

班農提到,下個小時郭先生將詳細講解中國國內的52萬億的房地產泡沫。傑克提到蝗災已經來到雲南,儘管能看到飛機噴灑殺蟲藥,但這些蝗蟲會在泥土中產卵,三個月後成蟲。中國歷史上講皇權天授,很多內部政治角力的同時也有自然界的災難,蝗災和洪水災害是最常見的,我們會時刻關注。

班農問,中共利用老百姓的血汗工廠為自己謀利,這些很多人都知道,為什麼中國的老百姓沒有更多站出來對抗中共?郭文貴說,中國人一直都在反抗,並願意站出來,天安門事件中,中共解放軍用坦克來鎮壓學生。我當時為此入獄22個月,差點兒被折磨死去。但是現在世界還沒有人相信中共用坦克鎮壓學生,可這些都是發生的事實,卻沒有人對此講任何話。(班農強調)然後美國回頭與中共說我們維持關係,班農說,這很重要,天安門事件30天后,我們根本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譯者按:郭先生之前回答過類似問題,當時西方沒有直接指出中共的惡行,讓中共覺得自己的行為被默許,更大膽鎮壓本國人民。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WENZI

7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