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袁弓夷“所有中共黨員是犯罪分子”的質疑和批駁

作者: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薇文

編輯校對:晨熹

全家總動員撐彌明上市- 20180213 - 報章內容- 明報財經網
圖片來源:明報

2020年7月18日袁弓夷先生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採訪時說(節選欄目):”我的要求是將整個中國共產黨定為犯罪集團,現在我們有一條法叫“跨國犯罪集團”,講得很清楚了。而且要求9千萬的黨員受到製裁,不讓他們去美國,不讓他們的家人去美國,就是製裁了…昨天美國司法部長…例數中共所有罪行…他唯一沒有講到的就是這個’犯罪集團’ ,就是沒有做總結,也沒講到應該怎麼辦…那麼我們就知道要採取什麼行動,我們就要提建議,他當然要有了決定才能辦事…跨國犯罪集團,所有黨員是犯罪分子。每一個人,連同他們的家屬,都要受到製裁。財產要凍結、充公,在美國的人要趕出去,這個已經大勢所趨. ..所以美國為了安全,一定要把他們趕出去,包括他們的子女在讀書的,也沒得商量…共產黨要自保只有退黨,以及新的人不要加進去。現在說有幾億的共青團,紅領巾那些有幾億人的,那些人真的要趕快想退路…以後也不能去外國了,不僅是美國,將來可能是G9、G10,這些國家都要對付中共。所以這些人,退黨才是最實際的。但本來就不應該入黨的,所以你看這個數字會下降…”

袁弓夷在各種場合多次提到:“我在用一條法律叫做’跨國集團犯罪’,美國有這樣的法律。” 但是據我查尋,美國並沒有所謂的”跨國集團犯罪“ 法,只有1970年通過的《有組織犯罪控制法》(RICO)。打擊跨國集團犯罪,各國依照聯合國2000年11月15日第55、25號決議通過的《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執行。該公約第5條,對參加有組織犯罪集團行為的刑事定罪如下(節選):

(一)為直接或間接獲得金錢或其他物質利益而與一人或多人約定實施嚴重犯罪,如果本國法律要求,還須有其中一名參與者為促進上述約定的實施的行為或涉及有組織犯罪集團;

(二)明知有組織犯罪集團的目標和一般犯罪活動或其實施有關犯罪的意圖而積極參與下述活動的行為:

a.有組織犯罪集團的犯罪活動;

b.明知其本人的參與將有助於實現上述犯罪目標的該有組織犯罪集團的其他活動;

(三) 組織、指揮、協助、教唆、便利或參謀實施涉及有組織犯罪集團的嚴重犯罪。

上述條款對跨國有組織犯罪的刑事定罪進行了明確界定。首先,犯罪是參與人共同約定的行為;其次,犯罪參與人明確知道有犯罪目標和犯罪意圖。基於此,對九千多萬黨員一刀切地認定為罪犯並進行製裁無法理依據。現僅舉兩例加以證明。

a.中共在新冠病毒研製擴散和掩蓋真相的整個過程中,絕大部分黨員不僅未參與、不知情,更是該犯罪行為的受害者,在未來因病毒造成損失的法律訴訟中,很多將成為控告中共組織的原告方。

b.中共在香港強行推行”國安法“,是在6月30日國安法條文未公佈的情況下,由全國人大162個常委表決通過,所有其他黨員根本不知道該法的具體內容,也就根本不存在參與其中的客觀事實。

由例可見,在中共實施的某項跨國犯罪行為中, 九千多萬黨員絕不可能共同約定或全部參與其中;同樣,所有黨員也不可能全部知道某跨國犯罪的目標和意圖。

因此第一,根據《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對組織犯罪行為的界定,袁弓夷提出的”所有黨員是犯罪分子。每一個人,連同他們的家屬,都要受到製裁。“ 的說法是毫無事實根據和法理依據,根據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五條”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袁弓夷先生的言行,明顯不符合人權宣言對個人人權的主張,也有違聯合國的宗旨和原則。

第二,當中共組織從事某項犯罪活動時,由於中共設置網絡防火牆,客觀存在其成員被蒙蔽或被中共虛假宣傳欺騙的可能。 《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二條”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同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的權力被剝奪。在不了解事實真相或受中共輿論宣傳的誤導下,其成員所產生的任何思想和行為,都不應該成為為中共組織犯罪行為擔責的理由,而應給予他們選擇脫離或跟隨組織的機會,並給予脫離者豁免的權利。

第三,袁弓夷提到:”共產黨要自保只有退黨,以及新的人不要加進去。“且不提這一說法與他前面觀點嚴重矛盾難以自洽,這個說法本身也有明顯邏輯漏洞。一旦中共被國際社會定性為恐怖組織或犯罪組織,絕大多數被綁架的黨員,退黨確實是條自保出路,但對極少數高層和主動作惡的官員,他們為達到自保和不受制裁的目的,是否只需一退了之?同理,新人不加入,是否意味著與犯罪案有關的非黨員,就可以不受法律制裁?

第四,袁弓夷提到;”所以美國為了安全,一定要把他們趕出去,包括他們的子女在讀書的,也沒得商量。“對待在美國的中共黨員和家屬,在沒有任何犯罪事實的情況下,僅憑他們個人的政治和家庭身份,就可以毫無理由地武斷為犯罪分子予以製裁,嚴重違反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和《美國憲法》對人權的保障,這種言論是極其危險和可怕的,這將引導美國社會甚至全世界對華人的敵視和不公。

據維基百科, 袁弓夷先生早年移居香港,自幼接受英聯邦教育,自稱反共人士。在香港創辦多家企業,80年代起投資中國大陸。其創辦香港國葉集團,歷任董事、執行董事、總裁、董事長。國葉集團董事會主席葉選基則是中共開國元帥葉劍英的侄子、開國上將呂正操的女婿。國葉集團濃厚的中共紅色背景一窺便知。

袁弓夷近一個月不斷在美國眾參兩院和華府進行遊說,不僅要把共產黨定義為“犯罪集團”,更強烈呼籲“九千萬黨員都是犯罪分子,要製裁”。他的種種狂言非但漏洞百出邏輯混亂,還完全不符法理,毫無人權意識。身為受傳統西方教育出來的企業家,竟揚言要消滅一個組織內的所有成員,包括家人子女,實在令人瞠目結舌匪夷所思,這與中共歷來慣用的“階級成分論”如出一轍。使人不由得把他的言論與他復雜的個人背景產生聯想。

郭文貴先生髮起的爆料革命,最終目標是消滅共產黨,重要手段之一是藉用黨內分化力量打擊共產黨,不僅能夠用最小損失達到滅共目標,更重要的是保存體制內有能力、有良知、有勇氣的人,成為未來新中國聯邦的中堅力量。爆料革命的核心理念是合理合法、順天應道,然而袁弓夷不僅想給九千萬黨員,還要給他們的家人後代扣上“罪犯”的大帽子,與人類社會發展和人類文明的提升完全背道而馳,必然要被所有具有理性、正義和法制觀念的人所唾棄。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