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收取中共現金以推動大外宣

新聞來源:《國家脈衝

作者: Natalie Winters

發佈時間: 2020年7月13日

翻譯/簡評:文明明

校對:沐子璐璐

審核:海闊天空

Page:拱卒

簡評:

中共的藍金黃手段無孔不入,連美國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會也未能倖免。

中共以文化交流的形式,通過孔子學院輸送中文教師、制定親共教材、派代表團訪華、舉辦年度會議和增派留學生等一系列活動和項目,逐步用金錢收買了西方的政客、用市場引誘了商家、用抖音和Zoom盜取了信息和情報、用中文學校洗腦西方下一代,派遣廉價科技人員竊取先進技術和知識產權。

面對中國的滲透,美國和西方世界正在覺醒,近日里一些針對抖音、孔子學院和華為的措施就是最好的證明。俗話說:多行不義必自斃。相信全世界一起聲討中共的這一天馬上就會來到。

獨家:美國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收取中共現金以推動大外宣

國家脈衝(THE NATIONAL PULSE)揭示,作為美國大學入學考試管理機構的美國大學委員會,正在協助中共滲透——允許(中共)出資在美國高中設立孔子學院,授權中國政府自行決定在課堂上的教授內容。

該組織已經有120多年的歷史,它以舉辦會議、派遣代表團訪華和製定課程的形式與中共(CCP)集團包括臭名昭著的大外宣“漢辦”,即孔子學院進行合作。

今天國家脈衝(The National Pulse)可以揭示,從美國教育部獲得數億美元資金的美國大學委員會與中共資助的孔子學院合作,為K-12教育機構提供了“中文客座教師計劃” —— 一個有爭議的聲稱是語言和文化推廣項目。該計劃每年“為全國數百所K-12學校和地區以及成千上萬的美國學生提供服務。”

(圖片內容翻譯)啟動和拓展你的中文項目:接待一位教師

自2007年以來,大學委員會在全國引進了1650多名中文語言和文化教師。

這個項目提供一位經驗豐富的中共國教師擔任主辦學校和地區的全職中文教職,為期一到三年,客座教師至少有兩年的教學經驗,在來到主辦學校之前,經過嚴格的選拔和培訓。主辦機構負責向客座教師提供部分的薪水,其餘部分由漢辦負責發放津貼補助。

實際上,孔子學院是中共政府的洗腦大外宣。用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話來說,完全是“隱瞞其中共機構的實質,對抗對(美國)的忠誠。”

據聯邦調查局(FBI)和美國司法部(DOJ)稱,孔子學院也與盜竊知識產權有關。

儘管如此,大學委員會主席戴維·科爾曼(David Coleman)還讚揚了漢辦的成就,漢辦是中共對孔子學院的俗稱。中共官方媒體還誇大了他的評論:

“漢辦就像太陽一樣,它為在美國發展中文教學開闢了道路,而美國大學委員會像月亮一樣,我很榮幸能夠反射出我們從中共漢辦得到的光芒。”

客座教師計劃還指示孔子學院的教師“協助開發課程”,將中共大外宣與美國學校連成一體。

孔子學院的教師被鼓勵使用由中共部門,即“國務院海外中國事務辦公室(OCAO)”編寫的教科書。

國務院海外中國事務辦公室(OCAO)已經被美國政府的“中國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確認為某個委員會的成員。該委員會旨在“動員”美國人“支持中共的利益並將其反對者邊緣化”。

漢辦—— 中共的官方機構正在資助這項計劃,但是,它的官網並未提及它與中國政府的關係。他們只是建議:

通過美國大學委員會和中共漢辦的合作,這項計劃已經發展成為美國最大的中文客座教師計劃。

除了“客座老師計劃”之外,大學委員會還與中共漢辦合作,組織每年一次的“中國橋代表團”去中共國。這個設在中共國為期一周的項目旨在幫助教育工作者啟動或推進他們機構的中國項目以及建立夥伴關係。 ”

與上述的教師計劃類似,大學委員會網站顯示:“該計劃由中共漢辦提供,致力於發展多元文化,並在全球範圍內提供中文語言和文化的教學資源。”

自2007年以來,通過與中共漢辦合作,舉行每年一次的全國漢語會議(NCLC),大學委員會與中共之間已經建立起三層級別合作關係。

除了在漢語講堂上討論“種族,性和性別以及其他左傾主題外,這些會議還定期邀請中共黨員和高級教授以及中共資助的機構,例如北京大學。在2020年的全國漢語會議(NCLC)的小組議題中有“如何與年輕學生討論種族主義,抗議及他們在塑造未來方面的作用”,“與受邀漢語教師就美國的種族和社會不公正現象進行坦率的對話。 ”

前總統吉米·卡特和喬治·布什應邀參加了會議,本次會議的目的在於通過“與教育工作者和決策者分享前沿的實踐和範例來增強漢語文化的教學能力,從而擴大孔子學院的影響力。”

隨著中共國定期的黑客行為和在美國大學考試作弊的曝光,大學委員會與中共的多層關係讓人無法容忍。何況該委員會還負責評估在大學入學考試中起決定性作用的優先入取考試(AP)。

在中共國,許許多多的補習中心都開發利用了大學委員會的重複測試的練習題,在進行相應考試之前向學生分發了答案。

正如路透社所說,儘管有文件顯示大學委員會的官員知道中共國一年內至少有四門考試“作假”,但是大學委員會“因為中共國是迄今為止SAT最大的國際市場,所以對在中共國的考試沒有採取任何限制措施。相反,大學委員會對一些小國家加緊安全措施以防試題洩漏。”

由於這些合作夥伴關係,大學委員會正在跨越美國的正常學術途徑,即對中共政權針對美國利益的侵犯視而不見。

正如美國大學越來越依賴外國學生提供的數十億美元一樣,大學委員會似乎只專注於從中共那裡籌集到錢。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