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日多大膽,糧食多大産!

作者:玉米地大姐

1958年8月27日《人民日報》,以《人有多大膽 地有多大産》爲題,正式拉開“畝産萬斤”的序幕。

今天的人民日報又放開萬斤膽子再造衛星神話。

本報北京7月15日電 國家統計局7月15日公布:2020年全國夏糧總産量14281萬噸(2856億斤),比2019年增加120.8萬噸(24.2億斤),增長0.9%。其中小麥産量13168萬噸(2634億斤),比2019年增加75.6萬噸(15.1億斤),增長0.6%。全國夏糧生産不僅再獲豐收,而且産量創曆史新高。

“2020年夏糧生産再獲豐收,奠定了穩定全年糧食生産的基礎,爲繼續紮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增強了信心,爲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脫貧攻堅進一步夯實基礎。”國家統計局農村司司長李鎖強表示。

據介紹,2020年全國夏糧播種面積26172千公頃,比2019年減少181.6千公頃,下降0.7%。其中小麥播種面積22711千公頃,比2019年減少273.5千公頃,下降1.2%。

夏糧播種面積減少主要有兩大原因:一是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一步深入,秋冬播種植結構調整優化。受市場需求和種植效益等因素影響,一些夏糧主産區主動擴種蔬菜、油菜籽等經濟作物,適當調減小麥播種面積。二是華北平原地下水超采區季節性休耕制度推廣實施,相關地區主動調減小麥播種面積。爲進一步提高耕地質量,推進藏糧于地戰略的實施,近年來我國在華北平原一些地區將季節性休耕制度與地下水超采綜合治理相結合,實行“一季休耕、一季種植”種植模式。比如河北省在地下水超采區廊坊、保定、邯鄲和雄安新區等47個縣(市)組織實施季節性休耕限采措施,冬小麥播種面積減少較多。

盡管2020年夏糧播種面積略減,但單産提高支撐了夏糧實現豐收增産。據介紹,今年全國夏糧單位面積産量5456.5公斤/公頃,比2019年增加83.4公斤/公頃,增長1.6%。其中小麥單位面積産量5798.0公斤/公頃,比2019年增加101.9公斤/公頃,增長1.8%。

共産黨的祖師爺馬克思說過一句俏皮話:曆史會重演,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鬧劇。

人民日報當年報道畝産萬斤,上演了餓死千萬人的悲劇,如今人日再放衛星,鬧劇的背後隱藏的是即將爆發的糧食危機。

摘錄兩段其他媒體有關今年水災對農業影響的報道。

7月3日新浪財經:此次洪澇有多嚴重?影響幾何?會形成全流域大洪水嗎?

農業是受洪澇災害影響最直接的行業。洪澇災害導致耕地被淹、農作物被毀,長時間的降雨也影響光合作用降低産量,農作物減産,部分受災嚴重區域甚至絕收。

結合統計數據資料,2006年以來,我國每年因洪澇災害造成的糧食減産高達 1869萬噸,接近全年糧食産量的3.5%,其中2012年因洪澇災害造成的糧食減産高達近4000萬噸,接近當年糧食總産量的6.8%。

證券時報7月16日,專家:洪水威脅仍嚴峻 災情或致糧食減産

本次汛情主要集中在長江中下遊地區,“這裏是中國的糧倉,最近幾年農業結構調整,土地連片、農機耕作,實際上對防汛的要求更高了。”王剛毅表示,近期正好是收獲季,汛情對農業的影響主要在收獲、存儲及物流三個方面。

“水稻等經濟作物正處于抽穗和追肥時期。”王剛毅介紹,從化肥、農藥等投入品上來看,下雨本身有助于肥料的滲透和吸收,但洪澇則會導致肥料被稀釋甚至流失,“肥料和農藥的用量可能要增加,農戶的種植成本會增加。”

除此之外,洪澇也將直接影響農産品收儲。王剛毅解釋說,糧食收儲都要有個幹燥的過程,糧食含水量與收購價格直接相關,“今年糧食含水量會比較高,收購價應該比較低。”

王剛毅同時指出,今年農作物減産的隱患,其實在疫情之初就埋下了。“疫情導致很多地方春耕播種偏晚。”他以東北地區舉例說,春耕期間稭稈離田受阻,也導致播種延後。

其實不用媒體報道或專家或分析,稍有常識的人都能判斷出來,大半個中國泡在水裏,再加上中共病毒的影響,糧食怎麽可能增産?

人民日報再次放衛星,說明糧食危機迫在眉睫,中共不得不老調重彈編造糧食增産謊言來誤導民衆,可見中共盜國賊之惡遠超人類底線。

人民日報還是那個人日報,誰要是相信人日的鬼話,誰就是下一個饑餓者!

正是:
人日多大膽
糧食多大産
老調又重彈
謊言已破産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ettergu
9 月 前

防火墻不倒,大多數百姓😂🤣😂🤣😂🤣😂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7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