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沉默的人權軸

新聞來源:《中國傳媒研究計劃》;作者:David Bandurski;發布: 2020年7月9日

翻譯/簡評:Hemingway;校對:沐子璐璐;Page:面面

簡評:

該報導,就香港國安法的事件,為我們大致勾畫出了一幅全球媒體的真實圖景。對古巴支持中共的一份聲明中各簽署國的媒體報導的一一列舉,讓我們清晰地看見CCP的價值觀在國際上是多麼孤立無援。這些在古巴的支持聲明中署了一個名字的國家,若是有意避免報導,各國的真實立場不言而喻;就算每個國家都是無心的忽略,也可以看出新華社所宣傳的得到國際大多數認可的“重大勝利”是一個多麼虛偽和醜陋的自我陶醉。

但在程序角度看,不論CCP用了什麼方式,都讓這份聲明在人權理事會這個重要的場合發布了出來,這很能說明中共這麼多年“一帶一路”和“援非”等戰略佈局的真實意圖。關於一帶一路,從起始一天起,就充滿了爭議。在這些地方的眾多投資,明顯是無經濟利益可圖的(否則西方資本早就趨之若鶩)了。因此CCP在此地方的投資活動,顯然是只算政治賬,不算經濟賬。這次聯合國古巴發表的聲明,以及後面大量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和與中共協商債務償還問題的非洲國家的跟隨,就是一帶一路投資的真正“回報”所在。

除此之外,沒有監督的國際組織,滋生大規模的腐敗,也是中共BGY的絕佳目標。這些在人權理事會上支持中共““響亮”的聲音,和各國私下的集體“沉默”形成地滑稽和鮮明的對比,讓我們必須反思,這些國際組織曾裡設立的初衷。以及今天它們從多大程度上,能夠踐行它的初衷?

中共沉默的人權軸

7月1日下午,香港居民在新出台的國安法下掙扎發問:還有多少“行使我們的自由”的空間?與此同時,隸屬上海共黨官方機構的上海解放日報正在運營一個新媒體平台。 《上海觀察家報》(的新聞頭條用這樣歡快的語氣寫到:“ 27:53!人權理事會對香港的國家安全法進行了考驗。”

《上海觀察家報》回應了前一天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四十四屆會議上發生的事件。那天,他們發表了兩通聲明。英國駐世貿組織和日內瓦聯合國大使朱利安·布雷思韋特代表27個國家發表了第一條聲明。布雷思韋特強調說,中英《聯合聲明》是“在聯合國註冊的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而中共在“未經香港人民,立法機關或司法機構直接參與的情況下通過了國家安全法”破壞了“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約定。

而第二則由古巴代表50多個國家發表的聲明與布雷思韋特相反,強調了不干涉原則和國家安全是一個國家的主權問題。古巴聲明說:“我們認為,每個國家都有權通過立法,維護國家安全,並稱讚了為國家安全果斷採取的的行動。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歡迎中共國立法機關通過決定,以建立和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特區)的法律框架和執法機制,以維護國家安全。並重申中共國關於遵循“一個國家,兩個系統”的準則。”

一些人認為,古巴支持中共國主張的對香港國安法問題上,應採取不干涉和國家主權的原則的表態,顯然有一定的分量。人們清楚地看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很大程度上向中共國傾斜,尤其是在2018年美國決定退出人權理事會以來。 Axios提供了一張表明了支持中共在香港立場的國家的地圖,顯示出,大多數支持中共立場的人都簽署了“一帶一路”倡議,其他許多加入古巴聲明的非洲國家,也正與中共在償還債務問題上進行談判。

戴維·勞勒在他對人權戰線故事的綜述中寫道:“這是迄今為止最清楚的跡象之一,表明哪些國家正在對抗一個正在崛起的超級大國。至少在人權方面,這些國家正在站隊。”

然而,仔細研究一下人權理事會報導的案例,最有趣的方面之一,是如何通過中共官媒,將明顯的分歧在全球報導中擴大的方式。

換句話說,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就關於人權和國際關係準則的全球媒體的報導一分為二種對立的立場,我們會發現,分歧並不是存在於西方((例如27個批評中國的國家) 和“其他國家”(第三世界國家)之間,實際上是存在於中共控制的媒體和所有其他媒體之間。前者傳達了清晰無誤的信息。儘管中共媒體試圖將香港的事情圈在所謂“不干涉和國家主權”框架內,但這些原則世界其他地方的人通常不用,所以只是中共媒體將其主張,通過一些中共國媒體的渠道廣播出來而已。

恥辱軸心國家

一些人將支持在人權理事會上親中共的國家稱為“恥辱軸心國家”。但是,人權理事會的聲明之外,組成這個“軸心國”的國家似乎沒發表任何言論,他們的媒體似乎也沒有發表任何關於香港和國安法的報導。唯一似看似動發表言論支持香港的國安法,並反對將其與人權問題聯繫在一起的國家是俄羅斯。但該國沒有在古巴在6月30日發表的聲明上署名。正如俄羅斯俄塔社報導的那樣,俄常駐聯合國內瓦代表納納迪·加蒂洛夫稱人權戰線的討論“有偏見和政治化”。但這句話的出處是加蒂洛夫的推特。

用英語在谷歌輸入“人權理事會” +“香港” +“古巴”進行了高級搜索,但結果僅顯示了少數幾個不是中共官方媒體的消息來源。其中包括報導過兩個人權戰線聲明的Axios和福克斯新聞。

除了Axios和福克斯新聞以外,報導“古巴反對意見”的報導來源都與中共官方的新華社,進行了內容共享,或者共享了俄羅斯的內容。但這些內容最終的來源都是新華社。

例如,馬來西亞的“星報”網,7月1日發布了新華社的一篇報導,“Aseanplus News”屬類下的標題為:“ 52個國家歡迎中共國通過香港安全法。” 報導前就標明了其來源為新華社。

《澳門日報》7月2日也轉載了新華社報導,“古巴在本屆會議上宣讀的聯合聲明的署名國家數量有望增加。”菲律賓《每日論壇報》網站當天的標題是:“ 52個國家歡迎新法案。”該副本再次出自新華社。報導同樣內容的還有孟加拉國的《每日觀察家》。

由納瓦瓦克特集團出版的巴基斯坦《國家》,在2019年12月與新華社簽署了合作協議,並於7月1日發表了一份報告。報告強調了古巴的聲明,並引用了新華社和環球時報作為消息來源。但該報導是直接從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來的。衛星通訊社與6月30日人權理事會會議上的新華社原版新聞摘要結合在在一起。新華社摘要的標題是:“緊急:古巴代表52個國家歡迎中共國通過有關維護香港國家安全的法律。”

但這媒體報導上最最顯著分歧之一,就是古巴聲明文本的由來。儘管英國在人權理事會上的聲明已全部在政府網站上公佈,但古巴顯然並未公開其聲明。我們無法在該國外交部網站或其他政府門戶網站上找到該聲明的文件。

我們在哪能找到古巴聲明的文本?在中共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網站上。漸漸,古巴看起來像是個奇怪的提線木偶。這是古巴自己的聲明嗎?還是古巴發表的中共國聲明?

對古巴聲明的所有引用的來源,均來自中共國官媒或中共國外交部。中共國外交部於6月30日表示,中共“高度讚賞古巴和其他國家大聲宣揚的正義之聲。這再次證明了正義是人民的核心。國際社會的多數,都充分理解並尊重中共國為維護國家安全所作的正義和合法努力。”

然而,這種“國際社會的多數”如此完全沉默,卻是多麼奇怪。與英國的聲明如此不同的是,儘管英國的聲明列舉了其他簽署國家。但這些國家,以及歐盟中的一些國家,有些也分別獨立做出了聲明(例如瑞典,德國,日本)。

鑑於是古巴在人權理事會上做出了親共聲明,所以我們可以假設古巴媒體應該報導了此事。但看起來,他們並沒有。搜索古巴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官方文件Gramma的英文在線版本,找不到“香港”的搜索結果。

過去一周,Granma的西班牙語版報導中確實出現了“香港”,但是僅有的相關三篇文章只是報導了香港國安法的通過,以及中美在此問題上的爭執。古巴自己的言論似乎無處可尋。 Granma中所寫的香港故事的構架,並沒有其(在人權理事會的)聲明中強調的國家主權和不干涉立場相呼應,除非是顯然源於中共國外交部的言論(而且提到了美國國務卿邁克·龐培的回應等等)。

還有哪些其他國家報導了古巴的支持聲明?

尼加拉瓜是在古巴聲明中籤字的一個國家,但該國在當地媒體或政府報導(基於針對性的URL搜索)中均沒有報導自己對該聲明的支持。總部位於馬那瓜的日報La Prensa報導,由於“有爭議的”新國家安全法,英國廣播公司和德意志維爾的報導不斷流傳,7月4日在香港發生了“危機”。尼加拉瓜的另一主要出版物La Jornada於7月1日的報導,使用了西班牙新聞社歐羅巴新聞社(也引用香港電台)的副本,稱香港警察已禁止“親民主的反對派”進行示威,理由是感染CCP病毒的風險。其中,沒有提到人權理事會的聲明。 Confidencial是該國的另一種主要紙質出版物,也沒有在最近幾週的報導提及中共國和香港。

需要指出的是,尼加拉瓜的媒體也定期報導中共國的人權問題。在2019年9月中止出版前,El Nuevo Diario作為該國長期以來頂級報紙之一,在其頭版上刊登了《紐約時報》的完整視頻報導,其中,中共國境外維吾爾族社區的成員,在報導中講述了其親戚目前的悲慘故事以及被關押在新疆的拘留所。

沙特阿拉伯是人權理事會上古巴聲明的另一個支持者。但是,沙特新聞社顯然在過去一周,沒有關於香港國安法的英文版報導,而中文版中只提到了兩國外交部之間就“戰略夥伴關係”進行的簡短電話往來。沙特阿拉伯最大的廣播公司之一Al-Arabiya的網站,有廣泛的阿拉伯聽眾,但也沒有阿拉伯語的報導香港的報導,只在貨幣波動報告中,提到“人民幣穩定,由於擔心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由於香港公民自由上的外交緊張關係,投資者避免多頭寸。”但該廣播公司用英語發布了西方的報導,包括6月30日路透社的報導,並指出英國,日本,台灣和歐洲對國家安全法的強烈反對。

在非洲,吉布提共和國加入了古巴的聲明。吉布提共和國的媒體很少,且受到國家的嚴格控制。黨搜索國有的吉布提廣播電視公司(RTD)的法語報導,自6月26日(當時的報導主題是“中吉關係的發展”)以來,找不到在中共國或香港的任何報導。在莫桑比克,國有日報Noticias沒有任何涉及香港問題。私人報紙O Pais也是如此。

埃及的Masrawy新聞門戶網站,為中東廣泛的阿拉伯語社區提供服務。它使用了法新社的副本報導說,香港的國家安全法是“有爭議的”,並且沒有提及古巴在人權理事會上的聲明。 Egypt Independent是該國主要的英語報導來源之一。其在報導香港近況時,僅採用了路透社和美聯社的新聞稿,也沒提及人權理事會。 Daily News Egypt是該國最主要的英語日常新聞網站,無恥地重新轉載了新華社關於中共7月1日取得的巨大成就的宣傳,但沒提及香港的國安法或HRC。 (為了公平起見,我需要說明《埃及每日新聞》從許多新聞平台為消息來源,自由地報導或轉載,在這次轉載新華社的宣傳的右邊,也出現了關於新疆“集中營”的報導。 )

當然,這篇報導中所列舉的絕不是詳盡的搜索結果,且依賴於對作者不懂的各種語言(烏爾都語,阿拉伯語,法語,葡萄牙語,西班牙語)的有缺陷的機器翻譯。我歡迎其他人的意見和分享,誰看到了古巴關於香港的聲明,被任何媒體自豪地報導為自己共同價值觀的。

但顯然,關於香港國安法的所謂“主權和不干涉框架”僅是中共國(和俄羅斯)畫出來的框架。而且也就是傳播古巴HRC聲明內容,除此沒有其他國家,用任何方式提及或者獨立地回應。

框架是這裡的重點。古巴(中共)的聲明雖然反映了中共對人權機制的影響,但主要是中共為維護自己在人權問題上的框架而做出的努力——因為這些問題特別涉及其國內事務。這種策略的要點,是將其在國家主權和不干涉方面的優先立場用在了世界絕大多數人權問題上。

當“國際社會的大多數”如此沉默時,這意味著什麼呢?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ettergu
9 月 前

必須消滅👉共產黨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