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糖衣砲彈是如何打入英國的?

新聞來源:《Daily Mail》

作者:Daniel Martin and Mario Ledwith

發佈時間:10 July 2020

翻譯:Wade Zhang

簡評/校對:海闊天空

Page:拱卒

簡評:

“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的建設” 一向是中共陰謀得逞的重要武器。中共系統地利用藍金黃的策略無孔不入地滲透西方,尤其是西方的精英階層,以實現中共的政黨利益。本文詳細地論述了中共如何在英國進行滲透,對英國政府實行潛移默化的影響力。

中共滲透的範圍非常廣,任何可能給政界領袖諫言的、官方和非官方顧問、公務員、黨同事、捐贈者、朋友、配偶及其他家庭成員、商業夥伴和軍方人員都是中共的目標。本文暴露出來的英國社會的達官顯貴、政商名流的級別之高、數目之廣令人震驚。中共結交這些有影響力的西方人絕非是因為個人友誼,完全基於被其扭曲為國家利益的政黨利益。中共滲透的手段非常高超,通過高規格接待、美人計、免費中國行、電視節目宣傳、政黨捐贈、以中英友好的名義舉辦各種會議、購買首相藝術品等層出不窮的手段進行滲透,手法相當老練、高超。而中共長期以來處心積慮的安排也日漸成效,這些“有用的白痴”,是“利用老外給中共國說好話”的理想對象,不僅對內欺騙中國人民,對外忠實地執行中共國的戰略,复讀中共宣傳部的文案,對英國產生了巨大的安全威脅。

中共的存在對所有人都是一個威脅,不僅僅是對香港人、西藏人、法輪功人士、異議人士,對自由世界的所有人民都有著巨大的傷害。此次CCP病毒事件就可見一斑,英國首相自己就身染病毒,承受巨大的痛苦。本書中提到一個細節,就是很多“48團體俱樂部”的成員矢口否認自己與這個俱樂部的關係,或者否認這個組織與中共的關聯。從這些細節,都可以看出中共的不得民心、臭名昭著。英國這些精英,一定要徹底覺悟,去掉中共這個毒瘤,捍衛英國和世界的安全。

中共國如何引誘其有用的白痴。新書稱,中國共產黨人滲透到英國推行他們的黨的路線,目的是讓我們看不見北京對世界統治的渴望

每日郵報今天開始連載一部重磅著作,曝光了中共對英國令人不安的滲透活動。

《隱藏的手》這本書由由環球專家撰寫的關於中共如何秘密影響西方的書籍。它揭露了中共官方長期在英國政界和商界高層培植聯絡人。

本書聲稱高級政客,包括右翼和左翼,都在扮演“有用的白痴”的角色,在英國政府高層推行中共的方針政策。

其中有很多48團體俱樂部成員,一個創立於1950年代的英國共產黨網絡樞紐。

本書作者,克里夫.漢密爾頓和瑪利克.奧爾伯格,聲稱這個組織是中共網羅英國精英最顯眼的案例。

海瑟汀勳爵昨晚確認他就是這個組織的讚助人,但同時聲稱他不認為任何人會相信他會參與一個共產黨陰謀。

本書作者聲稱:“在我們看來,中共在英國精英中的影響極深,以至於英國已經無法回頭,任何脫離北京控制的嘗試都可能失敗。“

這個令人驚訝的結論源自鮑里斯.約翰遜試圖阻止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時遭遇的巨大壓力。

麥克.海瑟汀向杰克.斯特勞頒發48團體俱樂部會員獎。

昨天有消息浮出水面,劍橋大學基督學院曾分別從中共國和華為接受20萬英鎊和15萬5千英鎊。該學院曾出版一部具有爭議的關於全球通訊改革的白皮書。

這本書宣稱:

• 傑出的英籍華裔被中共政權用來鼓吹中共國利益,並與大衛.卡梅隆,特蕾莎.梅和約翰遜先生有接觸;

• 倫敦城正落入中共控制之下,包括在市長大遊行中禁止一條台灣橫幅;

• 中共顯赫官員的子女,被稱為“太子黨”——通常會在大型國際銀行任職;

• 外交部曾經部分資助了一個組織,該組織被控幫助中共宣傳機器逃脫西方審查;

• 中共越來越多地使用“美人計”監視高級官員,包括約翰遜先生擔任倫敦市長時的一位副手。

據《隱藏的手》稱,北京一直在培養海外朋友,他們認為這些朋友“不過是那些願意並且有能力促進中國利益的人”。

該書寫道:“在英國,有很多這樣的有用的白痴– 一個來自於列寧的名詞,描述了俄羅斯革命天真的外國愛好者。“

48團體俱樂部網站上列出的讚助人和會員包括前副首相海瑟汀勳爵,前外交大臣傑克.斯特勞和前首相託尼·布萊爾。

該書作者說到:“這個俱樂部已成為北京在英國影響力和情報收集最有力的工具。這是一個權力精英的圈子。“

海瑟汀勳爵聲稱那隻是一個幫助向中國出口英國產品的論壇。斯特勞先生聲稱他曾在2007年參加過一個活動,並且想不起來此後與它(48團體俱樂部)有任何联系。

布萊爾先生的一位發言人聲稱他的辦公室並不知道他本人是48團體俱樂部的會員,而且不明白他有任何理由成為其一員。

中共如何引誘有用的白痴:這是北京對英國有影響力的目標進行險惡接觸的可怕內幕,這是一項旨在使我們對中共國渴望統治世界視而不見的的計劃–在大家廣為談論的書中曝光於世…每日郵報獨家連載。 – 作者:克里夫.漢密爾頓,瑪利克.奧爾伯格

當他們與北京靠攏,這些在西方有影響力的中共的朋友犯下了兩個關於中共國的基本錯誤,無論他們是一心想要賺錢的商人,還是帶著全球化視野的夢想家。

首先,他們忽略了中共包羅萬象的強大力量,忽視了中共國仍然是一個壓迫性獨裁政權的事實。這個政權被一個列寧主義政黨掌管,被一個中央委員會,一個政治局和一個總書記支配,有強大的經濟、科技和軍事資源做後盾。隨著與西方的日益接觸,中共國將慢慢轉變稱一個熱愛自由的民主國家,這是癡心妄想。它不會轉變,它的領導人也不想讓它轉變。

第二,他們沒有意識到“友誼“具有不同尋常的含義,一種憤世嫉俗和投機取巧的含義。它不是指親密的個人紐帶,而是代表政黨的戰略關係。中共專制領導人習近平闡明了這一點。它在2017年告訴中共黨員們,他們的朋友不是個人資源,而是黨的朋友或者公共利益。

外國朋友不過是那些願意並且有能力促進中共國利益的人。在英國,有很多這樣的有用的白痴– 一個來自於列寧的名詞,描述了俄羅斯革命天真的外國愛好者。

在我們看來,中共在英國精英中的影響極深,以至於英國已經無法回頭,任何脫離北京控制的嘗試都可能失敗。

中共國外交政策的核心就是通過一帶一路或絲綢之路在世界範圍施展商業、科技、學術和文化影響。習近平在2013年發起了一帶一路計劃,並且不斷強調,在他的視野裡這是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必經之路。

中共總理李鵬會見倫敦出口集團主席- 傑克.派瑞,北京,1992年9月25日。

儘管在西方聽起來這是個不錯的觀點,但其目的不止於此。絲綢之路是北京依照其自身利益重建世界地緣政治秩序的主要工具– 建立以中共國為主導的新世界並取代美國的地位。為此,中共國針對其他國家的企業、政治、學術界、智囊團、媒體和文化機構的精英。

(中共)蒐集他們本人、家人和朋友的信息。目標包括卸任的、現任的和未來的政界領袖,還有能夠影響政界領袖的高層官員。

任何可能給政界領袖諫言的,官方和非官方顧問,公務員,黨同事,捐贈者,朋友,配偶及其他家庭成員,商業夥伴和軍方人員都是中共的目標。

(中共)給這些人發放邀請函,包括會議,接待或文藝場合,以及表面上是由中立的慈善或學術機構舉辦的活動,以建立好感。中共還給這些人送禮,給對方建立義務感和互惠感。隨後中共還可能送上一次免費中國行,其間他們將參(中共)精心安排的會議和參觀。

天真的西方政客很容易走入“友誼“陷阱,被稱作老朋友而感到榮幸,並且覺得他們獲得了特殊待遇和關係。

這些被(西方)高層領導人信任的人,經常充當北京的使者,敦促其他人“從中共國的角度看問題“,並且”採取更微妙的立場“。

同時,西方許多從中共國賺錢的商人可能會對他們的政府施壓,不做任何可能讓北京不高興的事情。

這是個常見的戰術,它甚至有自己的名字– 以商逼政(通過商業向政府施壓)。

中共國在英國高層施展其影響力的最顯眼的例子就是48團體俱樂部,它吸納了英國權貴的核心成員,包括一名前任首相和兩名前任副首相,涵蓋三個政黨的政客,牛津劍橋的掌門人,以及工業和金融業的有力人士。

48團體俱樂部,又被成為破冰者,已經成為北京在英國影響力和情報收集最有力的工具。參與這些事情的人物名單就是一個權力精英的圈子。

這個俱樂部名單上有名的人物包括前任副首相麥克.海瑟汀和約翰.普利斯考特;腰纏萬貫的威斯敏斯特公爵; 布萊爾政府的外交部長傑克.斯特勞;前任蘇格蘭第一長官艾里.克斯薩蒙德;前任工黨掮客以及歐盟貿易專員彼得.門德爾松。同時上榜的還有五位前任英國駐北京大使,一位退休將軍,大英博物館主席,皇家歌劇院總裁,英國航空主席,一名華為董事,以及與英格蘭銀行、高盛和大摩聯繫緊密的人士。

2018年10月1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右)陪同48集團俱樂部主席斯蒂芬-佩里(前左)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

前首相託尼.布萊爾,在2010年給“青年破冰者“演講之後,也上了這個網站的名單,並顯示為會員。

現在還不清楚有多少俱樂部會員真正知道他們被列在了網站的名單上。一名布萊爾的發言人告訴泰晤士報,他說到:“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與完全不了解的組織有了任何關聯。暗示他與一個替中共遊說的組織有關聯是及其荒謬的。“

派瑞與和他一同去過北京的兩位一樣,是英國共產黨的秘密成員,另外兩人分別是羅蘭.伯格,英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秘書,伯納德.巴克曼,一名頻繁訪問中共國並且與高層領導人接觸的紡織業商人。

簡短來說,48團體俱樂部就是三名秘密英國共產黨人在周恩來煽動下的傑作。在這個基礎上,該俱樂部迅速與中共高層領導建立了無可比擬的信任和私密關係。同時,它進入了英國政界、商界、媒體和大學精英的頂級圈子。這個俱樂部在英國對中共國關係上有決定性的作用。

在它初次中國行四年之後的1954年,該俱樂部的成員從北京返程後匯報了他們在中共國享有的特殊聲望。他們感到很困惑,但對他們受到的熱情歡迎感到高興,他們開始談論這個團體的“秘密”。

今天,48團體俱樂部扮演了更加重要的角色,熱情地促進中共在英國的利益。正如中共官方新聞機構,新華社,更喜歡說的“促進積極的中英關係”。

托尼.布萊爾與48俱樂部主席斯蒂芬.派瑞(右)參加青年破冰者活動

那些不太有名的成員包括湯姆.格羅瑟,湯森路透的前任老闆;劍橋大學的彼得.諾蘭教授;威斯敏斯特大學教授雨果.德波爾教授。托尼.布萊爾的美籍華裔嫂子,凱蒂.布萊爾也在這份名單上。

她嫁給了托尼布萊爾的兄長威廉,並且是華人工黨的創始人。這是工黨的附屬組織,出席國家執行委員會,並定期與領導人和影子內閣會面。

48團體俱樂部的主席是其創始人的兒子,斯蒂芬.派瑞。為了彰顯他對於中共領導人的重要性,他被授予無與倫比的訪問權限,直達習近平。

2018年他被授予了有威望的中共國改革夥伴勳章,由習近平本人親自頒發。雖然48團體俱樂部在北京接受盛情款待,但在英國一直保持低調。它擁有500多名成員,是中共國朋友的聚會場所和交流中心,北京通過這個組織與英國精英勾兌。

派瑞在這個俱樂部官網上的評論是對中共大外宣的機械化重複。他維護習近平取消中共國主席任期,並聲稱習近平有責任開放我們的思想。他對新中國電視講到,中共國的民主治理體系,“聆聽人民,傾聽人民…服務人民”,將在21世紀領導世界。

沒有任何一個英國團體比48團體俱樂部享有與中共領導人更密切的私人關係和信任。 2018年,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一個中共的前鋒隊,在北京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晚宴慶祝48團體俱樂部初次訪華65年紀念日。

派瑞與習近平坐在一起,這是英國外交官員無法達到的,標誌著中共領導層認為48團體俱樂部對其影響力至關重要。派瑞歌頌中共“巨大成就”,讚美習近平“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想法。習近平在這時候為48團體俱樂部鼓掌。

一個特別能夠揭露48團體俱樂部角色的活動是,2017年,中共人大表決一致通過將名為“習近平思想”的新綱領加入國家憲法。去年四月,中共駐倫敦大使館舉辦了一次學習研討會解釋習思想。超過70人到場,包括許多48團體俱樂部成員, 中共大使劉曉明敦促他們“認真學習並準確詮釋”習思想。

劉曉明當天的講話以效仿習思想的核心理念結束:“我期望諸位為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貢獻“。 《中國在人類共享未來中的作用》一書的作者馬丁.阿爾布魯教授在講話中表示習思想能夠促進世界和平。

這本書受到了中共黨媒的熱情擁護。在英國也受到了布萊爾內閣的著名社會學家和理論家安東尼.吉登斯的追捧。他讚美該書解釋了為什麼中共國“必須恢復關鍵地位,塑造更好的國際社會“。

另外一位受邀在會議上講話的是馬丁.賈克斯,2009年暢銷書《當中國統治世界:西方世界的終結和新全球秩序的誕生》的作者。 2019年大阪G20峰會上,他將中美關係的破裂怪罪於華盛頓,並認為美國平民主義的興起是問題的根源。

他也將香港示威者污衊為好戰分子,政府不應妥協。

賈克斯頻繁接受中共國際電視的專訪,並在2017年聲稱西方必須向中共國學習,世界轉向中共國主導是一件“純粹的好事,是世界民主化最偉大的時代之一“。

其他參加學習研討會的人員還包括上議院國際關係委員會主席,豪威爾勳爵;中英商務委員會主席,薩森勳爵;亞非學院孔子學會董事,內森.希爾;以及週日電訊報前編輯,伊安.麥克格雷爾。

中國共產黨和女強人正對英國權力核心產生影響,其中一個人向資深工黨議員捐贈了20萬英鎊,後者反對該黨反對中共國在英國資助的核電站。

傑出的英籍華裔是中共在西方推進其利益的關鍵工具。克里斯丁.李的律師事務所在北京、香港、廣州和倫敦都設有辦公室。

她與中共有極深的聯繫。她是中共駐倫敦大使館的主管法律顧問,同時兼任中共海外事務辦公室法律顧問,該機構是中共龐大宣傳網絡中的一環,由統戰部監管。

這些職位是她對中共重要性的明顯標誌。同時,她還是英國議會黨內中共國小組的秘書。

2006年她資助了“英國華人項目“,旨在壯大英國的華人社區,讓他們明白自己的民主權利和責任,同時確保政治階層聽到他們的需求和利益”。這聽起來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多元文化企業。

但是它的中文名字有不同的含義,它被翻譯為“英籍華人參與政治”,並與中共的華人參政這一滲透政策相關,通過促進對華裔的信任最大化中共在民主世界的影響力。

雪琳.貝茨與查爾斯王子,2019年2月春節宴會

克里斯丁.李參與英國政治開始於托尼.布萊爾當政時期。她與工黨議員巴里.加德納部長結盟,加德納最近擔任工黨影子國際貿易部長。

她的律師事務所向加德納及其政黨捐贈了超過20萬英鎊。擔任布萊爾政府部長期間,加德納成為了“英國華人項目”的主席。在加德納2011年組建的“代表中國公民聚會的全黨團體“推動下,他們二人開始了一項在威斯敏斯特結交朋友的項目。

李的子女之一,邁克.威爾克斯,成為該組織的副主席之一。另外一個兒子,丹尼,任職於加德納的議院辦公室,他的工資由其母親的公司支付。

該公司為這種政治紐帶辯護到:“克里斯丁.裡公司為其公共服務和對民主進程的支持而自豪。我們從未追尋不正當的政治影響,或為我們提供的服務索取回報。“

加德納聲稱李的兒子在獲得正式職位之前曾通過公開應聘流程擔任其辦公室義工,他的政治工作從未受到其母親公司的影響。

加德納一直強力呼籲緊密中英關係以及中共國主權基金在英國的投資。他支持了一家中共國有企業在欣克利角建立核電站。處於國家安全的考慮,特蕾莎.梅內閣曾擱置該項目。

有報導顯示,他曾強烈反對工黨內部對中共國參與欣克利角項目的抨擊。

克里斯丁.李顯然與大衛.卡梅隆在其當政時建立了不錯的關係。

去年一月,她從特蕾莎.梅手上獲得了“光點“獎,表彰她對中英友好關係的貢獻。

一張克里斯丁.李在唐寧街10號門前的照片展示了標誌性大門上掛著紅色中文春聯,宣告著中英關係的“黃金時代“。這個標誌直觀而有力:克里斯丁.李站在了英國政府的核心位置,並受到擁抱。

克里斯丁.李(中),是一名律師,在北京、香港、廣州和倫敦設有辦公室。

另外一位在中國問題上有巨大影響力的是李雪琳,她1989年到達英國後迅速成為了一名積極的保守黨尤其是大衛.卡梅隆的活動家,與他在多個場合會面。 2015年,卡梅隆開始談論中英關係的“黃金時代”。

2009年她還擔任浙江英國協會的讚助主席,該組織服務在英國居住的浙江人。

2010年至2014年期間她還是浙江海外交易聯會的副主席。該機構隨後被統戰部兼併。統戰部是中共聯絡所有黨外力量的組織,例如人們熟知的宗教組織和其他利益團體。它也負責指導五千萬至六千萬的海外華人。

中共對她信任的最明顯的信號之一,李雪琳曾擔任全英華人中國統一促進會的執行副主席。該組織是北京在英國的鼓吹中共對台政策的機構。

2011年她與前任國務大臣麥克.貝茨相識並結婚。貝茨是中共國的老朋友,以至於習近平在2015年英國議會發表講話的時候單獨對他表示讚賞。

貝茨參加了習近平與其他中共的英國朋友的會議,與會的還有其他48團體俱樂部的名人。貝茨也是這個俱樂部的會員。

2019年貝茨發表了一個講話,表達了他對中共國以及中共政府巨大成就的愛戴,回顧了一系列統計數據,並告訴聽眾們中共國祇希望和平。

2014年雪琳.貝茨陷入了一場與她的朋友,時任倫敦市長的鮑里斯.約翰遜相關的資產醜聞。她建議皇家阿爾伯特碼頭作為中國公司高級商業公園(Advanced Business Park)的開發地點,該項目被譽為中共國在英國最大的房地產投資。

有人說約翰遜之所以偏向ABP,是因為貝茨在2010至2012年間對保守黨的16萬2千英鎊的捐款。貝茨夫人聲稱這筆錢並非來自ABP,而是出自她自己的腰包。

雪琳.貝茨每年向由大衛.卡梅隆為保守黨頂級捐款人設立的“領袖團體” 支付5萬英鎊會費。這個團體的成員與高級政客有特殊聯繫。

2014年五月,在一個保守黨午餐會上,雪琳.貝茨向卡梅隆按照順序逐一介紹了她的中國客人,據說,這是給未來中英合作的鋪墊。

(中)是一名律師,其公司在北京、香港、廣州和倫敦都設有辦事處。

2017年,她與丈夫參與了特蕾莎.梅的競選,在梅給選民打電話的時候就坐在梅的身旁。 2018年貝茨夫人再次與首相在“雙城午餐會“上親密接觸。 2019年,貝茨勳爵和夫人積極參與了鮑里斯.約翰遜的競選。 2019年她還幫助組織了英國議院舉辦的英-中“黃金時代”新年晚宴。英國政客、中共使節和商人在這個活動上交織在了一起。在一場慈善拍賣上,北京商人姚伊春(Yao Yichun)以2200英鎊拍下了特蕾莎.梅的一件紙質藝術品。

據報導首相對此非常欣慰並對姚的大方表示了感謝。兩年前,姚伊春在一個貝茨夫人舉辦的慈善活動上捐款12000英鎊。

在克里斯丁.李為唐寧街10號大門掛上中文春聯的同一天,雪琳.貝茨和其他三位與中共機構相關的人士為特蕾莎.梅在唐寧街10號慶祝中國春節做了裝飾。

克里斯丁.李和雪琳.貝茨如此成功地躋身英國頂級精英圈子,他們能在其中傳播“中共國觀點“。

至於貝茨勳爵,他去中共國參加了幾次“友誼之旅“。這是一場長達一個月的在浙江省的登山活動,由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和友誼之旅基金(貝茨夫人擔任主席)聯合舉辦。

中國外語局的一個子公司為此拍攝了一部軟肥皂劇式的紀錄片。中國外語局是中共大外宣機器的一部分。

不論是可悲的或是有罪的,麥克.貝茨的行為都是中共理想的“利用老外給中共國說好話”的戰術。 2019年接受人民日報專訪的時候,貝茨再次盛讚了現代化的中共國,強調了它對世界和平繁榮的貢獻。

在中共體系裡,負責與外國非政府組織和其他政治團體建立聯繫並推廣一帶一路的是中聯部。

中聯部的忠誠朋友之一是彼得.門德爾松,布萊爾內閣的高級幕僚和英中協會的榮譽主席。 2019年的報導顯示門德爾松聲稱與中共國的關係對英國非常重要,英國希望積極地參與一帶一路項目。

這聽上去像是黨派宣傳專員寫出的辭藻。門德爾松接著說道:“英國已經做好了與中共國進行黨派間對話的準備,強化兩國黨派間的交流,並促進英中關係黃金年代的建設。”

一個月之後,門德爾鬆在一份報紙上發表了文章,宣稱美國對中共國發動了貿易戰,打壓對手。英國不應該選邊站隊。他文章的主旨是中共不會帶來負面影響,英國應該歡迎中共國的崛起。

這忽略了一個赤裸裸的事實,即中國共產黨利用民主制度的弱點來破壞它們。

如果想要生存,民主國家就迫切需要抵抗中共。

中共帶來的威脅影響到了所有不希望生存在恐懼中的人們的權力。許多在西方生活的中國人、西藏人、新疆人、法輪功學員和香港民主人士,都直面中共的壓迫,並且生活在持續的恐懼之中。

政府、學術機構和商業領袖害怕一旦引起北京的怒火,他們會受到金融反制。這種恐懼具有傳染性和毒性,絕對不能被作為經濟繁榮的代價被常態化。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