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滑向深淵——歐盟開始拋棄中共

編撰:文小明 、SMHLIN、文秀、文肯尼

歐盟開始拋棄中共——法國成為歐盟成員國中第一個向中共展現強硬姿態的國家。 7月8日法國外長勒德裏昂在法國參議院聽證會上明確表示,中共強加於香港的新國安法嚴重違背基本法規定的“一國兩制”,對此法國不會坐視不理,將在適當的時候公布法國政府打算采取的反擊措施。他還說法國將協助歐盟,一同采取措施反擊中共。

7月9日,法國外長無視中共國警告,重申了他的態度,並得到西班牙外長龔薩雷茲的支持與響應。

法西兩國外長的表態是6月30日歐盟聲明的延申。 當日,港版國安法通過後,歐盟隨即發表聲明,表示對該法“嚴重關切”,這暗示著歐盟將對中共采取強硬立場。

法國外長此次表態與其5月相比,態度變化較大。 5月27日在參議院聽證會上,勒德裏昂還只是表示對港版國安法感到憂心

德國內部對默克爾政府親共立場的批評聲也日漸響亮。

在默克爾領銜的基民盟黨派成員中,擔任德國聯邦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的羅伯特·呂特根( Norbert Röttgen)嚴厲批評德國外交部在香港國安法問題上沒有采取公正的態度,反而迎合中共,鼓勵德國公民對港版國安法持默許態度。 此前,德國外交部提醒赴港和在港的德國公民要“謹言慎行”以免觸犯香港國安法。

德國總理默克爾被指責在回應港版國安法的問題上過於軟弱,而且她對中共的政策導向也已嚴重違背當今世界的滅共大勢。綠黨議員雷哈德·布提克法(Reinhard Bütikofer)認為:“盡管默克爾的對華政策在過去帶來了很多好處,但如今顯然它已經落伍了。”

即使是默克爾總統的親密盟友、歐洲議會中右翼歐洲人民黨領袖曼弗雷德-韋伯(Manfred Weber)上月底在港版國安法通過時也大聲喊出:“今天我要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為什麽法德,尤其是法國,開始轉變對中共國的態度?

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中共撕毀了《中英聯合聲明》。 與中共獨裁者嗜權不同,法德在內的西方國家註重契約精神。《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共對西方國家的承諾,其中,第三條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現行的法律基本不變”。而此次港版國安法的通過事先並沒有對香港立法會以及民間社會進行任何有意義的訊聽或征求意見,嚴重損害了香港的高度自治地位,損害了中共對香港享有獨立立法/司法/終審權的莊嚴承諾。從在華外資企業發展的角度看,如果中共能撕毀國與國之間的承諾,又如何能期望它可以遵守對外資企業的保護政策呢?全球資本又怎可能從中共國合法合理合規賺到真金白銀呢? 偌大的14億人口的市場對於外資外企又有何意義呢?

何況,中共的全球侵略性擴張政策也嚴重傷害到了法國的國家利益。非洲,尤其是西非海岸線經中非向東區域曾是法屬殖民地。 法國至今對這些國家有巨大的影響力,法語是非洲的第二語言

2019年3月,一直親共的法國總統馬克龍訪問東非吉布提時警告說,中共日益增強的經濟影響力可能對非洲國家的主權構成威脅。他指出,中共貸款附帶的條件長遠來看可能是危險的,有可能使非洲國家掉入債務陷阱。他還表示:“中國是一個世界大國,近年來在許多國家擴大了自己的影響力,特別是在非洲國家。短期內看可能很好,但長期看結果往往會很糟糕。”

中共的戰狼外交也惹惱了法國。2020年4月12日,中國駐法大使盧沙野以“一名駐法外交官的觀察”為名義發表虛假評論,指養老院護理人員擅離職守,集體逃離,導致老人“成批餓死、病死”。 盧沙野的文章雖不點名但卻是指向法國的養老院體制,並批評“種種這些,卻未見西方主流媒體大量報道,深入調查,揭露真相。這些標榜公正客觀的媒體和專家良心何在?職業道德何在?” 後來經法國媒體查證,中共大使館攻擊法國的這段話出自『法國西部報』一篇報道的某一段落,提及卻是西班牙發生的一件事。

中共官方諸如此類虛假評論引發了法國的憤怒。 法國外長勒德裏昂於4月14日急召中共駐法大使表示抗議。自戴高樂六十年代無視冷戰氛圍與中國建立大使級外交關系以來,還極少發生法國政府緊急召見中國駐法大使的事情。

那法國為何選擇現在站隊?

一個可能的原因是法國對新冠病毒的起源存疑。 雖然4月17日馬克龍辦公室一位官員稱尚未發現新冠病毒與武漢病毒研究所之間的確切聯系,但歐盟內部支持調查新冠病毒起源的呼聲越來越濃。 歐盟政治家們包括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德國外長馬斯、總理默克爾以及發展部長穆勒等都多次要求中共說出病毒真相。但中共對這些要求一概忽視與拒絕。

4月29日叛逃至美國的病毒學及醫學博士閆麗夢說她到美國的原因就是要揭露新冠病毒真相。 她有可能已將相關資料交給了西方各國,因而促使法德站隊於民主香港這一邊。6月5日,曾經明確表示 “西方霸權已終結”,要向中俄靠攏的馬克龍態度鮮明地表態,要力挺“一國兩制”。

法國現在表態力挺“一國兩制”也得益於歐盟內部親英美勢力的崛起。以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為例。馮德萊恩女士出生於比利時,曾是共產主義恐怖組織“紅軍派”的綁架目標,因此她逃至英國,使用化名在倫敦警察廳的保護下入讀倫敦經濟學院。 馮德萊恩女士很享受倫敦的生活,稱倫敦是“現代性的縮影:自由、生活的樂趣、及可以嘗試一切。 這些給了我一種內在的自由,我一直保持至今。”

因此,可以想象這段經歷使馮德萊恩女士充分認識到共產主義的罪惡,英美生活的自由。 當然,她成為歐盟內部親英美勢力的代表也就不足為奇。

歐盟親英美勢力的崛起使美歐重塑跨大西洋聯盟成為可能。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去年9月出訪歐洲時,除了會見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之外,還會見了剛剛當選歐洲議會主席的戴維·薩索利,候任歐盟委員會主席的烏爾蘇拉·馮德萊恩、歐洲理事會主席夏爾·米歇爾,以及被提名為歐盟外交政策高級代表的何塞普·博雷利。耐人尋味的是,蓬佩奧當時沒有與任何一位當時在位的歐盟領導人舉行會晤。

截止本篇文章發稿時,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副顧問博明正在巴黎與英法德意政府機構領導人舉行為期三天關於中共的專題會議;歐盟外交及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表示:“為回應中共在香港實施的國安法,歐盟將對中國采取反制措施”。反制措施可能包括擴大“敏感技術”的出口禁令至香港、調整對香港的旅行建議及重新評估與香港之間的引渡協議等等。

中共正在被歐盟拋棄,反擊中共的世界正義聯軍正在形成。共產黨,你完了。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7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