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對新聞工作者:雙重標準

新聞來源:HONG KONG FREE PRESS

作者:TIM HAMLETT

翻譯、簡評:勢不可擋

PR:CharlesS

PAGE:玄天生

簡評:

香港警察在執法過程中對新聞工作者和他們自己採用雙重執法標準,一套是適用於新聞工作者的規則和標準,另一套則適用於香港警察。比如,香港警察以“涉嫌非法集會”的名義抓捕婦女,原因是該婦女身穿了新聞制服而被認定為記者;而香港警察執法時本應該顯示編碼或身份卡,但他們卻沒有這麼做,並且他們被要求不能在製服上設計其它徽章和圖標,但卻經常這樣做了。香港警察指控媒體在拍攝時暴露了警察的個人信息;但洩露有關被捕嫌疑人的個人信息以及一些極有偏見的證據,對香港警察而言卻是司空見慣。香港警察指控開車駛入一群警察的摩托車手的行為是“瘋狂駕駛”,甚至是“恐怖主義”,導致該車手無法保釋;但將摩托車駛入一群和平抗議者中的警察卻沒有受到任何指控。

香港警察與新聞工作者:一套適用於我們的規則,另一套適用於他們

有時,在我被邀請向大批警務人員介紹他們與新聞界的關係時,經常聽到的抱怨是:沒有一個監管機構可以對新聞界進行投訴。

我通常的答復是,我們很樂意能像警察投訴科一樣有一個接受投訴的安排,但進展不順利。問題顯然仍然存在。上週,香港警務處寫了一封信,其中包含了對代表大多數記者的四個組織機構的一系列投訴。

照片:Kero/社會聯合媒體。

這已經(我希望這不足為奇)被廣泛報導。因此,我們可以利用對警察部隊抱怨的回應來安慰他們,至少這和他們對我們有關警察抱怨的反應通常一樣快。

第一個投訴是,一名“偽裝成記者”的婦女因“涉嫌非法集會”而被捕。據說,她當時穿著新聞背心。香港電台在報導關此事時忍不住補充說,警方沒有說明身穿新聞背心卻非記者的事實存在與書信所針對的真正記者有什麼關係。

這是個好的觀點,畢竟所有警察都有著制服的義務。他們應該顯示其編號和/或身份卡,但他們通常不這麼做。他們不應該在自己的製服上裝飾自己設計的徽章和徽標,但他們經常這麼做。另一方面,記者卻可以穿自己喜歡的衣服。

檔案照片:通過社交媒體。

由於風衣、筆記本和將新聞通行證壓入軟呢帽帽簷的時代早已蕩然無存,因此很難“偽裝成新聞工作者”。

新聞背心雖然很方便,卻根本沒有正式地位。我們之所以知道這一點,是因為每當有人在報導街頭抗議活動時抱怨記者受傷時,警隊的反應就是,記者沒有特殊地位。與急救人員,社會工作者,人權觀察者和流浪的市民一樣,在任何錯誤的時間,任何錯誤的地方如警隊射擊場,或我們稱為街道的地方之一,記者也容易被射擊,被水泡浸濕或被噴辣椒水。

因此,我認為此投訴必然是沒有根據的。

防暴警察向旺角的記者發射胡椒噴霧。圖片:香港電台截圖。

下一封投訴(我引用香港電台)是這樣的:“警方還指控一些在線媒體對抗議者的小冊子進行了特寫拍攝,其中包含有關官員的個人信息。警察部隊將其描述為“極端不專業”,並補充說,此類拍攝可能違反法院的禁令,即防止暴露有關警務人員的個人信息。

我對製造毫無根據的法律威脅感到遺憾。拍攝一張關於傳單的照片不是“惡意收集個人信息(doxxing)”。當然“可能”是一個狡猾的詞。川普總統“可能”會贏得諾貝爾和平獎。誰知道呢?

我也會對“非專業”這個標籤提出異議。如果您是要報導這些傳單存在的記者,那麼您至少應該拍一張傳單的照片。這不是為了出版,而是作為故事真實性的證據。

現在是第三個投訴,這在某些方面更有趣。

“警察的下一個投訴是,在線媒體光榮化了一名涉嫌刺傷警察的男子的行為,因為這些媒體認定這名男子是抗議活動中“驅趕”警察的“居民”。警隊聲稱這名男子不是普通居民,而是“罪犯”,並說媒體混淆是非是可恥的。

這裡有一個法律隱患。媒體用暗示被捕或即將被捕的人在那件事上有罪…或無罪的方式來報導事件, 假如被起訴的話,是嚴重的罪行(技術上稱為蔑視法庭)。因此,記者需要進行訓練,使他們能夠以中立的語言報導涉嫌的犯罪,例如“居民”和“驅趕”,而“罪犯”則不是。

香港律政司。圖片:香港政府。

令人遺憾的是,正如我多年來一直抱怨的那樣,這一規則經常被打破。它經常被破壞的原因是因為香港律政司(DoJ)與舊的殖民地法務部不同,它並不關注新聞媒體以發現侵權行為。

我不時寫信給律政司,指出明顯違反規則的情況。他們禮貌但無濟於事的答復是,他們只有在收到警察的建議後才提起訴訟。這無濟於事,因為偏見信息的通常來源是警察,有時是非正式的,有時是在正式的新聞發布會上。

居民被指控刺傷一名警察的事件的發生為此提供了很好的例子。在他被捕的幾個小時內,所有渠道都以“警察消息來源”來報導,並記錄了有關逮捕的各種細節,這些細節清晰暗示了逃跑的企圖。

由於某些媒體不小心報導了他的名字,因此我們必須假定這是(警方)提供的信息之一。確實,由於一些媒體設法在早間刊物上及時採訪了他的家人,我們必須假定他的地址也已提供。

照片:黎智英/社會聯合媒體。

所以你發現了吧。儘管拍攝警察的個人信息是“不專業的”,但洩露有關被捕嫌疑人的個人信息以及一些極有偏見的證據片段,對警察而言卻是司空見慣。

這裡有有一套適用於我們記者的規則,而另一套則適用於他們警隊,因為讀者,毫無疑問,已經可以從涉嫌開車衝進一群警察的摩托車手的案件中推論得出。最初他被指控“超速駕駛”,現在又被指控“恐怖主義”,顯然是因為沒有比這更好的理由來拒絕保釋了。

同時,將摩托車駕駛到一群抗議者中的警察沒有受到任何指控。

新聞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63977/ […]

0
lettergu
10 月 前

CCP shameless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