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歡迎“出逃”的香港人

新聞來源:foreign policy《外國政策》;

作者: SALVATORE BABONES ;發表日期:2020年7月8日

翻譯/簡評:cathy r;校對: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作者分析了香港人的歷史,人口組成成分,以國際化的視角帶人們了解了香港,也解釋了國安法的惡劣名聲和各國都會為香港人敞開大門的機遇。以中共的視野怎麼可能了解世界各國是多麼歡迎香港人去安居樂業,而在一個和平環境生活久了的人們也很難相信獨裁統治是多麼的殘暴。

各國正在為香港的出逃敞開大門

英國、台灣和許多其它國家正在歡迎趕在北京鎮壓之前爭先恐後地出逃的香港人。

2019年6月6日,法律界人士遊行至香港中區政府合署,抗議政府批准向中國大陸引渡的計劃。 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你可以把這當作是香港的第二次回歸中共國,也可以看作是對1997英國移交香港背後的原則的背叛,可以看作是殺金雞取卵,也可以看作是香港的徹底終結。不管你選擇哪種說法,在慎重地移交香港到它手中的幾十年後,中共國終於在7月1日合上了它的魔爪,以新的國安法威脅香港作為離岸金融中心僅有的留存價值。香港的全部意義在於她是一個人們可以在中共國作生意而不受中共法律約束的地方。國安法把香港帶入冰點。這可能會讓北京在將它的意志強加於香港和其人民時更有信心,但卻使香港人自身變得更無助——也使城市變得更沒有活力。

因此一點也不吃驚的是有創紀錄數字的人們正在出逃——或至少為出逃做準備。早在新的國安法出台之前,已有超過40%的香港人口在考慮移民。據報導,在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和冠狀病毒發生後,高技能的外籍人士也在離開香港。香港美國商會六月份的一項會員調查顯示,國安法可能會驅使更多外國定居者及他們的公司離開這個司法管轄地。雖然一些人對這些意圖能否實現表現出一種正常的懷疑,但對香港的總體情緒肯定是不看好香港。

如果香港人想離開,那些有高級技能的人會發現全世界都在對他們敞開大門。首先,所有香港當地超過23歲的人- 在1997年6月30日從前殖民地移交給中共國的時候是英國臣民的人– 都有資格自動取得英國(海外)護照。這些護照在歷史上並沒有給與他們在英國的居住權,但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現在已經向護照持有者和他們的親屬提供了在英國生活、工作、學習權利及六年取得公民身份的通道。僅這個措施就可以覆蓋一半以上的香港現有人口。

幾十萬香港人同時還有加拿大或澳大利亞公民身份或永久居留權。這兩國正在考慮採取方便更多香港人移民的措施:加拿大正在秘密地審核各種方案;澳大利亞則在考慮一項特殊保護簽證計劃。離香港更近的日本正在積極地向金融公司推薦去東京重新落戶,並考慮對高技術金融專業人才發放快速居留許可。台灣已成立一個完整的政府部門- “台灣-香港服務和交流辦公室”,為香港人的重新落戶提供便利。同時,美國的《香港安全港法案》將給被新國安法威脅的香港人難民身份,這已取得了國會兩黨一致的支持。

大多數的國家官方強調他們外展工作的人權意義, 但實際上他們也是看中了在香港匯集的傑出人才資本。畢竟,14億中共國大陸居民也在中共黨國的獨裁統治下,但沒有人急於為他們提供一個新家。香港不一樣:它以金融中心聞名於世,也是諮詢、設計、教育、時尚、商業、出版和其它一系列專業服務的重要中心。這些工作由當地人和外籍人士一起承擔,幾乎所有的人都是流動性的。大多數人都會說英語。

今天當地的香港人,許多都是在1949年內戰結束時從中共國逃離中共統治的人的後代。還有一些是從文化大革命期間逃離中共的。最近從中國大陸來的移民包括了通過每天最多150人的“和親屬團聚項目”而被允許進入現在叫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區有自己的護照和移民限制)的大致1百萬人。

然後還有來自全球,被香港所吸引的移民。最近的2016年的人口普查顯示,香港730萬人口中包括了57萬非中國移民。最大的群體來自菲律賓(19萬)和印度尼西亞(16萬),他們中的許多人是傭人。但這表明仍有20萬大部分是自由自在的專業人士,包括3萬5000英國人,1萬5000美國人,1萬5000澳大利亞人和1萬1000日本人。其它根據移民數據計算的數字則顯示這個數字甚至更高。

當地人和外國出生的定居者都會受到新的國安法的約束,此法對分裂、顛覆、恐怖主義和“和外國或外部勢力勾結”有新的懲罰措施。其它國家也把分裂、顛覆和恐怖主義定位非法,但中共國臭名昭著地把這些犯罪解釋的非常廣泛。對香港人更不利的是,新國安法對勾結的規定範圍更廣:鼓吹國際社會制裁中共國或“煽動對中共國的仇恨”,現在會受到三年到終生監禁不等的判決。

更有甚者,中共國宣稱擁有對這些所謂犯罪的全球司法權,這意味著,如果在美國或其它地方的人權活動者呼籲因為把維吾爾少數民族關在集中營而製裁中共,那麼,在原則上,他可能在到達香港以後被逮捕或審訊。同樣的,曾召開過香港民主會議的外國大學也許不能在香港招聘。更不用說在香港本地開民主辯論會了。在香港大學的外國教授應特別小心。

當然,現在適用於香港的一切在大陸是一直適用的。禁止批評中共國一直是心照不宣的。在香港,現在也有明文規定了。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甚至是北京在香港的新人,鄭雁雄(官銜的俗稱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中央人民政府的國家安全保衛辦公室主任”)馬上開始因為反中共推特逮捕外籍人士,好像不可能,但你永遠都說不好。香港曾因為擁有法治而特別的自豪,現在法律說出格的推特將會被判處最低三年的監禁。誰會願意冒這個險?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長住香港的外籍人士和專業服務公司都有強烈的動機離開。只有大銀行,如果他們想繼續在中共國開展業務,包括他們在處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各種形式的資本進出時所扮演的利潤豐厚的角色,就不得不留在當地。許多人批評匯豐銀行和渣打銀行公開支持新香港國安法。毫無疑問,他們是受到了很大壓力,必須這麼做的,而且他們的默許無疑是他們無意放棄香港的信號。但保持香港作為商業和金融中心的競爭力需要依靠成千上萬小企業經營者和僱員的決策。一旦有更好的重新安置機會,他們可能比銀行和銀行家更不願意對新的皇帝- 中共主席習近平磕頭。

雖然中共可能不重視“麻煩的”香港人,但世界的其它許多地區重視香港人。香港本地人和長期定居香港的外籍人士擁有的技術和人脈幾乎在每個地方都很受歡迎。當地人有跨越亞太地區和整個英語世界的移民選擇。理論上,中共國可以讓他們很難離開,但實際上,這不太可能做到。對香港有同樣破壞作用的是,外籍人士可以跟隨當地人離開香港,或直接回家。香港將永遠牢牢地處於北京的控制下。但套用著名的《星球大戰》裡萊婭公主的話,北京的拳頭收得越緊,就會有更多的香港人從它的指縫中溜走。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