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CCP派的土耳其裏拉是怎樣跌成渣的?

作者:文小明

我之前寫過土耳其在伊朗宣布與中共國冥幣挂鈎之後,土耳其宣布跟進,https://test.gnews.org/zh-hans/242009/土耳其竟然跟進宣布以人民幣結算從中共國進口商品, 合作再次加深。

土耳其裏拉的路越走越窄了。土耳其裏拉兌美元彙率又跌了0.1%,現在是0.1457,從年初的0.1681算起,累計跌幅13.33%。5月份土耳其裏拉彙率創下曆史最低,只有0.139。

那麽土耳其的貨幣最近爲什麽就不值錢了呢?看幾組數據就明白了。

一季度土耳其GDP增速爲4.5%,受疫情衝擊二季度預期爲-17%。

6月份土耳其的通脹率爲12.62%,達到2019年8月以來的高位,前8個月通脹率一直在10%以上。核心物價指數上升至393.63,半年增加了5.6%。

與此同時,土耳其央行連續擴表,5月底達到了10412.18億裏拉,1月份這一數字還是8400億左右,增加了約24%。而土耳其爲了支持裏拉,包括黃金和減掉掉期在內的總外彙儲備從2019年底的870億美元降至6月底的330億美元。

在高通脹率、低外彙儲備的情況下,根據經濟學原理,應當調高利率,吸引外資進入。但總統埃爾多認爲加息會導致通脹,6月的貨幣政策決議仍將央行基准利率保持在8.25%的位置。

要知道,從2019年9月開始,該國央行已經連續9次降息,這個時候不加息對衝,相當于放任彙率下跌,投資者自然看空。加上周一土耳其伊斯坦布爾交易所禁止外國金融機構賣空股票,二者疊加之下資本外流加快。數據顯示,外國投資者在當地貨幣債券市場的份額降到了不到5%的曆史低點;過去12個月裏,他們從土耳其股市撤出了44億美元,這至少是自2015年以來最大規模的資金外逃。

所以事情很清楚了。

經濟下滑,央行大量放水導致通脹率上升,但國家外彙儲備太少難以支撐,也不動用利率工具對衝,終于導致土耳其裏拉的慘敗。

這是短期的情況,但別忘了,裏拉彙率的表現並不是現在才開始的。

很少會見到一個國家在經濟發展的同時彙率止不住地下跌。

20年間,除了2001年的土耳其金融危機和2008年的次貸危機,土耳其的GDP年均增速保持在5%左右,這一數字甚至超過了美國。

彙率表現卻令人失望,基本上21世紀走了多久,它就跌了多久,中間多少有一些波動,但整體上曲線是向下的。

這要從土耳其的發展模式說起了。

土耳其的經濟模式是典型的流動性驅動,簡單來講就是大量發行貨幣,然後通過房地産和基建拉動經濟增長。這和CCP的操作模式一模一樣!無限的擴大了泡沫經濟!

長期以來,土耳其堅持寬松的貨幣政策,M2增速一直在9%以上,截至2019年達到29179.37億裏拉,20年增加了近50倍。放眼全球,能和土耳其相提並論的國家也沒幾個。

顯然,土耳其印錢的速度和國內的發展沒平衡好,直接導致通貨膨脹率的恐怖增長。2004年之前,該國通脹率竟然在20%以上,再往前最高達到過100%,相比之下,現在的12.62%根本不算什麽,雖然和央行設定的5%的目標相差甚遠。

這種大量釋放流動性的行爲和中共國的“基建狂魔”如出一轍。1920年以來土耳其就使用進口替代性工業化發展方式,即出口初級産品和原材料進口國外先進設備發展國內工業再用貿易壁壘保護“國內幼稚工業”。

這種模式下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土耳其的對外貿易長期處于逆差狀態,2012年開始才慢慢收縮,2019年爲-311.74億美元。

爲了彌補這些缺口,土耳其不得不“犧牲”自己的外債規模,長年積累下來的外債余額現在已經達到了4310.34億美元,占其GDP的57.13%,是其現有外彙儲備的13倍。

在穩定的時候,這些流入的錢對土耳其的意義是雙重的:一方面驅動了土耳其經濟的增長;另一方面,保住了彙率。

但一旦平衡被打破,外債就成了懸在土耳其頭上的一把刀。

所以說,這個國家的彙率問題是頑症了,因爲經濟結構帶來的問題,瘋狂印鈔和大肆舉外債刺激了土耳其經濟,但同時也造成了高度通脹、貨幣不夠堅挺的局面。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毫無疑問,土耳其裏拉的彙率下跌的也不可能突然止步。

在本國的情況如此糟糕的情況下,仍然堅持和中共國以冥幣的方式結算進口貨物,無異于雪上加霜。甘心的成爲中共國一帶一路那根繩子上的螞蚱,甘心被收割著所剩不多的財富,伊朗和土耳其這樣做無疑是甘心做了中共國經濟崩塌後的陪葬品,無疑是甘心奔跑在中共國和盜國賊正在灰飛煙滅的路上!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7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