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指控中共搞亂美國政府和私營企業

新聞來源:《華盛頓時報》

作者:比爾·戈茲

翻譯:遊戲小哥

簡評/PR:1818

Page:拱卒

簡評:

這篇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的重磅發言是近期美國政府終於覺醒,意識到中共是美國長期的國家安全威脅的一篇檄文,背後是爆料革命及無名氏系統多年來運作的集中體現。文中每一個結論都是美國掌握切實證據後對於中共的有力指控,每一項指控隨之而來的便是落到行動上的製裁重拳;對比之下,中共的回擊“別以為中國安全部門「吃素的」”顯得如潑婦罵街般,僅是口炮黨之流,暴露的是中共虛弱但邪惡的實質。

以美國為首的正義力量終於在一場席捲全球的病毒面前從利益的美夢中驚醒,而衣不蔽體的中共“皇帝”依然不知廉恥地篡改世界規則,踐踏普世價值與正道信仰。相信在近期重重法案和製裁的壓制下,共匪惡靈必定不久於世,從我們生活的地球上徹底消失!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中共國開展大規模活動來搗亂美國政府和私營企業

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A.Wray,下簡稱“雷先生”)週二在一次重要的施政報告中說,中共國情報人員和外交官正在通過賄賂,勒索和秘密影響行動積極顛覆美國的政策。

2020年5月30日星期六,親中共的支持者在香港的抗議活動中,在美國領事館外舉著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肖像和中共國旗。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了一系列針對中國的措施。

聯邦調查局局長說,這些行動是中共國大規模情報活動的一部分,目的是招募間諜和竊取信息。

雷先生對哈德迅學院智庫的聽眾說:“長期以來,對我們國家的信息,知識產權和經濟活力的最大威脅是來自中共國的反情報和經濟間諜。”

中共國的滲透範圍很廣,從傳統的間諜活動到政府內部的代理商招募,再到旨在獲得尖端美國技術的網絡攻擊和數據盜竊。這些竊取行為已造成“財富100強”企業受損,成為小型創業公司。

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在2020年7月7日於華盛頓哈德遜研究所舉行的視頻活動中,討論了中國政府和中共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構成的威脅。

雷先生的講話是川普政府共同努力的一部分,著重強調華盛頓和北京之間在多方面關係緊張,美國領導人認為這是中國共產黨領導層所構成的危險和威脅。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Robert O'Brien)上週談到了中共國執政意識形態的問題。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和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計劃在未來幾週內發表針對中共國其他問題的演講。

雷說,針對美國官員的“惡性”顛覆和影響行動正在秘密進行中,“一年365天,無時無刻”,中共國的情報人員和外交官都參與其中。

他說:“中共國正在進行高度複雜的,有害的外國勢力滲透活動。” “其方法包括行賄,勒索和秘密交易。”

雷先生說,目前有5,000例FBI反情報案件中有一半與中國有關,北京“正在努力與對於新冠病毒基礎研究的美國醫療機構,製藥公司和學術機構達成妥協。”

中共國官員將這一努力視為“幾代人的鬥爭”,在不放棄政府幾乎完全控制的情況下,在經濟和軍事上超越美國。

雷說:“中共國正在全國范圍內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努力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

這些活動的受害者不僅是美國政府和企業,也是普通公民。他補充說,這項行動規模如此之大,代表著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財富轉移之一。

他說,這次演講提供了更多有關中國情報和影響力運作的細節和信息,這比聯邦調查局以前公開的要多。

瞄準台灣

雷說,中共國已經開展情報行動,以影響美國對台灣的政策和態度。目的是破壞美國非官方盟友對台北的支持。中共國認為台灣是一個叛國省,它將及時受到北京的控制。

宣布計劃前往台灣的美國州長或州議會成員經常成為中共國公開或秘密施加影響力的目標,包括使用有償和無償代理人以及美國媒體。

迫於施加的壓力,美國新聞媒體以“自我審查”的方式,避免其報導激怒中共國。雷說,中共國利用旅行限制來迫使新聞機構和企業切斷訪問佢道,並將目標對準任何被視為反對中國共產黨執政制度的人。

中共官員還揚言要從經濟上懲罰位於當地政治家地區的美國公司,以防止官員旅行或支持台灣。

他說,如果公開的壓力失敗,中國將使用更具顛覆性的“間接,秘密”手段,識別和施壓與地方官員接近的人,以迫使他們與北京的政策保持一致。

雷說:“這些中間人沒有告訴美國官員他們是共產黨的馬前卒。” “最終,中共國會毫不猶豫地使用煙霧彈,鏡子來誤導和影響美國人。”

雷說,此舉的目的是“動搖我們的政府政策,歪曲我們的公開討論”,以削弱美國對台灣和香港等地區的支持,在台灣和香港,贊成民主的人士正面臨新國安法實施的鎮壓。

他還說:“中共國外交官還利用開放,赤裸裸的經濟壓力和看似獨立的中間人來推動中共國對美國官員的偏好。”

雷說,聯邦調查局官員還看到中共國試圖改變其在聯邦,州和地方官員中廣泛批評關於新冠疫情的說法。

中共國要求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州參議員發表一項決議,稱讚北京對新冠狀病毒爆發的應對。

雷說:“最重要的是:所有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壓力匯聚在一起,構成了決策環境,美國人在這種環境中被中共束縛了自己。” “一直以來,中共國政府和共產黨都無恥地違反了安定的規範和法治。”

駭客攻擊

中共國政府的活動還包括大規模盜竊美國人的個人信息和知識產權。

近年來,中共國黑客已經從美國一半的人口和大多數成年人獲得了個人數據,包括從Equifax信用報告公司,Anthem醫療保健公司以及美國政府人事管理辦公室(該辦公室保存著聯邦僱員的記錄)。

中共國還試圖影響和招募美國大學教授和研究人員,包括哈佛大學化學系主席查爾斯·利伯(Charles Lieber),他因從中共國收受錢財作出虛假陳述而被起訴。

雷說,一名中共國代理商從俄克拉荷馬州一家石油公司竊取了價值超過10億美元的專有技術。

Chinese intelligence activities are so prevalent that the FBI opens a counterspy case on average every 10 hours, Mr. Wray said.

“這種事情在全國各地不斷發生。” 他說中共國的情報活動如此普遍,以至於聯邦調查局平均每10個小時就立一個反間諜案。

另一個計劃是中共國政府通過其公安部,對包括美國在內的海外中國持不同政見者進行秘密行動。雷說,這項名為“獵狐”的計劃是由中共國總書記兼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起的。

“獵狐”行動使用公安部的特工團隊,表面上從事全球反腐敗運動,目標是持不同政見者和其他政治對手。

目標包括尋求揭露中共國廣泛侵犯人權行為的政治對手,持不同政見者和批評家。許多目標人士生活在美國,並且是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中共國正在尋求強迫他們返回中國。

聯邦調查局局長說,在行動中使用威脅和監禁國內家庭成員來強迫目標人群返回。

雷說:“獵狐行動是習近平總書記的一攬子計劃,目的是威脅將他視為暴君並且居住在世界各地的中共國公民。”

雷說,在一個案例中,中國特工告訴“獵狐”行動的被執行人,要么返回中國,或者被“自殺”。

他說:“這些人實質上從事流氓執法……試圖向公民施加壓力達到禁止異議。”

在提問階段,雷先生被問及中國的三個主要情報機構,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和解放軍的情報部門。

公安部是“獵狐”行動中一個相對較新的機構。雷先生說:“例如,公安部在該行動中的執行力大於國家安部或者解放軍。” “總的來說,我在演講中描述的很多可怕的事情都來自於國家安全部(MSS)和解放軍(PLA)。”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