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九)郭先生談關於英雄科學家 :我下決心想救的在國內的人,你们一個也擋不住!

文諤整理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精選,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2020年4月30日郭先生說:會超過一百個比他還牛的人(中共病毒實驗室的科學家)會到達美國。記住我郭文貴說的話。……我三年前,我三年前就說過,我去年也說過,現在也說過,我想在國內救的人,我下定決心的你一個也擋不住。你一個都擋不住,你信不信!

2020年4月22日
三年來多少人問我:文貴,我能做點兒什麽?我都是一句話:傳播爆料,在你安全情況下。包括國內所有,包括我們的大校,包括這個我們剛剛到達歐洲(武漢P4)實驗室的,我們的這位先生。

從他找我,從他跟我聯系,我從來沒說過:你把實驗室的事兒告訴我吧,你給我透露點。我從來沒有。包括大校,我沒有一次問過說,你能不能給我點兒情報,你能不能,我從來沒有。我沒要求過一個戰友去做什麽事情。這就是我對我老娘的承諾,也是對爆料革命的承諾。

2020年4月27日
YouTube、推特、Facebook靠廣告生存,微信靠啥生存?是靠著它微信是舉世無雙的,包括阿裏巴巴,阿裏巴巴的螞蟻金服和騰訊的網上支付,手機支付,這是他核心的,然後是視頻。但是記住,最核心的價值是他們都沒做到,打賞功能。
……
我告訴大家,這(G幣)將改變所有的遊戲規則,就是當你有情報的時候,它會變成錢。
……
當你發這個視頻,比如說你發現在武漢武漢霹靂館石正麗和王岐山見面了。你吧唧你把這個你掛到前面去,你只掛你拍到的一分鐘,你拍了10分鐘左右 ,說戰友們我看到了王岐山和石正麗,還有王延軼,他在這說話了。比如說有個戰友站出來說,我是在P3實驗室,香港P3實驗室是全世界最高級的之一,香港P3實驗室全世界最高級的之一,比武漢實驗室還牛,裏面是聚集全世界人才。那裏邊某個人,大領導和王岐山有關系,你掛出來,你推出去,就像咱那個文一樣,是吧?那個文啊那個文,出去了。我看了,我郭文貴看了,哎吆,這個誰發的啊小皮匠發的,卡麗熙發的,我覺得你太牛,我給你點1000個金幣,這1000個金幣。

2020年4月30日
今天的直播我知道誰會看?共產黨!現在文貴要給所有現在正在看直播的共產黨員們跟你們聊兩句,我跟你們聊兩句。所有的滅爆小組,還有剛剛成立的中共中央緊急事件疫情小組,針對的就是我們爆料革命。包括昨天你們去青島的人,去香港的人,你們知道你們已經輸了,你們贏不了,是吧?我說過我要做到的我就會做到,歷史會給我們答案,很快會給我們答案。

我在未來的三周內我會告訴你這件事情,會讓你共產黨撒謊、欺騙全世界死的有多慘!我說到做到。我再次告訴你滅爆小組的人,還有所有緊急事件小組的人,昨天你們去這些人家裏面威脅他們,弄得家裏雞飛狗跳,哭聲一片。包括讓他們家人,給班農、給我們發威脅信,發Email,還想弄人身炸彈來搞我們,威脅我們,包括你們現在要把某些人定成神經病,你以為你定成神經病就定成神經病了,這麽大的美國和世界,定成神經病爆料就不管用了?郭文貴還給你定成神經…,大家還記得嗎?郭文貴曾經被共產黨定為有神經病,你們忘了郭三邪、郭三秒、郭騙子,而且是好多時候說我神經有問題。大家還記得嗎?凡是說共產黨真話的,他大爺的就定成神經病,你這個王八蛋共產黨,你黑到家了,你、你low到家了。

我三天前就告訴美國的團隊,我說當這位先生到達美國的時候,共產黨一定讓他家人出來說,這家夥神經病,說話都不可信。共產黨你能不能長點屁臉?孫力軍抓了,孟建柱完了,王岐山完了,你們能不能長點屁臉?你大爺來的,你low死了你。啊!凡是說你的真相都是神經病,郭文貴神經病。你真是、你想想這個天底下真可憐。你能想到一個統治中國的共產黨政府能那麽不要臉,比我們老家那個村裏邊罵人的人都low。除了撒謊、騙、造假,你什麽都不會、什麽都不會呀!就是造假。頭兩天美國某些部門給我說,估計他們會怎麽辦?我把我、我把所有的、我說他們的行動方案從前天、昨天到現在沒有一樣能超出我預測範圍之內的。
……
那位先生的一家人的能在你的虎口底下,圍著一幫人的情況下能離開你們,知道我的在國內的潛伏的力量了吧;私人飛機能在你眼皮底下能飛開,知道我們潛伏的力量了吧;我們另外的人能在你眼皮底下在我幾十個人的護駕情況下輕松的離開了你控制的境域,我就不說透了吧?你能做到嗎?共產黨,你吹狼蛋啊你。我跟你共產黨這些家夥說一下,所有這些背後運作的人幾乎百分之百我都沒見過,都是我們戰友,這就是爆料革命的力量。我能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把戰友凝聚在一起,拯救任何戰友,你不服你放馬過來。

所以是我說,共產黨平爆小組,我再告訴你我今天一開始說的幾句話。人已經到美國了,你弄不回去了。你讓他們家人把他說成神經病,你試試看,是美國人信你的還是信我們的。第三,會超過一百個比他還牛的人會到達美國。記住我郭文貴說的話。
……
你開動你所有的大外宣機器,情報機構,你把這些人造成都是神經病,都是說謊的,甚至是性無能,是吧?然後還要陷害班農,然後要拿什麽自殺炸彈去,要去炸班農去。我要告訴你,警告你,我知道你在聽我直播呢。聽懂中文的聽不懂中文的,我告訴你一句話,你曾經告訴過所有的人,一個是要拿自殺炸彈去炸死班農,炸死郭文貴還有路德。這是你的另一半說的吧。第二個人,你的妻子去告了所謂的…,到安全部。安全部告訴你妻子說:“只要讓你們能到美國,到達美國接近郭文貴,接近路德,接近班農,把他們幹掉,你們就是民族的英雄。”這都是你們說的吧。他有錄音。還有一個,說:“你們要能把郭文貴給接近幹掉,這個國家民族你們就拯救了。”這都是你們說的話,這人都在這兒呢。

我也跟你預告一聲,所有來的這些人,滅爆小組的人,很快就會在美國國會山進行秘密聽證。你擋得住麽?有本事來殺他來呀,來呀!這幾天你們抓瘋了。

我三年前,我三年前就說過,我去年也說過,現在也說過,我想在國內救的人,我下定決心的你一個也擋不住。你一個都擋不住,你信不信!

我再告訴你們,共產黨滅爆小組,沒有一個美國政府參與這事兒。歷史會給你答案。這是美國的悲哀,就這個國家它太慢了。都是我一個人幹的,我不是要撇清啥關系。你說我CIA,我就CIA;你說我FBI,我就是FBI,能咋地?但是我跟他們真的半毛錢關系沒有。半毛錢關系都沒有,歷史會給你答案。包括這幾天,這幾個人出來的,我可以告訴你,我之所以不接受美國CIA、FBI的支持,就是因為我們可以做到,我們有戰友。我們爆料革命如果在美國,仰仗或者以CIA、FBI為背景,我們會死的更慘。因為,當你去仰仗倚靠別人的時候,別人就會對你有所求,當你永遠不能滿足所求的時候,他就可能是你的敵人。
……
我們可以說是在,差點說露。在那個城市 50個人以上我把他弄上飛機,我能讓他離開那裏,能到達美國,我能讓人離開到達歐洲。我告訴你日本國,我公開告訴你,別看安倍盼著習近平盼著共產黨,我要讓人去日本你一個都擋不住。你們也知道過去3年多少人去了臺灣,是吧?太容易了是吧?你能擋的住嗎?你要把所有中國你懷疑人都抓起來,那你的監獄就成了公民,看監獄的人就奴才,就成犯罪份子。

2020年5月2日
第二個這兩天熱鬧的不得了,說跑到歐洲的是石正麗,我告訴大家你們太小看文貴和爆料革命了,啥時候了還談石正麗呢?輪得著她嗎?石正麗要跑來,我們連一個早餐都不會讓她免費吃,因為她的級別太低了,她起的作用太小了,有用嗎?沒用,你們太小看我們爆料革命了,還猜什麽石正麗,還有孫力軍。

怎麽可能戰友們…怎麽可能呢?戰友們吶!怎麽可能啊!怎麽可能?
……
哎呀…石正麗出來。你太小看爆料革命了,石正麗來能幹啥?她能幹啥?石正麗不是最關鍵的,比石正麗關鍵我都說過,他都不是出來了嗎?

過去這幾天所有的經歷,未來你們走著看啊,都會有路德的視頻作證。路德這個人守規矩,我說你不露他就不露。但路德都記錄了歷史。當你們看歷史的時候就像看大片一樣,絕對超過大片,所有電影裏邊的美女、007、總統、軍隊、生化戰爭啊、拯救世界啊、巨大的錢啊、FBI、CIA啊、中國的特工啊、全世界拯救啊,所有好萊塢這些元素,除了沒有那個性、黃色以外幾乎全有了,全有了。不過現在這裏邊也挺黃,包括什麽同性戀、性無能都出來了,嘿嘿。哎呦,這真的我又爆料了。不是路德啊,你們可別誤會啊,路德可不是,路德現在舔舌頭呢,他可想了。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大片,真的是大片。而且路德這個腦袋他是真大,我為啥說他是個天才啊,我都沒想起來,誒,他想起來了,用視頻記錄下來,當事人每天,這個好!所以未來你們可以看,但是第一產權歸我們這個平臺有啊。

石正麗,她算個鳥!她是小小的鳥。我現在要說給香港的,叫P3實驗室,你們聽著,我知道,Marik、Dr. Peng,Mark Rui,你在這塊聽著呢,我知道你在。還有中國的所有的衛生防控系統,還有武漢冠狀病毒的緊急中心,還有滅爆小組,你都在聽,我都知道。我現在正式的告訴你,全世界很多人,老百姓不知道,香港P3實驗室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嚴格講Top 1,謙虛點講Top 3,最高的,最高級的國際級的,冠狀病毒病菌實驗室。大家要搞明白一個概念啊,大家很多戰友不了解,什麽叫P3、P4實驗室?就是世界WHO認可的,官方認可並且你要接受WHO監督,你的領導機構就是WHO,監督某個地區的傳染病和流行病或者整個生物發展平衡,或者防止生化武器的,這是一個世界聯合國的官方機構。它的爹、它的祖宗、它的老板、上管機構就叫WHO。WHO原來叫什麽?陳馮富珍當老大,後來交給了今天的譚書記譚德賽。譚德賽千萬別忘了,這倆人千萬別忘了啊,譚德賽、陳馮富珍,包括香港今天的P3實驗室,Dr. Peng還有Marik等4人,全部是國際共產聯盟的中心會員。

這些共產主義聯盟只有一個敵人,美利堅合眾國,或者說白人!這幾個香港實驗室的老大、老二、老三全來自哪裏?Sri Lanka斯裏蘭卡,全是共產主義絕對的極端主義者。他們只有一個目標、幹掉美國,幹掉白人!現在美國真的沒搞明白、真的沒搞明白,戰友們。就剛才這兩位元首,嚇得自己都不行了,為什麽?他到現在都難以相信,只要他看到這個文件以後、看到人他傻了,傻了,真嚇傻了!他待在家裏兩三周了,旁邊都在死人,他到現在還沒鬧明白什麽情況。你們別以為你們搞明白了,世界上最明白、最聰明的就是爆料革命戰友,一點不誇張。香港P3實驗室這幾個人,是共產黨的絕對給拿下的,WHO在亞洲的、在世界上的最高級的冠狀病毒技術、能力、監督和權力的實驗室。

但是,就在武漢P4實驗室冠狀病毒發生之後,他們得到了消息,人傳人,40個人被感染甚至更多。整個香港實驗室,就是代表國際上也就是我們整個人類的,我們每個國家都付錢,讓它幫我們看著不要有病毒傳染、不允許人發展生化病毒的這麽一個地方,官方機構,就是我們的監督者,嚴格講是我們的嗓子,我們的安全、生化的保鏢,選擇了閉嘴。並且威脅當事人不要跨過紅線,你要是敢跨過紅線,你怎麽著怎麽著。這就說明了,如果沒有鬼,你為啥讓人家閉嘴?如果沒有鬼,你為啥威脅人家?如果是你真正的沒有鬼,你是代表WHO、全世界包括美國、歐洲的,。你應該通知相關國家,這都是你的股東,都給你付錢的,說我們發現了武漢冠狀病毒人傳人。不但如此,譚德賽找了香港Dr. Peng,還有他老二Marick,站在臺前跟譚德塞講話,說這個是完全來自自然的,沒有任何問題而且不會人傳人。你不但沒有通告危險,你還欺騙了美國和全世界,包括我們中國人,說這個不是人傳人,而且來自於自然。你不僅僅要進監獄,你要受到全人類的審判。

你們在斯裏蘭卡的交易和你們賬戶上家人擁有的超額資產和房子,一定會被我們暴露出來。包括你玩什麽同性戀,都有可能啊,你們玩同性戀。霸占整個香港P3實驗室,和林鄭月娥在香港理工大學這種完全是犯罪集團的勾搭,和共產黨的勾搭,和像那幾個……不能說,說漏了呵呵……喝口水……說著說著就激動了這個……哎呀不行不行。

……
然後戰友們,我給香港、北京的你們記住,你們別忘了你綁架我們這些離開的這幾個關鍵的武漢實驗室和香港的實驗室的朋友,我告訴你,你們的家人、你們的私生女、你們的錢全在國外,如果你們要敢做過分的事情,你看我們怎麽對付你們! 我再告訴你,99.99%的共產黨員都是好人,我們恨的就是那麽幾個不超過一百個家庭。

如果現在還有人說,像昨天你們知道班農先生為啥沒在戰鬥室嗎?我可以告訴你,班農先生前天,一個多麽偉大的人物,一個美國人,他來到了,來到這、來到這,來到這和一個到了美國的來自實驗室的人見面。班農先生是什麽身份啊?啥身份吶?這個中間我接到兩個電話,一個來自中國的,一個來自美國的,說Miles你只要把班農先生,還有即將這個你安排見面檢察官,還有情報部門的這個會議取消,什麽都可以談。來自最高的人物,家人代表,我說你覺得我能跟你談嗎?我跟你談我的戰友會把我吃了。

但是大家別忘了,班農是冒著多大的險,誰知道來自實驗室的人身上有沒有病毒啊?昨天就來了。昨天就一整天,所以戰鬥室第一次沒有班農。就這麽談,談到下午,班農先生說,就在我在的這個地方就有班農家的房子,班農先生說“我不要回去住,我不要把家人給傳染上。”哎呦,你看這班農,這就是一個偉大的班農。中國的常委有一個人會開著車幾個小時?從華盛頓去見一個從實驗室剛逃出來的一個人——甚至被感染上病毒。

結果談完以後,咱們那個辦公室防彈玻璃那個裏邊,現在畢竟整個曼哈頓是隔離狀態呀。結果跟他來的要參與談判的,那個美國的未來的牛人——也是我們這位實驗室逃出來的這位戰友的偶像、多年的偶像,就坐在他對面了。你看看這了得了嗎?

人家要來之前,人家會打電話,他老婆說“你去哪?”他說我去見這個人。美國人這個是很嚴肅的,他老婆說“你可以見他,你不要回來了。我們跟孩子不能跟你冒這個險。”那就可以離婚了都可能。他就給我發信息,說“Miles,你要告訴我,我到底應不應該去,這事太大了。我家人這麽威脅我。到底有沒有安全風險問題?”我說“這答案非常好呀。當然有風險啊,當然影響你安全呀。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全美國現在安全嗎?可全美國面臨著死亡,而且時時刻刻曼哈頓還在死人。”我說“這個人可能讓美國人停止死亡,拯救全美國、全世界。你到底選擇那一條呢?”

他說“不要再這麽說我了,你跟我老婆一樣,你在虐待我。I am go.”去了。跟著班農他們談了一天,就吃了個披薩,因為曼哈頓連個餐廳都沒有,真的連個餐廳都沒有。最後開完會了,班農先生說:“我不要去回家了,我要睡在辦公室。我不要感染別人。”你看這個人偉大不?那個人去找了他曼哈頓的一個公寓回去住了,告訴他老婆“我三周內不回家。”他家在上州有大房子。你看看這個美國人,你看看這個最牛最牛的人,為了拯救中國人,為了拯救全美國,這個無私和奉獻,誰有啊?

結果是共產黨在那塊現在準備好,把這些人搞成“神經病”、“他是騙子”、“他是神經病”,如何如何,“抑郁癥”,都已經準備好了。所以聽我直播的滅爆小組還有共產黨你們的CDC,我告訴你,你想幹啥,我們都清楚。你啥也搞不成。我能把人從你嘴裏邊掏出來,到這來,到歐洲去。我還能掏出來,你信不信?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咱們走著看。信不信?不信,不服,走著看吧。

當然了,出來的戰友哭天嚎地的,家人被抓了,家人被威脅啦,如何如何的,回來吧、黨和國家要信任。我就告訴他一句話,如果到達了美國,你還在為家人這感情所威脅,你必死無疑。只有一條,不要跟他們聯系。或者聯系,他們的生死跟你沒半毛錢關系。這就是我告訴這幾個出來的人,如果你還想惦記著你國內的家人,那你必敗、必輸、必死無疑。

就象郭文貴一樣,2015年你們看到我那張照片。我說我現在開始我一生最重要的,滅共——我的理想,開始行動。從那天起,過去的郭文貴已經沒了。任何生死都不能左右我的感情,都不能綁架我,任何利益、任何目標都不可能。我只有一個目標,當一個人你又想這個,又想那個的時候,這事就完了。
……
註意香港P3實驗室,它是世界上冠狀病毒最牛的實驗室,這個實驗室裏最牛的前幾個人,全是共產主義極端主義者,而且是共產黨絕對控制的。而且是WHO昨天知道這個人已經到我們美國來了到澳洲來了,大家知道世衛組織幹什麽了嗎?在英國BBC采訪,呼籲全世界讓中國接受全世界調查。你大爺的你,豬都不會相信你們這個話,沒有我們把這個實驗室的秘密和證據帶出來,你WHO你會呼籲讓中共接受調查嗎?你這些王八蛋,你就是犯罪組織。

2020年5月21日
未來啊讓我們的科學家、英雄站出來說,從她開始跟我們聯系,到現在到我直播前一個小時發生的事。我告訴她共產黨會做什麽,你們會說什麽,要有一件事我沒說對的,我讓這英雄拿腳丫子踹我的臉,怎麽樣?你能不能別讓我猜對你一回?共產黨你大爺的,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呀!你能不能不讓我猜對你一回呀?

……
三天前跟她父母通電話,他接下來會幹什麽?我說接下來共產黨開始了,路德的待遇就有了——你的視頻,你沒錢了,你精神有毛病,你被郭文貴又騙色了,你被路德也騙色了,被雙修了,出來了。一定先把你的私隱出來,把你照片放出來,把你家隱私出來。然後你啥都不是,精神病、沒錢。我還沒見過這個人呢?

據我所知啊,據我所知,如果她現在就跟美國說句話,我需要錢、我要1億美元,美國人舉手的會一排的給她錢。1億美元,她要說我要1億美元,一排給她。現在她所享受的待遇,是今天的習近平、王岐山在美國享受不到的。共產黨,她是來揭發你的,你說啥都不能成為證據。她現在跟美國人說啥,美國人的反應是真實的。也別相信我郭文貴的,也別相信路德的,她過去這兩三周見到的,在美國的牛人和美國未來的牛人,是你們加一起中南坑都見不著的。

咱走著看。我特別高興你們這麽做,因為你會把她變成第2個郭文貴。我咋不高興?你會把她變成第2個郭文貴,咋樣?我就知道你會出這個招。你出這個招就好了,現在她好多東西都還沒說呢,我跟你說,是不是?馬裏克,那馬裏克幹啥的?那病毒不就是跟你們一起合作的嗎?還有那個人、那個人是吧?是吧?她還沒說呢?你這一弄,她非說不可了。我知道她留著呢,我從來不勉強她。她留著呢,留著後手呢,我知道,想為爸爸媽媽、為馬裏克是吧?留點余地。

最近幾天你還找什麽?紐約教授跟她約見面?出去只見三秒就行。你們怎麽迷戀三秒去了,我還發現?只跟她見三秒就行,三秒你能幹啥,見她三秒?三秒搞雙修?三秒把她殺了?所以我告訴她,路德你就傻呀你,英雄,他見你三秒,只有一種原因,殺了你。把你身上放了毒,或一槍把你斃了。只有殺人拿槍可以三秒鐘,要不要你三秒幹嘛呀?

約了一個紐約的教授,還有什麽她什麽什麽人,要在公共場合見她三秒鐘。這三秒鐘見這麽一個專家、科學家能幹啥?你好嗎?你好啊?How are you,這三秒都過去了。唔該噻啦,這三秒也過去了,啥意思啊?約這科學家到公共場合,唔該噻啦,How are you,是不是啊?哈嘍,三秒然後就走了?他能讓你走嗎?不就想殺了你嗎?這個流氓共產黨簡直是……。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10

7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