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常會允許專項債合理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意味著什麽?

作者:xmly(七角星)

本篇談

1.國常會允許專項債合理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意味著什麽?

中國政府網:國常會決定,在今年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限額中安排一定額度,允許地方政府依法依規通過認購可轉換債券等方式,探索合理補充中小銀行資本金的新途徑,此次允許專項債合理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有四大關鍵點需要註意:

1.是優先支持具備可持續市場化經營能力的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增強其服務中小微企業、支持保就業能力。

2.是以支持補充資本金促改革、換機制,將中小銀行完善治理、健全內控機制等作為支持補充資本金的重要條件。

3.是壓實地方政府屬地責任、銀行及股東主體責任、金融管理部門監管責任,在全面清產核資、排查風險並依法依規嚴肅問責的前提下,一行一策穩妥推進補充資本金,地方也要充分挖掘其他資源潛力給予支持。

4.是加強監管和全過程審計監督,對專項債合理補充資本金建立市場化的到期及時退出機制,嚴防道德風險。

評:說人話總結:“地方政府通過發債借錢的方式,把借來的錢購買中小銀行發的債變相把錢借給中小銀行,中小銀行之所以通過這種方式來融資借錢,原因就是部分中小銀行沒錢了存在風險,另外,就是通過市場渠道已經融不到錢了,所以才用這種地方政府兜底的方式,但在這麽繞來繞去融資方式:“地方政府發債借錢–機構或個人購買地方政府發的債–地方政府再購買中小銀行發的債—-中小銀行從地方政府借到錢”,但最後買單的還是市場的個人,有一句話是這麽說的:最終受傷的還是淪落到個人韭菜上。”

解讀第1小點 支撐具備可持續市場化經濟能力中小銀行補充資本說人話意思就是地方政府會兜底那些風險還算可以的中小銀行,那就說明現在已經有部分中小銀行風險已經很大了

之前審計署日前公布《國務院關於2019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顯示,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方面,審計重點關註了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基層財政運轉和金融風險防範化解情況。

審計署指出幾個問題,其中一個關於銀行賬面問題就是:審計的10家中央金融機構2019年撥備後利潤比上年增長6.87%,今年一季度末平均不良率1.43%,但未按期償還貸款余額較去年同期增長8.26%,抽查的43家地方中小銀行平均賬面不良率2.48%,其中16家實際不良率超過賬面值2倍說人話意思是去年中央金融機構的債務違約同比2018年增長8.26%,也就是意味著去年的中央金融機構已經實質性違約了,欠的錢都還不起,其中有16家銀行不良貸款(把貸款按風險基礎分為正常、關註、次級、可疑和損失五類,其中後三類合稱為不良貸款。)超過銀行帳上的錢的2倍,也就是意味著銀行在放貸的時候審查不嚴格,會導致最後借款人還不起錢,那最後只能讓銀行兜底,實際銀行的錢都是普通大眾的錢,最終還是大眾一起來兜底。

審計署還指出一個關於地方政府地方債的問題就是:地方政府債務管理方面,審計18省及所轄36個市縣發現,由於項目安排不合理或停止實施等,有503.67億元新增專項債券資金未使用,其中132.3億元閑置超過1年,還有10個地區違規舉債或擔保40.97億元說人話的意思是政府由於對項目安排不合理,有503億元財政下撥的專款專用的項目資金未使用,其中有26%的資金閑置超過1年,另外還有違規借貸40億元。

從上面審計署指出的問題我們其實可以得到答案了,關於中小銀行壞賬,甚至有些中小銀行的壞賬都超過當前銀行現金帳上的2倍,也就是為什麽第一小點提出來的地方政府只能兜底那些銀行壞賬率還好的中小銀行,對於風險很大的中小銀行就只能放棄了,因為如果風險大的中小銀行越來越多的話,政府發債借錢是有限的,不可能無限制兜底所有風險的中小銀行。

另外就是地方政府的專項債利用不足,有些專項債未使用超過一年,那就剛好把這些錢暫時借給中小銀行。

這些地方政府借錢給中小銀行的目的就是為了讓這些中小銀行繼續幫助小微企業,保護住這些小微企業的就業崗位,側面說明小微企業當面面臨的運營成本高,又賺不到錢的局面,另一方面說明當前失業率是比較嚴重的,而且失業率是宏觀經濟中一個最重要的指標,沒有之一,5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9%,31個大城市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9%,比4月份上升0.1個百分點,1至5月份全國城鎮就業與上年同期相比少增137萬人。

解讀第2小點支持補充資本金促改革、換機制,將中小銀行完善治理、健全內控機制,說人話就是促進中小銀行融資方式的改革,將中小銀行的風險變成可以內部控制的機制,因為用政府的錢借給中小銀行,本質上是可控制的。

解讀第3小點一行一策穩妥推進補充資本金,地方政府也要充分挖掘其他資源潛力給予支持說人話意思就是實現一個銀行一個政策,穩步推進地方政府借錢給中小銀行,同時地方政府和中小銀行股東也要想想其他辦法來幫助中小銀行來融資,幫助中小銀行渡過難關。

解讀第4小點專項債合理補充資本金建立市場化的到期及時退出機制,嚴防道德風險說人話意思就是探索以政府發債借錢給中小銀行的方式怎樣轉變成把這些債券打包到金融市場去交易,也就是讓市場的韭菜去接盤地方政府買中小銀行的債,嚴防道德風險就是防止銀行擠兌,防止銀行還不起錢帶給社會的次生災害的意思。

從上面解讀的四小點,大家應對這個地方政府發債買銀行債的邏輯了,那為什麽中小銀行自己融不到資金呢?這就是上面提到的由於有部分中小銀行壞賬多,多到是這些銀行現在賬戶上錢的兩倍,可想而知,這些中小銀行的風險有多大,大到連平常銀行的融資渠道都融不到錢,還要讓地方政府來幫他們兜底(但是實際也是民眾一起兜底,因為地方政府發的債借的錢都是民間百姓暫時借給地方政府的)目前,我國中小銀行數量有4000多家。銀保監會數據顯示,截至一季度末,城商行和農商行的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2.65%和12.81%,均低於行業平均水平,大型銀行和股份行的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6.14%和13.44%。中小銀行資本補充迫在眉睫,這是今年放水降準太猛了,超過4000家的中小存款類金融機構的存款準備金率已降至6%,從我國歷史上以及發展中國家情況看,6%的存款準備金率是比較低的水平,即將接近歷史最低點也就是我們存100元到銀行,銀行留6元給儲戶取現金,其他94元都會拿去放貸,銀行也就是靠賺利息差賺錢的,借利息低的錢,貸給利息高的人,從而賺取中間利息差(說人話意思就是降準本質就是信貸寬松的過程,降準簡單理解就是銀行有更多錢可以用於放貸,當前的中小銀行的準備金已經降到歷史地位,也就是說明銀行也很缺錢)。

除定向降準外,央行今年4月份將金融機構在央行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從0.72%下調至0.35%,這也是央行時隔12年下調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說人話意思就是銀行能動用的錢都動用了,之前沒有動用的錢也拿出來動用了。

據人民銀行統計,5月15日,金融機構平均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為9.4%,2018年以來12次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共釋放長期資金約8萬億元。其中,2018年4次降準釋放資金3.65萬億元,2019年5次降準釋放資金2.7萬億元,2020年初至5月3次降準釋放資金1.75萬億元。

去年和今年傳聞銀行出事例子稍微比較多如陽泉商業銀行被傳資金斷裂引發市民擠兌,已查處造謠者?

這種謠傳銀行資金斷裂的事並不是只有這一起,去年也有好幾家銀行被曝出問題,去年地方銀行的流動性危機,光去年就有4家銀行被接管或重組分別是 恒豐銀行,包商銀行、錦州銀行、哈爾濱銀行,也有兩家河南伊川農村商業銀行和遼寧省營口沿海銀行出現儲戶擠兌潮,可以說銀行的出現問題遭擠兌並不是個案,總體可以反映出中小型銀行的風險正在加劇,從準備金率也可以看出銀行確實是缺錢的,另外還有個新鮮事就是在年初的時候,浙江臨海一銀行儲戶定存一萬元至少送一斤豬肉,當時的豬肉比較貴,所以銀行也用這種方式來吸引存款,只能說事出反常必有妖,最近跟銀行儲戶擠兌有關系的新聞是 1.央行:開展大額現金管理試點對私賬戶管理起點為10萬元,對公為50萬,試點為期2年,2. 央行數字貨幣,未來幾年內可能告別紙幣。

一方面是銀行出現問題的傳言越來越多,另一方面,地方性政府發債也存在違約問題,2周前有一則新聞:青海省投被破產重整,20年來第一家海外債務違約的大型國企。

青海省投公告稱,西寧中院裁定受理債權人對公司提出的破產重整申請,青海省投是地方國有企業,實際控制人是青海省國資委,由於美元債付息逾期以及引發的交叉違約,2019年2月22日,青海省投未能如期兌付一筆總規模3億美元、2020年到期的海外債券共計1087.5萬美元的利息,雖然青海省投在壓力之下於27日將利息打款,但由於這筆債券沒有寬限期,已經構成違約,海外債務違約的三天後,青海省投在境內發行的2000萬元“18青投PPN”也未能在到期日的2月25日兌付,再度違約,但連續兩次小額債務違約,引發了這家地方國企的債務危機,也是20年來第一家海外債務違約的大型國企。

青海省投的債券也一度是“國企信仰”的代表,但多數債券持有人表示如果僅根據該公司資產狀況,青海省投債券幾乎沒有投資價值,他們購買省投的債券是基於對政府兜底的判斷,然而,這次接連的債務違約不斷沖擊這份“國企信仰”,而省投債違約的本質就是“虧損很大,賺不到錢,導致沒辦法償還利息”

上個月也有一家 營口沿海5億中票兌付存不確定性,營口沿海開發償債資金落實及到位情況尚不明確,同時,公司即期債務規模較大,且盈利能力持續弱化,自身還款能力欠佳,公司對“15營口沿海MTN001”的償付能力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說人話也就是公司欠很多錢,又賺不到錢,賺錢的能力越來愈弱,所以導致沒錢還款。

股權結構上,遼寧(營口)沿海產業基地資產經營有限公司持股95.37%,而後者由遼寧(營口)沿海產業基地國有資產監管局100%持股,值得註意的是,營口沿海開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在銀保監會融資平臺名錄中

我們在來看下近3年 中國企業違約情況

上圖顯示,2020年上半年,中國企業離岸美元債違約額同比增加150%,已經超過2019年全年違約的總額。

從違約原因看,主要包括三個方面:第一,償債資金來源減少,包括主營業務下滑、收入回款情況較差,財務費用上升,加上疫情影響,導致現金凈流入大幅減少,同時,受限資產占比較高,資產變現能力弱,再融資空間有限,且面臨控股權變更風險,第二,償債壓力提升,一方面,隨著規模擴張,有息負債快速增長,另一方面,流動負債占比較高,其中債券融資以中短期限為主,滾續或償付壓力大。第三,負面事件不斷。包括司法糾紛、債務欠息、公司治理不善等負面事件,使得信用等級下調,再融資成本升高,而資產凍結進一步加大再融資難度,說人話總結就是當前企業賺美元的能力變弱,另一方面看出美元債借新還舊的能力減弱了,也就是國外的公司不想借錢給中國的企業了。

當前不管是中小銀行還是地方政府的發債都面臨,借錢難和違約的問題,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就要盡量守住自己的財富,總理都在說要政府帶頭過緊日子,不知道有多少人聽進去了,未來珍惜工作機會,節衣縮食,好好活著!在活著的過程中發現機會,這就是我們應該做的事!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7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