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的“疲民術”——中共維穩邪術之一

作者:香草山教育組

疲民術:中共馭民五術之一,即“爲民尋事,疲于奔命”。核心在于讓人民或僅爲最基本的衣食住行疲于奔命,或忙碌于一些沒有實際意義卻又不得不做的瑣事,而無暇獨立思考、關心政治,不對統治者形成實質性威脅,以此維護自身統治。本文通過對幾個典型群體的分析來具體闡述中共的這種維穩邪術。

一、疲民術的表現

作爲一個不受任何約束的政權,中共政權對國民實施“馭民五術”可謂駕輕就熟。其疲民之術大致有以下幾種表現。

(一)制度化爲民尋事

中共非常善于運用自己的統治權力通過制度化的措施針對不同人群設置不同的必須遵守的規則,且把考核的標准牢牢掌握在自己手裏,並經常以改革的名義進行調整,讓民衆疲于應付,要對各種規則進行熟悉並照章做事,不合格時就要面臨職業生涯或經濟上的窘態。

典型群體: 科研從業者

中共科研體系的一個致命問題是評審、晉升機制極爲荒謬。中共高校的教職體系模仿美國的“tenure track”制度,但僅僅模仿了形式:高校在招聘博士生/博士後時實行“非升即走”的政策——如果在第一份合同期內沒有晉升爲副教授,就面臨著不再續約甚至失業的風險。

那些志向遠大的青年教師,通常會選擇在第一份短合同期內著手艱深的問題。但是,做出好結果並且發表在優秀雜志上並不意味著一定可以晉升。因爲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要先申請上“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社會科學基金”(例如“面上”“青年基金”“國家優青”“國家傑青”等) 才可保證晉升。然而,基金評審專家的標准和國際主流學界的標准有差異:國際主流學界認可的學術雜志不一定得到評審專家的認可,考核標准中還有文章數量與文章質量的平衡。

在這種制度下,大部分青年教師根本無法全心全意做學術研究,因爲做艱深問題研究要冒著失業的巨大風險。他們轉而按照“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社會科學基金”的要求做一些似是而非的“學術”研究,大量發表意義不大的隨大流文章,還要忙于各種應酬,與領導搞好關系,因爲不這樣做,他們就難以在申請各種“基金”時被選中,也就難以正常晉升、加薪,維持與其地位和名聲相稱的生活。

就是在這種狀態下,作爲社會精英的科研從業者將自己大好的青春、時光、精力耗費在各種無意義、無價值的申請、評選、應酬、交際中,很難做出真正的學術成就,也難以進行獨立思考,去質疑制度、政權的合理性。

(二)以弱民的手段達到疲民的目的

中共的“弱民術”也是其“馭民五術”之一,而弱民的一個最直接後果就是能達到疲民的目的,即讓民衆陷于爲生計奔波勞碌的狀態中難以自拔,根本沒有精力去思考政治問題、體制問題。

典型群體1: 出身普通的名校畢業生

2018年,中國各類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達到3833萬人,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48.1%,隨之而來的也有逐年增加的就業壓力。一些名校的大學畢業生在學校裏已獲得一些國際視野,而由于中共高校教育制度造成的急功近利、惡性競爭等風氣,他們又很容易變成精致的利己主義者,無意中形成無知傲慢的習慣。例如,在風靡中國大陸的社交app“知乎”上,就存在“學曆鄙視鏈”“名校鄙視鏈”以及“專業鄙視鏈”等荒謬現象,部分名校生也陷入虛假的“優越感”之中。

一旦畢業,這些“天之驕子”,尤其是那些出身普通的名校畢業生馬上會有“落入凡間”的感覺。因爲中共在這些年蓄意炒高的房價切切實實達到了弱民的效果,20年間,大部分地區的商品房價格都上升了少則幾倍,多則十幾倍,甚至幾十倍,而民衆收入的增幅卻遠遠落在後面。那些出身普通、一窮二白的名校畢業生甫一工作,面對的就是衝天的房價和剛好夠生活的工資收入,這會讓他們産生巨大的心理落差,讓他們原來那種虛假的“優越感”蕩然無存,甚至失掉年輕人應有的銳氣。他們只能放下身段,不停操勞,爲夢想中的安身之所奔波,而一旦忙于生計,他們就再難有時間思考現象背後的根本原因——制度。中共還會利用媒體輿論把制度缺陷帶來的生活艱難歸咎于民衆“個人不努力”,並利用大陸女權思潮激化性別對立、家庭矛盾,讓那些原本躊躇滿志的“天之驕子”前腳踏出校門尚且朝氣蓬勃,後腳踏入社會便手足無措——生活尚不能保證,何有心思關心政治?

典型群體 2:知識分子

知識分子是一個時代的精神文化先驅,至少在中國曆史上的某個階段,他們可以行走于江湖件揮灑筆墨。但如今他們在中共的殘暴統治下幾乎全體噤聲。

我們需要從人的心理、精神方面看待這個群體:知識分子尤以文藝工作者爲典型 ,他們天生具有敏感的神經,善于從生活瑣事中挖掘詩意。例如自殺于1989年的海子——中國最後一位田園詩人,創造了一個幹淨、單純、詩意的世界:“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餵馬,劈柴,周遊世界。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他在遺書裏寫道:“我是被害而死。凶手是邪惡奸險的道教敗類常遠。他把我逼到了精神邊緣的邊緣。”

我們可以看到,詩人們的內心是多麽純淨才可以創造美好的字句,而他們在邪惡的中共體制下又是何等脆弱。也正因此,中共想控制住這群人非常簡單——把他們的物質生活水平的上限牢牢鎖在一個剛剛越過吃飽穿暖的水准。這種尚留給人一絲憧憬的“疲勞狀態”最容易控制這個群體。“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遠方的詩和田野”:中共讓他們剛好不苟且,僅能于疲憊的生活中利用縫隙去遠方。如此既最小限度地滿足他們“實現人生多種可能性”的願望,又最大限度地控制住他們未來的上限。

就是在知識分子對生活可能性的憧憬與中共制度下缺少實現富足機會的矛盾中,他們至少從表面上開始放棄曾經的理想,只關注眼前的生活,爲生存而奔波。

近日,清華大學一向反對中共的許章潤教授被中共非法拘捕,他們動用了“五術”無效後的撒手锏——殺(控)之。如果說港幣、人民幣與美元脫鈎拉開了大陸百姓“吃草生活”的序幕,那麽許教授的被捕就象征著中華大地精神文化徹底消亡的開端。

二、疲民術的後果

中共實施“馭民五術”,無非是想將他們的國民都變成只會幹活、不會思考,爲他們創造財富但不對他們構成任何威脅的奴隸。經過多年的統治,尤其是近年來各種手段的變本加厲,從中國更年輕一代的身上,我們似乎看到中共的“疲民”之術正在達到他們想要達到的目的。

典型群體: 年輕一代 00 後

與90後相比,00後們過早地預見了生活可能性的微乎其微。對90後而言,“努力學習,上一個好大學學”是人生信條。背後的邏輯是社會資源和財富分配在逐漸固化,對于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來說,一個好的文憑就是找到好工作、實現階級跨越的敲門磚,雖然這個夢想很多時候都只是一個夢想。到了00後的時代:一方面,社會資源與財富分配的問題已經加劇到了不可調和的階段;另一方面,網絡的發達與信息爆炸式的增長又使00後具備了一些國際視野。他們向往自由的生活,卻不知道如何才能實現。苦思無果後,“絕望”成了他們“精神疲勞”的最真實感受。

這些00後在很小年紀就目睹了各種不公平的社會現象,看到了階級跨越的不可能,或許他們也想嘗試,但不是遇到父輩的告誡,就是遭到現實的各種打擊,于是,他們轉而沈迷于網遊、直播文化——尋求自我價值的庇護所,因爲在虛擬的世界裏,他們更容易獲得虛擬的成功。在仍然沒有正式邁進社會門檻、暫時還體嘗不到真正生活壓力的年紀裏,他們早早看透了未來,沈浸于網絡世界,以戲谑的方式看待政治,“明哲保身”,自掃門前雪。

也許,年輕的00後還有更多成長的可能,還有更多被塑造的可能。但如果中共的統治繼續下去,這種改變的可能又微乎其微。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這樣的一個群體,對中共已經沒有任何威脅,他們已經成長爲中共著力塑造的模樣。

三、結語

中共統治的社會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中共的“馭民五術”,在我們美麗的中華大地上制造了太多的悲劇。抛開極端的例子不談,它的“疲民術”,讓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都失去了應有的意義,讓我們一代又一代的國民,看不到未來,看不到希望,只能像毛驢拉磨一樣背著沈重的枷鎖低頭蒙眼一圈一圈原地踏步,被整個世界的文明進程遠遠甩在後面。

我們都是人,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爲了我們的後代不再承受這種痛苦,我們能做的唯有一事——“Take down the CCP”!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4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9193/ […]

0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9193/ […]

0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9193/ […]

0
81301527
9 月 前

写得非常好,必须灭共才能拯救国人,走出病态,恢复正常状态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7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