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北軍人親身經歷爆北朝鮮軍隊腐敗不堪

圖片來源:REUTERS/Kyodo

根據《華爾街日報》尹達斯(Dasl Yoon)和鍾安卓(Andrew Jeong)近日的報導,金正恩(Kim Jong Un) 對權力的的控制,實際取決於北朝鮮軍隊,也是北朝鮮政權的最高機關。北朝鮮把僅有的資金用於核武器和導彈的研發,而沒有用在軍隊上。美國和亞洲的軍事專家都預測北朝鮮軍隊由於內部腐敗猖獗和軍心渙散而將導致其軍事力量不堪一擊。

文章通過在過去的一年裡,對一名成功逃離北朝鮮的前軍人,盧才閔(Roh Chol Min),總共15個多小時的採訪,廣泛驗證和闡明了情報機關,脫北者和專門研究北朝鮮的人員的觀點。

北朝鮮國防支出這麼多錢,但用在前線部隊的卻非常少。根據盧先生的說法,在北朝鮮有錢能使鬼推磨。盧先生在非軍事區(Demilitarized Zone, aka DMZ)服役,他本以為這裡離南韓和美國部隊只隔著一條分界線,應該食物供給充足,管理良好和訓練專注。但現實是士兵因為武器走火死亡。他的上司甚至偷他的糧食。他曾經連續幾個月靠找無毒野山菇充飢,體重一度降到90磅。在前線只有香煙是源源不斷的。為了能夠得到相對好點的待遇,盡快晉級和逃避軍訓,士兵們用錢賄賂軍官。沒有錢的士兵無論資質再好,也只能甘拜下風。他的上司有一次向他要錢要為他晉級,但是他卻負擔不起。

盧才閔( Roh Chol Min

盧先生的祖父母在金正日(Kim Jong Il)時代在平壤(Pyongyang)受過高等教育,祖父是金正日(金正恩父親)的同學。盧先生小時候的生活相對優越,住在靠近中共國邊境的一個山區小鎮。家裡有電視機,沙發和電源電池。但是北朝鮮經濟緊縮,盧先生父母也相繼失業了。他記得他的大姐那時候不得不摘野菜來換土豆給他吃。

盧先生說他從小就夢想參軍,這個想法在2011年金正恩擔任最高領導人時更加強烈。在被調到非軍事區之前,盧先生被分配到了最普通的一個部門。很大原因是他的社會等級不夠。他在剛入伍的訓練中,由於精湛的槍法和高大的個頭在新兵裡應該算是佼佼者。但是他在參加目標測試時,除了他以外,其他戰友都賄賂了教官沒有出席考核。他記得在背景調查期間,人民武裝部隊署的一位官員來看盧先生,說盧先生的基礎很好。在他進入到特殊部隊之後,盧先生經歷了艱苦軍訓,在缺食少藥的環境中,挑戰著他的體力極限,而每日洗腦教育讓他更加忠於金正恩。

盧先生記得有一天,金正恩探訪了他所在的軍營。他看到金正恩坐著豪華黑麵包車,由保鏢護送,在離他不遠的前方走過。他的心悸動不已,都不敢抬頭直視金正恩,眼淚掉落到了無味的飯碗裡。當金正恩離開時,他和他的戰友們都起立狂熱吶喊,“金將軍長壽!”即使是在電視上看到金正恩視察工廠或者農場,盧先生和他的戰友都覺得士氣高漲,坐的筆直,整理軍服並一起鼓掌。他們從小就被灌輸這樣的思想:領導人必須來自百科圖山(Mount Paektu)的後裔並且和國家的創始人金日成(Kim Il Sung) 有直接血緣關係。

盧先生坐著二戰時代的火車,顛簸了12個小時來到非軍事區報到。一位軍官來找他,讓他去食堂工地搬磚頭。軍官還說,“你照我說的做。我想打你就打你,如果我讓你死,你就得去死。”盧先生在非軍事區的前三天都是被分配在工地搬磚。士兵們沒日沒夜的搬磚頭。他也沒有看到食堂竣工,因為他三個月後成功逃離了北朝鮮。

邊境是精英們駐紮的地方,軍隊腐敗猖獗。軍官們把國家派發的大米拿到附近集市上賣錢,給士兵們吃便宜的玉米粥。前線的士兵,如果家裡父母位高,都揣著現金用來隨時賄賂上司。

盧先生在邊境的主要工作是站崗放哨,他每天工作13個小時。環境惡劣,室外溫度降到零下40華氏度。他的軍服也不保暖。每天早上接班時,他的皮膚破裂,眉毛結霜。其他的人通過用美金賄賂軍官而不去站崗放哨。這些賄賂每月累計起來有150美元。給軍官賄賂的士兵會拿到多一些食物,保暖的衣服,並且允許每周和家人通話一次。士兵通過用錢賄賂上司可以得到立刻晉升以逃過軍訓。盧先生感覺心力交瘁。他看著他的戰友睡懶覺,去附近市場買甜麵包吃。而他每天都在站崗放哨,也沒有辦法給家人打一個電話。

在前線哨崗裡,牆上掛著韓國的軍機照片。每個軍機照片下面都標著型號。韓國身著軍服士兵的照片也被貼在牆上以便於熟悉。盧先生在瑟瑟發抖中好奇那邊的生活是不是會有不同。在他叛逃的前一周,盧先生經常是幾天幾夜不能睡覺,堅守在哨崗放哨。當他獨自一人坐在哨崗裡的時候,傳話機的另一頭會傳來軍官的信號提醒他不要睡過去。

有一天盧先生被叫去執行一項無法完成的任務,他要在2個小時內撿100顆螳螂蛋拿給他的軍官。這名軍官要去集市把螳螂蛋作為中藥材販賣給趕集的人換錢。盧先生拿著一個塑料袋跋涉在蘆葦地裡試圖完成任務。

像盧先生一樣的年輕士兵學會了要加入勞動黨才有出息。勞動黨全權統治北韓,加入勞動黨在北朝鮮相當於社會階層的上升。入黨要考試。為了通過考試,盧先生用僅有的時間抄寫記憶軍法。但是還不到一個月,盧先生髮現他的錢都不夠買新筆記本和筆。

軍官給盧先生施壓叫他向父母要錢。有一次,軍官們藉給了盧先生一些錢足夠他給家裡打兩分鐘電話。因為他在打電話時,軍官就站在他旁邊催他討錢。他不敢跟家人傾訴前線的悲慘經歷。他的姐姐寄給他一些錢,他用這些錢還清了電話費,相當於1美金。還剩大概幾美分,他買了一個筆記本和一個手電筒。

邊境瀰漫著一股腐屍味道。盧先生經常聽到野豬被邊境的通電圍牆電死的聲音。有時,他也通過他的望遠鏡看到對面的韓國遊客正在好奇地向這邊張望。

在盧先生出逃之前的那段時間裡,盧先生被他的軍官污衊偷了大米餅。盧先生說他並沒有偷。這個營的領導就打了他,並且強迫他忍受自批程序。

2017年12月的一個早上,在他去哨崗的路上,一個誘人卻危險的主意出現在他的腦海。盧先生在經過國旗時,第一次拒絕敬禮。他拿步槍的軟墊屁股支起鐵絲圍牆,從下面爬了過去。之後, 他逃離了北韓。盧先生穿過及胸水道,肩扛長槍,背著90發子彈和兩枚手榴彈。他在穿越通向自由的濃霧中,祈禱著自己不要踩到地雷。這時候,一個熟悉的宣傳口號在他腦海中響起:“無懼誘惑,我們要保家衛國!”這句話經他多年的吟唱已經深植於他的記憶裡。這時,想到他的叛逃,他的脊背不禁發抖。當他成功到達韓國一邊時,他聽到韓國士兵對他喊道,“你是不是叛逃的?”他愣住了,因為他從來沒聽過叛逃這個詞。

現在,盧先生讀福爾摩斯小說。比起自己被迫朗誦金語錄(Kim hagiographies),福爾摩斯小說對盧先生更加具有娛樂性。現在食物豐富,他偶爾還會錯過一兩頓飯。他熱衷喝熱的拿鐵。盧先生最近被漢城的一家學院錄取,週末在一家婚禮堂的自助餐廳工作。當他在網上看講座時,他感受不到中共病毒的威脅。他為缺少疫情防護用品的家人感到擔憂。一想到他曾在北朝鮮遭受生死未卜的待遇,他就不寒而栗。因為金的統治通常都是誅連家人,他不知道叛逃後自己的家人怎麼樣了。

北朝鮮軍事現狀

金正恩於2020年4月在媒體上消失了近3週,據傳是由於他的健康問題。當他再次出現時,他的妹妹金與正(Kim Yo Jong)為了報復駐紮在漢城的北朝鮮叛逃團體在邊境散發反專治小冊子,北朝鮮進而炸毀了其和韓國政府聯合管理的朝鮮半島聯絡處。北朝鮮政府宣布軍隊隨時待命,重新安裝根據2018年朝鮮半島非軍事化承諾而撤銷的外宣喇叭。然而,上週,金正恩宣布撤銷針對韓國的軍事行動,並主動撤銷了喇叭。

過去的這些年裡,一共有大約3萬3千人成功逃離北韓,這些人裡有家庭主婦,商販,甚至還有幾名外交官,他們多數途經中共國逃到韓國。

在美國,國防開支僅佔國民生產總值的3%, 而平壤的國防開支佔其國民生產總值的25%,是全球170個國家裡比例最高的(根據美國國務院估算)。北朝鮮長期擁有120萬名現役軍人, 構成了全球最大的常備軍。

北韓男人都要服役10年,他們年紀輕輕就應徵入伍,被洗腦灌輸堅定的效忠意念。但是這麼艱苦的軍旅生涯也讓一些軍人不得不鋌而走險。據韓國政府披露的內部文件,在過去的25年間,有20名北朝鮮在職軍人成功穿越了戒備森嚴的非軍事區。從2016-2018年的兩年間,相繼有6名北朝鮮軍人叛逃。有一位成功逃脫北朝鮮邊境的密集掃射,被發現時接受了韓國醫生的治療,輸血達12升,上了世界的頭條。這位士兵的胃裡也被檢出有很長的寄生蟲。另一位在去年叛逃之前是在北朝鮮東部的雪山上服役,腳上破舊的靴子不保暖,他就把靴子外面再纏上衣服。 2019年又有一名北朝鮮現役軍人成功叛逃。

面對西方因核武器項目對北朝鮮的製裁和其對中共病毒採取的應變措施,金正恩現在更需要一個無可挑剔的軍隊。他在去年底的勞動黨會議期間,宣布一項“新戰略武器”即將問世,倡導人民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以挺過西方世界的製裁。首都平壤對中共病毒的感染沒有報告任何案例,而且戒嚴實施和國民遵守防禦措施主要是由國家軍隊維護的。 評:文章通過採訪一名成功穿越北朝鮮非軍事區的士兵,盧才閔(Roh Chol Min),將他的親身經歷寫成故事,映射北朝鮮軍隊內部由於製度原因導致其軍隊內部腐敗至極。文章也映射出北朝鮮軍隊的種種問題導致其作戰能力低下。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匿名
校對整理:人間四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7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