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能挽救土耳其?

新聞來源:《The Diplomat》

作者:George Marshall Lerner

翻譯/簡評:萬人往

校對:InAHurry

Page:草根文人

簡評:

因美國公民引渡事宜和敘利亞局勢的分歧,美國與土耳其交惡,美國於2018年8月1日宣布製裁土耳其司法和內政部長,凍結他們在美財產,並規定美國公民不得與他們有生意上的往來。土耳其里拉隨即貶值。 8月10日美國宣布加徵土耳其鋼鋁關稅,土耳其里拉大幅貶值。美國宣布製裁以來,土耳其貨幣里拉在短短十幾天內貶值超過40%,經濟面臨崩潰。

中共妄圖用藍金黃手段和大撒幣,讓參與“一貸一擼”的國家陷入債務危機,趁機收購其資產,佔領重要交通樞紐。那些陷入“一貸一擼”陷阱的國家,靠中共撒幣維持關係,現在中共外匯枯竭,海外工程項目款都無法如期支付,這些國家是選擇繼續為中共站台還是見風使舵踩上中共一腳?

中共現在自身難保,意圖挽救土耳其無異於癡人說夢。在美國滅共的雷霆之鎚砸下之際,相信人冥幣的貶值速度會超過2018年的土耳其里拉,中共的經濟也會萬劫不復。

中共國能挽救土耳其嗎?

在土耳其陷入債務和貨幣危機之際,中共國的投資能拯救局面嗎?還是只會帶來更多的問題?

作為北約成員國,土耳其曾在上世紀50年代的朝鮮戰爭中與中共國交戰。如今,為了避免金融危機,土耳其卻越來越依賴中共國。根據摩根士丹利的數據,由於貿易逆差和旅遊業收入下降,土耳其的貿易逆差從2019年底的5億美元擴大到今年4月的56億美元。在土耳其幾乎耗盡償還債務所需的關鍵外匯儲備之際,來自中共國的投資急忙出手相救。就在上週, 中共國人民銀行延長了一項價值4億美元的人民幣與土耳其里拉的互換 。貨幣互換協議最初是在2012年簽署的,但在安卡拉發現所有其他避免其貨幣崩潰的大門都關閉後,該協議獲得了新生。

北京當局正試圖抓住這個機會,以確保土耳其成為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家中共國的物流公司最近以9.4億美元收購了Kumport碼頭48%的股份;Kumport位於馬爾馬拉海的西北海岸,是土耳其第三大集裝箱碼頭,也是通往歐洲的戰略樞紐。據《沙巴日報》報導, 2019年11月,土耳其還迎來了首列從西安駛來通過中共國出資建造的馬爾馬里隧道的貨運列車 。通過這條隧道,任何列車都可以首次從中國直達歐洲。

中德鐵路項目經理高天認為 ,這些項目預示著土耳其將成為連接東西的“一帶一路”鐵路和基礎設施項目的中心。這一願景包括將土耳其從一個簡單的液化天然氣、貨運貨物和其他產品的中轉站,發展成一個活躍的全球國際貿易樞紐,即中共國絲綢之路經濟帶的“中間走廊”。幫助發展“中間走廊”的其他輔助項目包括土耳其價值近17億美元的熱電廠項目 ,該項目確保了土耳其的長期能源安全。

然而,高度熱情的中共國投資可能不會立即彌補土耳其迫在眉睫的貨幣危機或長期公司債務問題。土耳其公司債務已飆升至逾3000億美元 。資不抵債的問題已經對中共國資助的項目產生了影響。亞武茲蘇丹塞利姆大橋是世界上最高的大橋之一,由中共國出資27億美元。當發現所有者無力償還時, 這座橋被以6.88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中共國投資者。

除了經濟不景氣的領域,土耳其唯一仍在增長的領域是科技——而它,也正受到中共國的大力追捧。這其中包括了土耳其最大的電子商務平台Trendyol,它擁有200萬活躍購物者和2500萬會員。 它被阿里巴巴以7.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 。據阿里巴巴內部的一名人士透露,這家中共國電子商務巨頭承諾用中共國原產商品來節省成本,相信阿里巴巴龐大的基礎設施、運輸和物流專長將為土耳其消費者提供更便宜的商品,甚至可以免三天運費。

但中共國的巨額投資足以拯救土耳其嗎?西方公司正在逃離土耳其——世界上最大的股票指數上周宣布一旦土耳其的評級由“新興”降為地位要低得多“邊緣”, 將有9億美元面臨風險 ,——歐洲藍籌公司紛紛退出以及私募股權公司出售了自己的股份 ,中共國不僅需要彌補投資缺口,還要彌補迫在眉睫的外匯缺口。這是這兩個不同的問題,但他們沒有區別。

土耳其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的一名前經濟顧問表示,對安卡拉來說,里拉必須進一步貶值。問題不在於會不會,而在於何時。自2018年以來,里拉貶值了近一半,但劇烈貶值將給這個淨進口國帶來巨大的經濟痛苦,因為商品將變得更加昂貴。有了大量的外國投資,逐步貶值將是可能的。新冠病毒帶來了一線希望,由於全球能源需求下降,能源價格下降,稍微延長了土耳其用有限的外匯償還債務的時間。

但在未來6個月裡,土耳其將不得不籌集600億美元的巨額資金,使安卡拉能夠將其外債轉換為更容易管理的地方債務。如果外國投資者在土耳其分期投資,那麼土耳其的企業部門可能能夠安然度過新冠病毒風暴。中共國不希望土耳其重蹈上世紀90年代阿根廷的覆轍,當時阿根廷的公司收益強勁,得到了美國主要債權人的支持,但突然爆發的貨幣危機導致比索幾乎損失所有價值。隨之而來的阿根廷比索的毀滅意味著,當時的企業擁有一車車毫無價值的貨幣,永遠無法償還他們以美元計價的債務。只要土耳其政府向更多的中共國投資開放其經濟,土耳其或許就能避免這樣一場災難,尤其是在華盛頓當局伸出援手的可能性非常小的情況下。

對於華盛頓特區的公務員來說,中共國對北約成員國經濟正在顯現的影響,讓他們深感不安。因此,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決定坐等風暴結束,希望美國總統川朗普贏得連任,並決定推翻美國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救助土耳其的否決,以幫助其盟友經濟復甦。

最後,土耳其從中共國購買的商品比他們賣出的多,這本身並沒有錯。但貿易如此一邊倒的事實,應該讓土耳其感到擔憂。 去年,債台高築的塔吉克斯坦用一座金礦向一家中共國公司支付了修建發電廠的費用;據Eurasianet網站稱,幾年前,塔吉克斯坦用一些土地置換了北京的債務 。土耳其與中共國日益擴大的貿易不平衡可能是對即將達成的協議的一個警告。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51160 additional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5667/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