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264納瓦羅支持新中國聯邦抗議活動

翻譯總結:VOG翻譯組 starwar  編輯:VOG翻譯組 flasher

班農今天連線主持,現場主持人有拉希姆,傑克和葛列格。納瓦羅連線,班農首先請他講述一下最近剛發佈的關於硫酸羥氯喹療效的研究。納瓦羅說他參與疫情的工作是因為他在主導製造業政策,和疫情相關的就是保證呼吸機、測試盒、藥物這些的製造和供應要滿足疫情需求。美國曾向疫情最嚴重的地區投放這個藥,但是隨後主流媒體不斷質疑並攻擊它的療效,僅僅因為川普總統在推薦硫酸羥氯喹,說它可能會預防並對病毒有療效。納瓦羅簡單解釋了剛剛發表的研究,和治療病毒的藥理。在感染初期,病毒還沒損傷臟器的時候,這個藥的效果最好。納瓦羅說之前那些所謂證明藥物無效的研究,都是晚期治療使用。那些研究沒有區分早期治療和晚期治療,有很嚴重缺陷。底特律的這份研究非常嚴謹,證明了它的早期療效很明顯。

班農問服藥前後的效果有多少比例的差別?納瓦羅說死亡率降低了51%。算算現在美國死了多少人,下個月可能超過15萬。如果早期使用這個藥,可能會救很多人,以後可能會救更多人。而且研究沒有發現藥物的副作用。但是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根本沒有報導這個研究,卻報導了很多之前有缺陷的研究。這些人恨川普總統,他們不顧害死人命,把整個事件政治化了,他們手上沾滿了鮮血。

納瓦羅隨後複述強調了媒體的失實報導,和學術期刊例如“柳葉刀”不負責任地發表有嚴重缺陷的文章稱羥氯喹有害。雖然文章被撤回,但是卻已經造成了很壞影響。底特律的這個研究一度很難招募到參加臨床實驗的人,就是因為人們害怕藥物的副作用。

班農談到中共病毒的話題,納瓦羅強調了新中國聯邦戰友在7月1日去華盛頓DC中共大使館外和白宮外喊到的口好,“CCP lied,Americans died”。(中共撒謊,美國死人)。這是美國白宮政府最受信任的官員第一次在戰斗室公開喊出“中共”是病毒的元兇。他還重點強調,中國共產黨病毒造成美國現在的損失。而且中共還在進行資訊戰和媒體戰。他說很喜歡看到“CCP lied,Americans died”的標語,這星期也許會看到更多。

班農講述,你剛才提到的標語,這個星期我們看到了很多中國人在中共大使館和白宮外抗議,他們很多都是新中國聯邦的成員,有美國公民,美籍中國人,還有被中共驅逐的愛國人士。他們喊出了這個標語。班農調皮了一下,問納瓦羅,“當你說中共病毒,中共撒謊,美國死人,這些話有什麼含義?”

納瓦羅說:讓我們回顧一下歷史。去年11月在中共武漢的生化武器實驗室和海鮮市場那個區域,病毒爆發了。12月份中共一直掩蓋,一直到今年1月中——他們依靠WHO的掩護,利用他們的玩偶譚德賽。期間中共買光了全世界所有的PPE(個人衛生保護裝備),其中包括20億的N95口罩。中共的所作所為在歐洲和美國造成醫療用品短缺,醫生護士沒有防護設備。中共禁止了中國國內的所有航班,卻讓很多感染病毒的人直接飛到世界各地——包括美國。如果這不是“中共撒謊,美國死人”,我不知道這是什麼了——這是對美國和美國人的襲擊。你可以討論中共是不是有意製造病毒,並把它釋放出來;但是前面這些都是事實,無需討論。現在他們還利用社交媒體和資訊站說中共的集權統治可以更好的防控病毒,並且希望川普輸掉大選,讓“北京拜登”贏得大選。我希望在全美國看到“中共撒謊,美國死人”這個標語。

班農:中共剛通過了香港安全法,最先出來抗議的是這些美籍華人和被中共驅逐的愛國人士,我們在中國使館和白宮看到了這些新中國聯邦的人。我們也通過了支持香港的法案,為什麼在主流媒體和跨國集團公司中,聽不到什麼抗議中共香港安全法的聲音?這相當於二戰時德國入侵捷克的事件,但卻沒有被大量報導。

納瓦羅:兩個原因,一個是華爾街的人把製造業轉移到中國,他們賺了很多錢,也並不關心中西部那些州的普通美國人;另一個是華爾街這些人也要向中國輸出他們的金融服務,他們不想惹中共。現在中共對香港的行動沒有受到足夠關注,我們被疫情和互相爭鬥分散了注意力。我們應該認清所有的邪惡來自敵人中共,這非常重要。

班農:我們聽到新中國聯邦這些抗議的人在問,為什麼主流媒體沒有報導這些事件,為什麼他們不講病毒是中共內部逐級命令的產物?

納瓦羅: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MSNBC等這些媒體,把一切罪過歸於川普總統。如果任何事是中共的錯,那這似乎會幫到川普總統。硫酸羥氯喹的問題也是一個原因。目前,華爾街日報和CNN報導了底特律的這個研究,其他主流媒體都還沒有。

班農:我們看到這周美國公民、美籍華人、被驅逐的中國愛國人士在抗議,他們呼喊“中共病毒”,“中共撒謊,美國死人”。對於廣大的美國聽眾,這在未來意味著什麼?納瓦羅說,我們應該通過立法和行動向中共追責,他再次強調,中共病毒造成現在3千萬人失業,還有疫情在蔓延。

班農:我們看到的抗議活動者,是這些中國的老百姓和美國的普通人。你們每天都在說川普總統,彭培奧,納瓦羅,每天都似乎在和黑暗抗爭。我想告訴你,你們的行動我們的內心感受到了。謝謝你參加採訪。

班農強調,這是第一次我們看到新中國聯邦的愛國者走上街頭,抗議中共的惡行。中共需要對他們的抗議做出回應,中共應該負責。戴夫(Dave Ramaswamy)連線,班農問:納瓦羅提到上次中印衝突是古巴導彈危機的時候,現在有疫情、香港運動、南海等等問題,而中印之間似乎超出了普通摩擦。請介紹一下現在的情況。

戴夫(Dave)講到,他同意納瓦羅的觀點,這是中共病毒。中共在香港,臺灣,對日本和印度,他們的行動在使局勢變複雜。中共不止於故意殺人,他們在故意造成人類滅絕性屠殺。香港安全法是徹頭徹尾的侮辱,讓人憤怒。班農表示同意,英國的詹森增加了香港簽證,但是如果香港有人敢反抗中共,他們會馬上被抓且沒有任何審判。拉希姆,為什麼英國政府沒有更多的支持?拉希姆說,很多前政府官員和歐洲議會人員,加入了公關公司並從中共收了七百萬現金為香港的親中共政府遊說,英國的現任政府內應為和中共控制的企業的商業往來,也支持他們,所以你會看到現在的局面。英國政界逐漸有向法拉奇這種一直反對中共的保守黨人站出來,指出中共就是當年德國的納粹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7

7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