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共:擺脫對中共經濟依賴不是“離婚”,而是“驅除寄生蟲”

圖片來源:The Economic Times

近期週日衛報網站發表長篇評論員文章,犀利直指中共撒謊成性,言行不一致,不能再相信中共的宣傳和輿論。文章以“蟹奴,寄生”等,生動描繪中共近年來坑蒙拐騙所言所行與世界各地的對比,呼籲世人不要再上當受騙,關注中共到底再做了什麼事。

中共如寄生蟲腐蝕宿主國的經濟

中共的寄生模式削弱了全球經濟,其傳統的宿主國越來越窮。這可能是北京現在如此專注於擺脫非洲、南美以及其他國家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被像印度這樣的市場拒之門外的現像對北京來說可能是壹個嚴重的問題。

當前最複雜的情況是與中共囯的國家間關係的性質在不斷變化。中共囯希望我們使用的話語正好說明這個問題。

就美中關係而言,中國共產黨(CCP)壹直非常熱衷於使用能給人以北京和華盛頓之間處於對等印象的話語(包括正面的和負面的)。

中共為其欺詐行為用“G2概念”狡辯

幾年前,北京提倡中共囯和美國為“ G2”概念,即兩個對等的政府,其餘國家則在其次。 G2構想使北京暗示將世界劃分為兩個殖民地風格的影響群組,壹個受美國影響,壹個受中共囯影響。

這個概念曾經是很明確的。 2008年,美國海軍上將蒂莫西·基廷(Timothy J. Keating)告訴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壹名中共囯高級軍官曾對他建議: “我們在發展航空母艦時,妳我之間最好達成壹項協議;妳們專注於夏威夷以東部分,而我們專注於夏威夷帶以西部分;我們可以共享信息,並為妳們省卻在夏威夷以西部分部署海軍部隊的所有麻煩。”

當夏威夷以西的美國盟國聽信了中共囯的話語而日益擔憂起來時,華盛頓內部人士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接受了G2敘事的必然性;尤其是,這樣的G2敘事很便利地為包括壹些美國CEO 、學者、政策分析師、政客、顧問等在內的重要居間人士提供了大量的財務回報和發展機會。當受到懷疑者的挑戰時,他們往往會以“中囯的和平崛起”之類的話語欲蓋彌彰。

中共用“離婚概念”愚弄試圖擺脫其經濟控制的國家

最近,特別是由於北京對Covid-19(CCPVirus)疫情的管理不善(至少是)、對沿陸地和海洋邊界的侵略、對香港的鎮壓、以及諸如假借扣留抗生素等公開言論對美國施加壓力,該術語至少在經濟上已經轉向與中共囯的“離婚”概念。

“離婚”壹詞再次暗示情況涉及對等,但增加了壹些情感因素,因為離婚是壹個沉重的消極詞語,對許多人來說往往含有壹種盡可能避免的情感包袱。

離婚這個詞很適合北京,但是,它是完全不准確的話語。

美國和中共囯從未在經濟上或其他方面“結婚”。婚姻是壹種互補、分享和信任的伙伴關係,雙方成員得以充實並變得更強。

美中關係更像是宿主與其寄生蟲

撰稿人通過關腳輪藤壺(蟹奴,Sacculina carcini)來解釋美中關係。雌性鼻涕蟲狀藤壺找到壹只螃蟹,探查該螃蟹堅硬的外殼,直到發現壹個薄弱點將其自身的壹部分注入該螃蟹的血液中。壹旦進入,它將捲須散佈在整個蟹的系統中,以螃蟹為食、控制螃蟹的行為、並寄生生長。如果受害者是雄蟹,藤壺則在寄生過程會將其去勢能。腳輪藤壺利用螃蟹來承載其繁殖並幫助其在整個海洋中傳播,棲息於該螃蟹直到它死亡。當其寄生的螃蟹死亡之時,寄生的腳輪藤壺也隨之死亡,因為其依賴於吸食而生存。

至少從1970年代開始(並且自加入WTO以來壹直在加速發展),中共囯及其相關實體壹直鎖定美國(和其他國家)、尋求切入點、與系統融合、吸納資本和知識產權、削弱防禦力、調整行為方式、抑制反應勢能,並由此得寸進尺。因此,宿主(美國等)陷入沈屙且迷失方向。儘管宿主常常至少在開始時是歡迎藤壺的。

中共囯稱這種模式為綜合性國家力量,包括不透明的相互交織的捲須—-經濟、外交、軍事、網絡和軟實力。

中共威脅本國企業主,助長了非法和腐敗行為,進壹步扭曲了市場和政治

這不是正常的經濟參與。中共囯主要投資者、中共囯大使館和該國壹些關鍵決策者之間存在聯繫,這。這些商店經常會出現問題:出售過期或貼錯標籤的商品,隱藏收入並試圖非法將錢轉移到國外。從本質上講,他們的運作就像在中共囯壹樣,正在做他們可以逃避的事情。中共囯大使館則在調查、背景分析或信息共享方面拒絕提供幫助。

這與勤勞的中華民族的個體毫無關聯。應該如果他們在中國大陸有家族或生意紐帶,並且在中共囯體系中有權力的人要求他們做某些事,那麼他們別無選擇。 CCP的系統箝制著他們,儘管他們遠離故土。

這是壹個關於中共囯積重難返的剝削性的體系的出口及其如何危害寄生國的問題。湯加等國家的結果是,資本不斷流回中共囯,壹方面用於購買在商店中出售的中共囯進口商品,另壹方面則由商店主將利潤匯回中共囯。它還造成了壹個本地商店無法競爭的環境,它嵌入了腐敗並且扭曲了決策過程。

在某種程度上,這種對軟性和/或戰略性領域的集中收購已經發生在無數其他國家的無數其他領域。最近,北京有所抱怨,因為印度阻止了59個中共囯製造的應用程序(APP)進入其市場。 《環球時報》發推文稱,該禁令可能給中共囯互聯網公司ByteDance造成60億美元的損失,這使人們對中共囯應用程序(APP)從寄生囯經濟中吸走了多少錢有了壹個慨念。印度做出這壹決定的另壹個原因是,德里擔心這些應用程序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包括允許間諜活動。

中共充分利用他國害怕失去其“假經濟合作支持”心理

6月中旬,大約在中共囯和印度軍隊在拉達克(Ladakh)作戰的同時,壹家中共囯公司以出價略低於印度競爭對手在德里贏得了壹份重要的建築合同。有人提出疑問:該中共囯公司是否曾以某種方式獲得了競爭對手的電子投標書以贏得合同?這很難知道。但是印度的政策制定者似乎認為這與他們對中共囯行為的了解相壹致,並且不想再冒險了。

北京可能會抱怨印度阻止其APP的做法,但是,中共囯卻壹直在阻止外國應用程序在其自己的市場上運行。這不僅使其能夠保護自己免受他人的侵害,而且還保護了自己不斷開發並準備向外擴展的技術生態系統。在其他許多領域中,中共囯同樣也可以保護自己的發展,包括要求在中共囯成立的外國公司強行轉讓知識產權。在那種情況下,它甚至不必去找它的寄生宿主,因為這些寄生宿主主動送上門來為它供血。

中共未意識如今“宿主的萎縮”何來“寄生蟲的生存之地”

中共(CCP)對諸如平等夥伴共同成長發展的合作關係既無興趣、也沒有能力。北京希望能夠控制其他國家的經濟,以虹吸的方式增長自己來維持自己的目標。

如果您想看壹下這種寄生方式對宿主囯過造成的後果,那就看看那些成為目標的、被中共囯政府支持的競爭耗盡而萎縮的美國製造業城鎮。

如果您想觀察當前的實際情況,只需關注香港。隨著中共將觸角伸向其經濟、社會和政治體系,香港將萎縮和停滯,從蓬勃發展的全球中心變成僵化的北京代理。

當然,這裡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隨著北京的寄生模式削弱了全球經濟及其體制,其傳統的寄生宿主正在變得貧弱而不可持續。只有當美國、歐洲和日本的經濟大而強且允許中共囯如年輕氣盛的腳輪藤壺任意騎行寄生的時候,CCP的經濟才有可能進入鼎盛狀態。

這可能是北京現在如此專注於擺脫非洲、南美和其他國家的原因之壹。這也是為什麼(它)被印度這樣的市場拒之門外被視為嚴重問題的原因。它已耗盡可以侵染的健康目標。因此,它正鎖定發展中的經濟體,以掠奪性的經濟模式(在許多情況下是不可行的貸款)來哺飼自己。

那些真正關心中囯人民的人應該努力創造條件,使中囯的經濟“正常化”。只要有法治、透明、負責任的元素,就可以實現有機和可持續的增長,使中囯真正成為負責任全球夥伴。當然,這些健康元素都是與與CCP的本性相對立的。

讓我們再回到話語這個主題。脫離中共囯經濟的的這些有害因素並不是離婚,而是驅蟲。這可能是宿主存活的唯壹途徑,也是寄生生物進化為自我獨立生存生物的最佳途徑。少了什麼,二者都會因為相互絞纏關聯而走向滅絕。

評:

中共如寄生蟲腐蝕吞併他國經濟的同時,不僅僅滋長宿主國的金融大鱷和權貴利益集團的貪婪,養肥那些貪婪成性的中共利益集團,而且進一步綁架十四億中國民眾和市場作為人質,成為手上的砝碼,踐踏自己國人,掠奪百姓的血汗錢。

原文來源

翻譯:柯亭
校對:瑞安平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7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