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法西斯主義的簡史

新聞來源:《零對沖

作者: Soeren Kern (蓋特斯研究所)

翻譯/簡評:遊戲小哥/沐子璐璐

校對:沐子璐璐

Page:草根文人

簡評:

Antifa 在美國的發展有著比較久的歷史只是最近借助George Floyd 事件再次推向了高峰。 Antifa基本由無業年輕人,20歲出頭多數男性組成,他們分佈在美國各個州,這種現象與歐洲的Antifa情況特別類似。 Antifa是有組織行為的暴力抗議者,他們有明確的短期目標那就是推翻美國川普下台,擾亂其在2020年的總統競選。長期目標就是推翻現在的資本主義社會,取而代之的是烏托邦共產主義。

一個主要成員是沒有工作的年輕人並傾向於暴力的組織怎麼可以勝任組建和管理一個國家。自由民主的前提是法制,而沒有政府沒有警察的理想烏托邦社會怎麼會有民主和法制。如果通過暴力干擾一個國家的政治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意識形態,這已經偏離了和平抗議者的定義和合法的活動範圍。

Antifa 的抗議提前安排了路線,暴力供應品,偵察員甚至醫療團隊。究竟是誰在其後出謀劃策,組織安排。看其財務來源便不難發現,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是主要贊助者。索羅斯還贊助了很多其他極左翼分子的各種活動和團體。以川普總統為主的美國政府計劃將Antifa定義為恐怖分子, 支持Antifa的媒體高調辯護。在這種意識形態上的較量,是選擇不完美但是基於法治基礎上的資本主義還是選擇烏托邦充滿暴力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一目了然。

反法西斯主義的簡史:第二部分

這是關於全球反法西斯運動歷史系列的第二部分。第一部分描述了反法西斯主義,並且探討了該組織的思想淵源。第二部分審視了該運動在美國的歷史,策略和目的。

美國川普總統最近宣布,由於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抗議在美國各地爆發而引發的暴力事件,美國政府將要把激進的“反法西斯”運動定為恐怖組織。

聯邦法規(28 CFR第0.85節)將恐怖主義定義為“為促進政治或社會目的而非法使用武力和暴力侵害個人或財產,以恐嚇或脅迫政府,平民或任何階層”

同情安提法的美國媒體已經高調為他們辯護。他們認為,該組織不能被歸類為恐怖組織,因為他們聲稱,這是一個模糊的抗議運動,沒有中心組織。

正如以下報告所顯示的,安提法事實上是高度網絡化的,資金充裕的,並且具有明確的意識形態議程:以極端暴力來顛覆美國的政治體系,其最終目的是用共產主義代替資本主義。在美國,安提法的近期目標是將川普總統免職。

蓋特斯通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已在美國所有50個州中確定了有反法西斯主義團體,可能是西弗吉尼亞州除外。包括加利福尼亞,德克薩斯州和華盛頓在內的一些州似乎有數十個區域的安提法組織。

對於美國反法西斯運動的規模很難做出精準的判定。社交媒體平台Reddit上的所謂“ Reddit反法西斯主義者”,即“高級反法西斯社區”,大約有六萬名成員。美國最古老的反法西斯團體,位於俄勒岡州波特蘭的“ 玫瑰城反法西斯”,擁有三萬多名推特關注者和兩萬名臉書關注者,但不一定都是支持者。一個面向無政府主義者,反法西斯主義者和自治反資本主義者的媒體平台“ It's Going Down”,擁有八萬五千個推特關注者和三萬個臉書關注者。

根據(德國)當地情報機構BfV的數據,德國大約有美國四分之一的人口,是三萬三名極左派分子的家園,據信其中九千名極度左派分子非常危險。暴力的左翼煽動者主要是男性,年齡在21至24歲之間,通常無業,據BfV稱,這些人中的92%仍與父母同住。傳聞指出,美國大多數Antifa成員具有相似的社會經濟特徵。

在美國,國家反法西斯團體(包括“火炬反法西斯網絡”,“拒絕法西斯主義”和“世界無法等待”)通常是被私人和大型慈善組織慷慨地捐助,以下所示:包括喬治·索羅斯( George Soros)建立的開放社會基金會。

為了逃避執法部門的偵查,美國的反法西斯團體經常使用加密的社交媒體平台(例如Signal和Telegram Messenger)來交流和協調其活動,有時跨州界。毫不奇怪,美國司法部目前正在調查與安提法(Antifa)有聯繫的個人,邁開了揭露更廣泛的組織的第一步。

美國反法西斯運動團體的歷史淵源

在美國,反法西斯運動的思想,策略和目標並非新穎,幾乎完全從歐洲的反法西斯運動團體借鑒而來的。在那裡所謂的反法西斯團體以各種形式活躍,長達一個世紀,幾乎沒有間斷。

與歐洲一樣,美國安提法運動的宗旨和目標可以追溯到一場針對資本主義和基督教的長達一個世紀的意識形態戰爭,安提法運動希望用“革命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和基督教” 。

美國第一個所謂的反法西斯團體是美國共產黨於1933年成立的美國反戰爭和反法西斯同盟。聲稱反對歐洲法西斯主義的同盟實際上致力於顛覆和推翻美國政府。

在1953年向美國國會作證時,CPUSA領導人曼寧·約翰遜(Manning Johnson)透露,美國共產黨已在1930年代受到共產國際的指示成立了美國反戰爭和法西斯同盟:

“作為掩護,攻擊我們的政府,我們的社會制度,我們的領導人…作為攻擊我們的執法機構並作為建立群眾仇恨的掩護…作為破壞國家安全的掩護……被用來捍衛共產黨人,是我們偉大遺產的死敵……被用來為數百萬人思想上和組織上準備推翻美國政府做掩護。”

“黑豹”是現代反法西斯運動的先驅,這是一個革命性的政治組織,由馬克思主義大學生於1966年10月在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成立。該組織提倡使用暴力和游擊手段推翻美國政府。

歷史學家羅賓·斯賓塞(Robyn C. Spencer)指出,黑豹組織的領導人深受“反法西斯工人階級聯合陣線” 的影響,喬治·迪米特洛夫(Georgi Dimitroff)在1935年7月和8月舉行的共產國際第七次世界大會上發表了一份報告:

“到1969年,黑豹黨開始以法西斯主義作為批評美國政治經濟的理論框架。他們將法西斯主義定義為“金融資本的力量”,(法西斯)不僅證明自己是銀行,信託和壟斷,而且還證明了自己是人類的財務資本-如頑強的商人,煽動性的政治家和種族主義的豬警察。”

1969年7月,黑豹組織了一次名為“反法西斯” 的會議,稱為“反法西斯統一戰線” ,近五千名積極分子參加了會議:

“黑豹希望建立一個具有'共同的革命思想和政治綱領的'民族力量',以回應法西斯主義,資本主義,種族主義的美國所有人的基本願望和需要。”

會議的最後一天專門討論了黑豹隊在全國范圍內分散警察的詳細計劃。斯賓塞寫道:

“他們提議修改城市憲章,為每個城市建立自治的社區警察部門,這將對由15個當選社區成員組成的地方社區警察控制委員會負責。他們發起了全國性的反法西斯委員會(NCCF),這是一個多種族的全國性網絡,以組織對警察的社區控制。”

1970年,黑豹成員創建了一個名為“黑人解放軍”的恐怖組織,其既定目標是“削弱敵對的資本主義國家”

“黑人解放軍”成員Assata Shakur描述了該組織的組織結構,該組織結構類似於當今的Antifa運動所使用的組織結構:

“黑人解放軍不是一個具有共同領導和指揮鏈的集權的有組織的集團。相反,有許多組織和集體在不同城市之間開展工作,在一些大城市中,經常有幾個獨立於各個小組的其他小組。”

在美國,現代反法西斯運動的其他思想錨點包括一個被稱為天氣地下組織的左翼恐怖組織,該組織相當於美國的德國紅軍。負責整個1970年代轟炸和暴動的地下天氣組織,尋求實現“摧毀美帝國主義並形成無階級共產主義世界”。

聯邦調查局前反恐局局長特里·特爾奇(Terry Turchie)指出,今天的“黑命貴”與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黑豹黨”和“地下氣象組織”之間存在相似之處:

“黑豹黨是馬克思主義的列寧主義組織,來自聯合創始人之一休伊·牛頓,他說我們所代表的不過是美國政府的全面轉型。

“他繼續解釋說,他們想消除黑人社區已經存在的緊張局勢,並在可能的情況下加劇這種緊張局勢。在有火藥桶的情況下,點燃蔓延至整個國家。

“今天我們正在看到第三次革命,他們認為他們可以實現這一目標。(這三者間)唯一不同的是團體的名稱。”

美國的反法西斯運動

美國現代反法西斯運動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 ,當時建立了“反種族主義行動”,這是一個致力於與新納粹光頭黨作戰的無政府主義朋克搖滾迷團體。

《 反法西斯運動手冊》的作者Mark Bray解釋說:

“在許多情況下,北美現代反法西斯運動是來自於新納粹光頭黨運動,是為了捍衛朋克政黨的方式。並且北美最初的“反種族主義行動”網絡的創始人是反種族主義光頭黨。法西斯主義/反法西斯主義鬥爭本質上是一場爭奪1980年代朋克政黨控制權的鬥爭,這一時代在北美大部分地區和歐洲部分地區都是如此。

“激進的左派政治與朋克政治之間存在巨大的重疊,並且有一種對骯髒的無政府主義者和朋克主義者俗成的看法,那就是它們是基於一定的事實的但是過分簡單化的主義。”

反種族主義行動的靈感來自反法西斯行動(AFA),該組織是1970年代後期在英國成立的激進反法西斯組織。美國組織同英國組織一樣,也喜歡暴力攻擊政治對手。 ARA最終改名為“火炬網絡”,該網絡目前匯集了9個好戰的反法西斯運動團體。

1999年11月,今天的反法西斯運動的前身,蒙面的無政府主義者暴徒在擾亂世界貿易組織部長級會議的暴力示威活動中,將垃圾傾倒在華盛頓州西雅圖市中心。西雅圖世貿組織的抗議活動催生了反全球化運動。

2001年4月,估計有五萬反資本主義分子聚集在魁北克反對第三次美洲首腦峰會。這是一次北美和南美領導人商討建立涵蓋西半球的自由貿易區協議的會議。

2003年2月,成千上萬的反戰示威者抗議伊拉克戰爭。儘管這些抗議激烈,伊拉克戰爭還是發生了,那些所謂的進步運動的部分變得更加激進並誕生了當前的反法西斯運動。

玫瑰城反法西斯運動(RCA)成立於2007年,位於俄勒岡州的波特蘭,是美國運動團體中用到“反法西斯”的最早的組織。反法西斯起源於1932年5月由德國共產黨的斯大林主義領導人成立的Antifaschistische Aktion。 Antifa的徽標帶有兩個旗幟,分別代表無政府主義(黑旗)和共產主義(紅旗),來自德國反法西斯運動。

自稱社會主義者的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民主黨的提名中輸給了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之後,美國的反法西斯運動在2016年獲得了動力。桑德斯的基層支持者發誓要繼續(發展)他的“政治革命”,以在美國建立社會主義。

於此同時,在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總統競選提出減少非法移民的承諾後,移民成為美國政治中的新熱點。 2016年6月,在加利福尼亞州聖何塞舉行的一次集會之外,抗議者武力襲擊了川普的支持者。 2017年1月,數百名安提法暴徒試圖破壞川普總統在華盛頓特區的就職典禮。

2017年2月,反法西斯運動暴徒採用所謂的“黑集團”戰術-他們穿黑衣服,戴黑色口罩或其他黑色掩面物品,以使警察無法識別他們的身份。極右翼激進分子米洛斯·亞諾普洛斯預定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1964年言論自由運動的發源地)的演講被取消。反法西斯激進分子聲稱,亞諾普洛正計劃“驅逐”伯克利的無證件學生,目的是逮捕他們。蒙面的反法西斯破壞者手持自製汽油彈,磚頭和許多其他臨時武器,攻擊警察,並造成超過10萬美元的財產損失。

2018年6月,紐約共和黨代表丹·多諾萬(Dan Donovan)提出了HR 6054法案- “揭露《 2018年反法西斯運動法案》” ,該法案會讓那些戴著口罩或偽裝的人得到長達15年的監禁,如果他們“傷害,壓迫, 威脅或恐嚇”了擁有美國憲法保障的權利或特權的人。該法案仍在眾議院陷入僵局。

2019年7月,反法西斯運動激進分子威廉·範·斯普朗森(Willem Van Spronsen)試圖炸毀位於華盛頓州塔科馬的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拘留所。他在與警察的對抗中被擊斃。

同月,美國參議員泰德·克魯茲和比爾·卡西迪提出一項決議,將反法西斯運動稱為“國內恐怖組織”。決議指出:

“反法西斯運動成員認為言論自由就等於暴力,因此,他們使用暴力威脅來壓制對立的政治意識形態;反法西斯運動代表著和平集會和全民言論自由的民主理想的對立面;並且該組織中的成員在加利福尼亞州伯克利的抗議和騷亂中,毆打了記者和其他個人。

“因此,現在必須解決的是,參議院……指定全國各地以安提法為旗幟的團體和組織為國內恐怖組織。”

卡西迪說:“反法西斯運動團體是恐怖分子,是蒙面的暴力欺凌者,他們在自由主義特權的保護下用'反法西斯主義'的名義實施著真正的法西斯主義”。 “欺凌者會一直狂妄直到有人出來阻止。當選官員必須有勇氣防止恐怖,而不是膽怯。”

反法西斯運動利用喬治·弗洛伊德之死

反法西斯激進分子越來越多地利用煽動性事件,例如明尼蘇達州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去世為跳板,實現其更廣泛的目的,其中之一包括將川普總統免職。

資深國家安全記者比爾·格茨(Bill Gertz)最近報導說,反法西斯運動最早於2019年11月就開始計劃在美國總統競選季節正式拉開帷幕之際,煽動全國范圍的反政府叛亂活動。國家安全委員會前工作人員里奇·希金斯說:

“反法西斯運動的行為打破了美國和平政治進程的悠久傳統。他們的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不僅試圖在短期內影響選舉,而且要破壞把選舉作為政治合法性的決定性因素。

“反法西斯運動的目標無非是煽動革命,內戰和壓制美國的反共。他們將川普的支持者和愛國者貼上納粹和種族主義者的標籤,這是左翼共產主義團體的一貫伎倆。

“安提法目前起著對暴動的指揮和控製作用,暴動的目標,諸如商店—資本主義;古蹟—歷史;教堂—上帝等。

前國防情報局官員兼平叛專家喬·邁爾斯(Joe Myers)補充說:

“川普總統的當选和美國振興是對安提法的虛無主義目標的威脅。他們正在煽動這種暴力行為造成破壞,絕望,意在挫敗川普在2020年的總統競選活動。安提法正在利用有組織的暴力手段謀求政治目的:破壞憲法秩序。”

紐約市高級反恐怖主義官員,情報與反恐事務副局長約翰·米勒(John Miller)解釋了為何在紐約市的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抗議活動變得如此暴力並具破壞性。

“第一,在抗議活動開始之前,某些無政府主義組織者已開始籌集保釋金,以及安排了負責籌集保釋金的人。他們也著手招募醫療人員和醫療隊,準備展開與警察的暴力對抗。

“他們指示跟隨者們要具有選擇性地破壞財產,且僅選擇在較富裕的地區或由法人實體經營的高檔商店破壞財產。

他們建立了一個複雜的自行車偵察員網絡,以便示威者朝著警察所在和警察不在的不同方向前進,這樣可以將大規模的暴動團體引導到他們認為警力薄弱的地方,他們便可搞破壞行為包括焚燒警車和投擲自製的汽油炸彈。

“我們認為,有很多人是從該地區以外來到這裡的,他們不僅提前做了預備工作,還安排了偵察員,使用加密的信息,為汽油和促進劑等提供補給路線,提供的補給產品還包括石塊,瓶子,保釋金,甚至醫護人員。綜合這些,明顯表明在第一次示威之前或者第一次被捕前,他們已經計劃好要擾亂秩序,毀壞財產,行駛暴力和暴力襲警。”

紐約市警察局前警察局長伯納德·B·凱里克(Bernard B. Kerik)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說,反法西斯運動“100%利用了” 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抗議活動:

“這是在40個州和60個城市中進行的;反法西斯運動組織以外的人不可能為此提供資金。這是激進的,左翼的,社會主義的革命嘗試。

“他們來自其他城市,那需要成本。他們沒有自己支付,有人為此買單。

“反法西斯運動組織在做的是綁架黑人社區成為他們的軍隊。 他們煽動,對抗,讓這些年輕的男女黑人出去做傻事,然後他們自己安然消失。 ”

照片上展示出這些抗議者使用軍事級通訊無線電和聽筒,凱里克指出:“他們一定是在與有中繼器的中央指揮中心溝通。這些無線電發去了哪裡?”

同樣受到搶劫和暴力襲擊的華盛頓州貝爾維尤市警察局長史蒂夫·米萊特(Steve Mylett)證實,全國各地的情況類似,(那些安提法)負責人員是有組織的,來自外地的並領了報酬的。

有團體專門付錢給這些暴動者,暴動者通過施暴如打玻璃來得到薪酬。如此專業的安排是我們之前沒遇到過的。我們確實在不同地區佈置了人員追捕這些團體,但當我們接近時,他們就會散開。 ”

反法西斯運動的資金

這些相輔而行的暴力運動引發了人們對反法西斯運動經費籌措的質疑。根據影響力觀察機構(一個收集有關倡導組織,基金會和捐助者數據的機構)報導,全球正義聯盟(AFGJ)是一個組織團體,是許多激進左翼活動的財政贊助者。

全球正義聯盟自稱為“反資本主義”,它反對自由民主的原則,並向主張海內外極左和極左事業包括消滅以色列國的團體提供“財政贊助”。

總部位於亞利桑那州圖森的AFGJ及其相關人士一直主張建立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集權政權,包括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內瑞拉。在2000年代,AFGJ參與了反全球化示威活動。在2010年代,AFGJ是“佔領華爾街”運動的財務贊助商。

AFGJ已從自稱是左中翼主流組織獲得了大量資金。據影響觀察稱,開放社會基金會,潮汐基金會,阿卡基金會,蘇德納基金會,公益基金會,本傑里基金會和布萊克沃特基金會都為AFGJ做出了貢獻。

AFGJ資助的一個團體稱為“拒絕法西斯主義” ,這是一個激進的左翼組織,致力於推動全國范圍內的行動將川普總統及其政府官員撤職,理由是他們構成了“法西斯政權”。 ” 根據《影響觀察》的報導,該組織曾參加過許多安提法激進左翼示威活動。 該組織是激進共產黨(RCP)的分支機構。

2017年7月,RCP吹噓說它參加了反對德國漢堡G20峰會的暴力騷亂。 RCP認為,資本主義是法西斯主義的代名詞,川普總統的當選將導緻美國政府“大刀闊斧,消滅所有人民群體”。

2020年6月,拒絕法西斯主義利用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去世為“國家革命之旅” 籌集資金,顯然是旨在顛覆美國政府。該組織的口號是:“該系統無法改革,必須推翻!”

反法西斯運動組織的烏托邦

同時,在華盛頓州的西雅圖,反法西斯運動的激進分子,'黑命貴'的示威者和反資本主義的約翰·布朗槍俱樂部成員奪取了對東區居民區的控制權,並建立了一個六塊街區的“自治區”,稱為國會山自治區。自治區“ CHAZ”最近更名為“ CHOP”,這是國會山組織(或占領)的抗議活動。在路障上的紙板標語上寫道:“您現在要離開美國。” 該組織發布了30項要求清單,其中包括“廢除”西雅圖警察局和法院系統。

西雅圖警察局長卡門·貝斯特(Carmen Best)說:“該地區發生了強姦,搶劫和各種暴力行為,我們無法找到他們。” ,數人受傷或死亡。

城市報的特約編輯克里斯托弗·魯佛(Christopher F.Rufo)指出:

“國會山自治區樹立了一個危險的先例:武裝的左翼激進分子宣稱自己在街頭占主導地位,並在社區的大部分地區建立了替代性的政治權力。他們聲稱已擁有對數千名居民和數十種商業的事實上的警察管理權—完全沒有經過民主程序。在幾天之內,與反法西斯有關的非正式武力建起了更堅實的邊界,根據交叉代表制建立了基本的政府形式,並強行將不友好的媒體驅逐出外。

“國會山自治區是一種佔領和綁架:附近的居民都沒有投票贊成反法西斯運動作為其代表政府。西雅圖的進步政治階級沒有執行法律,而是屈服於暴民,並有可能在下一輪做出重大讓步,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這將使反法西斯運動聯盟更加壯大,並且進一步破壞美國城市的法治。”

反法西斯運動組織的言論

美國反法西斯運動的長期目標與歐洲反法西斯運動的目標相同:用共產主義的烏托邦代替資本主義。美國反法西斯運動公開辯護人,《 反法西斯運動手冊》的作者馬克·布雷解釋說:

“解決法西斯威脅的唯一長期方案是破壞這個社會的力量支柱,這個社會不僅以白人至上為基礎,而且還以能力主義,異規範主義,父權制,民族主義,仇外心理,階級統治等為基礎。長期目標體現出定義反法西斯主義時存在的緊張局勢,因為到某種程度摧毀法西斯主義實際上是在促進選擇有革命性的社會主義。”

華盛頓西雅圖前市長候選人妮基塔·奧利弗(Nikkita Oliver)補充說:

“我們需要與全球鬥爭保持一致,這些鬥爭都認為美國在種族化資本主義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種族化資本主義建立在父權制,白人至上主義和階級主義的基礎上。”

'黑人貴'運動的合夥創始人帕特里斯·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確認,目前目的是將川普總統免職:

“川普不僅不需要在十一月繼任,而且他現在就應該辭職。川普需要離開辦公室。他不適合擔任這個職務。因此,我們要推動的是把川普趕出去,儘管我們也將繼續向喬·拜登施加壓力關於其政策以及與警務和刑事定罪的關係方面。這很重要,但我們的目標是讓川普下台。”

玫瑰城反法西斯運動組織發推:

“作為反法西斯主義者,我們知道我們的鬥爭不僅是與有組織的法西斯主義作鬥爭,而且還與資本主義國家以及保護它的警察進行鬥爭。另一個世界是可能的!”

西雅圖反法西斯運動成員補充:

“這是革命,這是我們的時代,我們不會為恐怖活動找任何藉口。”

反法西斯運動的青年組織稱為PNW青年解放陣線的小組發了推文:

“建立一個沒有警察,沒有監獄也沒有邊界等的世界的唯一方法是摧毀我們目前陷入的壓迫體系。我們必須繼續與國家,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白人至上,父權制等等作鬥爭。如果我們想要自由的話。”

在西雅圖“自治區”分發的一本小冊子說:

“工人階級可以在沒有國家,政府或國界的情況下控制我們自己的生活的想法也被稱為無政府主義。但是,我們如何從當前的資本主義社會發展到未來的無政府主義-共產主義社會呢?……為了破壞目前的秩序,就需要一場革命,一個動蕩的時期。”

一張西雅圖“自治區”的海報說:

“哦,你以為我只是想退警?整個系統都需要消失。”

西雅圖“自治區”的一位領導人說:

“我出現在這裡的每一天,不是在這裡進行和平抗議,我是來阻撓,直到我的要求得到滿足。只有徹底破壞它,你才能重建。對人民或人民的要求作出回應準備以任何必要的方式相遇。以任何必要的方式。這不是口號也不是警告。我只是讓人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一個有大約一萬五千個推特追隨者的叫做革命廢奴運動的組織呼籲進行暴動:

“暴亂引起的革命歡呼席捲了所謂的美利堅合眾國所有被(反法西斯者)佔領的區域。

隨著這個糟糕的國家的歷史再次重演,很明顯的事實是,黑人曾經而且將繼續是唯一能夠推翻壓迫性現狀的革命力量。

到處都是豬(對警察的貶義)他們失去了戰鬥的意願。他們的眼睛,直到昨天還充滿了仇恨和蔑視,現在卻顯示出自我懷疑和怯懦。只有此時,他們的行為表現出了他們的弱點,因為他們猶豫不決地退縮每一步。

“如果我們一起繼續努力的話,在這塊土地上的奴隸制,土著種族滅絕和外國帝國主義侵略最終將被消滅,最終只會被銘記為人類歷史上最醜陋的章節之一。”

來自馬里蘭州的一名反政府激進分子發推文:

“這不是抗議。這是叛亂。當叛亂組織起來時,我們就得到了革命。我們正在看到它的開始,這是光榮的。”

來自紐約的一名反法西斯運動的煽動者對美國國旗發表了評論:

這是一塊塗有顏色的爛布。它沒有生命或呼吸,只不過是一種代表。任何黑人,拉丁裔或土著人看到這個被尊重的旗子,都應該感覺被冒犯了,因為它代表種族滅絕,強姦,奴隸制和殖民化。 ”

一個安提法媒體平台“ It's Going Down”寫道:

“搶劫是財富重新分配的有效手段。”

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的一名安提法活動家發表了自由言論:

“只有那些認為生活類似於辯論廳的人才能堅持一種理念,那就是言論自由是我們要保護的最重要的東西。在我看來,不給法西斯主義者演講的舞台並經常侵犯他們的言論,這種侵權行為是正義的,因為這是為了政治上對抗法西斯主義。

火炬安提法網絡Torch Antifa Network回應川普總統宣布了計劃將安提法指定為恐怖組織:

“安提法將把美利堅合眾國定義為恐怖組織。”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