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的公共衛生改革可能無法預防下一次病毒爆發

新聞來源: Reuters /路透社;

作者:David Stanway /大衛·斯坦威

翻譯/簡評:CharlesS; PR:Julia Win;

審核:海闊天空; Page:草根文人

簡評

路透社的這篇文章基於中共國的北京再次“出現”疫情,採訪了一些專家,以表達中共國號稱改進其疾病預控中心的方式並不能對未來的病毒爆發有效。

這些專家們聲稱,給予疾控中心更大的權利,更好的指揮醫院和診所並不能真正起作用,而是要提高疾控中心的獨立地位,防止地方政府為了穩定而乾預信息披露,並且應加大力度保護提出問題的人,而不是審查、懲罰及掩蓋。

以上這段口吻是不是很像中共國的官媒?且不說時至今日還在引用中共國宣稱的八萬多例感染,四千多死亡,拋開是否有人持續投毒不說,要想讓這些疾控部門真正發揮作用,能夠預防將來的病毒爆發,最根本的還是要將統治著它們的中共邪惡體制根除,這才是最大的問題所在。時至今日還把目光放在防止地方政府“錯誤的維穩需求”或者呼籲放鬆審查制度,這些真的就好像“小罵大幫忙”一樣。

要解決問題,只有乾掉共產黨。

專家:中共國的公共衛生改革可能無法預防下一次病毒爆發

上海(路透社)-據中共國內外一些專家表示,該國最新的改進疾病控制系統的計劃可能並不會提高其應對未來病毒爆發的能力。

5月底宣布的這項改革並不能解決被新型中共冠狀病毒暴露的所有缺陷,也無法解決保密和審查制度的問題,許多專家認為,這個保密和審查制度使中共國中部城市武漢的一次孤立爆發成為大流行病。

“中共國最大的問題是(地方政府)擔心流行病會影響社會穩定,”北京的中共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前副主任楊功煥說,“因此,他們不想讓記者講話,也不想讓像李文亮這樣的人講話。”

李文亮,武漢的一名醫生,因試圖引起人們對這種疾病的警覺而受到警察的訓誡,理由是他“散佈謠言”,後來他因感染該疾病喪生。

1月初在武漢首次發現新的中共冠狀病毒後,中共國當局等了16天才將武漢封閉。衛生部長馬小偉到本月才承認,遏制該病毒的鬥爭“暴露出一些問題和不足”,但沒有給出具體細節。

為了解決這些缺陷,北京方面表示,將為數百個用來在全國范圍內協調公共衛生的機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授與更多權力,以便他們迅速發現新疫情和出快速反應,並將給予他們更多指揮醫院和診所的權限。

迄今為止,這些改革只是指導方針草案,沒有詳細的推進時間表或資金來源,這在海外遭到了質疑。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公共衛生專家黃延忠表示:從“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的爆發和中共武漢肺炎(COVID)的爆發都凸顯了政治和製度因素已經使整個政府應對疫情變得複雜,能力受損。”

中共國報告了由該病毒引起的呼吸道疾病:中共武漢肺炎(COVID-19)的80,000多例病例和4,634例死亡。在過去一周左右的時間裡,北京報導了180多例新增感染,這是自2月份以來北京最多的一次,中共國對該病毒的處理再次受到關注。

從非典中學習

根據中共國的說法,第一例異常肺炎12月底在武漢被診斷出,並於1月7日確定了新的冠狀病毒(中共冠狀病毒)。

北京政府於1月23日封鎖了武漢,但英國南安普敦大學的一項研究表明,如果兩週前這樣做,它可以使感染減少多達95%。

中共國也未能回應健康顧問和專家的呼籲,即建立一個更加獨立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系統,能夠對新的健康風險做出更快的反應。

清華大學法學教授王晨光,曾在中共國反冠狀病毒諮詢委員會任職,他說:“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收到流行病信息後應該能夠進行客觀,獨立的調查。”

他說,在2002年至2003年SARS爆發後,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得到了加強,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地方政府的自滿情緒使其處於邊緣地位:“在十七年之後,每個人似乎都感到放鬆,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某些職能被稀釋了。”

非典爆發後,中共國放鬆了對國家保密的限制,建立了一個在線實時報告系統,旨在確保新的疫情得到迅速披露。到2007年,該系統幾乎覆蓋了該國的所有醫院和診所。

但事實證明,許多改進只是暫時的,武漢再次犯下了許多非典期間的同樣錯誤,地方當局並未立即採取行動,而是掩蓋了壞消息。

過去二十年來一直研究中共國對流行病的反應的黃晨光說,中共國需要改善信息流通途徑,防止地方領導人對公民和新聞記者進行審查。

黃說,鑑於網上發布的信息往往是傳染病的最早信息來源,因此還必須保護而不是懲罰舉報者,並終止社交媒體審查制度。

他說:“這可能比僅僅專注於投資更多的技術升級或增強CDC的權威性更為有效。”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