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亞洲安全問題研究員:各方對川普政府中共戰略的五項評論

圖片來源:Rfa.org

近期,美國亞洲安全問題研究員扎克·庫珀(Zack Cooper)在“暗礁之戰”(War On The Rocks)平台發布評論文章,總結了美國國內外專家對川普政府5月份頒布的“對中共國戰略方針”的五個主要評論觀點。

本文作者扎克·庫珀(Zack Cooper)先生是著名的亞洲安全問題專家,是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的研究員。

文中指出,對中共國的新戰略方針是美國政府迄今對中共所發出的最明確的政策聲明,已成為美國當前首要的外交政策重點之一。特別值得注意的是該戰略發布的時刻,正值中共鎮壓香港,侵犯新疆人權,貿易緊張局勢反復出現以及中共冠狀病毒肆虐全球的時期。各方評論家基於他們各自的政治立場對該戰略方針進行了不同角度的評論,雖然各有分說,然而有一個觀點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認同—就是這個戰略部署來得太晚了。

作者在以下的文章中羅列了由專家們所提出的五種評論觀點。

戰略的對抗性太強

在此之前的對中政策認為通過加深與中共的合作可以來刺激中共國的經濟和政治開放,從而逐步將中共引導成為具有建設性和負責任的全球利益相關者。川普政府呼籲美國人民重新思考過去二十年來這一失敗的政策。因為這一政策是基於一個痴心妄想的假設:通過增加與中共這一競爭對手的接觸以及幫助他們在國際機構和全球商業中的參與,期望改變他們成為遵守國際秩序的可信賴的伙伴。川普政府指出,事實上中共的改革“已減緩,停滯或正在開倒車”,使中共融入國際秩序的努力已經證明是失敗了。所以目前的戰略更應是用對中共施以嚴懲,而非威逼利誘,來迫使中共停止或減少對美國,美國的盟友夥伴的利益傷害。

然後有許多親中共的學者和外交政策專家認為,川普政府的戰略對抗性太強,或得到適得其反的效果。有評論家告誡川普總統不要將目前的情況變得更糟,從而衍生出新的危險。

對中共的批評太過克制

值得注意的是,左派人士批評此戰略對抗性太強,而右派、鷹派人士卻批評此戰略對中共的應對太過克制,不夠強硬。譬如鷹派團體當前危機委員會認為:“只要中共還在執政,美國就不可能與中共國共存” 。川普的前首席戰略家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先生則稱中共為偽政權,應該被立刻解散,並且立即成立民主政府來取締中共極權政府。

新戰略的行文確實讓這些反共的鷹派感到失望。譬如說,新戰略中提到:“美國的政策不是以試圖改變中共國的國內治理模式為前提”。新戰略同時也明確表示“美國不會干涉中國的內政”。這看上去意味著美國政府不會參與促進中國內部民主的進程。然而川普之前的歷屆總統都曾經對中共與民主建設的必要性提出評論。例如,克林頓在1997年曾警告說,中共“站在歷史的錯誤一邊”,並預測中共“也將有一天走上東歐和前蘇聯的共產主義政權的道路,而美國則應該避免這一情況的發生,盡其所能鼓勵中國實現民主這一進程。”甚至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在2015年與中共領導人舉行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都宣稱:“民主和人權是人類的共同追求。”

因此這個新戰略中公開放棄為促進中共的民主改革所作進一步的努力,這一論調甚至都很難與川普的高級幕僚所表達的對中共的態度相契合。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在白宮發布戰略方針的同一天說:“中國自1949年以來就受到殘酷的威權政權和共產主義政權的統治……中共在思想上和政治上對自由國家懷有敵意。”中國自1949年以來就受到殘酷的威權政權和共產主義政權的統治……中共在思想上和政治上對自由國家懷有敵意。而幾週前,助理國務卿戴維·史迪威(David Stilwell)也指出,“中共是威權體制……民主進程乃是唯一的出路”。從這個角度看來,這個新戰略確實顯得太過克制。

對美國盟國而言這個戰略概念模糊

川普政府的新戰略拒絕了與中共的進一步合作,取而代之的是,它提出了一種更為有效的方案– 用懲戒來規範中共的行為。該戰略力求在兩種需求中取得一種平衡:來自國內的對中共強硬的呼聲,和來自美國盟友的反對對中共太過強硬的要求。這確實給川普政府施加了很多的壓力。

此新戰略目前沒有為美國的盟友在國際合作上提供清晰的願景。例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質疑美國“是否將繼續承擔維持國際和平與穩定的重擔,還是會採取更狹窄的’美國優先’方法”。美國政府回應道,新戰略承諾致力於建立一個“自由,開放和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美中關係新戰略並不決定印度太平洋戰略,而是隸屬於該戰略。

此外,此新戰略在某些方面也很難與川普的“美國優先”的競選宣言相契合。譬如該戰略中提到“更強大的聯盟和夥伴關係是美國戰略的基石”,但同時美國官員卻警告說“美國為捍衛其他國家而付出過多的代價”,這與美國優先原則相悖。

與川普總統自己的觀點不一致

外界批評說川普政府對中共戰略與總統自己的觀點不一致。例如,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在其近期發布的新書中以新疆為例說,該戰略譴責中共對新疆的鎮壓政策,建立集中營,威脅國際和平與安全。然而川普在2017年和2019年曾表示“應該繼續建立那些集中營。” 該戰略評論也指出中共的政治改革萎縮了,譬如中共當局取消任期限制,無限期延長任期的決定,就是這些趨勢的縮影。據報導,當川普和中共領導人在2018年見面時曾發表評論說:“應該廢除對[美國]總統的兩屆憲法限制”。而中共領導人也回應稱“美國選舉太多。” 因此,儘管新戰略中批判中共對美國價值觀發起挑戰,評論人士卻批評川普總統沒有意願去擁護這些價值觀。

作者指出,在經濟方面也存在同樣的緊張關係。該戰略強調,中共“在許多領域都沒有兌現承諾……因此與中共的協議必須包括嚴格的核查和執行機制。” 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也堅稱,中共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其國有資本主義的模式。” 據資料顯示,川普要求中共增加對大豆和小麥的購買量,以提高在至關重要的農業州的得票,並在2019年的美中會晤之後,表示中共是“戰略夥伴”,明確拒絕了《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共貼上“戰略競爭對手”的標籤。

戰略出台過於遲緩

作者指出,對此新戰略的最後一項批評是,其發布的時間相對本屆政府的任期來說太晚了,可能較難起到改變的作用。白宮根據《國防授權法》的要求制定了該戰略,該法案要求川普政府在2019年3月1日之前向國會提交一份可以對外公開的對中共國的戰略,那時川普總統的任期還剩一半時間。但是,儘管此新戰略選擇在貿易戰之後,在總統任期結束前六個月發布,同時在中美外交緊張局勢惡化的情況下,這一戰略在很大程度上已被最近發生的各種大事件奪去了公眾對其的關注。

作者認為,較早發布該戰略則會有助於定義和闡明政府的方法,尤其是針對美國盟國和合作夥伴而言。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亞洲盟友和合作夥伴都不了解政府的印度太平洋戰略。東南亞國家聯盟的專家中,只有28%的人認為印度太平洋概念為新的區域秩序提供了可行的選擇。同一項調查還發現,只有30%的人相信美國會做正確的事,為全球和平,安全,繁榮與治理做出貢獻。基於這些原因,作者認為如果較早發布該戰略來定義政府的方法的話,就可以用它來解釋川普政府一系列行動背後的邏輯了。

評:從美國各界對川普政府剛公佈的對中共戰略的各種批評可以看出,美國內部對中共的態度還存在很大的分歧。特別是以基辛格為代表的左派勢力,還在​​堅持不應當對中共採取對抗態度。然而可喜的是,有很大的民意認為該戰略應該有,只是來得太晚。希望川普總統能抓住民意,盡快出台更多滅共的雷霆行動。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匿名
校對整理:Yamap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0271/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0271/ […]

0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6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