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人工智能資本是ZOOM的主要投資者

新聞來源:《The national pulse》

作者: Raheem Kassam

翻譯/簡評: Hemingway 

校對:海闊天空

Page:草根文人

簡評:

由於CCP是一個解構性寄生政權,他無法在其控制的社會中真正建立其什麼東西,卻善於破壞和解構。因此,CCP必須綁架,也善於善於綁架。只有綁架個人、私人公司、機構、將觸角伸到每一個角落裡去,做到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才能夠在這些被寄生標的合法性外衣的掩護下:一、掩蓋自己邪惡的政權本質;二、通過蠶食和消耗他人的經營,延續自己搖搖欲墜的統治。

CCP的超限戰的發明,就是基於這種政權性質所創造的。因為只有通過不停地掠奪,盜竊,才能夠維持自身的生存。因此,其存在方式根本上,便是一種進攻型的戰爭形勢。只是在明面上的戰爭不行,只能通過更加隱蔽的方式進行。

中共的統戰和海外大外宣工作,便是其通過超限戰的組成部分。Zoom作為一個鏈接了廣泛商業生態的會議平台,擁有海量的的商業信息,是CCP不可能放過的目標。因此,作為西方,只要CCP這個政權存在一天,這種無孔不入的滲透就會持續存在。今天是華人創始者的公司,或者西方的媒體還能夠輕易地闡明其與CCP的曖昧關係,將其揭露。但不要忘了,CCP還有更廣泛的BGY計劃,就是要更加深入和不易識別地滲透到更廣泛的西方世界。當美國的議員、華爾街的基金經理、主流媒體的編輯、一副西方人的面孔下,植入CCP的意志,那麼西方社會又有多少有效的方法,可以在大規模的破壞發生之前,可以進行識別呢?

因此,只有消滅CCP,西方世界才能擁有安全,民主的世界才能重新繁茂。

獨家:頂級Zoom投資者資助中共背景的人工智能計劃

視頻會議平台Zoom的最大投資者,還投了超過4500萬美元,在中共運營的人工智能項目,以及其他被美國國務院認定為“中共政府工具”的中共背景的公司裡。

Zoom因其與中共的緊密聯繫而備受抨擊。(其在線會議服務在CCP病毒的推動下,取得了創紀錄的增長)因據稱與中共國的緊密聯繫而受到抨擊。

國防部和參議院,已經因為安全的擔憂,限制使用Zoom。其理由十分充分:Zoom將非中共國用戶的數據重新路由到中共國,且絕大多數需使用來自中共國服務器的加密密鑰。

除了這一長名單上的中共國關係以外,Zoom的主要投資者高瓴資本。

該公司總部位於北京,由中國公民張磊創立。該公司擁有Zoom近十億美元的股份,幾乎佔該投資集團全部投資組合的10%。高瓴資本曾經擁有Zoom超過12%的股份,但最近出售了一部分股份,其持股減少了2%以上。但其仍然是Zoom十大投資者之一。

收購著名美國公司和中共公司的股份是高瓴資本的作案手法。該公司同時投資了美國公司Facebook,亞馬遜和Uber,以及與CCP相關的騰訊和阿里巴巴投資。

張在中國人民大學講座

騰訊已被美國國務院國際安全與防擴散局描述為“中共政府的工具”,並指出,“只要官方要求其協助”,騰訊“沒有任何能力向中國共產黨說不”。

作為中共更廣泛的改革的一部分,它(騰訊)“提供了技術便利的監視和社會控制的基礎”,“以符合其威權主義模式的世界”。它的首席執行官與中共有直接聯繫,目前擔任中共國全國青聯副主席和人大代表。

高瓴資本還幫助管理一些美國最頂尖大學的財務,例如斯坦福大學,而張先生親自參與了其中的一些機構。他是耶魯大學董事會的董事會成員,是該大學的亞洲發展委員會主席,該校友小組熱衷於“加強耶魯大學在亞洲的聯繫”。

張先生還是香港金融服務發展委員會的成員,該委員會是“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設立的高級跨部門諮詢機構。”

他是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的理事會成員。這是一項董建華擔任主席的,由中共資助的宣傳計劃。董建華是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前香港特別行政長官。

該基金會,是中共註冊在外國的代理商,通常以美國大學為目標,提供資助政策研究,高層對話和交流計劃。鑑於這些聯繫,許多學校已經退出了CUSEF。

但是張和中共關係更加深入。

他擔任位於北京的人民大學董事會副主席,而人民大學是CCP控制和資助的中共國頂尖大學之一。

人民大學培訓眾多中共高級官員,並積極參與該政權的全球宣傳活動,率先在海外組建了12個孔子學院。聯邦調查局表示,孔子學院是中共的國際宣傳機構,是知識產權盜竊,產生“與中共國機構未明紐帶,忠誠度衝突”的溫床。

儘管如此,張向人民大學捐贈了超過4500萬美元,以組建高瓴人工智能學院(AI),該學院提供面向AI的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水平的研究。

這個學院是人民大學與中國科學技術協會(CAST)的聯合項目,其章程聲明描述其使命為“服務”,將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與國家科學技術社區聯繫起來。”中國國際出版集團(CIPG)也參與了該學院經營,其是中共宣傳部管轄下最大的國有出版商。

在開幕式上,CAST的中共秘書懷進鵬宣布,該中心旨在跟隨習近平主席關於“開發一種適合政府提供服務和決策的AI系統”的追求。CIPG的局長杜占元指出,學校將與政府的國際宣傳“大數據服務平台”合作,“培育出新的AI廣播項目”。

該學校舉辦了研討會,討論如何最好地利用學校來增強習近平關於“加強AI與社會治理的結合,並準確地整合政府信息資源和公共需求預測。”的計劃。與中共有聯繫的中國科學院“宣傳部政策與法規處副處長”的代表出席了該會議。

高瓴之類的倡議和舉措,證明了技術進步是中共尋求全球主導地位的關鍵組成部分。正如習近平所說:“只有掌握自己的核心技術,才能在競爭和發展中搶占先機,絕對保證國家經濟安全,國防安全。”人工智能是中美技術和信息戰之外的最新前沿。習近平宣布:“高端科學技術是現代國家的武器”。

中共介入任何公司也是明顯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即使一家公司據自稱是私人公司,中共也擁有最終決定權。正如中共國法律規定:“任何[中共國]組織或[中共國]公民均應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並保持所有國家情報工作知識的機密性。”換句話說,中共可以隨時隨地合法徵用任何公民,以協助任何黨的目標。

這引起了對Zoom數據和技術的擔憂,擔憂他們最終將與CCP合作,並賦予他們決定內容的槓桿內容。例如,該平台最近禁止了“美國華裔活動人士舉行的,紀念6月4日天安門大屠殺31週年的Zoom活動。”

有很多原因可以讓我們應該避免使用Zoom,但是這些新被挖掘出來的中共關係網,應該破壞了對該公司在表面上獨立於中共(控制)上的形象。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9574/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9574/ […]

0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54111 additional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9574/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