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路德、假安紅、潛伏的偽類——欺民賊和中共資訊戰的末日已經到來

在爆料革命以前,美國對中共威脅僅僅停留在像南海問題這樣的軍事威脅上,對中共超限戰幾乎沒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在爆料革命三年不斷推動下,美國逐漸開始警惕中共的超限戰特別是資訊戰並展開反擊。

64日,新中國聯邦成立之日,美國參議院投票確認邁克爾·派克提名,由他擔任美國之音隸屬的美國全球總署的首席執行官。美國全球總署面對100個國家廣播,受眾高達3億多人,派克還曾與班農一起製作過有關檢視伊拉克戰爭與核能的紀錄片。邁克爾·派克的任命對於傳播爆料革命、區分中共與中國人、向西方傳遞中國人真實的聲音將有巨大的幫助。

就在22日,美國宣佈認定中共四家官方媒體為“外國使團”,美國國務院對此評論非常中肯,稱這些機構不是新聞媒體,而是“中國共產黨的工具”。

同樣,美國助理國務卿史達偉表示,此舉是清理門戶。可以說,美國這一系列的行動都與爆料革命息息相關,清理門戶既是川普總統“排開沼澤”的一部分,也是郭文貴先生說過的,拔掉共產黨在華盛頓的根。

美國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新聞媒體擁有報導自由,這是基本的監督權。但中共常常利用美國的言論自由在美國宣揚中共的“偉大、光榮、正確”,並傳播共產主義。

在中共媒體被認定為“外國使團”之後,中共外交部再一次跳出來痛斥美國是“赤裸裸的政治打壓”,是干擾中共媒體在美的“正常報導”,是暴露美國“言論自由的虛偽性”

《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更是跳出來,稱環球時報是“市場化媒體”。

是不是“市場化媒體”看看最近新京報的下場就知道了。近日國家網信辦依法查處了新京報的微博帳號,理由是在北京疫情報導中存在導向錯誤。連新京報這樣的黨媒都躲不過社會主義的鐵拳,道路以目的社會狀態可見一斑。

資訊戰之所以是資訊戰,是有戰爭性質、危害到美國安全,是國家行為,中共口口聲聲的“市場化媒體”是統一接受中共資助、受中共領導、受中共審查的媒體,是有針對性對美國言論自由進行干涉的媒體。

言論自由不意味著什麼話說了都不用負責,中共的資訊戰也不單單只有官媒這麼簡單,海外的欺民賊經常拿言論自由挑戰爆料革命、替中共洗地,卻對自己的造謠、污蔑視而不見,這些都是要受到美國法律的制裁的。

欺民賊不僅僅要為欺騙、造謠承擔責任,更重要的是,由於這些偽類都是拿了中共的錢,接受了中共的統一指令,是中共資訊戰的編外軍,隨著FBI的調查和RICO法案的推進,這些偽類都會因為危害美國國家安全送進監獄。

“外國使團”要上報名單,名單內與名單外是有區別的,這些欺民賊不在名單內,以間諜處置,下場肯定比中共還慘。

我們可以看到,正是在戰鬥白熱化前夕,中共滅爆小組又一次展開了對爆料革命的打擊,動用大量假帳號偽裝成路德、安紅、葉昭穎女士等等,潛伏的偽類也一一暴露,對GTV、G幣進行攻擊,這恰恰反應了中共恐懼GTV、G幣的力量。

爆料革命要做的是滅共,是讓美國覺醒,看清中共的威脅,郭文貴先生對欺民賊的揭發是要讓中國人民和美國看清中共的九層妖塔宣傳術,而不是為了抓特務而抓特務。欺民賊造謠郭文貴先生向欺民賊妥協完全是要打擊爆料革命的公信力。

由於現在美國已經覺醒,斯坦福報告、“外國使團”認定、FBI的調查一系列行動最終一定會把這些中共海外的話筒送進監獄,美國國家機器一旦開始就不會停下來,郭文貴先生也不用花費精力浪費在欺民賊身上。這更加證明了爆料革命是為了滅共,而不是欺民賊造謠的為了“抓特務”。

美國的絕地反擊和中共的末日瘋狂代表著最終決戰的到來,正義力量的集結和美國的蘇醒將開啟滅共的霹靂行動,偽類的表演只不過是這場世紀較量中將被歷史車輪碾壓的螻蟻,其代表的資訊戰也將灰飛煙滅,中共的末日即將到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立武

6月 2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