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未能撼動的聯系匯率制度,這次真的即將失守?

—-凱爾巴斯做空港幣背後

作者:經濟小組 CuteQ小姐

港幣兌美元聯系匯率制度,自1983年起,就不斷遭受包括索羅斯在內的國際投機者攻擊。

上周彭博傳出消息,凱爾巴斯,海曼資本創始人,法制基金主席,已於6月1日創立一只新基金:Hayman Hong Kong Opportunities Fund, LP-Prodigious Series。

大膽猜測,這支便是文貴先生上個月提到自己參投的基金。文貴先生講,通常外匯最多加60倍杠桿,且看跌期權可以隨時強制平倉。 但他參投的基金利用200倍杠桿,且期限固定在18個月,後續可能延期6個月。

換言之,此基金以200倍杠桿 ,買入執行價格在1:10.85左右且18個月到期的港幣看跌期權。若18個月後 (或24個月後)港幣跌幅觸及40%,基金會行權賺取64倍收益;反之不行權,損失掉基金本金(即買入看跌期權的期權費)。

解釋一下,例如投入100萬本金,加了200倍杠桿後可以撬動2億資金。到期若跌幅觸及40%,收益為2億*40%*(1-20% 基金表現費)=6400萬,既64倍收益。05年開始,香港聯系匯率制度增加了強方兌換保證(1:7.75)和弱方兌換保證(1:7.85),並承諾只要觸及任一邊界,香港金管局會入市幹預,以保證匯率在1美元兌7.75-7.85港幣之間浮動。為保證港幣有美元作支撐,且維持匯率穩定,香港的三家發鈔銀行(匯豐銀行、渣打銀行和中國銀行)每發行7.8港幣也必須向香港金融管理局交納1美元。另一方面,香港也需要維持與美國相同的利率水平。若港幣跌幅屆時觸及40%,則意味著聯系匯率制度即將瓦解;或者,需要重新設立較弱的聯系匯率區間。

雖然此基金看空港幣,但不像1997年的索羅斯,在貨幣市場上大量拋售港幣,令港幣匯率大跌。因此上周消息一出,匯市並未受影響。

總結一周來國內外媒體,投資界人士的觀點為:

1)高調公布做空消息,只為吸眼球;希望市場跟隨,以獲得當前看空倉位平倉機會。

2)相較97年980億美元外匯儲備,香港金管局截止5月底官方外匯儲備為4423億美元(香港流通貨幣的6倍)且背後有大陸3.23萬億美元支持 (通過與中國人民銀行的掉期額度以支持港幣兌美元匯率),匯率制度牢不可破。

霍華德馬克斯在《投資中最重要的事》中提及過,只有擁有超出大眾的第二層思維,當判斷高人一等時,才可能跑贏市場。

一個18個月的期權合約,怎麽會讓大眾條件反射似地認為目的是平倉?或許,凱爾的第二層思維,是建立在大眾條件反射基礎上的。他曾提出,資本流動比資本存量更重要。只有資本流動有意義,外匯儲備才很重要。沒有外幣計價的經常賬戶盈余支撐進口,外匯儲備數字真正的意義又該如何解讀?

無獨有偶, 倫敦Trium資本的Thomas Roderick認為,從長期看,多大規模美元儲備的幹預,也無法挽救沒有信念支撐的匯率制度。因為沒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做對手交易。若大量資金流出將利率推到極高水平會怎樣?重要的是對港元流動性的影響,而不是美元儲備的影響。

自2008年金融危機,香港跟隨美國將利率降至幾乎為零。本地居民,銀行及公司大量借貸,香港企業杠桿已達到全球最高。同時銀行資產已達GDP 900%。此前因債務危機而破產的國家,如冰島、塞浦路斯和愛爾蘭的銀行資產為GDP1000%以上。目前香港銀行大部分的貸款為浮動利率,美國或香港利率變化均會影響借貸市場。

當前香港處於各種沖突中(國安法,疫情,中美關系等),作為資金往來橋梁現金流將難以平衡。本地居民資金外流會通過銀行外匯結余體系帶走外匯。如果央行沒有足夠的美元買入市場上過多的港幣,可能造成聯系匯率崩潰。另一方面,如若美國對香港的聯系匯率制度進行政策打壓,也必然撼動聯系匯率。

目前,任一國家地區的債務風險爆掉都會刷新人類歷史。經濟金融,考驗的是挪東墻補西墻的能力。至於誰拖的更久,就很難說了。到處都是雷,因此避開踩雷的時機極為重要。

世間萬物,成住壞空,周期往復。見證人類歷史的任一重大轉折點,18個月內,3年、5年抑或10年後,會有多大區別呢?

理解文貴先生為什麽投了基金,卻又勸戰友不要跟投。猜得對結局,但沒人猜得準時機。

親愛的戰友們,堅持自己的信念,見證每個推動人類歷史轉折的時刻,跟著文貴先生一起健身,隨著泡沫的生生滅滅而舞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6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