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制和獨裁是對自由的最大威脅

對於生活在牆內的中國人來說,言論自由猶如天上星宿,可望而不可及。這個問題反映在媒體上尤為突出。在中國,所有的媒體都受政府控制,政府對媒體進行政治領導,引導媒體為政府做正面宣傳,並通過審批,審查等手段進一步加強對媒體的控制。在獨裁專制國家,媒體無法做到獨立客觀,也不允許講真話。如果違反規定,輕則遭受罰款,解僱,重則破產,坐牢。

那麼在自由民主發達的美國,是不是人們可以暢所欲言呢?有人說,美國言論真自由,老百姓可以隨便罵總統。沒錯,我們確實可以經常從電視網絡上看到揶揄總統的節目。這無疑可以體現出美國言論的自由。然而,我們也越來越注意到一些奇怪的事實,例如,推特會以違反其相關規定等理由禁言某些用戶,甚至給川普總統的推文標註上需要事實確認的標籤,Youtube公開聲稱禁止批評WHO的節目等。在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這些科技巨頭為什麼會進行言論審查?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

這週,福克斯知名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在其自己的節目上猛烈抨擊了谷歌參與言論審查,利用自己的影響力禁言人們講出事實,發出自己真實的聲音。下面是他在節目中的評論節選:

週一晚上,我們做了一些不尋常的事情。我們用了節目第一個整段來集中講述一個話題。我們和大家講了“黑命貴”運動, 他們信奉什麼,以及他們掌握了空前的力量要對這個國家做什麼。這個話題用了將近20分鐘,根據節目製作標準,顯然這個時間太長了。然而這個話題我們有太多需要講述的。

最後,非常多的人觀看了這個節目。而我們的節目也成為周一全美國觀看量最多的黃金時段電視欄目。這個欄目的評分非常高, 超過了所有的有線電視和新聞,娛樂和體育欄目。我們從不談論評分,我們告訴你們這個也絕不是向你們炫耀。可以確信的是,電視上已經有足夠多的吹牛欄目了。無論什麼情況,沒有什麼可以在電視行業永存。我們告訴大家這點是想提醒大家你不孤單。突然間,你的觀點被視為犯罪。工作時說出你真實的想法,你可能會在這個大蕭條中被解僱。在網上說出你想的,你可能會被科技巨頭禁言。

所以,你不敢說出自己的觀點。你沒有選擇。很多美國人已經在這麼做。他們 保持安靜。當然,這就是禁言的要點所在—使人們保持孤立和孤獨,防止形成能夠挑戰當權者的共識。如果你被迫閉嘴,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對你和你的國家做任何事。這就是他們為什麼這樣做。但是周一晚上的節目顯示了他們還沒有成功,儘管他們正努力這麼做。數百萬的美國人認同你。你沒有瘋狂,你的觀點也並不邪惡。

現在發生在這個國家的事是完全徹底的錯誤。當某一天我們的“法國大革命“結束時,每個人都可顯而易見它的錯誤。現在,大部分人太害怕而不敢指出它的錯誤。我們指出它的錯誤而且經常這樣做的一個原因是福克斯新聞是獨立的公司。我們並不依賴科技巨頭谷歌謀生。謝天謝地!

大部分媒體公司依賴谷歌。谷歌控制了70% 線上廣告。因此,如果你處在新聞行業,你不得不服從谷歌。當谷歌讓你去做某事,你必須去做,你沒有選擇。他們可以在一分鐘之內讓你破產, 而且他們會這麼做。在人類歷史長河中,沒有任何一個實體擁有過比谷歌還大的對信息的控制權。因此, 如果你擔心一些不負責任的角色手中的權力過於集中,你應該非常重視,沒有人擁有比谷歌還多的不受約束的權力。

週二下午,NBC新聞決定利用谷歌的權力關掉它的一些競爭對手。權力在這方面非常有用。一個叫Adele Momoko Fraser的NBC的員工給谷歌高管轉發了一個來自英國左翼激進組織的截圖,譴責兩個網站零對沖(Zero Hedge)和聯邦主義者(The Federalist) 是“種族主義者”。

當然,谷歌立即咬住了魚餌。它威脅在谷歌廣告平台禁止這兩個網站。換句話說,就是切斷它們的收入。

那麼“Zero Hedge”和“The Federalist”到底做了什麼使他們遭受今天的待遇, 斷絕其收入來源?我們詢問了谷歌,他們說這兩個網站保留了無節制評論區。換句話說,讀者可以自由發表評論。谷歌覺得這樣難以容忍。面對這樣的遭遇,“The Federalist”沒有辦法只能屈服於谷歌。它刪除了整個評論區。更不用說在該網站上發表的文章了。零對沖“Zero hedge”仍然保留著評論區, 因此他們的收入來源被切斷了。讓我們拭目以待他們是否能繼續運營下去。

所有這一切引發一個有趣的問題。谷歌說它要為保守派網站的評論承擔責任。而更具諷刺的是,得益於其從美國國會收到的特別優惠 —《通訊規範法》第230條,谷歌自己並不為其平台上的言論負責,因為國會說他們可以不用負責。因此,如果你被某人誹謗,並且該誹謗言論通過谷歌服務器發出,你不能因此起訴谷歌。對於大公司來說,擁有免疫力是非常好的事情。福克斯新聞沒有。多虧了國會,谷歌擁有這個免疫力,這也是為什麼谷歌創始人會成為世界上最有錢最有權的人的主要原因。

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指出了這點。我們期待他和他的同事能盡快撤銷這個特權。如果谷歌不能用230法案保護他人,顯然他們也不能用這個來保護自己。谷歌應該很早以前就面對這樣的結果, 國會應該幾年以前就做這件​​事。很明顯,這些科技巨頭已經越過聯邦政府成為對我們自由的主要威脅。谷歌已經直接影響人們可以說什麼,以及什麼是他們被允許說的。這是對言論自由的直接壓制。

由此我們看出,在美國,政府沒有成為言論自由的主要敵人,科技巨頭谷歌憑藉其對美國線上廣告70%的控制權,憑藉其手中掌控的獨一無二的權力,使得大部分美國媒體公司不得不屈膝接受它的審查。這和獨裁專制的政府有什麼區別呢?卡爾森在節目中呼籲,谷歌等科技公司已成為對自由的最大威脅。然而究其本質,專制和獨裁才是我們自由的最大威脅!只有消滅獨裁和專制,我們才可以自由發聲。中國的言論審查並沒有僅僅影響到中國人民,它的審查制度已經擴展到全球。同樣,美國的谷歌言論審查也不會僅僅影響到美國人民,作為世界科技巨頭,它同樣影響著整個世界。如果中共和谷歌合作,那麼整個世界將暗無天日。所有嚮往自由,以及自由世界的人們只有聯合起來廢除各種形式的專制,我們才會贏得真正的自由!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喜馬拉雅
校對翻譯:文投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8586/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8586/ […]

0
trackback
10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8586/ […]

0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6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