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從華為的二公主說起

作者:八角棒槌

又是十多天沒寫東西。剛沐浴更衣完,一屁股坐在寫字台前,習慣性點燃一支紅梅,正準備好好構思構思,才突然意識到這些天外面發生了啥,我竟全然不知。無奈只得求助戰友,說行行好吧,給點門路,說完沒多會兒,我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睡夢中,一位窈窕淑女款步向我走來,卻好似《SIM4》創建角色的界面那樣,始終走不到我跟前。依稀記得那臉龐有點像我初戀的女友,而我又是老實人,還沒等我來得及跟老婆交代,戰友那邊發來一美女,說門路找到了。

如果不是戰友,至今我都不知華為還有位二公主。老實說,第一眼看,比她姐姐好看得多,看了第二眼,則更堅定第一眼的感受。這裡面有年齡因素,不信大可把Girls’ Generation裡的全換成孟晚舟試試。其次可能跟做的事也有關,跟隨爆料革命幾年下來,我越來越發現有個規律:無論主動還是受迫,作惡成習的女人一旦過了少女時代,顏值基本不會比高燕燕高到哪兒去。此規律若真實可靠,就說明王延軼正在路上,華為二公主不信邪也可以試試。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二公主想不信邪,一時半會內,她爹媽也不允許。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為了盡可能減小誤差,所以才說一時半會。有報導曾稱就在她姐出事前,她曾高調現身巴黎名媛舞會。經外界紛紛猜測後,觀點達成一致:二公主高調現身是為華為接班做準備。說的好像華為是她自家開的似的。此類報導俯首皆是,但歸根結底就是個玩意兒,八卦狗仔的娛樂消息我從不看,因為那味道一聞,老遠我都想吐。

戰友們應該清楚,按照我們推理的結果,這純屬一場精心策劃的佈局,由此結論只有一個:二公主高調現身是為全家保命做準備。靠國際的多線接軌跟中共形成對峙,當然,她自己恐怕不知道。我要是她媽,我也不會告訴她,不然對個22歲的丫頭而言,我沒法保證戲不會演砸。一場戲逼不逼真,關鍵得看戲子本身,看來政治犧牲品也不是那麼好當。從歷史的角度看,無數政治犧牲品中,安托瓦內特稱得上標杆。大革命時期,最令我感興趣的除了薩德侯爵,就屬這位王后了。也不知為啥,總覺得在那樣動盪的環境裡,這兩位淡定得實在叫人不可思議,或許這也是造就他們命運不濟,卻名聲遠揚的原因,可這已屬題外話了。

言歸正傳,十多天沒寫東西,是因為我正在研究一些東西,大體上說,這些東西都比較現代主義。華為叫囂不用美國技術,為啥女兒在美國學習?國內媒體叫囂美國不行了,為啥中國最牛的企業華為要把女兒送美國學習?華為的女兒只是冰山一角,多少官員的孩子在美國?諸如此類問題,我認為都屬於現代主義範疇。記得有位戰友叫“1984的春天”,雖然不認識他,但他的名字我很喜歡。或許吧,我猜我們有同樣的看法:現代主義的是極權社會的伴生品。撕裂本身不消失,荒誕劇就永不停息。

經過一番研究,撕裂也好,人格二元性也好,依我之見,這些都是可以確定的。現在我想了解的是,倘若要彌合裂痕,什麼方式最合適?歷史中我找不到答案,因為歷史只切開了口子,還沒到還原的步驟。尤其對中國人而言,頭頂上長雞窩任人下蛋的日子實在太久,當習慣成為真理時,作為少有的倖存者,你可能就會發現,滅共只是生而為人的第一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 6月 1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