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戰略方針

一、引言

自1979年美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以來,美國對華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希望通過加深參與從根本上刺激中國的經濟和政治開放,從而使其成為一個擁有開放社會,具有建設性和責任心的全球相關利益的參與者。40多年過去了,顯而易見這個政策低估了中國共產黨對限制中國經濟和政治改革的意願。在過去的二十年多年中,中國的改革已經放緩,停滯甚至發生了逆轉。 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和與世界不斷增加的互動,卻並未使中國成為一個如美國所希望的融合以人為本、自由和開放秩序的國家。中共反而選擇利用自由開放的基於規則的秩序,試圖重塑國際體系以謀取自身利益。中共公開承認,其通過尋求改變國際秩序,來迎合中共的利益和意識形態。中共越來越多地利用經濟,政治和軍事力量強迫他國逆來順受,危害了美國的切身利益,並損害了世界各國和個人的主權和尊嚴。

為了應對中共的挑戰,美國政府對中國採取了更具競爭性的戰略方針,通過對中共意圖和行動進行清晰的評定,重新評估美國現有許多戰略的優勢和不足之處,並加大雙邊關係摩擦的容忍度。 我們的政策並非是以為中國確定一個特定的最終狀態為前提,而是根據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NSS)報告中所闡述的四個支柱,以保護美國至關重要的國家利益為目標。 我們的目標是:(一)保護美國人民、國土和生活方式;(二)促進美國繁榮;(三)通過增強實力維護和平;(四)提高美國的影響力。

我們對中國的競爭性戰略方針有兩個目標:第一,提高我們的機構,盟國和合作夥伴的應變能力,以應對中國擺出的挑戰。第二,迫使中共停止或減少損害美國以及美國盟友和合作夥伴重大國家利益的行動。即使在與中國競爭的當下,我們也歡迎在雙方利益一致的情況下進行合作。 競爭並非必然導致對抗或衝突。美國對中國人民有著深厚持久的敬意,與中國的友好關係源遠流長。我們既不尋求遏制中國的發展,也不想與中國人民分道揚鑣。美國期望與中國通過公平競爭,從而使中美兩國、企業和個人都能享有安全與繁榮。

為了在與中國進行的戰略競爭中取得優勢,需要與多個利益相關者進行合作,而本屆政府也致力於建立夥伴關係,保護我們的共同利益和價值觀。美國政府的重要合作夥伴包括國會,各州和地方政府,私營部門,民間社會和學術界。國會一直以通過聽證會,聲明和報告等方式公開發表意見,揭露中共的惡劣行徑。國會也為美國政府提供相關法律權力和資源,來採取行動實現戰略目標。 美國政府也認識到其盟國和合作夥伴在對中共國採取更加明確和有力的應對措施方面所採取的步驟,包括歐盟於2019年3月發布的《歐中戰略展望》等。

美國也與外國盟友,合作夥伴和國際組織建立合作關係,尋求積極的替代方案,支持自由開放秩序的共同原則。針對印太地區,許多舉措都在相應的文件中予以詳述,例如美國國防部2019年6月發布的《印太平洋戰略報告》和美國國務院2019年11月發布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推進共同願景》的報告 。美國也與持有一致的願景和做法的各方進行合作,例如東南亞國家聯盟的《印太展望》,日本的自由開放的印太願景,印度的安全和發展的地區政策,澳大利亞的印太概念,大韓民國的新南方政策和台灣的新南向政策。

本報告並不試圖詳細介紹政府,作為戰略競爭的一部分,在全球範圍內所採取的行動和政策舉措。而本報告側重於《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實施,因為它最直接適用於中共國。

二、挑戰

今天的中共對美國的國家利益做出了許多挑戰。

1.經濟挑戰

中共不遵守經濟改革承諾的記錄,其廣泛使用國家主導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和做法,損害了美國公司和工人,扭曲了全球市場,違反了國際準則,並造成了環境污染。 當中國於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時,中共同意接受WTO的開放市場導向的做法,並將這些原則納入其貿易體系和機構中。 世貿組織成員期望中國繼續其經濟改革的道路,並將自己轉型為以市場為導向的經貿體制。

然而這些希望沒有得到實現。中共並未將基於競爭的貿易和投資方面的規範和實踐內在化,反而趁機利用了世貿組織會員的好處,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國,同時系統地保護其國內市場。北京的經濟政策導致了巨大的工業產能過剩,從而扭曲了全球價格,使中國得以擴大了全球市場份額,而中共為國內企業提供的不公平優勢是其競爭對手不能享有的。中國保留了非市場經濟結構以及由國家主導的貿易和投資的重商主義方式。政治改革也隨之萎縮,甚至倒退,黨政分開正在被蠶食。中共取消主席任期限制,有效地無限期延長任期的決定體現了這些趨勢。

美國貿易代表(USTR)在其2018年的《中國行為調查結果:根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與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和創新相關的政策和實踐》中,確認許多中共政府的行為、政策和做法是不合理的或具有歧視性的,給美國商業造成負擔或限制。根據嚴格的調查,美國貿易代表辦發現中共國:(1)要求或施壓美國公司將其技術轉讓給中國實體;(2)嚴格限制美國公司以市場條件獲得技術許可的能力;(3)指導和不公平地促進國內公司收購美國公司和資產以獲取尖端技術; (4)進行並支持未經授權的網路入侵,進入美國公司網路以獲取敏感信息和商業秘密。

中共關於停止掠奪性經濟實踐的各種承諾被當作垃圾丟棄,成了一紙空文。2015年,中共承諾將停止通過以政府指導的網路竊取商業機密的行為來謀取商業利益,並在2017年和2018年重申了同樣的承諾。2018年晚些時候,美國和其它十幾個國家將全球計算機入侵活動歸咎於中共, 其操盤手與中共國家安全部有關聯,以竊取知識產權和機密商業信息為目標,這違反了中共2015年的承諾。自1980年代以來,中共簽署了多項國際協議來保護知識產權。 儘管如此,全世界超過63%的假冒產品還是來自中國,對全世界的合法企業造成了數千億美元的損失。

儘管中共承認中國現在是「成熟經濟體」,但在與包括世貿組織在內的國際機構打交道時爭辯其仍然是「發展中國家」。儘管中國是高科技產品的最大進口國,在國內生產總值,國防支出和對外投資方面僅次於美國,但其仍自稱是發展中國家,以便合法化其系統的歪曲全球多個行業的政策和做法,危害美國和其它國家利益。

「一帶一路「(OBOR)是中共用來描述其各種舉措的總稱,其中許多旨在重塑國際規範、標準和網路,用來推動中共的全球利益和願景,同時也滿足中共的國內經濟需求。 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和其他舉措,中共正在擴大在關鍵技術領域中使用中國工業標準的力度,這是在以非中國公司為代價的情況下加強自身公司在全球市場中地位的努力的一部分。 中共標記為「一帶一路」的項目包括:交通、信息和通信技術以及能源基礎設施、工業園區、媒體合作、科學和技術交流、文化和宗教項目,甚至軍事和安全合作。中共也正在尋求通過其自己的專門法院對與一帶一路相關的商業糾紛進行仲裁,而這些法院都歸中國共產黨管轄。美國歡迎中國為符合國際最佳做法的可持續高質量發展做出的貢獻,但一帶一路項目經常不按這些標準運作,而且質量低劣,腐敗,環境惡化,缺乏公眾監督或社區參與,貸款不透明,造成各種東道國合同問題或加劇其管治和財政問題。

鑒於中共越來越多地利用經濟槓桿來從其它國家謀取政治讓步或對其它國家進行報復,美國判斷中共將試圖將「一帶一路」項目轉變為不適當的政治影響和軍事介入。中共利用威脅與利誘相結合的方式,常常以一種不透明的方式,向政府,精英,企業,智囊團等施加壓力,從而屈服於中共路線,並實行言論審查。 中共限制與澳大利亞、加拿大、韓國、日本、挪威、菲律賓和其它國家的貿易和旅遊,並拘留了加拿大公民,以期干預這些國家的內部政治和司法程序。達賴喇嘛在2016年訪問蒙古後,中共對借道中國的內陸國家蒙古的礦產品出口徵收新關稅,一時癱瘓了蒙古的經濟。

中共尋求全球對其在環境方面的努力認可,並宣稱將促進「綠色發展」。然而,十多年來,中國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中共提出的模糊且無法執行的減排承諾,使中國的排放量將持續增長直到「2030年左右」。中國計劃增加的排放量將超過世界其他國家的總和。中國的企業還在發展中國家建造了數百座污染嚴重的燃煤電廠。中國還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塑料污染源,每年向海洋排放超過350萬噸。中國在全世界沿海國家的水域進行非法、瞞報、不加管制的捕魚行為在世界上排名第一,威脅到當地經濟並損害海洋環境。中共領導人不願遏制這些對全球有害的做法,不符合他們對環境管理的天花亂墜的承諾。

 2. 價值觀挑戰

中共在全球範圍內推廣一項價值觀主張,挑戰美國最基本的信仰,即每個人都享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不可剝奪權利的權利。當前這一代領導人讓中共加快努力,將其管治制度運作描繪為比所謂的「西方發達國家」還要優越。顯然中共自認為正在跟西方進行著意識形態的競爭。2013年,中共呼籲其黨派要為兩個競爭制度之間的「長期合作與衝突時期」做準備,並宣布「資本主義必將消亡,社會主義必將獲勝。」

正如中共在2017年表示的那樣,中共旨在通過增強所謂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使中國成為「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的全球領導者」。該制度植根於中共對馬克思列寧意識形態的解釋,並結合了民族主義、一黨專政、國家主導經濟、為國家服務而部署的科學技術已經服從中共目的的個人權利從屬關係。這與美國和許多志同道合的國家共享的原則背道而馳,其中包括代議制政府、自由企業、尊重個人與生俱來的尊嚴和價值。

在國際上,中共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旗幟下,宣傳其全球治理願景。 然而,中共為迫使國內的意識形態整合而做出的努力,卻顯示出在中共領導下的「社區」在實踐中令人不安的景象:(一)通過反腐運動清除異己;(二)對博客,活動人士和律師的不公正起訴;(三)根據大數據計演算法逮捕少數民族和宗教少數群體的行為;(四)對信息、媒體、大學、企業和非政府組織進行嚴格的控制和審查;(五)對公民、企業和組織的監督和社會信用評分; (六)任意拘留、實施酷刑、虐待異議人士。為了展示與中共保持一致、地方官員在社區圖書館舉行了一場焚書宣傳活動,以證明他們的思想觀念與中共保持一致。

北京對新疆採取的政策是這種治理方式產生的一個災難性後果,自2017年以來,當局已在教育集中營拘留了超過100萬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和宗教少數群體成員。許多人在裡面遭遇著強迫勞動,意識形態洗腦,身心受虐。在這些集中營之外,中共政權以警治國,採用人工智慧和生物遺傳學等新興技術來監測少數民族的活動,以確保其效忠中共。對基督徒,藏傳佛教徒,穆斯林和法輪功成員的廣泛宗教實施迫害,對禮拜場所進行強拆和褻瀆,逮捕和平信徒,強迫放棄信仰,以及禁止以信仰傳統方式養育子女。

中共強迫意識形態整合的運動並不僅限於中國國內。近年來,中共干預了主權國家的內政,密謀策劃讓大多數人認可他們的政策。中共當局試圖擴大中共在全球話語權和行為影響力。最近的例子包括美國和英國的公司和運動隊以及澳大利亞和歐洲的政客。 中共手下的行動者們正在向世界各國出口中共專制模式的技術工具,使專制國家能夠控制其公民並監督反對派,培訓外國合作夥伴的宣傳和審查技巧,並利用大數據收集來塑造公眾情緒。

中共控制了世界上資源最豐富的一系列宣傳工具。中共通過國有電視台,印刷媒體,廣播和網上各種組織等向美國和世界各地快速傳播。中共經常隱瞞對外國媒體實體的投資。 2015年,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被揭露通過空殼公司控制了14個國家的33個廣播電台,並通過提供免費的、親北京的內容來補貼多個中介機構。

除了媒體之外,中共還利用一系列行動者來提升其在美國和其他開放、民主國家的利益。中共統戰組織和特工針對美國和世界各地的企業,大學,智囊團,學者,新聞工作者以及地方,各州和聯邦官員,試圖影響言論並限制外來信息對中國內部的影響。

中共經常試圖強迫或說服中國國民和其他人進行一系列威脅美國國家和經濟安全,破壞學術自由和美國研發企業誠信廉潔的惡性行為。這些行為包括竊取技術和知識產權,未能適當披露與外國政府資助實體的關係,違反合同和保密規定,以及操縱聯邦研究與開發資金的公平和基於功績分配的程序。中共還試圖迫使中國國民舉報和威脅中國留學生,抗議與中共政治敘述背道而馳的事件,否則將限制學術自由,而學術自由正是美國教育體系的標誌和力量。

中共的媒體實體,記者,學者和外交官可以在美國自由活動,但中共方面卻拒絕美國對等機構和官員進行往來。 中共政府通常拒絕包括美國駐華大使在內的美國官員進入由美國國務院資助的美國文化中心,這些中心設在中國大學中,與中國人民分享美國文化。在中國工作的外國記者經常受到騷擾和恐嚇。

3.安全挑戰

隨著其實力日益增長,中共威嚇和脅迫的意願和能力也水漲船高。中共試圖用恐嚇和脅迫手段來消除針對其利益的潛在威脅,在全球範圍推進其戰略目標。中共的行動欲蓋彌彰,說一套做一套。中共領導人宣稱他們反對威脅或使用武力,不干預其它國家的內政,致力於通過和平對話解決爭端。中共公開對鄰國背棄了自己的承諾,違背了自己的言辭,在黃海、東海、南海、台灣海峽和中印邊界地區進行挑釁的、耀武揚威的軍事和准軍事活動。

2019年5月,國防部向國會發布了年度報告《涉華軍事和安全發展情況》,評估了中國軍事技術發展,安全和軍事戰略以及人民解放軍(PLA)組織和作戰理念在當前和未來的發展軌跡。2019年7月,中共國防部長公開承認,「一帶一路」與中共野心勃勃地在海外擴張解放軍部署有關聯,包括太平洋島嶼和加勒比海地區。

中共的軍事建設威脅著美國和盟友的安全利益,並給全球商業和供應鏈帶來了複雜的挑戰。 中共的軍民融合(MCF)戰略使解放軍可以不受限制地進入民間實體,以發展和獲取先進技術,包括國有和私人公司、大學以及研究項目。通過不透明的軍民融合的聯繫,美國和其它外國公司不知不覺地將雙重用途技術投入到中國的軍事研究和開發計劃中,從而增強了中共的壓制能力,以壓制國內反對派並威脅外國,包括美國的盟友和夥伴。

中共試圖通過不正當行為來統治全球信息和通信技術行業的嘗試體現在歧視性法規中,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網路安全法》,該法律要求公司遵守中共國數據本地化措施,以使中共能夠訪問外國數據。 其它中國法律也強迫華為和中興等公司與中國的安全服務機構合作。即使它們在國外開展業務,也給使用中國供應商的設備和服務的外國和企業造成安全漏洞。

中共拒絕兌現承諾,以及時、統一的方式向收到美國驅逐令的中國公民提供旅行證件,有效地阻止了他們被我國驅逐出境,並給美國社區帶來了安全隱患。 此外,中共違反了我們的雙邊領事條約,使美國公民在中國處於危險之中,許多美國人受到中國政府強制性的出境禁令和不當拘留的不利影響。

三、應對戰略方針

《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要求美國「重新考慮過去二十年的政策。這些政策基於這樣的假設:與競爭對手的接觸以及將他們融入在國際機構和全球商業中會使其轉化成為良性參與者和可信賴的夥伴。 在大多數情況下,這個前提之後看來是錯謬的。 對手使用宣傳和其它手段來詆毀民主,推進反西方觀點,散布虛假信息,在我們自,我們的盟友和我們的夥伴之間造成分歧。」

在回歸原則的現實主義的指導下,美國通過承認其正處於戰略競爭中,並適當保護其利益來回應中共的直接挑戰。 《 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和我們對印度太平洋地區的願景都闡明了美國對待中國的原則——主權、自由、開放、法治、公平和互惠。 美中關係不決定我們的印度太平洋戰略,而是涵蓋於該戰略和《國家安全戰略》的總體戰略之中。 因此,我們的印度太平洋自由開放地區的願景沒有將中國排除在外。

美國要求中共政府遵守適用於所有國家的相同標準和原則。 我們認為,這是中國人民從本國政府和國際社會那裡希望得到的和應得的待遇。鑒於中共領導人正做出的戰略選擇,美國現在承認並接受與中國的關係,一如中共一直在其內部構建的:大國競爭關係。

美國的政策並非以改變中國的國內治理模式為前提,也不會對中共所謂的特殊國情和以受害人自居的敘述做出讓步。 相反,美國的政策旨在保護我們的利益,並使我們的機構有能力抵禦中共的惡意行為和因中國內部治理問題引起的附帶損害。 中國最終是否會遵循自由、開放秩序的原則只能由中國人民自己來決定。 我們認識到,中共而不是美國對中國政府的行動負有代理權和責任。

美國不接受中共謬誤地企圖將法治與法制劃等號, 拒絕其混同反恐和壓迫、混淆代議制和專制、等價基於市場的競爭與國家主導的重商主義。美國將繼續挑戰北京的虛假宣傳和錯誤敘述,他們企圖歪曲事實、貶低美國的價值觀和理想。

同樣,美國現在和將來都不會順從中共削弱自由、開放和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行動。 我們將繼續駁斥中共關於美國處於戰略撤退或將推卸我們的國際安全承諾的說法。 美國將與我們強大的盟友和志同道合的夥伴網路加強合作,在各自的管治機構內,全球以及國際組織中抵抗對我們共同規範和價值觀的攻擊。

美國人民對中國發展的慷慨貢獻是歷史事實,就像中國人民在改革開放時代取得的顯著成就一樣不可否認。然而,中共的政策和做法越來越趨於消極,威脅著中國人民的優良傳統以及他們未來在世界上的地位。

中共一再用行動證明,它不會為回應美國的善意而做出妥協,而且也不遵守先前許下的承諾來尊重我們的利益。因此,美國是對中國的行動採取對應措施,而不是看它作出的承諾, 聽其言不如觀其行。此外,我們不會滿足中共提出的創造適當的對話「氛圍」或「條件」的要求。

同樣,美國認為與中共一起搞形式主義和華麗排場沒有任何價值。 相反,我們要求取得實質的結果和建設性的成就。我們本著善意以及時的激勵措施去認知和回應中共的行為,或者用可信的威脅給他們發出言出必行的警告。當平和的外交被證明是徒勞的時候,美國將公開加大對中共政府的壓力,必要時將採取行動讓其付出相對應的代價來保護美國的利益。

中國政府在許多領域都沒有兌現承諾,包括貿易和投資、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政治干預、航行自由和飛越自由、網路和其它形式的間諜和盜竊、武器擴散、環境保護、全球健康。 與中共簽署的協議必須包括嚴格的核查和執行機制。

我們與中國人民坦誠交流,並期待中共領導人也以誠待人。在外交事務上,美國對中共的不真誠或含糊的威脅作出了適當反應,並與我們的盟國和夥伴站在一起,抵制脅迫。 通過我們持續坦率的接觸,美國歡迎中國進行合作,以有益於世界和平,穩定與繁榮的方式發展和朝著共同目標努力。 我們的戰略方針不排除中國。美國隨時準備歡迎中國的積極貢獻。

正如上述戰略方針的宗旨所述,競爭必定包括與中國的交往,但我們的交往是有選擇性的和以結果為導向的,每一項都要促進我們的國家利益。 我們與中國接觸談判和執行履行承諾以確保公平和互惠; 明確中共的意圖以避免誤會;解決爭端以防止事態升級。 美國致力於與中國保持開放的溝通渠道,以降低風險和管理危機。我們期待中國也將保持這些渠道暢通無阻並且及時響應。

四、戰略方針的實施

根據總統的國家安全戰略,本報告中概述的政治,經濟和安全政策旨在保護美國人民和國土,促進美國的繁榮,通過增強實力維護和平,並在國外推進自由開放的願景。 在本屆政府成立的頭三年中,美國為實施適用於中國的這一戰略採取了重要步驟。

1.保護美國人民,國土和生活方式

美國司法部(DOJ)的「中國計劃」和聯邦調查局正在調撥資源,以識別和起訴商業機密盜竊、黑客入侵和經濟間諜活動,並加大力度防止外國對美國基礎設施的惡意投資,供應鏈威脅以及尋求影響美國政策的外國代理人。例如,司法部通知中國國際電視台美國分部(CGTN-America),根據《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的規定其有義務登記為外國代理人,該法律使登記人有義務向聯邦當局披露其活動,而且適當地標記他們分發的信息材料。 中國國際電視台美國分部隨後根據該法案登記。

本屆政府還通過揭露惡行、反擊虛假言論和強化透明度來回應中共在美國的宣傳。 美國官員,包括白宮以及美國國務院,國防和司法部的官員,正在帶頭教育美國公眾,讓他們了解中共政府利用我們社會的自由開放來推動其不利於美國利益和價值觀的議程。為了實現互惠互利,美國國務院實施了一項政策,要求中共外交官在與各州和地方政府官員及學術機構會面之前,必須通知美國政府。

在傳統的間諜活動和影響力努力之外,本屆政府正在提高警惕,並積極打擊中共對自己公民和其它美國學術機構中其他人的拉攏和脅迫。 我們正在與各大學合作,以保護中國學生在美國校園的權利,提供信息來對抗中共的宣傳和虛假信息,並確保其了解美國學術環境中的道德行為準則。

中國留學生是當今美國最大的外國留學生群體。美國重視中國留學生和研究人員的貢獻。 截至2019年,美國的中國留學生和研究人員數量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而中國留學生拒簽數量穩步下降。 美國堅決支持公開學術討論的原則,並歡迎國際留學生和研究人員進行合法的學術研究。我們正在改進程序,以甄別出少數以虛假借口或心懷惡意進入美國的中國申請人。

在美國研究界,諸如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和能源部之類的聯邦機構已經更新或澄清了法規和程序,以確保遵守適用的行為和報告標準,來提高透明度並防止利益衝突。 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的研究環境聯合委員會正在制定聯邦資助研究的標準以及美國研究機構的最佳做法。國防部正在努力確保接受經費的人不會與中國的人才招聘計劃簽訂合同,同時還將繼續歡迎外國的研究人員。

為防止外國惡意行為者進入美國信息網路,總統發布了《確保信息和通信技術與服務供應鏈安全的行政命令》和《成立美國通信服務業外國參與審查委員會的行政命令》。 這些行政命令的執行將阻止與外國敵方情報和安全機構有關或聽命於這些機構的某些公司,隨時獲取美國政府、美國私營部門和美國個人的私人敏感信息。為了確實保護我們在全球範圍內的信息、包括敏感的軍事和情報數據,美國正在積極與我們的盟友和合作夥伴合作,包括在多邊論壇中的合作,促進建立一套安全,有彈性和可信賴的通信平台的通用標準,鞏固全球信息經濟。 為了迫使中共遵守負責任的國家行為規範,美國正在與盟國和志同道合的夥伴合作,清查和制止惡意的網路活動。

本屆政府正在實施《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更新和加強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能力,以解決原本不在其管轄範圍之內的,因外國利用美國投資結構而引起的國家安全問題。這包括阻止中國公司通過少數股權投資來利用美國創新技術,以使中國軍隊現代化。 美國特別根據中共的軍民融合戰略以及其為獲取超音速、量子計算、人工智慧、生物技術以及其它新興基礎技術有關的先進技術所做的努力,已經更新了出口管制法規。 我們還與盟國和合作夥伴進行合作,建立他們自己的外國投資審查機制,並通過多邊機制和其它論壇合作更新和實施出口管制。

美國政府也正在採取具體行動,保護美國消費者免受假冒偽劣產品的侵害。在2017年至2018年期間,美國國土安全部緝獲了在中國生產的超過5萬9千批假冒商品,總價值超過21億美元。這相當於從其它所有國家緝獲的假冒商品總量及總價值的五倍。

除了假冒品牌的服裝,鞋類,手袋和手錶外,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還截獲了三批裝有5萬3千件非法中國槍支零件和電子產品的貨物,這可能損害美國企業和消費者的安全和隱私。 美國執法機構還針對源自中國的假冒藥品和化妝品採取措施,發現這些藥品和化妝品含有大量污染物,其中包括細菌和動物糞便,對美國消費者構成威脅。

美國正在與中共當局合作,阻止非法的芬太尼從中國流向美國。2018年12月,美國總統獲得了中共領導人的承諾,他們會在中國控制所有形式的芬太尼。中共自2019年5月起實施監管制度以來,美國和中國的執法機構正在共享情報並進行協調,為執法行動設定條件,以阻止中國毒品生產者和販運者。美國還與中國的郵政機構合作,以改善對小包裹的追蹤,以便執法辦案。

2.促進美國繁榮

針對中共的有記錄可查的不公平及濫用貿易慣例和產業政策行為,美國政府正在採取強有力的行動來保護美國的企業、工人和農民,並制止北京掏空美國的製造業基礎。美國致力於重新平衡中美經濟關係,我們的整套政府班子一直在行動,支持公平貿易並提高美國的競爭力,促進美國的出口,打破對美國貿易和投資的不公正壁壘。 自2003年以來,美國未能通過定期高層對話說服北京履行其經濟承諾,但美國正通過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的形式,來應對中共扭曲市場的強迫性技術轉讓和知識產權的做法。在美國和中國達成公平的第二階段貿易協議之前,這些關稅將一直存在。

北京一直未能減少或消除其扭曲市場的補貼和產能過剩,作為回應,美國通過徵收關稅保護我們具有戰略意義的鋼鐵和鋁製品工業。對那些有待解決的中共國不公平貿易的做法,美國繼續提起訴訟並贏得多個訴訟案。最後,為了打擊中共在各行各業的傾銷和補貼,與過去的各屆政府相比,商務部正在更加有效地利用美國的反傾銷和反補貼稅法。

2020年1月,美國和中國簽署了第一階段的經貿協議,該協議要求對中國對其經貿體制進行結構改革和其它改革,著重解決美國長期以來的幾個擔憂。 該協議禁止中國強迫外國公司轉讓技術,作為他們在中國開展業務的條件; 在所有關鍵領域加強了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和對中共國的執法; 通過解決政策障礙,在中國為美國的農業和金融服務創造新的市場機會; 解決了長期存在的不公平的貨幣操縱。該協議還建立了強大的爭議解決機制,以確保迅速有效地實施和執行。 通過解決貿易方面的結構性障礙並充分履行承諾,第一階段協議擴大了美國對中國的出口。 作為該協議的一部分,中國承諾在未來兩年內將美國商品和服務的進口增加至少2000億美元,涉及四大類:製成品,農業,能源和服務。 該協議標誌著貿易關係朝更加平衡的方向發展,並為美國工人和公司提供了更加公平的競爭環境。

在國內,政府正在採取措施,通過稅制改革和大幅度放鬆管制,以加強美國經濟並推動未來經濟領域,如5G技術的發展。 總統的「維持美國人工智慧領導地位的行政命令」就是美國政府主動促進投資和合作,以確保美國繼續在創新和為成長中的行業設定標準方面處於領先地位的一個例子。

美國與其他志同道合的國家一道,在主權,自由市場和可持續發展原則的基礎上倡導經濟遠景。 美國與歐盟和日本一起開展了穩健的三邊進程,為國有企業,工業補貼和強制性技術轉讓制定了規則。 我們還將繼續與盟國與夥伴合作,以確保歧視性的工業標準不會成為全球標準。 作為世界上最有價值的消費市場,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來源以及全球技術創新的領先源泉,美國與盟國和合作夥伴廣泛接觸,評估共同面臨的挑戰並協調有效對策,保障持續的和平與繁榮。 我們與美國公司緊密合作,在國內外建立競爭能力,同時通過諸如「繁榮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發展美洲」,以及印度太平洋地區的「能源促進發展與增長」等規劃來促進可持續發展。

3.通過增強實力維護和平

為了應對解放軍的技術進步,部隊發展以及日益增長的國際影響力及其獨斷行徑,2018年的國防戰略(NDS)把與中國的長期競爭放在了首位,並強調現代化和夥伴關係。如《核力量態勢評估》所述,政府正在優先考慮現代化的三方核會談,包括發展後備力量,以達到阻止北京使用其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或實施其他戰略攻擊的目的。同時,美國繼續敦促中國領導人回到談判桌上展開軍備控制和減少戰略風險的討論。中共國擁有不斷發展的現代化核武器庫和世界上最大的中程發射系統。美國認為,提高北京的透明度,防止錯誤估計軍備庫存、避免高昂代價符合所有國家的利益。

國防部正在迅速採取行動,以部署高超音速平台,增加對網路和太空功能的投資,並在富有彈性、適應性強且具有成本效益的平台上開發更多致命武器。所有這些軍力都是為了阻止北京日益增長的野心,對抗解放軍向技術均等和獲取優勢前進的動力。

作為我們全球航行自由行動計劃的一部分,美國正在遏制北京的霸權主張和過份要求。美國軍方將繼續在國際法允許的範圍內行使航行和作業的權利,包括南海。 我們正在聲援該地區的盟友和合作夥伴並提供安全援助,幫助他們增強戰鬥能力,抵禦北京試圖使用其軍事,准軍事和執法部隊對他們進行威脅,在爭端中取得勝利。 2018年,由於北京將先進的導彈系統部署到南中國海的人造島礁上,美國軍方撤回了對解放軍發出的邀請,不讓其參加兩年一度的太平洋沿岸軍事演習。

加強聯盟和夥伴關係是國防戰略的基石。 美國正在建立合作夥伴關係、加深互動能力以發展具有戰鬥力的前線作戰部隊,並與盟國和合作夥伴充分融合,以制止和抵禦中共國的侵略。 政府的常規武器轉讓政策旨在以戰略和互補的方式促進美國的武器銷售並加速合作夥伴軍事能力的提升。2019年6月,美國國防部發布了首份《印太戰略報告》,闡述了國防部對國防戰略的實施以及我們針對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整體政府戰略。

美國將根據《台灣關係法》和美國與中共的三個聯合公報,根據我們的「一中政策」繼續與台灣保持牢固的非正式關係。 美國堅持認為,任何兩岸分歧的解決都必須是和平的,並且要符合雙方人民的意願,不能訴諸武力進行威脅或脅迫。 北京未能履行其在公報上的承諾,體現在其大規模的軍事建設上,這迫使美國繼續協助台灣軍方維持可信的自衛能力阻止侵略、幫助確保該地區的和平與穩定。里根總統在1982年的備忘錄中堅稱「向台灣提供的武器的數量和質量完全取決於中共國的威脅態勢」。2019年,美國批准向台灣出售價值超過100億美元的武器。

美國仍然致力於與中國保持建設性的、以結果為導向的關係。 美國與中國進行國防接觸和交流,以傳達戰略意圖、預防和處理危機、減少可能會升級為衝突的錯誤計算和誤解的風險,在共同利益的領域進行合作。 美國軍方與解放軍合作,建立有效的危機溝通機制,包括在突發情況避免升級的響應渠道。

4.增強美國的影響力

在過去的七十年中,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為主權獨立國家的繁榮發展提供了穩定的環境,為前所未有的全球經濟增長做出了貢獻。作為一個龐大的發達國家和這一秩序的主要受益者,中國應幫助保障世界其它國家的自由開放。 但是北京反其道而行之,發展威權主義、自我審查、助長腐敗和重商主義經濟,對種族和宗教多樣性的進行打壓,美國將領導國際社會一起努力來抵抗和制止這些惡劣行為。

2018年和2019年,國務卿主持了促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的頭兩次聚會。2019年9月召開的聯合國大會(UNGA)上,總統在前所未有地呼籲全球保護宗教自由,這些活動將全球領導人召集在一起,共同關注全世界範圍的宗教迫害問題。 在兩次部長級會議期間,美國和夥伴國家發表了聯合聲明,呼籲中共國政府尊重在中國面臨壓迫迫害的維吾爾族和其他突厥穆斯林、藏傳佛教徒、基督教徒以及法輪功信徒的權利。 2020年2月,美國國務院與25個志趣相投的夥伴發起了第一個國際宗教自由聯盟,以捍衛沒有恐懼的宗教信仰權利。 2019年部長級會議期間,總統會見了中共國持不同政見者和倖存者,並在聯大期間與來自中共國的宗教迫害受害者一起在台上亮相。美國還繼續支持在中共國或針對中共國開展工作的人權捍衛者和獨立民間組織。

2019年10月,在紐約聯合國舉行的會議上,美國與志同道合的國家一道,譴責北京持續不斷的侵犯人權行為,以及威脅到國際和平安全的對新疆的鎮壓政策。 在譴責新疆事件之前,美國政府採取行動,阻止美國出口商品給參與侵犯新疆人權的中共國政府機構和監視技術公司,並拒絕向中共國違反國際人權承諾的官員及其家屬提供美國簽證。 美國還開始採取行動,禁止從新疆進口靠強迫勞力生產的中國商品。

美國將與志同道合的盟友和合作夥伴一道,堅持原則立場,反對使用我們的技術來支持中國軍方和以技術為基礎的威權主義。 為此,我們將執行與快速技術變革並駕齊驅的政策,以跟進中共國在軍民兩用技術方面的融合以及強迫公司為中共國提供情報的行為。

這些努力表明,美國一直堅守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一直作為國際體系基礎的基本價值觀和基本規範的承諾。 儘管美國不希望干涉中國的內政,但當北京不再對國際社會擔負其承諾過的責任時,尤其是在美國利益受到威脅時,華盛頓將繼續挺身而出。例如,香港的前途涉及到美國的重大利益。 香港約有85,000名美國公民和1,300多家美國企業。 總統、副總統和國務卿一再呼籲北京遵守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維護香港的高度自治、法治和民主自由,這使香港作為國際商業和金融中心,得以繼續保持成功。

作為一個印太地區的國家,美國正在該地區擴展其角色,促進自由與民主管治。2019年11月,美國,日本和澳大利亞啟動了「藍點網路」,通過私營部門主導的全球發展項目,促進財務透明、高質量基礎設施建設。僅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就增加近1萬億美元的美國直接投資 。同時,國務院發布了關於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實施政府整體戰略:《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推進共同願景》。

結語

美國政府對中國的態度反映了對如何與中國建立關係的根本性的重新評估,以及如何理解並回應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和第二大經濟體的領導人。美國認識到我們兩個制度之間的長期戰略競爭。 美國政府將通過一個整體政府的戰略方針,就像《2017年美國國家安全戰略》清楚闡述的那樣,將通過政府整體的方式,在回歸原則的現實性指導下,美國政府將繼續保護美國的利益,增強美國的影響力。同時,我們仍然保持開放的態度,就與中國雙方利益一致的事項進行有建設性的,以結果為導向的方式交往與合作。 我們繼續以尊重而又明晰的方式與中共國領導人接觸,要求北京恪守自己的承諾。

原文鏈接

翻譯:吳一秒

校對:Yamap 白夜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37381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3676/ […]

0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6月 1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