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悲劇源於中共教育 必須叫停

By文和

2020-06-13

六月,對於大學畢業生而言,本應是收穫的季節,是慶祝的季節,是憧憬的季節,本應屬於鮮花,掌聲和香檳。然而對於成都理工大學的女大學生孫某某來說,等待她的將是一副冰冷的手銬。

6月10號,孫某某研究生考試失利,乘拍畢業照之機,揮刀刺向曾為室友的梁某,陳某某等面部,在其欲施害第三名室友前被一名老師制止。類似大學校園血案頻發中華大地,不絕於耳。扼腕歎息的同時,不禁要問,是什麼讓這些本屬天之驕子的棟樑之才沉沙折戟,是什麼讓這些本該自由翱翔天空的飛鷹折斷了雙翼?

其一,“唯物主義”的毒瘤荒廢了信仰的土地。打壓變形的言論和閹割殘缺的資訊讓人們始終無法看清世界的原貌,更禁錮了人們的自由的心靈。就像沒有導航的旅途,心中自然沒有遠方的風景。當遇到荊棘和磕絆,自然抱怨眼前的碎石和泥濘。青少年時期正是尋找人生崇高信仰和確立普世價值的黃金時期,然而中共教育體制的設計目的也正源於此。在人生分辨善惡對錯、高尚卑鄙的關鍵時期,中共不斷摧殘普世價值萌芽,不斷打擊正義良知的信心,直至大學畢業之時,16年潛移默化的誤導否定已讓本應人格健全、思維獨立的成人失去了樹立真正信仰的動機和潛力。這也是為什麼本應大展宏圖的大學生們在人生的關鍵時刻失去了鬥志與方向,開始墮落與沉淪。沒有信仰的指引與理想的滋潤,他們眼前小小的人際衝突,暫時升學的失利,一時的就業困難,就是人生的盡頭。在他們眼裡,生活中任何的不順,都可以成為爆炸的火星。有詩雲“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如果沒有了思想的禁錮,思維開闊一點點,沿途的荊棘都會淡然一笑,成為美好的回憶。這是悲劇原因之一。

如果上面說的是學生資訊權的剝奪,悲劇之二便是分析處理資訊能力的剝奪,及獨立思考能力的喪失。中共知道自己醜惡篡權史,是見不了光的。自從49年以後,開始著手掩蓋歷史,篡改歷史,連《新華字典》工具書都不放過。因此,以假治國的中共最懼怕學生有獨立的思考的能力了。如果孫同學瞭解什麼是中共教育產業化,瞭解中共教育不過是洗腦,收割韭菜的一個途徑,她也許不會把研究生考試看得如此重要。現如今,由於疫情和中美脫鉤,中共失業劇增,800多萬應屆畢業生就業更成為中共心頭大患。剛剛結束的“兩會”就有一鄭姓大學校長提案“大量擴招專升本,雙學位,研究生教育,已解決就業壓力”,並當即被批准實施。前不久,有一剛畢業博士微博晾曬,自己找工作無果,學校建議他繼續攻讀博士後,因為學校剛剛獲得60名加增名額。由此可見,研究生錄取,實際是一個“待業池”,還是中共的“輸血庫”。如果有一點思考能力,她應該為自己慶倖還未可知呢。

其三,大學生正確的世界觀和人生觀缺失。中共不敢傳授學生普世的價值。不讓學生理解人的尊貴,人的尊嚴。更懼怕學生知道什麼是真善美。正如《聖經》說,“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暗黑的中共需要的是金錢的奴隸,以供其如玩物驅使,或失去自由意志,成為螺絲釘一樣的器具。這種異化的教育,使學生如行屍走肉,僅剩一具軀殼,任撒旦魔鬼掌控,衝動成為必然。另外,為了政治的需要,書本和現實常常對立,知和行常常無法統一。為搞政治運動,中共發動宣傳機器,舉國學習雷鋒。然而,為打消民眾多管“閒事”積極性,以防止民眾團結,形成公民力量,不便統治,中共判彭洋助人有罪。這種畸形的教育,只能讓價值觀扭曲,人格扭曲,只能使人更自私自利,使人性更冷漠。這種形而上學的道德教育,不出校園血案很難。

該事件案發不久,中共國中北大學大二學生,因補考作弊被抓後跳樓自盡。這片大地上,這樣的事件林林總總,數不勝數。其背後是無數家庭的破裂和句點,更是中共的罪大惡極的有力例證。中共設計的教育機器榨取了百姓的辛勤血汗,還將被寄託無限希望的兒童洗腦成毫無生氣的行屍走肉。這樣的教育體制令人髮指,可恨至極。滅掉中共,廢掉這吞噬靈魂,摧殘身心的奴隸培養皿,是我們必須完成的任務。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7

6月 1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