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203墜入地獄之香港危機

作者:VOG翻譯組 椰子哦耶、小綿羊        編輯:VOG翻譯組 flasher

內容摘要

班農戰情室週六特別節目第七期「墜入地獄:香港危機」,討論香港的危機迅速升級,因為中共強行通過了一項有爭議的國家安全法,這將打破香港的 “一國兩制 “的承諾。

班農連線香港抗爭者Jack Leung,討論香港抗爭者如何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的情況下,繼續在香港開展抗爭,以及「Be Water」去中心化抗爭的具體策略。

詳細內容

班農提到,幾天後的六月四號是他和郭文貴先生開始直播香港抗議的一週年的日子。七百萬人口的香港有三百到四百萬人上街和平遊行。現在香港正處在地緣政治危機的核心,而且疫情大爆發導致的經濟災難引發了金融危機。

班農問Jack Maxey如何評價川普總統週五在玫瑰園發表的講話?

Jack認為川普態度非常嚴肅、直接。川普說他今天的公告會影響與香港達成的全部協議,撤銷香港的最優待遇,沒有任何緩和餘地。

班農稱當下危機委員會里提到對中共採取12招,完全切斷對中共的資金支持和科技支持。他問Jack總統的發言是否與當下危機委員會的決議吻合?

Jack回答:是的。川普總統是在告訴大家,他要管理美國資本市場的負責人週六拿出方案,讓中概股遵守美國規則,否則退市。

班農問川普的講話會給美國製造業就業等方面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Greg Manz稱這個大膽的行動對大選至關重要。賓夕法尼亞州的西南部和東北部之前因依賴中共國而丟失工作的人們這次都會站出來。

川普總統短暫地談論習近平和中共國的熱門話題後,直接放下麥克風走人,不想被追問細節。股市竟然上升。班農問有多年華爾街工作背景的Jack如何看?

Jack表示,許多公司都因為對中共的依賴而慘遭損失。美國建國基礎是道德,無法對中共的作惡視而不見。

班農談到,從第一天就說這些在香港抗議孩子們是真正的愛國者。他們和平上街抗議,現在被中共定義成極端叛亂分子也拒絕認輸,做好了犧牲和坐牢20年的準備。這樣的勇氣和決心實在令人動容。他問到,美國人有意識到這是在為自由民主而抗爭麼?2000年布什總統對阿富汗開戰時,也稱要把民主帶去阿富汗,卻沒有成功。二者有什麼不同?

Jack回答,美國現在不像20年前那麼幼稚。美國吸取的教訓是,當美國控制阿富汗時,民主並不能發揮作用。在過去20年里,許多人都期望中共國改良轉型。

班農說:「我們在欺騙自己麼?當里根總統成功制裁蘇聯時,有人說要聯合蘇聯里的改革派和自由主義人士,但最後發現他們大多是克格博。習近平用的策略相同,他把劉鶴推到前面,花了一年半時間交涉中美貿易協議。200多頁的協議里細數了中共經濟的七宗罪(如國有企業,強迫科技轉讓等)。協議的目的是讓中共國經濟融入世界經濟系統里,但中共卻以稅法不同為藉口拒絕合作。中共稱他們有和西方完全不同的系統,這是西方的問題。

Jack認為,一大問題就是美國的國家性格里有點幼稚。可能因為美國人總是很樂觀,誤以為別人和他們的想法一致。但當美國人真開雙眼,情況會大不一樣。

班農表示,歷史已證明美國確實在大事件上行動慢,但美國一旦反應過來,就會全力以赴。這次就如1938年的捷克斯洛伐克,如果我們現在不反抗中共,那麼以後台灣所在的中國南海或與印度邊界等地會有更多的流血衝突。

Greg認同這種說法。當被一拳打在臉上,美國會兩倍還擊。

班農談到,川普總統的發言違背一些華爾街人士的意願,但華爾街里很多人告訴總統在香港問題上要對中共採取行動。這是Greg所說的兩倍還擊麼?

Jack稱,問題之一是我們顯然不想因香港開啓熱戰。國會和參議院在去年12月通過了法律要求在今年5月底之前國務卿必須決定是否取消香港自貿區。現在蓬皮奧已經承認香港失去自治,到了總統扣動扳機的時候。

關於昨天川普玫瑰園飽受爭議的講話,Jack認為總統指責中共打破當初對香港一國兩制的承諾,言辭很具攻擊性,與之前新聞發言無數次稱與習近平是好哥兒們的態度截然不同。現在兩人的友誼小船已經徹底翻了。

班農連線香港抗議前線的Jack Leung, 讓他介紹一下中共國家安全機構介入的鎮壓所謂香港暴徒的真實情況。

Jack Leung稱,在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時,中共在大陸封鎖消息,直到現在大陸很多人都不知道有這件事發生。但這次香港運動中,在香港聯絡處被抗議者攻擊的當晚,中共在大陸傳播了大量的國旗被燒,國徽被污的圖片,中共開始把香港抗議者污蔑成暴徒。但當地的真實情況是,警察才是每次暴力衝突的煽動者,抗議者並不想攻擊傷害警察,只是不想被警察拆散、逮捕而進行自我防衛。

班農問Jack Leung,香港的抗議者中有很多16、17歲的少年,這些孩子是如何參與到政治運動中來的?他是怎樣當上抗議領袖的?

Jack Leung回答,香港確認給人有務實,對政治不感興趣的刻板印象。自己之前在大學暑假為親民主的黨派工作。當和平遊行出現暴力傾向時,他和大學里的一些朋友組隊衝在抗議前線,除了隊的幾個大學同學,他並不認識其他的抗議者。

班農說:「和平示威者有幾百萬,但可能有數十萬的人因警察的行為變成所謂的暴動分子。中共不斷地對世界宣稱,這是有組織有預謀的,由郭文貴,班農,美國中情局和國外軍事情報推動的運動。最新的《香港國安法》中也提到,要鏟除國外惡勢力,幫助香港被操縱的孩子。而這些抗議的稚嫩的孩子們組織性很強。在經濟學里,這叫做自組織系統。你現在告訴我們的觀眾,你只認識自己組內6-8個大學同學,這意味著幾百萬的遊行人群都是由這樣一個個6-8人組成的單元細胞構成?

Jack稱,前線的抗議者並沒有數十萬,大概只有五千到一萬人,最多兩萬。和西方的抗議組織一樣,他們是由一個個單元細胞構成,不然很容易被政府滲透鎮壓。

班農問:「你們是為民主和原始協議抗議,但政府卻稱你們犯有煽動叛國罪,說你們不知感恩,還把幼稚的青少年拉下水。你對此有什麼回應?

Jack認為這樣的指控十分荒唐可笑。

班農問國安法真的會先在香港抓人,再審問麼?

Jack 認為會的。去年港警的策略就是靠近我們,盡可能多抓人。前幾天香港再次通過遊行抗議剛通過的《香港國安法》。立法會內正在決議新的國歌法,外面被大量警察包圍,防止抗議人群衝入立法會。

班農播放一段香港著名企業家袁弓夷朗讀,蘋果日報製作的給川普總統的視頻,全文摘錄如下(原視頻Youtube鏈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xFuc9jkMzg):

「感謝香港蘋果日報黎智英先生的精心製作。

 川普總統,你現在看的視頻,就是在過去12個月里,香港的英勇的自由運動中鮮為人知的領袖們。這些青少年主要是高中生和大學生。他們為使香港成為自由、民主和法治的家園而奮鬥,這與美國的開國元勳們沒有區別。他們當中有9,000人被捕,很多人被毆打,有的被奸殺,有的被強姦,有的被殺害,他們都在等待被檢控。他們將無法完成教育,也無法在香港找到像樣的工作。可惜的是,在14億中國人中,只有這數千個孩子有膽量為自由世界的普世價值而奮鬥和犧牲。其他的中國人都很害怕中共的統治,因為他們的生活都被這個中國的克格勃緊緊地控制。他們就像是蘇聯時期的奴隸。我知道你在香港有很多有錢有勢的朋友。不幸的是,他們都可恥地悄悄地躲在這些無助的少年兒童身後,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是站在中共一邊,稱這些孩子為 「恐怖分子」。這些視頻畫面顯示了誰才是真正的恐怖分子。毆打這些孩子的防暴警察主要是由偽裝成香港警察的㆗國大陸的武警所帶領的。總統先生,美國正遭受㆗國共產黨所造成的大流行病的侵襲,我們香港也正在被㆗共病毒侵襲。

蓬佩奧部長所說的是完全正確的:世界上最有活力的城市香港,不過是一個被中共牽著鼻子走的傀儡地區。香港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洗錢中心,也是中共貪官污吏竊取貪污資金的首都。中共正在上演一場世界級的騙局,吸納萬億美元的資金,同時把香港打扮成一個自主合法的城市。請你把你的投資銀行從香港召回。你們的美元資本將在國內得到更好的發展,而不是幫助中共這個癌症體制,並讓其通過 ‘一帶一路 ’擴散到世界其他地方。你應該禁止所有這些共產主義實體獲得更多的美國資本。

我們都知道香港的末日快到了,這些年輕的孩子們正像敦刻爾克一樣,做著最後的準備。他們需要你們的幫助,請你給他們一個體面的美國大學教育。我引用丘吉爾的一句名言:’歷史上從來沒有這麼少的人為這麼多的人做了這麼多的事。’

讓我再說一遍:’歷史上從來沒有這麼少的人為這麼多的人做了這麼多的事。’

如果美國條件允許,請像保護西柏林一樣來保護香港,這些孩子是新中國的種子,願我們的子孫世代友好。謝謝。」

視頻播放完之後,身經百戰的班農先生哽咽了:「有著14億人口的國家,只有包括我們的嘉賓Jack Leung在內的幾千名學生為自由挺身而出,面對著催淚瓦斯,橡皮子彈和水炮車,被隨意毆打。也正是這幾千名孩子,撕下了中共和華爾街等走狗的面具,讓世界知道真相,而他們也終於等來了川普總統昨天玫瑰花園的講話」。

班農:Jack,  能直接的告訴我們你對總統昨天講話的感受嗎?

Jack Leung: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總統先生的講話非常直接和有力,特別是關於終止香港貿易地位這部分。要知道香港沒有什麼自然資源,主要是金融業和國際貿易。這個政策會對香港經濟帶來影響,但是我要說的是,我們需要西方的幫助,但是我們不會幻想海軍陸戰地從天而降,根本上我們還是靠自己抗爭。西方需要站出來和中共進行正面對抗,而不是僅僅表達關切,不應再容忍中共任何的過激行為。

班農:你對美國國內「給中共多一點耐心」的論調有什麼看法?

Jack Leung:這種論調被多次證明是錯誤的,不是嗎?在天安門大屠殺之後,克林頓對華政策是:「希望給中國打開世界的大門,這樣他們也會逐步的民主起來」,這在當時看起來是沒問題的。但是現在西方應該認識到這個極權政府的本質 ,正如認識到他們對新疆所做的一樣。而且我們常說香港的今天就是台灣的明天,未來的情況會更糟。

Jack Maxey: 在美國有很多來自香港的學生跟我們說,很多大陸的學生對他們進行了言語上的攻擊,在英國你有遇到類似的事情嗎 ?

Jack Leung:是的,這種事在英國校園裡也有發生。中國大陸人大部分人稱香港抗議者是暴動和恐怖分子,但是我不怪他們,畢竟他們由於在防火牆內,無法接觸到事實真相,無論是社交媒體,中共官方媒體還是其他媒體,在中國境內都會收到中共的控制。

班農:中共發出信號說,他們會在這個夏天擊垮你們,你怎麼看?

Jack Leung:從過去的抗爭歷史來看,每次他們的行動加碼,都會使得香港市民更憤怒,但我們不會做出過激的抗議舉動,從而導致自己輕易被捕。正如你們所瞭解的,我們的抗議策略是「Be Water」,去中心化的組織方式使得他們無法對抗。

班農:感謝Jack一樣的香港英雄們,我們以後會持續關注香港的抗爭並為大家帶來更多來自香港的聲音。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70766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19469/ […]

0

熱門文章

GM67

6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