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口罩,喪失的信仰!忘記了感恩,無盡的索取!

作者:文小明

自從疫情開始以來,經過這漫長的幾個月,大家似乎已經習慣了戴著口罩的生活。尤其在疫情初期,網購平台上的一次性醫用口罩價格翻了幾十倍,卻還是供不應求。可謂是瘋狂的口罩!“顛鸾”的熔噴布!“倒鳳”的國民啊!

我有個朋友的公司是一家機械制造公司。在疫情開始前,原本的主要産品是包裝材料制造機,主要面向海外市場。但是,受到疫情影響,外貿業務做不下去了。

到了二月底,公司的股東們決定轉産。當時,經過了一番考察後,他們認爲,在這個階段開始賣口罩機,已經晚了。于是,他們決定研發熔噴布機,並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就投入了生産。我最開始得知這個消息是通過同事的朋友圈。他們是跑內貿的,對公司的最新動向比較清楚。他們在朋友圈中說:熔噴布機就是「印鈔機」。按照當時熔噴布市場的行情和一台熔噴布機生産的效率,所産生的利潤相當于用印鈔機印五元紙幣。所以,說它是「印鈔機」倒也不爲過。

三月底開始開拓這個陌生的市場。開始售賣熔噴布機。

先是找到了百度貼吧裏的「熔噴布吧」,發現有很多人發帖尋找購買渠道,還有人貼出了交流信息的微信群二維碼。很快,就順藤摸瓜,加入了二十多個跟熔噴布産業有關的微信群,在裏面發布廣告。兩個月以來,每天都能接到好幾十個咨詢電話,市場熱度遠遠超過了股東們的預期。

他們有個股東是從改革開放初期開始做生意的,幾十年來,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的局面,「一門合法的生意居然被炒成這個樣子,真是活久見」。兩個月來,主動找上門的客戶不計其數,天南海北,各行各業。

有個東北客戶原先是在上海工作的制片人。以前,他們這一行是很忙的,有很多網劇或者紀錄片的活兒。但是,疫情爆發後,他就徹底沒活兒了,爲了生計,只能找新的出路。他之所以找上門來,是因爲他認識的一些影視投資人在那段時間也介入了防疫物資的生意,他便幹起了倒爺的買賣,幫他們找設備,賺取傭金。

還有個河北來的客戶原先是開夜總會的,通身一股「大哥」的做派。疫情爆發後,夜總會關門了,他便帶著手下的那些看場子的「小弟」,開始做口罩生意。他是一月份開始做口罩的,賺了不少錢。後來,他發現市場上很難買到熔噴布,便決定買設備自己做。這位大哥來廠裏看過設備之後,不到二十分鍾,他就當場付了四百萬全款,定下了兩台熔噴布機。他說,自己特別趕時間,還得去無錫討債,「老弟啊,你盯緊一點,哥哥比較忙,先走了」

還有一對來自安徽安慶的老夫婦。他們在廠裏聽著講解員在廠裏給別的客戶講解設備,就決定抵押了家裏的一套房子買設備的。因爲他們的兒子在海南開網吧,但是疫情爆發後,網吧開不成了,銀行的貸款還不上,便十分著急。老夫婦從朋友那裏聽說,賣熔噴布的生意很好做,便來到了這裏,想買台設備回去。

這兩個月以來,除了買設備的客戶以外,還有很多全國各地的「倒爺」們找上門來。自從疫情開始以來,由于物資緊缺,「倒爺」們成爲了市場上最穩賺不賠的贏家。從口罩到熔噴布,乃至測溫槍、醫用酒精等等,凡是跟疫情相關的産業,都少不了「倒爺」的身影。

他們的交易方式很簡單,只需要在各個微信群裏發布這樣的消息:坐標某地,X 噸熔噴布,需要的來,定金鎖貨。

「定金鎖貨」。又一個活久見的詞!在疫情之前,國內市場上的這種大宗商品交易中,從來沒有過「定金鎖貨」這種規矩,畢竟,它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而且,確實有很多人因此上當受騙。甚至可以說是不計其數。

另外,河南有個名不見經傳的地方叫「長垣」,據說有上千家口罩廠。

還有一個江蘇小城,名叫「揚中」,幾乎全民都在做熔噴布的生意。

揚中這個地方離鎮江比較近,之前一直是在做無紡布。疫情開始後,家家戶戶都開始做熔噴布。他們基本都是以家庭作坊的形式經營,爲了避稅,只接受現金交易。

據說有客戶是帶著 120 萬現金去的。到了和賣家約定的地點後,他抱著裝滿現金的旅行包從自己的車上下來,上了等在那裏的一輛商務車。車裏坐了四個彪形大漢,把他安置在車的最後一排,坐在兩個人中間,還套上了頭套。這個過程聽起來,和綁架沒什麽區別。

最終,車開進了一個院子。摘下頭套後,他發現院子的牆很高,根本無法分辨那裏的方位和周邊環境。他跟著走進廠房,發現裏面確實有很多設備,在生産熔噴布。然後,他們用現金完成了交易。

在當時,揚中的每家每戶幾乎都是這個狀態,很多人在這場疫情中一夜暴富。這種家庭作坊的工作環境都是很複雜的,根本不具備生産醫用材料的資質。再加上他們的設備不達標,制造出來的熔噴布無法在實際使用過程中阻隔可吸入顆粒物,用來做成醫用口罩的話,會帶來很大的隱患。

4 月 15 日,揚中全市所有的熔噴布企業全部停産整頓。從這一天開始,相關部門出台了一系列規定,管控防疫物資的生産。揚中的所有交通出入口都開始被嚴查,一旦發現熔噴布,立即扣留,防止揚中生産的劣質熔噴布外流。

在當時那個階段,熔噴布的價格已經被哄擡到了近八十萬一噸,我估計,如果沒有及時管控,讓這樣的勢頭發展下去,很快,它的價格就會突破一百萬一噸,而與此同時,熔噴布的主要原料,「PP聚丙烯顆粒」,也即將成爲下一個奇貨可居的投機對象。

而如今,按照規定,全國只有不到 100 家的所謂「白名單」企業才具有出口口罩的資質。在這樣的限制下,全國各地大量缺乏出口資質的小型口罩廠瀕臨倒閉,熔噴布的市場也隨之降溫了。

基本上,我的客戶都是在四月份入局的,而這也是熔噴布行業最瘋狂的時候。很多人都是在盲目的狀態下一頭紮進來的,抱持的根本就不是一種正常的做生意的心態。當形勢下滑的時候,他們根本措手不及。

我有個江蘇的朋友就是這樣。當初,他也是聽說熔噴布利潤高,便和合夥人一起投資辦廠,買了兩台設備。交了一百多萬的預付款後,他們需要等待 20 天才能拿到設備。但就在這 20 天內,熔噴布市場發生了我之前提到的那些變化。

一開始,他的計劃是在張家港辦廠,但由于當地管控加嚴,他不得不把廠的選址挪到金華。正當他忙著在金華做無塵車間的時候,相關部門對熔噴布的生産又增加了新的限制,他又不得不四處奔走,辦理各類手續。

折騰了一通後,他的合夥人意識到這門生意已經很難做下去了,便決定撤資。因此,這位客戶便沒有辦法支付設備的尾款了。這便意味著,他前期預付的一百多萬收不回來了。對他的財務狀況來說,這是一筆巨大的損失。

短短的幾個月,在整個世界的災難裏,在國難財裏被凸顯和放大了人類的貪婪和愚蠢彰顯無疑。這個世界何其的不堪。前有汶川地震的一百多塊錢一桶的大桶水,今有幾十塊錢的一個口罩,上有人類史上最黑暗邪性的CCP中南坑,下有從汙泥裏爬出的肮髒的臭蟲腐蝕的紅十字會!左有伸手要飯黨的假民主、僞民運。右有被蒙蔽了雙眼,喪失了信仰和道德的世人。

郭先生說過,萬法皆空,因果不空!

如果8964我們全世界每一個人都能以民主、法制爲己任。

如果香港的時代革命全世界每個人都引起重視。

如果爆料革命三年前就得到白宮議會包括全世界的認可和支持。

那麽這段曆史裏的血腥氣是不是就少了很多?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相遇時,果報還自受。面對這場人類史前的災難,每一個人都是有罪的,只不過大小,只不過多少,只不過輕重!有些人還在沈睡中,有些人已經潘然悔悟,正在努力喚醒著世人!所幸我們人類還有那些充滿著正義、勇氣和光明的勇士在奮鬥著!所幸我們的英雄們不再孤獨的奮戰!所幸參加革命的勇士隊伍越來越強大。願上天用聖潔的光輝籠罩這些勇士,保佑這些勇士,引領著世人走向自由、民主和法制!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19059/ […]

0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19059/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3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