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在美中關係中角色

图片来源:honestreporting.com

Bruce Abramson,法學博士,ACEK基金的高級研究員和主任,《美國復興》一書的作者,於5月25日在Newsweek網站上發表文章深度分析了美國、以色列與中國三方關係歷史與未來走向。以色列,這個歷史上一直在種族滅絕的威脅下的猶太國家,一直遊走在支配全球經濟的中美兩個超級大國之間,在中美兩國關係發展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投資政策讓以色列依賴中共

為了加強與西歐的聯繫,中共在2013年在全球開始推行 “一帶一路”計劃。以色列位處東地中海沿岸,由於它值得信賴的商業環境和訓練有素的勞動力,成為了中共”一帶一路”計劃的一個極具吸引力的投資目標。對於以色列來說,由於長期遭受經濟和外交抵制,它一直在尋求融入地區經濟和改善對外關係的渠道,而中共的 “一帶一路”中基礎設施項目合作無疑給以色列提供了這樣一個難得的機會。中共更藉此加大了對以色列經濟的影響和滲透。比如,中共一家國營公司收購了以色列食品工業巨頭Tnuva,並且贏得了一份為期25年的“海法”港口管理合同。同時,中共宣布投資20億美元建設一條連接地中海阿什杜德和紅海埃拉特的鐵路。 2018年,中以雙邊貿易額接近140億美元,中共對以色列的科技投資每年超過3億美元。這些投資使中共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以色列的穩定、安全和成功,導致以色列更加依賴中共

奧巴馬政府讓以色列對美失望

同時,美國前奧巴馬政府也不遺餘力地推動以色列與中共越走越近。奧巴馬曾告訴以色列不能依靠美國。雖然奧巴馬政府繼續給以色列提供軍事援助,但當時美國政府一再洩漏情報阻止以色列在敘利亞的自衛,並在巴勒斯坦拒絕美國提議時卻指責以色列。 2010年,美國承認土耳其有權在Mavi Marmara上將武裝恐怖分子偷運到加沙。 2014年,美國不是支持以色列對哈馬斯恐怖主義的防禦行動,而是禁止商業航班飛以色列,並威脅要扣留以軍事裝備,然後轉向卡塔爾和土耳其進行調解。 2015年,奧巴馬通過了對以色列構成了生存威脅伊朗核協議。最終,奧巴馬幫助聯合國將生活在歷史悠久的猶太人心臟地帶的猶太人貼上了國際罪犯的標籤。此外,副總統喬·拜登,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和約翰·克里等人向以色列表明了對奧巴馬所言所行的附和。簡而言之,在民主黨人改變奧巴馬的外交政策之前,以色列不能指望得到民主黨人的支持。

川普政府在爭取以色列同盟

自共和黨川普政府執政以來,華盛頓對耶路撒冷和北京日益緊密的關係產生了不滿,兩位有史以來對以色列最熱情的朋友,美國總統川普和國務卿蓬佩奧也對此產生了擔憂。去年3月,美國鼓勵以色列撤回與中國的情報和安全協調,並在去年6月發出的第二份警告稱,中共的投資可能會妨礙美國與以色列分享其情報和安全信息。就在本月早些時候,美國警告其盟友警惕中共以低報價來獲得基礎設施投資的企圖。越來越多的美國人讚同川普總統減少對中國依賴的做法,同時,美國也無疑需要其盟友的跟隨,這讓以色列左右為難。如果川普不能連任的話,他根本無法向以色列保證其繼任者能繼續執行他的親以政策。如果民主黨執政,以色列不得不保持親中(以及親俄)關係以繼續生存。

原文鏈接

編譯: Sarathecat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5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