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EP191:墜入地獄特輯六——中共對宗教的迫害

作者:starwar  Sarathecat                文字編輯:flasher

班農開場介紹,今天是週六,這期節目是關於中國特輯的第六期:墜入地獄——中共對宗教的迫害。傑克介紹,商務部星期五發佈消息,將另外33家中國企業列入黑名單,禁止美國與其做生意。這些都是支援反人權,壓迫少數族裔,壓迫香港等相關暴行的企業。

班農歡迎郭文貴先生加入戰斗室節目,請他講述關於五四,六四,和七四(美國獨立日)的觀點。

郭文貴:這次來參加節目心理非常難受,從上次到現在,美國每天都在因為中共病毒死人,紐約每天兩百多人,全美已經有幾百人死去。五四的時候,美國國務院戰略安全副顧問博明先生發表的演講太棒了。五四是中國社會和世界對接的重要的民主、人權、道德、法治的啟蒙。當時的核心價值觀是來自西方基督教的民主,以人為本,以道德,依靠法律來治理國家。當時要把我的老家山東從德國手裡劃給日本,激起了民族主義仇恨,導致了五四運動開始。從那時中國開始走向由美國引領的依靠民主法治,三權分立治理國家的模式。當時由學生走上街頭開始這個運動,解決了山東的歸屬問題。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和人民第一次開始了和西方的對話。美國當時在一戰後,在中國樹立了一個新的(如何)領導國家的形象,這對中國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今天在101年後回顧當年五四運動關於道德法律的訴求,共產黨篡奪了中華民國的政權,在中共統治的今天,完全沒有了民主,沒有了法律,沒有了道德。每時每刻,在香港、西藏、美國發生的事情,讓我們看清了如果一個政權沒有法律和道德的底線,對它的人民和對人類會是絕對的災難。

班農:你能否告訴我們,在五四紀念日當天,由一個美國政府的高級官員代表總統,直接用中文對中國人民講述並紀念五四,這對團結我們兩方人民有什麼意義。

郭文貴:博明的演講在中國人心中投下了巨大的震撼彈,讓人們回到了1919年那個時候。那年6月3日,當時的政府接受了美國宣導的民主與法治。當時美國幫助中國政府解決佔領地的歸屬問題,就是因為他們接受了民主和法治,感動了美國。後來中共要推行美國的民主制度的時候,中國人民才相信和接受了共產黨。一個美國高級政府官員,在中共政權沒有民主與法治,甚至沒有人類道德底線的時候,對中國人談論民主,這對中國人的震撼是巨大的。在全世界要把中共病毒和中國人聯繫起來的關鍵時刻,美國有正義感和良知的人如班農先生,博明先生,站出來說101年前中國人追求美國宣導的民主與法治,把中國人和中共這個流氓政權分開,這保護了多少在全世界的華人的安全。包括美國的彭培奧國務卿,盧比奧參議員,班農先生也在不斷為中國人民發聲。在五四這個關鍵的時間點,這個講話意義非常重大,它奠定了未來中國人和美國人要世代友好下去的基礎。爆料革命已經通過互聯網,將博明的講話傳遍了中國。中國人民將更加堅定的和爆料革命,和追求自由民主的世界人民站在一起,像101年前的五四運動一樣,再次追求民主與法制,解救中共帶來人道危機。

班農:中共這周剛通過法律,取消了香港的所有自主權。你覺得如果美國和西方這次不站出來支持香港大街上抗議中共的年輕人,美國和西方會發生什麼?

郭文貴:這個問題對美國人是非常重要的。我要談到從1919到1989年的七十年,尤其是89年六四中共在天安門運動中屠殺了那麼多學生的事實。這是共產黨執政下30年前的一場大屠殺,美國政府相信了共產黨會在六四以後改變,發展經濟,然後中共就會給中國人民民主、法治、自由,會給世界和平。97年美國和世界再次相信共產黨,將香港歸還了中國。相信了他們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然而這就像四個月以前,相信共產黨所說的:這個疫情可防可控,這只是一個感冒,當時美國政府和人民又一次相信了共產黨。我想談一下美國七月四日的獨立日,是美國人使用了英國哲學家洛克的政治語言:“一切權力都不應該私有化,一切財富不能公有化。要以人為本,權力是屬於人民的”。美國人民應該看到在過去十個月裡,共產黨在香港犯下的慘絕人寰的(鎮壓),共產黨事實上早已撕破了過去的一切承諾。如果美國今天再不行動,事情的發展就會像1919年五四運動之後一樣,將這個國家的權力交給共產黨一樣發展。在中共執政的七十年裡,發生了過去的天安門事件,接著又發生了今天的中共病毒疫情。如果美國在香港再給共產黨機會(去相信他們),那麼中共就不會只是在香港和中國禍害中國人民了,他們就要來美國了。中共會有更大的危險性,會進行侵害美國國家安全,和世界安全的行動了。現在我們到了推翻共產黨這個流氓政權的時候了,今天如果美國再不行動的話,美國就沒有機會了。美國人民給共產黨的已經夠多了,可以了,如果在美國因為中共病毒而每時每刻都在死人的前提下,還允許香港國安法真的被實施的話,美國在香港的十幾萬人也有可能會被殺害。接下來共產黨就會到美國來,到美國人的家門口,像對待中國人、香港人那樣,來強姦侮辱美國男人們的妻子的女兒。華爾街的財富培養了共產黨,美國人不能讓共產黨再一次來強姦這個世界了,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班農先生,這就是我的意見。多少中國人生活在恐懼中,在顫抖,在哭泣。每時每刻都有香港人在被強姦,被消失。這是一個悲劇,我們只能在你的戰斗室看到,有人在為中國人,為香港發聲。美國的主流媒體,現在全部都回避了香港的人道災難,美國的華爾街也回避了香港的災難。我們看到僅有的彭培奧、皮特·納瓦羅、盧比奧、湯姆·庫頓、博明這些官員有勇氣敢發聲。這個世界真的被共產黨給搶劫了嗎?香港人民在生死威脅當中啊,班農先生。現在很多香港人給我發消息,說班農先生不要消失啊!戰斗室不要停止啊,爆料革命不要停止啊!他們極度地恐懼!共產黨的威脅就像病毒一樣,離美國沒有一萬五千公里,(類似這種)對香港的威脅,隨時可能會在美國發生,在曼哈頓發生。美國人你們要記住你們的七四人權宣言啊,天賦人權,你們要保護(香港)。互相交流是這個世界不可阻擋的大趨勢,保護各個民族的交流和安全是國家的立國之本。人權法治是美國的立國之本。我們拜託你了,班農先生,拜託你了美國政府,香港危在旦夕啊!香港十萬火急!所有美國人都要聽到啊!

班農:謝謝Miles!非常激情的講話。美國人需要聽到這些。謝謝你全情投入保護香港!呼籲反抗(中共),非常有感染力,謝謝!

在採訪完文貴先生後,班農先生連線Jeremiah,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現在生活在西方國家的嘉賓。班農先生說,大家知道儘管美國國家安全副顧問博明的五四講話受到了中共嚴厲打壓管控,但還是在中國得到了廣泛關注。班農先生問Jeremiah,作為關注博明演講的年輕人,他如何看待博明先生用流利得中文直接對中國民眾發表講話特別是在團結中美人民方面的重要性。Jeremiah回答說,博明先生用中文發表有關五四運動的講話有著非常大的影響。許多中國人聽了他的講話後很震驚,因為語言障礙被打破,許多不懂英文的中國人完全明白博明先生在說什麼。他的講話提醒了中國人,我們曾經也和美國人民一起為自由而戰鬥過,如1919年的革命還有二戰時期,對中國老百姓來說是一個鼓舞人心的時刻。

班農先生又問Jeremiah,由一位來自美國政府的高級官員向中國人民用中文誠摯地演講,並且將美國的自由理念與中國古代思想家聯繫在一起,這種做法的重要性在哪裡?Jeremiah認為,這樣做是非常有震撼力的。作為一個中國人,就他自身而言,讀到聽到博明講話時感到非常震驚,這使他意識到了過去70年中國人所失去的,因為70年來人們被中共洗腦,媒體被中共控制,人們已經不能完全瞭解的五四運動的真實意義。這時有一位說中文的美國官員出來向中國人講述這些顯得非常的重要,他打破的語言和文化的障礙,向中國人傳遞這樣的資訊:世界瞭解你們的語言和文化,世界知道1919年的五四運動,世界在這兒呼喚中國人民的回應。這對中國人來說非常重要,會讓中國人民開始重新思考五四運動精神,思考五四運動只是關乎愛國和反暴力嗎?其實並不是,五四運動當時實際是在追求民主和科學。這些話由美國人特別是一位高級官員來告訴中國人是很鼓舞人心的。(中共一直在利用所有媒體散播仇美情緒和言論,並利用網路防火牆阻止人民瞭解真相)

班農先生感謝Jeremiah對博明五四講話的分析,接下來想談談中共對教堂的迫害。以後每週作戰室會談中共對不同的宗教團體如維吾爾族、西藏、佛教的迫害,本周談的是基督教。班農先生請Jeremiah講述一下他和他的家庭作為基督徒親身遭受到的迫害經歷。Jeremiah說,他的家庭並不都是基督徒,他是家裡第一代基督徒。在2016年,他在中國受洗。他當時是由一個基督徒朋友介紹入教,在北京受洗。2016年時情況還不錯,他是個家庭教會的成員,在友好的氛圍中一起接受屬靈的指導。但是在2018年2月份開始,國家宗教事務局出新規,對基督教的迫害開始了。四月初,聖經不允許在網上出售。在淘寶或其他網店上已經找不到真正的聖經了。接下來,Jeremiah發現當局開始篡改聖經的內容,特別是十誡,他們去除了第一誡,把十誡改為九誡,就是因為某個人不喜歡這一條,這使得Jeremiah想起了納粹的聖經版本。另外,他發現自己教會的兄弟姐妹們開始去地下教會了,因為大家不再被允許去教堂,員警到教堂來搬走十字架,移除牆上的上帝語錄,當時真的非常令人沮喪。Jeremiah當時還繼續到教堂做周日禮拜,雖然大家知道員警會隨時進來,但是大家仍然堅持信仰堅定信念,用對神的信與愛,而不是恨,去堅持和反抗。Jeremiah的三歲大的女兒也去教堂周日學校,那裡是唯一可以學習到聖經的地方,教堂周日學校的孩子們從三歲到十四、五歲,但後來他們都不被允許去周日學校了,因為這些學校都被迫關閉了,他知道的另外一家為年長一些的兒童開辦的周日學校也被關閉了。以前可以在週二和週六分幾個組學習,現在所有的人只能集中在一起做一個大組來學經,我們現在是通過語音來一對一的學習。

班農先生接下來問Jeremiah,為什麼中共會懼怕基督徒和教堂,為什麼他們不允許家庭教會,為什麼他們要關閉周日學校,為什麼他們不允許淘寶這些網站賣聖經,他們到底怕基督教些什麼?Jeremiah說,中共認為他們是唯一的神,是唯一的權力,所有的宗教對他們來說都是威脅。不論是穆斯林,佛教還是基督教,都同樣面臨這些問題。對Jeremiah和其他基督徒來說,中共去除掉聖經第一誡是令人震驚的,因為沒有人可以超越上帝,但現在中共認為他們在上帝之上,所以他們去掉了第一誡。為了確定對Jeremiah剛才的敘述理解正確,班農先生接著問Jeremiah, 中共去掉聖經的第一誡只留九誡的原因是不是他們不允許聖經裡把上帝置於比中共更高的位置,他們要讓人們只拜中共?Jeremiah給與了肯定的回答。

廣告過後,班農先生接進了另一位來自爆料革命的成員Lady M。 第一個問題,大家知道中國沒有宗教信仰自由,雖然中國的憲法裡寫著有,但實際並不是那樣。那麼,中共到底懼怕基督教些什麼,為什麼他們害怕人們去教堂聆聽神的教導? Lady M答說,中國的憲法的確規定宗教信仰自由並保護宗教活動,但中共其實就是一個邪教,中共政權的憲法是用模糊的語言書寫的,如何理解和執行的解釋的範圍很寬。在中國,中共立法司法執法集於一體,權力不被分散,他們掌握著釋法權和執法權。中共害怕宗教,首先是因為害怕人們的團結。中共認為人們壯大的團結會給他們的統治帶來所謂“社會穩定和安全”的威脅,五四運動和天安門六四大屠殺就是個很好的例子。這兩個事件給中國政治和文化帶來了巨大的影響。中共完全瞭解一次小的勇敢行動能給他們的統治帶來什麼影響,他們會盡其所能將其消滅在萌芽狀態。宗教活動中,人們心中樹立了神的形象,人們知道糧食來自神的給與,而不是來自政府、某個政客或政治黨派,所以人們便不會容易地相信中共的宣傳,這是中共不能容忍和接受的,中共只能允許一種聲音被中國人民所聽見,那就是中共的聲音,這就是中共一直想要達到的目的。宗教宣揚愛、和平、誠實和憐憫,而中共給世界的只是低級的謊言、偷竊和殺戮,顯然宗教和中共兩者是不能共存的。這就是為什麼中共要對宗教發動戰爭。

班農先生說剛才Lady M所提的 “小的勇敢行為”,去教堂並參加禮拜算不算是小的勇敢行為?Lady M回答說,當然!官方公開的宗教團體機構被要求先在中共政府註冊並取得執照,他們要在中共面前宣誓忠於黨,所以在中國,上帝是在中共之下的。但是,我們不能一人侍兩主。所以現在第二、三代的真實基督徒被迫到地下教會去,這樣就給中共政府藉口對他們進行騷擾、拘禁和其他虐待。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10990/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10990/ […]

0

熱門文章

GM67

5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