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副總統訪問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威斯敏斯特·鮑德溫社區後答記者問全文

副總統彭斯在佛羅里達州州長和其他人員的陪同下於5月20日慰問了位於奧蘭多的一個老人社區的居民和工作人員,該社區一直保持著零感染的記錄。這次出行應該是彭斯副總統在解除個人隔離後的第一次外出。他高度讚揚了佛羅里達州州長自疫情開始以來為該州老人社區所做的傑出工作。跟之前媒體所預測的相反,佛羅里達州沒有成為第二個紐約或義大利,反而成為了其它州可以學習的榜樣,無論是在病毒檢測還是在病例監控方面所採取的行動。彭斯總統承認聯邦正在考慮同巴西和其它疫情嚴重的國家斷航。

全文翻譯:

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威斯敏斯特·鮑德溫公園”社區

美東夏令時下午12:25

副總統:好的,謝謝大家。 很高興與DeSantis州長在一起。 威斯敏斯特·鮑德溫(Westminster Baldwin Park)社區確實是一個了不起的設區。 這裡沒有一個冠狀病毒病例。 這是這裡醫療保健工作者非凡工作的明證,我們剛剛的講話中也談到了。 我要感謝Shirley和Fanley在這裡所做的出色工作。

在這次疫情的早期,我們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認識到,具有嚴重基礎疾病的老年人感染該病毒造成的後果是令人心碎的,風險是最大的。

早在3月4日,在總統的指示下,國家醫療補助(Medicaid)和醫療服務(Medicare)中心的負責人Seema Verma實際上就命令將全國各地療養院的所有傳染病標準,提高到最高水準。我們還在全國各地部署了8,000名檢查員,專門致力於確保我們的療養院符合這些新標準來保護最脆弱的群體。

我們將在今天、明天和未來的每一天,都繼續確保照顧最脆弱者的人們,使他們擁有所需的資源和支持。州長,我們今天所帶的箱子是隨空軍二號運來的,但是它們只是一部分的個人防護設備。正如我們所說的,這些設備將運往全國15,400所養老院。州長,我們對您保證,我們將繼續確保您的醫護人員,包括在療養院和長期醫療服務機構中的服務人員,能夠在保護最脆弱的人群的時候能最大程度地保護他們自己。

但是,我再一次對Shirley、Fanley和整個團隊說:謝謝您們所做的工作非常出色。 你們確實在“威斯敏斯特·鮑德溫公園”(Westminster Baldwin Park)社區設定了最高的標準。 我知道佛羅里達州的人民為你們感到自豪和感激。 我代表總統和全國人民,感謝你們對居住在這個社區的居民的照顧和關愛,並感謝你們所設定的高標準的服務。

因此,我很高興同Ron DeSantis州長一起來到這裡。 DeSantis州長從一開始就在佛羅里達州優先考慮老年人。 您的政府認識到了老年人,尤其是那些具有基礎健康狀況的老年人,在冠狀病毒流行中所面臨的特殊挑戰。

我知道,我們還在全國範圍提高防疫標準的時候,你們就已經對進入療養院的人實施了限制措施。你們創建了新標準,而且你們還嚴格地執行了。 我要說的是:州長先生,非常感謝您的領導。

現在,隨著佛羅里達開始在全州的各個郡重新開放,我們會繼續與你們合作,利用你們提供的最高品質的資訊和最好的資料分析,來保護我們最脆弱的人群,同時又要使佛羅里達州和整個美國都能重返工作。所以,謝謝州長。 很高興與您在一起。 感謝您的領導。

DeSantis州長:好的,謝謝副總統先生的到來,很感激。 您知道,如果您查看各個國家/地區或現在的全球統計資料,我們確實看到了死亡人數中有50%來自長期護理機構。我們很早就看到了這個情況,我們就開始認真地要求每天對所有人和所有員工進行篩查:檢查温度和問卷調查,以確保他們不會將病毒帶進來 。

我們還禁止將病毒檢測陽性的患者送回到這些設施,顯然,有些州強制性(允許將患者送回), 我認為那樣做非常不對。 所以我們不會那樣做。

我們還發送很多PPE,這非常重要。 當時的想法是:把所有這些PPE都發到醫院固然很重要,但是如果您把PPE送到前線的這些(療養院)設施,那麼就不會有那麼多人需要住院了。 因此,我們向佛羅里達州的長期護理機構提供了超過1000萬個口罩、超過100萬隻手套和超過50萬個面罩。

我們曾經…這裡的這個設施還沒有一例病毒感染。 在佛羅里達州,我們擁有4,000多家設施,但我認為其中至少有3500家沒有任何病例。 他們能做到這一點是非常驚人的。 我們也確實看到有一些無症狀感染者的工作人員進入到了設施,因為沒有發燒而通過了問卷調查,然後先在工作人員中傳播。

所以我們做了… 我建立了50個國民警衛突擊隊。 他們與佛羅里達州衛生署合作。 他們進入到設施,通常是那些感染風險最大的設施,當然你們的設施可能不在他們的名單上,因為你們做得太好了。 所以我們將突擊隊派到那些設施裡,進行測試,然後就可以隔離所有已經被感染的人。

我們還建立了第一個移動實驗室。 我們用房車載著Cepheid的那個45分鐘快速測試儀器。 這樣,移動實驗室就可以在佛羅里達州四處行動,出去採集到樣本,然後測試樣本。 您可以即時獲得測試結果。 我的意思是,某些實驗室得需要24、48、72小時得到測試結果。我們可以當場得到結果。 如果發現一兩個病例,就可以適時地隔離。 因此,對於我們而言,這種移動測試非常重要。 因此,我們將繼續這樣做。

我可以告訴您,就在今天,佛羅里達州報告上來很多測試,大約75,000次,我認為陽性的占400左右,也許是500,所以陽性率是0.67%。而且,如果您看看以前的資料,就會發現這個數字一直很穩定。

我可以告訴您,在佛羅里達州,尤其是在邁阿密、西棕櫚和布勞沃德郊外,當您看到病例增多時,通常與監獄或長期護理機構有關。我們從來沒有看到任何來自普通公眾的病例飆升。甚至在邁阿密和南佛羅里達,您也看到了下降。邁阿密今天報導了69起病例。在4月初的頂峰時期,他們曾達到500人。

確實是 … 病例爆發在空間上是一個不連續的分佈,需要對某些地方定點關注。我們從一開始就做到了。我已經告訴所有部門的人,這些地方必須是繼續關注的焦點。

因此,為了讓人們恢復工作,我們做的事情不會停。實際上,我們可能會做更多的事情,我認為這將會帶來非常大的效果。

副總統:是的。 謝謝州長,我真的認為佛羅里達已經設定好了工作步驟。 我的意思是,您這裡的老年人口很多。 值得稱讚的是,您部署測試的方式,正是實施和響應聯邦所給的指導。

而且,我還要說一句,我要讚揚領導醫療補助(Medicaid)和醫療保險(Medicare)服務中心的Seema Verma女士,她在保護措施,尤其是對美國老年人的保護措施方面做得非常出色,我也要對我們的老年人們表示感謝。 你要知道,我不久前回到印第安那州的家,卻無法去見我母親。 我的意思是說,人們很難不去看望自己的母親、父親、祖母、祖父、親人。

但是對於老年人,對於願意遵守聯邦和州一級發佈的準則的各位家屬,我們只想說聲謝謝。 感謝您成為佛羅里達州在疫情中取得成功的一分子。

我們為佛羅里達州失去的生命表示悲痛,我們為失去的9萬多的美國生命感到悲痛,我們為他們的家人禱告。 但是,我們知道美國人所做的事情,知道人們與親人分離所做出的犧牲,以及老年人門所作出的貢獻,因為這些事情挽救了人的生命。 因此我們欽佩您,並每天感謝您。Seema,你有話要說嗎?

Seema Verma:好的。 同樣,我只想對在這裡工作出色的員工表示感謝。 還有DeSantis州長,您的領導層非常了不起地執行了聯邦的指導方針。 而且,您在隔離患者和所有方面都表現出了領導才能,而這些工作將帶來巨大的改變。而且我們知道,與親人分開,這對家屬來說特別困難。 就在本周,我們推出了養老院的重新開放指南,這將有助於指導州和地方使親人團聚的工作。我認為這些都需要進行測試和篩查。有很多事情DeSantis州長已經都完成了。因此,我們期待著這裡的人與他們的家屬團聚,我們知道這對一個人的生活品質至關重要。 謝謝。

副總統:謝謝。有什麼能快速回答的問題嗎?

記者:副總統先生。

副總統:問我還是州長?

記者:有一些州對其長期護理設施和經營運作上並沒有那麼透明。 您為此感到擔憂嗎?

副總統:嗯,從一開始,我們的政府就把保護最脆弱群體體列為優先事項,首先是具有嚴重潛在健康狀況的老年人。獲得人們狀況的完善資訊絕對至關重要。

我可以告訴您(西瑪,你待會兒也可以回應一下),我們實際上一直在全天候工作,以獲取有關住院的即時資訊和是否遵守規定的即時資訊。正如我提到的,我們在全國各地有8000多名監督檢查員,佛羅里達州在整個過程中一直是我們的合作夥伴。但是,我們將繼續與每個州合作,以確保我們擁有資訊,以便我們能夠如州長所說,不僅在今天,不僅在疫情中,而且放眼未來,我們將繼續給他們增加設備供應和測試,並將在我們的療養院和長期護理設施中進行這種監控,以防止在我們最脆弱的人群中爆發任何疾病。西瑪?

Seema Verma:好吧,我認為川普總統對透明度有著長期的承諾。我們講到品質、透明度、價格透明度,都與這類似。我們更改了以前的規章制度,要求療養院要將設施內是否存在COVID病毒告知給設施中的居民和他們的家屬,這非常的史無前例。 他們以前從來沒有這麼做過。 而且,我們還要求療養院直接向CDC報告資訊。 對這些資訊的採集才剛剛開始,我們將在本月底將其公開。

副總統:太好了。 還有其它問題嗎? 繼續。

記者:關於透明度的問題,副總統先生,佛羅里達州最近解雇了一名雇員,該雇員是往州政府網站錄入有關冠狀病毒病例資料的。 我想知道,先生-

DeSantis州長:讓我來回答。 他不知道。

記者:好吧-

DeSantis州長:所以,讓我來。

記者:好吧,我可以先問一下問題嗎?

DeSantis州長:好的。

記者:我知道您之前已經講過這個問題,但我的問題是,為什麼州裡要求她刪除已經錄入的資料呢?

DeSantis州長:對。首先她不是資料科學家,她有新聞學、傳播學和地理學學位。 她沒有參與整理任何資料,她沒有專業知識,她不是流行病學家,她不是我們網路系統的工程師 – 那是個錯誤的報導。 她把科學家認為不正確的資料放到了系統裡。 她沒有聽從她的上司,她在系統中有許多上司。 她因此被解雇,並且由於種種不同原因而被解雇。

又發現她還在佛羅里達州受到過刑事起訴。 她被指控進行網路跟蹤和網路性騷擾。 因此,我已要求衛生部門向我解釋是如何允許這種有刑事訴訟的人繼續為我們工作的。 這是好幾個月前的事。 我對性騷擾有零容忍政策。 因此,由於許多原因,她的上司解雇了她,這是一種完全正確的決定。 她應該早就被解雇了。

我們的資料是可用的,我們的資料是透明的。實際上,Birx博士曾多次談到佛羅里達州如何擁有絕佳的資料。因此,任何這種暗示都是試圖搞黨派之爭的慣用說辭。部分原因是因為在你們新聞從業人員中有很多人不停地重複佛羅里達州將變會得和紐約一樣:“等兩周,佛羅里達州將成為下一個義大利。等兩周。”

好吧,去它的,都過去八個星期了還沒有發生。我們不僅死亡率更低,我們的各種死亡率都普遍低,我們的死亡率比Acela走廊、華盛頓特區、和那裡的任何地方都低。我們的死亡率比中西部更低(伊利諾州、密西根州、印第安那州、俄亥俄州)。但是,即使在我們周邊地區(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馬州、喬治亞州),我們佛羅里達州的死亡率也是更低。我們可是有著成千上萬來自世界各地疫區的人-我們州是他們的第一登陸地點。

因此,我們做的是成功的。 而且我認為人們只是不想承認它,因為我們挑戰了他們的說法,因此他們不得不幻想出一個邪靈,也許是什麼在衛生部上空盤旋的黑色直升機之類的。 如果您這都相信的話,要不要相信我在布魯克林有一座橋要賣給您。

助手:最後一個問題。

記者:隨著巴西那裡感染人數的增加,您是否考慮跟巴西禁航?

DeSantis州長:我不能回答。那是該問副總統的問題。

副總統:我們正在密切注視南美(包括巴西)的情況。 我們發現最近幾天的病例數量激增。 總統明確表示,我們正在考慮更多旅行限制,不僅包括巴西,還包括其它國家。

我的意思是,我總是要說,在美國發生第一宗社區傳播病例之前,川普總統就于1月下旬暫停了所有從中國來的旅客。 與此同時,他成立了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儘管當時被許多搞黨派政治的人提出了批評,但不可否認的是,這為我們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可以讓我們在全國範圍內與各州建立夥伴關係,做出部署,從而能夠採取我們已經採取的那些措施,我們知道那些措施挽救了生命。與各州的合作,更重要的是與美國人民的合作,減緩了病毒傳播速度。 我們已經壓低了曲線。

佛羅里達州做得確實出色,因為佛羅里達人民加緊地工作,您的州長和政府加緊地工作。你們實施的措施不僅指導了養老院,而且指導了每個美國人。出行限制是我們早期戰略的一部分。 總統不僅限制了從中國來的遊客,而且還檢查了從那裡來的所有乘客,後來有檢查來自韓國的乘客、義大利的乘客,然後又終止了從歐洲、英國和愛爾蘭的遊客。

DeSantis州長:當你們對中國實施旅行限制時,媒體上有人說:“哦,有4、5萬美國人在斷航之後還是回來了。” 沒錯,但他們都得到了監控。 而且…

副總統:是的。

DeSantis州長:湖北來的人都進行了自我隔離。 所以我讓佛羅里達人在西海岸呆了14天,而且測試陰性才讓他們回來。 那些從中國其它地區來的人被允許返回佛羅里達,但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將這些人的資訊提供給了我們的衛生部門,我們對其進行了14天的監控,有一些人最終得到了測試,幸運的是,他們大多數人並沒有被感染。但這是在全國範圍內都在做的事情,即使對於美國國籍的人也是如此。顯然,我們希望美國人能回來,但那並不像洪水閘門打開那樣,人們一下子就湧進來。

副總統:不是的。

DeSantis州長:所有這些人都受到監控。 而且,我想補充的一件事就是,我們在佛羅里達看到的。

副總統:11個不同的機場正在篩查。

DeSantis州長:是的。

副總統:對從中國疫區返回的任何美國人。

DeSantis州長:在佛羅里達州,如果您回頭看一看,我們在2月份最後一周的住院病床飽和率是88%。而在大流行的高峰期,才接近50%,或者55%,在50%和55%之間徘徊。因此,您就知道,我們實際上在大流行期間的容量是增加了的。我們從未受到醫院床位透支的威脅。

如今,我們給COVID患者上呼吸機的比率是自3月份以來最低的。顯然這些趨勢對我們很有利。

副總統:讓我再說一次,謝謝在這裡的偉大團隊,Shirley和所有出色的護士。希望您能轉達我們向他們的感謝,並轉達我們對這裡所有居民的愛。而且,Fanley,感謝您對這個傑出的團隊。您對聯邦指導方針的回應,對州指導方針的回應,都代表了你們最高的護理水準,我們對此表示讚賞和感激。

我們將源源不斷提供幫助,我們會度過難關。事實是,正如我們看到佛羅里達州和全國各地的州都開始開放,美國所有的50個州現在都已經開始部分開放,這是歸功於美國人的努力,歸功於我們與像DeSantis這樣的州長所建立的夥伴關係,這是因為川普總統從一開始就提供了領導。我們還有路要走,但是我們已經看到了隧道盡頭的光明。

州長,我們非常感謝您在這裡的強有力的領導,特別是代表我們在佛羅里達州所珍愛的老年人們。再一次對他們說,謝謝。感謝您在這個艱難時刻所做的犧牲,以及您的家人所做的一切。上帝保佑你們。

美東夏令時下午12:43結束

出處:Remarks by Vice President Pence After Visiting with Westminster Baldwin Park Leadership in Orlando, FL

翻譯:【Michelle】 校對:【木木】   字幕:【Naomi (文花開)】

1+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S&W
6 月 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26222 more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8980/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8980/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5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