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茨:病毒爆發前,中國生物武器試驗的蛛絲馬跡

翻譯:Athena,佳佳 音頻:奔騰的長江

約翰·巴切洛:這是約翰·巴切洛秀. 歡迎《華盛頓時報》國家安全記者,比爾·格茨先生,來幫助我們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生物戰這個話題。
比爾,晚上好。我壹直關註妳對中國,應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的有關報道。中華人民共和國自1984年以來壹直是《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的簽署國。然而妳在報道中指出壹個所謂退役的將軍,此人在2017年寫過壹本書《戰爭新高地》, 談論生物戰, 貌似這是人民共和國軍火庫中重要的壹部分。從1984年到2017年之間發生了很多事, 到底是哪個與此有關呢? 長話短說,中國是否擁有壹項與《公約》相矛盾的生物戰計劃?

比爾·格茨: 晚上好,約翰。答案是肯定的。這是壹個秘密的生物戰計劃。川普政府在2019年度國務院《軍備遵守報告》中首次披露,該報告中有壹部分是關於《禁止生物武器公約》,也是中國於1984年簽署加入的。 此報告非常明確地指出,中國未能遵守這壹公約。確實,這是個國際公約,不是壹個傳統意義上的嚴格條約。但他們沒有盡到披露過去違規性生物武器計劃的所有細節的義務。此外,在中國的實驗室裏也壹直有研究活動, 有研究軍民兩用生物武器的能力。

約翰·巴切洛: 令人擔憂的是,如果他們有生物戰計劃, 可能就無法區分它是進攻性還是防禦性的。於是,我們立刻想到了武漢病毒實驗室,這也是川普政府和其他主權國家提出的問題, 澳大利亞也是其中之壹。我對妳說的這份某將軍在2017發表的文件感到困惑,壹本名為《戰爭新高地》的書,說生物技術的進步增加了進攻性生物武器的可能性,包括,(這種內容讓人壹下子註意到)“特定種族基因攻擊”。 這是什麽玩意?

比爾·格茨: 這是壹位退役中國人民解放軍將軍,名字叫張仕波,2017年寫了這本書。自從寫了那本書後,他被提拔為中國國防大學校長。盡管已退役,但他仍是中國高級將領。壹想到中國人已經將生物戰確定為未來戰爭最新領域之壹,就令人不寒而栗。他們實際上正在開發能夠針對和消滅特定種族人群的生物武器。這絕對駭人聽聞。

約翰·巴切洛: 什麽! 我們…還有別的與種族基因攻擊相關的研究嗎?還有人對此做過研究嗎?是我們第壹次聽說此事嗎?還是已經折騰了很多年了,比爾,好像某種戰爭小說。

比爾·格茨:過去有壹些科學研究提到過, 算作是這種邪惡的研究可能的走向。對於開發基因測序和與特定族群相關的研究, 除了開發某種可以用來針對亞洲人或阿拉伯人或白種人或其他人的武器,我想不出任何民用目的。所以很明顯,國際社會應該就此進行討論。

不透漏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訴我,說他們正在進行的,他們有很明確的情報,中國人事實上完成了基於特定族群的實驗,現在他們正嘗試在情報系統內部解密相關信息,讓美國人和全世界了解中國正在進行的生物領域的活動。

約翰·巴切洛:中國曾在2011年向聯合國《生物安全指導》投稿,那份投稿中有什麽值得關註的內容?

比爾·格茨:是的,這是我在《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網站上發現的不可思議的事情,那是壹本關於威脅的指導手冊,生物層面上的威脅,是在2011年舉行對《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的審查會議,不是近期的。但值得重視的是,上面列有12個不同國家都向BWC-《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投稿,概述他們正進行的研究類型。就是這篇稿件裏,中國羅列出壹些十分恐怖的事項,例如生物種群基因組測序,另壹項是如何提高病原體對人類的傳染性,壹種潛在生物武器的能力,還有所謂的“合成生物學”,專家稱可以用於提取某人DNA,然後基於其特定DNA開發用於暗殺某位世界領導人的生物武器。所以,中國透漏出正在從事研究的這壹領域的生物武器研究具有巨大潛在危險。

約翰·巴切洛:就妳所知,比爾,美國有與此類似的項目嗎?有什麽關於我們自己的必須了解的,還是中國憑空捏造出來的?

比爾·格茨:我相信我們沒有,我和在迪特裏克港工作的美國陸軍醫學研究所支隊的數名醫生交流過,那裏從事防禦性生物武器的研究,根據我和壹些曾在那裏擔任醫生的官員的談話,基本上有6種類別的生物武器,想炭疽熱、兔熱病、出血熱、類似於現在的中國的蝙蝠冠狀病毒的病毒,但沒有任何特別可用於針對目標種族的基因工程病原體。

約翰·巴切洛:這就像是科幻小說,比爾,至少讀起來是那樣。我是說,中國會從事這些,但也沒看見他們對此否認,事實上,我到現在也沒有看到他們否認任何事項,他們只聲稱我們需要先解決病毒,再調查在武漢實驗室來源問題。在武漢實驗室事件之前,我們就已了解病毒,但我們現在對武漢實驗室知之甚少。可以符合邏輯的猜想,比爾,這在某種方式上與武漢實驗室有關聯,無論他們在那裏做什麽,都會普遍認為與從事生物戰爭實驗相關。

比爾·格茨:嗯,妳知道,我常說在中國,他們不會區分軍用和民用,他們從事民用研究的實驗室都直接和解放軍合作。事實上我們知道,壹位高級解放軍將領,姓陳的女將軍,被派遣到武漢接管武漢病毒研究所,只有擔心這裏的生物武器會被揭露時,就像“吹哨人”醫生揭露蝙蝠冠狀病毒大爆發時壹樣,這種情況才會出現。

約翰·巴切洛:比爾·格茨,來自《華盛頓時報》的國家安全記者。我們不下結論,我們只觀察並質疑這些事件。我是約翰·巴切洛,這裏是約翰·巴切洛秀。

原采访链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5

5月 21日